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五十四章 厚颜无耻若斯
    赵欣欣根本没有回应李清明的口信,听完军情司来人的话,她只淡淡地说了一句。|2

    “我若是再出手帮助朝廷,有什么脸去面对玄女宫死去的真人?”

    军情司来人听到这话,十分地震惊,“九公主您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他倒也不是装无辜,玄女宫真人遇袭一事,就连军情司都被蒙在鼓里——这种阴谋手段,根本就不是军情司能策划的,他们也没这个权力策划。

    赵欣欣闻言,却是勃然大怒,直接让天姥双杀将人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错,真的是“丢人”,兄弟俩将那名代表,从山口的台阶上,直接丢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位倒也真的了得,滚落了五六百个台阶,竟然还能站起身来——终究是司修来着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之后,虽然鼻青脸肿了,还大声话,“你们这是什么态度,九公主不答应,我还要见李永生……李部长说了,有些事情,他也是豁出去性命才承诺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前些日子在京城郊外,李清明受李永生撺掇,最终决定,为了黎庶不受饥馑,他打算撇开内阁,私下出兵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李清明自己的选择,但是相对于那些只看重乌纱帽、不在意天子是谁的官员来说,他的勇气和责任心,绝对是可圈可点。

    官做到他这个层面,热血和良知之类的优秀品德,基本上就剩不下多少了,他能够宁愿不要帽子,也要坚持本心,实在是太过难得了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空中飞来一年轻人,面容说不出地的英俊,他冷着脸话,“你这些话,是李清明要你说的吗?”

    军情司这位,却是见过此人的画像,忙不迭一拱手,大声回答,“见过李大人,李部长并未明确示意,小子只是知道……若是三湘糜烂,也不是黎庶之福。”

    搁给一般人,听到这样的话,难免会难以取舍,玄女宫固然受了委屈,但是李清明的要求若是得不到回复,也会生出太多的悲剧。

    然而,李永生终非一般人,他冷哼一声,“李部长的取舍,是他自己决定的,由不得你来代言,玄女宫的决断,自有玄女宫的章法,我也无法影响,你我都不要做越俎代庖的事情!”

    军情司的这厮,却是比较清楚李清明的底线,他并不为所动,而是大声回答,“若是三湘生灵涂炭,便是李大人不遵约定,李部长能否遵守承诺,那也是两说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份量够重,但是李永生只是微微一笑,“我从未强迫他遵守约定,我和李部长相交,贵在惺惺相惜,若是强迫而来的约定,那真是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他说得轻松,但是事实上,他心里也不好受,李清明若是因为这个,真的改变了主意,幽州郡的黎庶,甚至海岱和豫州郡的黎庶,都要遭殃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朝中是那么一帮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官员呢?

    可是李永生也不是愿意接受别人胁迫的主儿,他非常看重黎庶,但是这并不代表,他就要事事将就朝廷——你赵家的江山,赵家的子民,你自己都不珍惜了,还要求我觉悟高?

    他终究是上界下来的观风使,哪怕本位面的上位者,都视黎庶为蝼蚁,他更有资格这么看了——在我眼中,你们这些上位者,也不过是蝼蚁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他认为玄女宫对朝廷暗算的反击,和李清明的承诺,根本是两回事,一个是对大势的算计,甚至可以说是阴谋,而另一个则是个人的取舍。

    说句更难听的,幽州郡的百姓死绝了又怎么样?李永生固然在意这些,但是豁出去的话,他也不是承担不了这番因果,大不了他帮幽州的百姓报仇呗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他非常痛恨朝廷的扯后腿,这种痛恨,甚至过了他对幽州黎庶的关心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在这种大事上,使用这种见不得的手段,针对的还是为朝廷出过不少力的玄女宫,真的是令人齿冷。

    诚然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也好,为政者无私德也罢,都是上位者的道理,然而做人,总是要有一点底线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他感觉,在那一晚上,自己成功地忽悠了——其实是激起了李清明的草根之心,他并不认为,李清明会因为生在三湘郡的这点事,就轻易地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愿意率性而为的人,多是性情中人,一旦认定了某些事情,不会轻易地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更别说,以李清明那性子,一旦知道三湘郡事件的内幕之后,怕是也要对朝廷的做法不满。

