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五十五章 急转直下
    在宁致远没有崛起之前,内廷排第一的是魏岳,而范含则是当之无愧的第二人。

    少年天子上位之后,独宠宁致远,对魏岳和范含都不感兴趣,但是毫无疑问的是,范含是内廷里,唯一能跟魏岳打对台的主儿。

    天家居然要用内廷第二人的人头,以及一个东台舍人,换取玄女宫的谅解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权倾一方固然能趾高气扬引人神往,但是内中的风险,也不是一般地高。

    一旦遇到大事,没有什么人是不能牺牲的,哪怕范含这样的内廷重臣。

    这就是政治,不但无耻,而且无情。

    朝安局的这位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没错,出了这样的大事,总要有人负责,范公公虽然德高望重,犯了错总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冷笑一声,心里越发地鄙夷这些政客了,“你这话,说得就有点莫名其妙了,真要计较元凶的话……你说范含这么做,是不是得了天家的首肯?”

    朝安局来人不但脸皮厚,胆子也大,但饶是如此,听到这话,他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——莫非你还想要天家的人头不成?

    他定一定神,才干笑一声,“李大师说笑了,天家当然不知情,是梁珩和范含仗着天家信任,私用天子印玺,才导致这个事情的发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怕还有一个临时工掌印吧?”李永生冷笑一声,直接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以为你是条汉子,什么话都敢说,原来也是这么没担当……好走不送!”

    “李大师,”朝安局来人双膝一软跪倒在地,不住地砰砰磕着响头,“还望您大发善心,怜惜天下黎庶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人,”李永生淡淡地发话,“将这厮丢出雷谷。”

    他累了,真的累了,为了中土的黎庶,他已经做了很多很多,现在有人竟然想用黎庶来绑架他,那他也只有一个反应——我不惯你们这些毛病。

    处理完此事之后,新年就到了,这一次,在雷谷过新年的人数,超过了二十万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是三湘郡秩序最好的地方,过年的气氛也很祥和,不知不觉间,就到了十五。

    这一日,李永生、赵欣欣和公孙不器等人正在雷池旁边,观看雷池布设阵基,远处有人来报,“不好了,朝安局有人来报,他们有三十多名同仁,被人坑杀了。”

    坑杀这话,用得不太对,严格来说,是有一个坑里,埋了朝安局三十多具尸体。

    这是雷谷外不远的一处山民,在自家捕猎的陷坑旁,发现土质比较柔软,他随便一挖,也没想着能有多大的收获,哪曾想,就挖出了一件天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三十多具尸体里,最早的死了两个多月,最近的,死了不到十天。

    那个代表宁致远来传话的家伙,居然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李永生去看了一下,回来之后感叹,“哪一行也不好做啊,前几日他还说要献别人的人头,没想到先葬送了自己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也摇摇头,“朱雀这家伙的报复心,实在太强了点。”

    别人看不出来,他俩绝对看得出来,这些死掉的朝安局密探,都是死在了玄女道的手下——别的可以作假,玄女道香火的气息,那是做不了假的。

    而李永生就只有苦笑了,“这笔账,不知道又要记在谁的头上……真是够乱的。”

    “由他们去乱,”赵欣欣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人力有时尽,咱们做好自己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闻言点点头,“我也觉得,这一世你入世太深,不是所有的事,都能尽如人意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,两人就放弃了对后续事态的观察,专心致志地经营雷谷。

    当然,想要专心经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此后又有其他人陆续找上门,比如说博灵郡的王志云——他也是受了朝廷的压力,想要说项一下此事。

    但是李永生根本不见人,并且表示,博灵郡在雷谷的军队,想要出击的话,我们并不干涉,万一败了也可以退回雷谷的地盘,继续寻求庇护。

    但是你们想要雷谷出面,为博灵的军队保驾护航,那是不用指望了,军械物资什么的,也不用指望我们提供——我们只为那些做工的人提供粮食做赈济。

    就因为朝廷的无耻小伎俩,大好的局面,一朝沦落到了如此境地。

    就在开春后不久,李清明发起了一场偷袭,这一次是他跟离帅协商,调用了五万郡兵、五万勤王兵,外加四万御林军。

    一共十四万大军,号称三十万,由大名府南下,穿行豫州郡近百里,然后包抄了襄王的退路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发起多么猛的攻势,只是掐断了后勤,顺便歼灭了三万海岱的郡兵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仗,是彻底地打痛了襄王,原本打算大举进攻豫州的军队,马上停止了动作,就地组织防御,防止李清明的军队端了襄王府的老巢。

