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五十六章 四方游说
    面对百官的弹劾,李清明在朝会上破口大骂,说什么担心海运都是假的,真正的原因在于,大的海上船队,都是跟朝中大臣有瓜葛的,我不过是断了他们的财路!

    但是诸位,我不出兵,人家就想不起断海上运输了吗?你们怕是在做梦吧?

    有些跟海商无关的大臣,忍不住暗暗咋舌:真不愧是李疯子,什么话都敢说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还是少年天子肯定了李清明的战绩:不管怎么说,李部长策划的这一战,也是阻止了反王北上的脚步,可谓意义重大!

    然而,主少国疑四个字,那也不是白说的,很多大臣表示,他就算打了一场说得过去的战斗,但是没有经过内阁允许,这也是天大的错,必须追究责任。

    李清明气得当场表示:我特么的再经过内阁,就又是一场败仗。

    想追究我的责任?欢迎啊,这个特么的军役部长,劳资还真的不想干了。

    朝臣们就又跳脚了:你这话是说,内阁有人勾结反王吗?

    我们跟你讲,饭可以乱吃,话不可以乱说的哦。

    到最后,还是坤帅出面了,她说李清明就是这样的人,一心为国,他不守规矩也不是第一次了,只要目的是好的,结果是好的,这种危难时刻,就不要太拘泥于形式了。

    她的话一出口,旁人就要掂量一下了,毕竟这是卫国老帅,此前还在北方边境吹了半年风沙,有效地阻止了柔然边患。

    到最后,少年天子艰难地保住了李清明,当然,还是要有一些小小的责罚的——罚俸一年,下不为例。

    李清明只是不屑地冷笑一声,也没有说再多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仗,让大家再次关注起了一个军种——水师!

    幽州附近,不能任由海岱水师耀武扬威不是?必须得把这家伙打掉才行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为了保障海上的运输线,也要解决他们。

    而能对付水师的,当然就只有水师了。

    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能跟海岱水师相抗衡的彭泽水师,目前被堵在博灵郡,连淮庆的基地,都被荆王攻占了,而他们想出海,还要路过会稽水面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就连坤帅都表示,“必须要召出彭泽水师了,否则的话,恐怕襄王还没有缺粮,京城就已经饿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嘿然无语,彭泽水师想要冲出扬子江,真不是那么容易的,更为关键的是,水师也不是无须后勤作战的,他们一样需要补给。

    就算冲出扬子江,将来去哪儿补给,会稽还是海岱?总不能去海右吧?

    与其去海右,那还不如直接去百粤,顺便就装上粮食北上了——反正,这真的不现实。

    于是,朝中大臣将眼光,再次投向了南方的战事。

    李永生和赵欣欣就是待在雷谷里,专心致志地对付毁灭道意了,在此期间,博灵郡来了大量的说客,林锦堂和肖田遵两个副教化长,甚至联袂而至。

    但是李永生根本就没见他们,直接请赵欣欣出面,帮他挡驾了。

    没错,这两个教化长,都曾经帮助过他,但是他也给出了回报,无愧于他们的照顾。

    至于说他现在博灵教化房的那个身份?呵呵,你们若是敢拿这个说事,那就不要也罢。

    两名教化长听说李永生在闭关,有心强求见上一面,但是总要考虑,自己现在面对的是什么人——英王九公主都发话了,他们哪敢再说什么?

    博本院的总教谕孔舒婕也来过一回,不过依旧是被赵欣欣挡驾了,九公主的态度很明确,想说什么,直接跟我说好了。

    孔总谕倒是一个不怕事的,她表示说,李永生接受了博本很多优惠待遇,现在博灵郡面临大敌,也轮到他报效了。

    但是赵欣欣对这话嗤之以鼻,她不屑地表示,李永生真不欠博灵什么,甚至都不欠中土什么——“不信的话,你可以去打听一下,他这几年做了多少事。”

    孔舒婕其实对李永生的事迹,也比较了解——这终究是博本院走出去的天才。

    而且他对博本,也有相当的贡献,别的不说,只说他从荆王的真人手里,抢出了依莲娜,维护了博本院的尊严,就已经对得起修院对他的支持了。

    但她是一个执拗的性子,坚决不肯就这么离开,就说那我在雷谷等他出关好了。

    赵欣欣见她这么不知道进退,又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少妇,心里也颇不高兴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她还是很相信李永生的忠诚,也不认为一个少妇能对自己构成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世,她比较在意肉身的因果,相貌远远不及上一世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某些潜在的威胁,她还是有一些近乎于直觉的不喜。