    军情司来人本来是还有话说的,但是见他说得这么决绝,也没办法再坚持下去了,只能叹口气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然而,军情司的人在雷谷碰壁,却是带给了朝廷极大的震动。

    此前朝廷的心思,一直在幽州战局上,三湘那边虽然也动荡,但那终究离得比较远,并不是肘腋之患,大家装鸵鸟无视就行了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博灵郡的王志云悍然出兵,竟然打出了点小局面,虽然到最后也吃了小败仗,但终究是稳定了战局,还向三湘郡里楔了一颗钉子。

    至此,三湘战局就很令大家满意了,在目前的情势下,能稳定局面,就是一等一的功臣,至于说起反攻,那是下一步要考虑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在这种情况下,三湘郡竟然又不稳了,有失陷的征兆,朝中一时大哗。

    对玄女宫出手的,是因果殿的某些人,朝中知道这个行动的官员,是极少数,大多数官员根本不清楚,为什么三湘会生如此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而知道内中详情的人,也不会将秘密泄露出去——终究是比较见不得光的手段。

    所以,三湘战局虽然比不上幽州战事重要,但是竟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不过幽州的局面也紧张,朝里的官员商量一下之后,决定还是派朝安局的人跟雷谷去沟通——务必要让雷谷拖住荆王整合三湘的脚步。

    朝安局的反应可想而知,他们又不是军情司那种只注重军情的机构,做为内廷第一的情治机构,他们非常清楚,三湘郡为什么会生这样的变化。

    ——己方暗算人在先,现在还指望道宫能拖住反王,这想法真不是一般的无耻。

    然而,无耻又怎么样?朝安局只是天家的手上的一杆枪,天家怎么指示,他们只能照办,没有反对的权力。

    魏岳魏公公主动要求,说宁御马跟李永生交好,眼下朝安局事务繁忙,希望宁御马也能出一份力,负责了此事。

    反正御马监对朝安局的垂涎,是人所共知的,魏岳防也防不过来,倒不如丢出去根硬骨头,让宁致远去啃。

    天家一听,也是这个道理,就将此事委托给了宁致远。

    宁御马笑嘻嘻地接受了这个任务,不过他在回家之后,直接将两个扫雪扫得不干净的小厮,活活地杖毙了!

    但是再生气,又能怎么样?天家安排下来的事,他还得去完成……

    李永生听说有朝安局的人求见,带来了宁御马的口信,于是就见了一见。

    然而,听完对方的要求之后,他真是哭笑不得,“你们还好意思提这些?你既然是朝安局的,想必也知道,玄女宫为何有这样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对方若是一口否认的话,他就能将此人也丢出雷谷。

    然而,这次朝安局来的人,还真有点魄力。

    此人厚颜无耻地表示,“朝廷这么做,也是希望玄女宫对待这些叛贼时,能主动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才能更好地维护黎庶,在这种大善的意图之下,纵然有点小恶,也是瑕不掩瑜,李大师您不但是宁御马的知己,还是朝廷教化房的人,总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吧?”

    “有点小恶,也是瑕不掩瑜?”李永生真被他的厚颜无耻气到了,他冷笑一声表示,“既然你也知道,我是教化房的,那这件事情你没必要跟我说……我做得了道宫的主?”

    然而,这位能来传话,脸皮不是一般的厚,他笑着表示,“宁御马知道,您也为难,但是事关国家社稷,您能做了雷谷一半的主,不找您找谁呢?”

    他是带着厚脸皮来的,但是同时,也带来了宁致远本人的算计。

    宁御马知道,自己不可能劝得动玄女宫,就改了目标——我们不求说动玄女宫,只求说动雷谷就行了,反正雷谷的高手也不少。

    只要雷谷能出面,拖住荆王的后腿,也就等于是将玄女宫拖下水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跟谷主说去吧,”李永生一甩手,就要站起身走人,“九公主没准比我更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九公主是玄女宫弟子啊,”这位哀嚎了起来,“她怎么可能答应?要不这样……我们想一想办法,送上指使者的人头,不知道能不能让道宫息怒?”

    李永生讶异地看他一眼,表情相当怪异,“主使者的人头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这位点点头,很干脆地话,“建议者为东台舍人梁珩,倡导者为内廷范含。”

    梁珩是谁,李永生并不知道,但是御用监的司监,他还是清楚的,“你说范含的人头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