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五十九章 凶残血奴
    对李永生的问话,中年真人并不正面回答,他冷哼一声,背着手淡淡地发话,“知道厉害就好,现在罢手,我会替你们向权堂主求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李永生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看你的打扮,也不是玄女宫中人吧?”

    道宫系统里,服装也不是统一的,只是大致的款式相同罢了。

    对方这名真人若是没有穿道袍,还不好猜出身份,但是眼前这道袍的款式,却证明他绝对不是玄女宫弟子。

    这名真人闻言,脸就是一黑,“本座是清微庙二代弟子首座,这个身份不够吗?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破子孙庙,也敢管雷谷谷主的事?”李永生的嘴角,泛起一丝冷笑,然后厉喝一声,“夹起你的尾巴,快滚!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中阶真人气得脸都青了,清微庙可不是小庙,中土有名的子孙庙,是南七北六十三庙,清微庙就是南七庙之一,而且隐隐是南七庙里的第一庙。

    他自负身份,就算比四大宫不如,但是比之普通的野路子,那是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云游到此,跟权堂主相处甚得,所以才在权家的外宅住下,眼见旁边胡真人的家人被刁难,才忍不住跳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面前的年轻人诋毁清微庙,他实在再也忍受不住了,一抖手,三支飞剑就打了出去,同时厉喝一声,“小子受死!”

    清微庙强的是术法和身法,第三才是剑道,不过此人也算是个奇才,竟然演化出了剑阵,种种微妙变化操控于心,深得“清微”二字的真谛。

    这一剑,他没想杀人,毕竟九公主的大名,他也有所耳闻,而他自己并不是玄女宫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此人煞是可恨,不但傲慢无礼,还敢侮辱清微庙,他打算趁着那高阶真人在地上,无暇顾及空中的时候,给对方来一记狠的。

    若是对方实在躲不过,那也只能怪年轻人你运气不好了。

    他想得挺美,但是三支飞剑才一发出,就发现对方已经失去的身形,紧接着,他就觉得头一晕,心里顿时大骇,“神魂攻击!”

    李永生对清微庙的道统,还是比较了解,这个子孙庙的核心功法,得自于仙界的一个小宗门,在神魂上的造诣相当不错,身法也精妙,擅长于细微处见功夫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捏碎了一块撼神符,善水者溺于水,正是因为神识强大,估计对方不会有类似的护符。

    这一点他还真没猜错,清微庙做为南七庙的第一庙,二代弟子首座身上的好东西不少,可还真就没有防范神识攻击的手段。

    撼神符发出后,他又打出一滴万载幽水,他并不确定,万载幽水能起多大的作用,但是他求的,也仅仅是这东西定住对方的身形——清微庙的身法,有点难缠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令大家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:万载幽水才打中对方,空中的小女孩一闪身,极其诡异地来到了此人身边,动作快得根本让人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中年帅哥,竟然被小女孩直接活生生撕做了两截!

    我的老天,下面围观的人群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:那可是中阶真人啊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不是撕做了两截,而是中阶真人的一条大腿,活生生被小女孩撕了下来!

    这可倒好,这位原本还想弄掉李永生一些什么零件,现在自己一条腿被卸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女孩头上的发箍,化作一条绳索,直接将中阶真人绑缚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中阶真人的断腿处,鲜血泉涌而出,全部喷到了小女孩儿的身上,还有大量鲜血,直接溅到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小女孩儿的身子不住地抖动着,似乎是在兴奋,又更像是在后怕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伸出细长舌头,舔去了嘴边的鲜血,眼中释放出冷厉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去,”有人忍不住高叫了起来,“这尼玛是谁家孩子……要不要这么凶残啊。”

    另一名初阶真人见到中年男子出手,脑子里才生出点动手的想法,冷不丁见到,刹那之间就攻守易位,中阶真人不但是脆败,还败得如此狼狈和惊悚,他瞬间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。

    血奴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人血,简直是太激动了,而且它没有杀人,就是接了一点别人不要的血——要不然这血流也是白流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坚决不能容忍血魔吸人血,但是见到这一幕,他也没办法指责,尤其是其他人见到它如此地凶残,纷纷熄了上前干涉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扬下巴,“找个隐秘地方,处理掉你身上的血。”

    血奴闻言大喜,它正心疼,有大量的鲜血往地上掉呢,众目睽睽之下,它总不能去吞服。

    于是它抓着真人的两截身体,身子一晃,有若一道闪电一般,划破长空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等它再回来的时候,就是一炷香之后了,它早已经换了一身衣服,脸上是满足的笑容,腰里还多了一个储物袋。

    而那名中年帅哥脸色苍白,已经失去了知觉,一副失血过多的样子,不过他的胸口还有微微的起伏,显然还有生机。

    此刻的李永生,正手执长刀,遥指着一群人,冷冷地发话,“冤有头债有主,这是雷谷和胡盛威的瓜葛,再敢上前,不要怪我心狠手辣!”