    而在前线指挥作战的襄王,闻言也是大惊,“怎么就让人抄了后路……内阁这些蠢蛋,连军役部的行动都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对他来说,损失三万战兵,就足以痛彻心肺了,更别说是被端了后勤粮道——这年头的事儿,果然是没有最糟糕,只有更糟糕。

    不过至于说老巢被端,他倒不是很担心。

    在海岱,襄王府还有五十万的军队,三十万后备役以及七十万丁壮,倒不信李清明那区区三十万人,能把他怎么样了——说是三十万,有没有二十万还难说呢。

    但是前线这二十多万人,跟后方断绝了联系,军械和军粮供应不上来,这才是最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襄王的反应很奇怪,他不但没有回师攻击对手,也没有前出攻打幽州守军,反倒是开始加固防御,不但北向加强了防御,南向也做出了防御。

    朝廷里的官员,被这种奇特的反应镇住了——这是又要干什么?

    然后他们又获得了消息,襄王府后方的军队开始北上。

    原来是要利用海岱驻军,解决掉朝廷的南下部队。

    但是大家依旧不能理解——你能保证在解决掉朝廷军队之前,自家的前军不被攻破吗?

    就在众人争吵,是否要对襄王的前军,发起攻击的时候,有军情司探子冒死传来了消息:海岱水师已经自东而来,登陆幽州,叛军已经派陆军接应去了。

    朝廷里的官员这才明白,合着襄王一直藏着的杀手锏,现在才亮出来。

    幽州东边就是大海,而顺天府距离海边也不远,不过幽州并没有水师,采用的是近海防御策略,陆上有坚固的军寨,防范可能来自海上的攻击。

    与之相反的是,海岱的水师,跟南方的彭泽水师,并称两大内河水师,与此同时,海岱水师还有海上战船,可以在海上作战,而且这些海上战船的作用,就是拱卫京畿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海岱落入襄王手中,水师也被襄王控制了,虽然有不少官兵和战船叛逃,不想跟朝廷为敌,但是襄王还是能够组织起一支不小的水军。

    这些战船没能力对顺天府方向发起攻击,但是为被困的军士输送补给,顺便解决掉一些朝廷的小巡逻艇,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战局再次发生变化,朝廷楔入海岱的钉子,成了孤军,而襄王前军原本是孤军,现在得了海上的支援,反而成了钉子,战局的风云变幻,真的令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按说襄王的前军成了钉子,也不是什么坏事,毕竟此前他们在疯狂进攻,现在改为防守了,李清明策划的大范围运动,深入敌后断敌粮路的计划,算是完成了一半。

    但是朝廷官员不这么看,他们只是看到,襄王似乎要赖在幽州不走了,而出击的十四万军队,还能不能回来,这也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,而是海岱亮出了水师。

    此前大家也知道,海岱有水师,但是水师基本上没什么作为,现在水师既然能运送补给,那么,下一步海岱水师就可以北上,从海路对顺天府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所以朝廷里要追查李清明的责任:你怎么敢不经内阁允许就出兵?

    这个逻辑有点滑稽,其实不管李部长出不出兵,海岱水师都存在,人家想从海路对顺天发起攻击,什么时候都可以动手。

    但是朝廷里的官员,还就这么认为了,原因也很简单——李清明你不来这一手的话,襄王没准就会想不起水师的存在,你现在让人家想起来了,完了,又得分兵把守沿海了。

    好吧,这种指望对方想不起水师的逻辑,实在是混蛋了点,但是海岱水师的亮相,令顺天府的补给,亮起了红灯——此刻京城的三成物资,要指望海上运输。

    就算海岱水师战斗力比较弱,打不起登陆战,但是组织水师阻拦商船,总是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要知道,给顺天府运粮的第一大户百粤郡,就是通过海路运输粮食的——走陆路的话,一百石粮,起码得被吃掉九十石。

    李清明擅自行动,释放出了一个可怕的东西!

    所以,就在死士传来海岱水师的消息之后,第二天,百官纷纷上折子,要求查办军役部长李清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