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五十三章 国事也是戏
    不管朱雀愿意不愿意,四人还是达成了简单的共识玄女宫不再大力围剿玄女道,而做为交换,朱雀必须配合玄女宫的行动。

    在商量完毕之后,没过几天,会稽郡就传来了大量玄女道信徒汇集的消息。

    金陵城里,玄女道的信徒也骤然增多,大肆宣扬着玄女道的教义。

    金陵是中土南方一等一繁华的城市,里面的权贵和富豪之家,真的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知道,野祀是不能祭拜的,后果会很严重,但是架不住宁王府没反应啊。

    宁王倒是想有反应呢,但是真的不可能,他现在的立场偏向于反王,要兵没兵要粮没粮,身后也只有阿猫阿狗两只,没有靠得住的大势力,至于王妃身后的娘家那也算势力?

    所以玄女道前来,他真是巴不得,野祀是人人喊打的,但是没有野祀的话,他更不值一提,只有形势乱了,他才有希望在乱中取胜。

    至于勾结野祀者族诛,他才不会在意我根本就没有勾结野祀。

    反正,不作为总是简单的,大不了到时候推出两个替罪羊,倒不信玄女宫敢族诛皇族。

    既然宁王府没反应,那么其他人偷偷祭拜玄女道,就没有任何压力了。

    对于大多数的红尘中人来说,官府才是天,直接左右着他们的生死。

    至于说道宫,那离得大家实在太遥远了,遥远到……黎庶们基本上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反正祭拜野祀也很简单,大家偷偷建个香堂,有个神像甚至画像就行,万一有人来查,藏起来也很方便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会稽郡里,青龙庙的影响力,还略略大于玄女宫,这里距离海岱很近,距离玄女山,反倒是要远一点。

    而青龙庙对朱雀,基本谈不上什么敌意朱雀确实是野祀,但那是玄女宫的敌手,青龙庙可以出手,但是没有得到玄女宫的邀请的话,坐视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金陵城的大户人家极多,而大户人家多是惜福的,只要能保证家族兴旺,多供奉个神像和香火,实在不算什么哪怕咱不求你灵验,只求不得罪你,这总可以吧?

    近些日子,玄女道不断地降下神迹,去除沉疴啦老蚌生珠啦点石成金啦之类的,不少奇迹,都是在大家眼皮子底下发生的。

    朱雀为了达到目的,也是不惜牺牲自己的香火,努力营造影响。

    于是,会稽郡里,关于玄女道的传言,在短短的时间内,就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不过好景不长,就在大家纷纷打听玄女道的根脚,有人偷偷摸摸祭拜玄女之际,玄女宫的道长们,大举进入了会稽郡。

    玄女宫大举出动是什么动静?没有见识过的,真的想不到,上千名道士一起涌入,其中大部分都是司修以上,随便三五个道士,就能接管一个关卡起码是在一边监管。

    有人稍微表示不甘心,就被人带到一边,询问你是不是玄女道信徒。

    道宫如此地来势汹汹,当地官府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反抗,比如说荆王和宁王对峙的地区,同时被玄女宫接管,可是双方的主事者,没谁敢提出异议来。

    然后,玄女宫开始在会稽郡大肆搜查玄女道的信徒。

    不过玄女道这次进入会稽郡传道,虽然声势浩大,神迹也极多,但是终究过来的时间较短,在当地发展的信徒并不多,潜在的信徒倒是不少。

    玄女宫这么紧赶紧地跟进,倒是消弭了不少玄女道的影响,然而也没抓住多少信徒,至于抓住的那些浅信者,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,还不好用“族诛”的手段来处理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玄女道和玄女宫之间,也爆发过激烈而短暂的战斗。

    大致来说,玄女道发现己方不敌的话,会迅速遁走,一般都不会使用请神术。

    原因也很简单,这次进入会稽郡的玄女宫弟子,实在太多了,玄女宫弟子一旦陷入缠斗,周围马上会有同门来援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个关卡,有军役房的人,跟玄女宫弟子发生了口角,眨眼之间,玄女宫就赶来了两名真人支援,军校们见状,马上就表示,这只是口舌之争……嗯嗯,只是口舌之争。

    玄女道信徒虽然可以使用请神术,但是面对这种情况,他们在第一时间占不了上风的话,最好的选择还是转身跑路。

    在黎庶们看来,玄女道想在会稽郡大肆发展的尝试,就此破灭了。

    宁王听说玄女宫大举入境,第一个反应就是下令配合虽然这有违皇族不得随意接触道宫的禁忌,但是这个时候,他已经顾不得那许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有意思的是,他虽然接触道宫,但是也没有开罪朱雀,野祀该不该诛绝?必须该诛绝,但那是道宫和官府的事儿,他一个小小的亲王,连地方行政都不能过问,操的哪门子心?