    在对手的地盘上动手,遇到这种情况是难免的,不过还好,他打着雷谷的旗号,摆明了这是玄女宫内部的事情,外人想要插手,总要掂量一下。

    而且清微庙二代首座的脆败,也告诉大家,来人是相当地强横和凶残。

    事实上,围观的人里,有那么几个人心中有数,胡盛威确实是打算为难九公主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再摆出这副架势,一时间,还真没什么人敢出头了。

    倒是有人在人群里高喊,“你又非玄女宫弟子,凭什么抓胡盛威的家属?”

    李永生呲牙一笑,刀尖指向一名玄女宫司修——这话正是此人所说,他呲牙一笑,“身入道宫,哪里来的家属?胡盛威敢抓九公主的侍从,我抓他的族人又何妨?”

    公孙未明的动作也很快,已经将胡家五百多人全部抓住了。

    其实高阶真人抓黎庶,是非常轻松的,幻化出无数条绳索,一抓就是十几个甚至几十个,至于那些躲在屋子里的,只要神念扫到,直接击穿屋子抓人就是了。

    不过胡家也有三名司修因为反抗,被击伤了。

    公孙未明要卖弄手段,他将五百多人挨个捆了,幻化出一只大手,直接将五百人裹在空中,还表现出一副“我很轻松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长刀一转,冲着地下的胡家庄园就是三刀。

    第一刀,将胡家庄园斩成了两段,地面出现三尺深的壕沟,所过之处,树木断折房屋倒塌,第二刀,由于强烈的震动,庄园里大部分的房屋都被震塌了。

    第三刀看起来,并没有第一刀和第二刀那么震撼,但是那有若天威一般的刀势,让地面上无数的围观者双腿一软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三刀过后,李永生转身就走,伴着公孙未明和血奴向城里飞去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好一阵,周边围观的人群才开始窃窃私语,“我去……这是什么刀法!”

    “刀法……一般吧?正经是那个小女孩,实在太可怕了啊,怎么会那么凶残?”

    “那个高阶真人好帅气啊,五百多人都能裹着走,也不知道他有伴侣了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的议论声中,胡家庄园的院墙无声无息地向下滑落,就像沙子一般坍塌了下去,由缓到急,瞬间化作了一地的粉末,还有大量的细碎尘埃飘起。

    众人看得目瞪口呆,好半天之后,才有人向里一看,然后又倒吸一口凉气,“竟然连树木花草也不见了,化为了齑粉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旁人都不怎么相信,因为尘埃遮挡了视线,不少人直接冲进了庄园里——这么大的庄园,怎么可能全部化成齑粉呢?

    李永生三人带着捉来的胡家人,来到了我们酒家的废墟旁。

    赵欣欣看了一眼,淡淡地发话,“小孩和老人就算了,这些年轻人和中年人,给我清理废墟,血奴你来看管,谁不听话,就用鞭子抽!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闻言,顿时大喜,马上做个手势——鞭子抽出血来怎么办?

    赵欣欣没好气地看她一眼,“别跟我装,我知道你会说话……反正不许杀人。”

    到了九公主的一亩三分地儿,可就由不得胡家人捣乱了,有人不服气,小女孩手中的钢丝鞭抽下,直接皮破肉烂,鲜血狂飙。

    不过,胡家的壮劳力才开始清理废墟,远处天空电射而来三人,还裹着二十多个修者。

    打头的一人浓眉大眼,长了一个硕大的鼻子,他身子尚在空中,就大声地发话,“赵欣欣,你敢抓我胡家人?”

    赵欣欣微微一笑,冷冷地发话,“你能抓我侍卫,我抓你胡家几个人,你又能怎样?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胡盛威,他的眼睛四下一扫,发现正在清理废墟的,正是自己的族人,一时间大怒,合身扑了下来,“竟敢如此辱我胡家人,赵欣欣……你找死!”

    (加更,为盟主寂寞老生贺,下旬了,谁又看出新的月票了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