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六十一章 权白衣
    四周围观的人见到此人,顿时目瞪口呆,权白衣……还真的来了?

    此刻最痛苦的,当属夹在人群中的几名捕头,他们心里郁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朱雀城可是禁空的城市,这尼玛……今天有多少人飞来飞去了?

    向佐也嘴巴微张:权白衣竟然直接来找赵欣欣,这……这不太合适吧?

    权堂主并不落地,而是站在云中淡淡地发话,“赵欣欣何在?”

    赵欣欣心里这个腻歪,也就不用再提了,你堂堂的堂主院院主,怎么就赤膊上阵了呢?

    她是化主院的人,按说不用听从堂主院的指派,但是不管怎么说,权白衣也是五主之一,该有的上下尊卑,她还是要讲的。

    于是赵欣欣向前走两步,深施一礼,“见过白衣准证。”

    权白衣并不阻止她施礼,大喇喇地受了这一礼,才淡淡地发话,“清微庙的蓝天真人,可是被你遣人拿走了?”

    原来权堂主也知道,自己不该来找一个小司修的麻烦——那样太不成体统,但是清微庙的二代首座弟子被擒,他是有资格过问一下的。

    “是被我拿下了,”不等赵欣欣说话,李永生先开口了,他淡淡地发话,“此人对我不敬,我自会拿着此人,去清微庙讨要公道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女人,当然要自己出面维护,反正事情也是他做的。

    “去清微庙讨要公道?”权白衣上下打量他两眼,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,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这话我都不敢说,就凭你……也配?”

    李永生眉头一挑,似笑非笑地回答,“这话你当然不敢说啦,你有这个能力吗?”

    “小子无状!”权白衣厉喝一声,一抖手,一张玉牌在他手中变大,冲着对方就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击看似轻描淡写,但是事实上,几乎是他全力的一击——他手中的令牌,不但象征着堂主院院主的身份,更是一件可媲美准真器的道器。

    玄女宫五主,都有这么一面令牌,此刻在玄女宫附近出手,更有加成效果。

    李永生长笑一声,手中蓦地多出一柄长刀,狠狠地斩向了那道令牌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两人的身形都为之一滞。

    权白衣顿时就是一愣,这小子,竟然能挡住我的堂主令牌?

    他本来也不想亲自来找赵欣欣的麻烦,胡家人被抓走,他已经知道了,但那是胡盛威的手尾,他要出面,还真是得找栗化主,要不然不成体统。

    直到胡盛威铩羽而归,又将李永生等人说得面目可憎,他才亲自前来,要会一会这些狂徒。

    至于说借口,那也是现成的——蓝天真人被他们抓走了。

    眼见面前这厮,仅仅是初阶真人,说话极为放肆,他就打算全力出手,先狠狠地给对方一个教训——你既冒犯道宫,又不敬上位者,杀了你也白杀。

    但是对方随手一刀,竟然挡住了他的院主令牌,他还真有点措不及防——这一刀也太猛了吧?

    然而,他虽然有点吃惊,但是在来的时候,他就已经想好了,此次自己亲自出马,是以找回场子为目的,不过前提是,他首先要保护好自己,不能再丢面子了。

    所以当令牌一击被挡住的时候,他想也不想,直接抖手打出一团白光,在空中形成了一张白色的大网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刀斩出,看到被对方拦住,身子前蹿,毫不犹豫地就斩出了第二刀——他的撼神符已经暴露了,对方既然是堂主院院主,想必也有防雷护具,他索性堂堂正正地用刀法取胜。

    阳关三叠的刀法,在跟科罗廖夫对战的时候,已经使了出来,在胡家庄园,他第二次使出,摧毁了那里,那么第三次使出,也不会令别人太过惊讶。

    然而,触目对方打出的大网,还是令他的眉头微微一皱——好本事,竟然是炽火!

    炽火是本位面最霸道的火,可以烧掉一切的有形物质,比之红莲业火,也就差那么一点点,而且此火还能主动追踪,炽火一出,必须要分出究竟才会罢休。

    玄女宫中人,个顶个是玩火的好手,不过权白衣竟然能将炽火凝聚成网,进可以杀敌,退可以防守,这份能力,也不得不令人叹服。

    五主中的第一主,权堂主这份战力,真的是当之无愧。

    权白衣也认为,自己的防守滴水不漏,炽火可以挡住一切有形之物的攻击,自己身上还有防范神魂和雷电攻击的护具,谁破得了他的防御?