    于是她明确表示:你想等他可以,但是不能留在内谷——内谷都是以工代赈的人。

    女人一旦认上死理,是相当可怕的,孔舒婕表示:内谷不行,那我去外谷好了。

    她倒不信了,自己怎么也是李永生的教谕,谁还敢在雷谷对她不利。

    当然,想的倒也不算错,真的没人对她不利,但是鉴于赵欣欣的态度,雷谷里也没人敢通知李永生,说你的教谕在外谷等你呢。

    李永生见到孔舒婕,还是十天之后了,那是因为秦天祝和肖仙侯也来看他了。

    这二位在路过外谷的时候,正好被孔舒婕看到了,总教谕喊了一声,于是三人结伴,一起来拜会李永生。

    秦天祝仅仅是初阶司修,但他是雷谷的创始人之一,旁人知道他跟李永生不但是同窗,关系也很好,族中还有不少人在雷谷效力,当然会直接汇报李永生。

    李永生改进阵法,正好到了将近圆满了,听说秦天祝来了,欣欣然接待,然后才发现,“咦,孔总谕和小鲜肉,你们也来了?”

    孔舒婕心里,对赵欣欣是相当不满的,她不认为这个女人,配得上自己的爱徒——除了身份,这女人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不过身为教谕,她也不会挑拨自己学生跟恋人的关系,所以只是不无幽怨地抱怨一句,永生你现在,还真不是一般的忙。

    接下来,她就说明了来意——果不其然,她也是为朝廷做说客来的。

    荆王现在已经开始尝试经略三湘,虽然地方官员和守军坚持作战,但是他们跟朝廷的联系已经断绝了,只能是各自为战,无法达成有效的配合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荆王府担心刺激了玄女宫,所以目前只是低烈度战斗,不过很显然,如果玄女宫再做不出什么反应的话,高烈度战斗早晚会到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对这个情况很清楚,但是荆王在动手的同时,也在后方大力劝农,而那些坚决抵抗的朝廷官员,反倒是不鼓励粮食生产——万一荆王打来了,粮食都是给反王种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普通老百姓的眼里,荆王和朝廷之间,谁善谁恶,竟然掉了一个个儿。

    孔舒婕没有多说三湘战局,她担心的是荆王一旦拿下三湘,整合好了之后,真的就可能挥军北上了——毕竟博灵郡里,还有上百万的三湘流民。

    李永生你身为博灵人,无论如何不能见到家乡遭到涂炭吧?

    其次就是,襄王的海岱水师,目前肆虐幽州和海岱水域,朝廷需要彭泽水师的支援,而彭泽水师想要出海,将荆王的气焰打下去,是很关键的一步。

    孔舒婕说得情真意切,就连汽车人和小鲜肉听了,都说永生你应该出一点力——撇开他俩的切身利益不谈,对中土大多数黎庶来说,他们还是愿意支持正朔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是比较看重这两个布衣之交的,于是他破例地解释了一下:玄女宫为何此前还算心向朝廷,现在却刻意坐视。

    对秦天祝和肖仙侯来说,“准真器离火扇”这个话题,距离他们实在太过遥远了,就像在听天书一般——我们知道跟你的差距越来越大,但是真没想到,竟然大到了这样的程度。

    昔日一起吃饭打屁的同窗,已经一骑绝尘,到了遥不可及的地位,大家只能望其项背!

    事实上,就连这背影,大家都看不太清楚了,更要命的是,人家还在不住地提速中。

    这个事实,对两人的刺激着实不小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就连孔舒婕,也不太接受得了,不过更令她接受不了的,是朝廷的做法,她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朝廷居然派人偷袭玄女宫?永生你这消息可靠吗?”

    孔总谕虽然也是运修,但是相对来说,本修院是官府体系里少见的净土——不是没有丑恶,但终归要纯洁不少。

    她完全不能想象,朝廷竟然会做出如此卑劣的事情,没错,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反应,李永生也只能无奈地笑一笑,“孔总谕,就算你不相信我,总得相信玄女宫吧?他们宫中的真君,都因为此事来过雷谷。”

    “真君……”听到这两个字,就连孔舒婕也无语了,你能发展得更快一点吗?

    “我可以作证,”赵欣欣从远处走了过来,手里拎着一个包裹,她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也姓赵,总不至于诋毁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