    当然,他也没有明确表示,自己是对朱雀网开一面,而是假巴意思地催促官府去做事。

    总之,随着玄女宫大肆进入会稽郡,郡里的治安大幅好转,而玄女道销声匿迹之后,道宫的人也没有马上离开这里,而是继续严加盘查余孽。

    至此,朱雀在雷谷的告知书,在大家看起来,就像个笑话一般野祀居然叫板道宫,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身居高位的人,才看得清楚,这笑话其实一点都不好笑。

    玄女宫在其他郡的行动力度,可是减少了太多,而且他们在会稽的滞留,让不少玄女道信徒撤出该郡之后,有了相对充裕的时间,去其他郡隐藏和埋伏。

    甚至玄女宫在三湘郡,都减少了不少巡查弟子,除了雷谷和朱雀城两地,很少能见到玄女宫的道长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就带来了另一个反应:三湘郡里残留的、忠于朝廷的官员和军队,有点无所适从了。

    荆王在三湘的潜势力,其实还是很大的,可是因为雷谷的出现,导致荆王不敢在在三湘搞出太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将雷谷庇护黎庶的行为,看做是道宫的警示你们赵家人打生打死,那无所谓,但是我堂堂玄女宫山门的附近,你不要弄得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此前荆王有这个顾忌,对那些不听话的官员和军队,不敢采取什么大的行动,再加上其他方面的考虑,他选择了打出三湘郡的作战方案。

    现在玄女宫在三湘的势力大肆回缩,荆王真是喜出望外他有经略三湘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他的计划里,此刻才是最合适将三湘收入囊中的时候,此前他控制的五个府,为了给朝廷抹黑,他将五个府弄得民不聊生,遍地是盗匪。

    直到他在攻略会稽,后院被博灵军攻入的时候,他不得不停下了进攻的脚步,开始稳定下来,努力消化已经占领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次后院起火,拖慢了荆王的征讨步伐,但是同时,也给了他腾出手整肃地方的机会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他就要建立秩序了,不会允许自己的治下,再有那么多胡作非为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开始整肃军纪和劝农大军征讨,当然需要粮草支援,后方一塌糊涂,还怎么打仗?

    他甚至派出探子,北上去博灵郡的诸多流民营里,散布自己整顿秩序的决心老乡们快回来吧,荆王府不抢粮食。

    当然,此前他所做的事情,实在有点恶劣,黎庶们虽然好糊弄,但是事情才过去多久?就算记吃不记打,也不能这么快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背景,问题的关键在于,荆王正在整肃地方的时候,biu~地一声,天上掉下来这么一大块馅饼玄女宫放松了对三湘的掌控。

    荆王简直是喜出望外,但是他并不知道,玄女宫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玄女宫和朝廷之间的龃龉,只有当事双方心里最明白,其他的势力看起来,都是一头的雾水如果不算朱雀的话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天降这个好时机,荆王也不敢贸然出击,他决定先观察一阵再说道宫的人都是长了一张狗脸,翻脸就不认人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观察也不是被动的观察,荆王府多少要撺掇一些人,去那些“愚忠”的家伙那里,搞出点事情来,试探一下玄女宫的反应。

    然而,玄女宫尚没有反应,却是把那些官员和军队吓出一身冷汗来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猜得到,这些小动作是荆王府搞出来的,一时间惶恐万分:玄女宫弟子的活动减少了,荆王的活动加强了,完了,这是反贼要对三湘郡下手了啊!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不光是他们坐不住了,就连朝廷一些直属机构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接二连三地来到雷谷,求见谷主赵欣欣,要求她出面庇护。

    您不光是玄女宫的弟子,还是英王的九公主,您的父王,目前还在东北镇边。

    现在我们治下的黎庶,受到了荆王的骚扰,很可能遭遇进攻,您不能这么不闻不问啊。

    赵欣欣对这些人的求见,一律拒绝,连原因都不给,对于一向有亲民口碑的九公主来说,这真是个罕见的事情。

    直到有军情司的人,说带了李清明的口信,前来求见,她才破例见了一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