    李永生也相当头疼炽火,他这阳关三叠的第二刀,注重的还是物理攻击,真要这么一刀斩上去,刀就直接被烧残了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的他,想要躲避炽火没有问题,不至于像上一次一般用掉替身偶。

    但是真要躲避的话,第二刀就劳而无功了,气势也会被对方所夺。

    他也有破掉炽火的法门,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他的选择实在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于是他一抖手,打出一颗黑点,正正地迎向那张大网——永馨,实在不好意思,又得用你的宝物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打出的,正是赵欣欣给他的万冰之祖。

    炽火可以烧灼本位面一切有形之物,奈何万冰之祖根本就不该存在于本位面中,炽火跟它的级别,也不过是半斤八两。

    水火相遇,会发生怎样一种情况?

    可以肯定的是,绝对不会水火既济。

    下一刻,就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,剧烈的爆炸,直接将围观的人震得耳鸣不已,一些修为浅的,直接被冲击波吹得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剧烈的爆炸声中,传来一声怒吼,“看刀!”

    权白衣根本不知道,对方是使出了什么手段,那个小黑点又是何物,他只知道,自己精心控制的炽火大网,竟然被对方炸得分毫不剩。

    这张大网,可是他精心炼制的,大网一毁,他神魂剧震胸口一闷,好悬一口血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糟糕!他心里知道坏了,想也不想就祭出一张盾牌,挡在了前方——原来这厮,真的就是斩出那三刀的家伙。

    胡家庄园的惨样,权白衣也见到了,不过因为进现场查看的人太多,里面的气机早就乱了,所以他并不知道,李永生的第三刀,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奥秘。

    但是他听别人说了,这三刀是如何地威猛,而且若论威力,似乎是一刀强过一刀。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,丁青瑶亲眼见过这三刀的威力,如此匪夷所思的刀法,她在回宫之后,应该会将此情况告知同门,而五主这个级别的高层,多少也该有所耳闻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丁经主不敢说,也不想说,李永生不但是观风使,还是她的机缘,有一个栗娘小呆子分享,已经够多了,她怎么会让其他人知晓?

    所以,她在汇报李永生跟科罗廖夫一战的时候,就说是科罗廖夫看李永生修为浅,想挑个软柿子吃,不成想崩了牙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也掩饰了她的战力,可能不及科罗廖夫这一点。

    另一名目睹刀法的玄女宫弟子,就是杜晶晶了,但是杜真人悟真的时候,本来就有点勉强,她不但修为尚浅,眼界也不够开阔,不能真切地感受到这三刀的威力。

    再说了,她是属于寮房的弟子,跟堂主院还不算一回事,而且寮头刚刚被杀,寮房里正混乱着,她想说也没人可说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说,权白衣对这第二刀,还是很重视的,他知道威力会强过第一刀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令牌的前方,还加了一个防御盾牌,也是稳妥起见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想到的是,李永生的第二刀,直接将防御盾牌斩开,就像切豆腐一样轻松,然后重重地斩向了堂主令牌。

    两者再次剧烈相撞,那堂主令牌发出一声哀鸣,倒射而回。

    权白衣的脸色,瞬间就变得刷白,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——堂主令牌受损了!

    要知道,刚才炽火大网被毁,他已经受了暗伤,再加上这一击,他受伤真的不轻。

    李永生长啸一声,身子迅猛地前欺,手中长刀再次斩落,“再吃我一刀!”

    权堂主吓得魂飞魄散,直到真正面对这么一刀,他才体会得到这一刀的威力。

    那是蕴含着天地伟力的一刀,是隐藏着大道真意的一刀,堂堂皇皇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刀,恐怕真君想要接下来,也很吃力吧?

    怪不得此人敢口出狂言,说要去清微庙讨公道,只凭这一刀,就有这个资格!

    就在这一刹那,他真的后悔了,早知道赵欣欣手下有如此悍将,我何必亲自来找她?

    权白衣原本以为,公孙未明和呼延书生,就是赵欣欣麾下顶尖的战力,此刻他才知道,眼前的年轻人,战力恐怕比那两人,还要高那么一些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他宁可跟栗娘打交道,也不会来直面这么一刀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说什么,都已经太晚了,他想也不想,直接丢出一件物事,整个人蓦地消失。

    在外人的眼中,李永生一刀斩来,天地为之失色,观战的人无不生出一股浓烈的无助感。

    我若是权白衣,该如何抵挡这一刀?

    怕是挡不住的!

    下一刻,众目睽睽之下,白衣飘飘的权堂主,被斩做了两段。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