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五十章 朱雀的愤怒
    朱雀听到这里,伸出个大拇指来,发出由衷的感叹,“永生仙君果然智慧如海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它的身子就是一僵,我这么说,岂不是说永馨仙子没有头脑?

    然后它看赵欣欣一眼,小心地发话,“这个,永馨仙子贤惠无双,果然只有您,才配得上永生仙君,也只有您,才值得仙君追下界来。”

    千穿万穿马屁不穿,赵欣欣看朱雀真的不顺眼,也知道它在有意奉承自己,但是她心里还是很受用,于是出声发问,“那么你说一下,玄女宫为什么要栽赃你?”

    “因为玄女宫不想被朝廷利用,”朱雀很干脆地回答。

    老鸟的嘴碎,但是说话相当有逻辑,“朝廷这一盘局,做得天衣无缝,玄女宫也只有吃了这个哑巴亏,但是玄女宫一点反应都没有,也是不可能的……四大宫的名头不能受损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他们就只能拿你开刀了,”赵欣欣听到这里,已经全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想到堂堂的朝廷,也能出此下三滥的招数,而她这一世肉身的堂兄,竟然是这么一个人,九公主只觉得悲从心中起,整个人都不好了,“永生……我运气好差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其实谁都不容易,你难道没有听说过,为政者无私德?”

    朱雀闻言,忍不住跳了起来,大声嚷嚷着,“永馨仙子,你这算什么运气差?我的运气比你差多了!我这是招谁惹谁了?”

    赵欣欣心里悲伤万分,但是听到这话,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,“呵呵,你这……也算是应劫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就让我应劫呢?”朱雀悲愤莫名,冲着李永生嚷嚷了起来,“观风使你要是不给我做这个主,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它一眼,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你若不客气,打算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朱雀嘿然不语,半天方始回答,“玄女宫会为他们的无礼,付出代价的,我不开玩笑……这也是今天晚上我约你出来,想要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样呢?”赵欣欣叫了起来,她对这一世肉身所在的家族有感情,但是她对玄女宫也有感情,从某种角度上讲,她对道宫的认可程度更高一些。

    毕竟她在上界,也是灵修,对灵修有天生的好感屁股就决定了立场。

    “那我该怎么样?”朱雀看她一眼,“永馨仙子你是怪我不去找元凶?”

    赵欣欣哑口无言,元凶是朝廷,冤枉老鸟的是玄女宫,老鸟心里有火,总要找个地方发泄。

    但是这两者,都是她在意的,朱雀选谁作对,她都不会开心。

    其实她很想指出,老鸟你在这个位面的存在,是不合理的,然而话说回来,这种情况,哪个位面没有呢?

    朱雀不是处心积虑来玄青位面的,那是它的信徒到了这个位面,就发展成这样了,严格追究起来,这是仙界监管不力造成的。

    而且她上一次见朱雀,也没有要撵人家走的意思,更别说朱雀还帮着李永生,歼灭过心存不轨的真神教死士。

    所以有些绝情的话,永馨仙子还不好张嘴。

    最终,还是李永生出声发话,“老鸟你也别矫情,说吧,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我最想的是在玄青位面开道场升上座,但是你不可能答应!朱雀干咳一声,“这个……永生仙君,你是观风使,说句良心话,他们不能这么随便欺负人!”

    “我直接把你赶走,就什么事都没有了,”李永生毫不客气地回答,“到底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朱雀沉吟一下,“玄女宫不能再这么折腾下去了,要不然我受不了,大不了豁出去这具分身不要了,我拼掉两个真君,没有这么欺负人的……您给做个见证。”

    灵修运修的位面,神道想要发飙,必须获得道义上的支持,否则上界一旦查证,大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赵欣欣断然拒绝,咱不带这么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朱雀也不言语,只是看着李永生我就等你给我做主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沉吟一下,“我不可能答应你这个要求,你要是执意在这个位面作乱,不要怪我没有提前警告你。”

    关于这个分寸,他还是把持得很好的,永馨可以感情用事,但是他不会,他本来就是一个很有主意的人,更别说他目前还是位面观风使。

    朱雀对这个回答,其实并不意外,它只是表示出自己的态度罢了所谓的漫天要价就地还钱,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吗?

    它思索一下,重重地叹口气,“但是我也不可能束手就缚,他们逼迫太紧的话,我是要反抗的,由此可能造成中土道宫的损失……唉,我也不想减低中土国的战力啊。”

    要不说,这老鸟真的不是个善碴,它表明自己的不得已,同时指出任由事情发展下去,中土国的战力会减少,你堂堂观风使,不能就这么不闻不问吧?

    当然,观风使还有一个选择,就是将它直接逐出玄青位面,那就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但是它认为,这是不可能的,它朱雀没犯什么大错,还友情帮助过观风使。

    而且这件事里的关键人物永馨仙子,对朝廷的小动作,也是相当失望和不满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就是,如果观风使将它驱逐了,玄女宫没有了报复对象,该何去何从呢?

    所以它认为,观风使不可能贸然地将它逐走。

    李永生沉吟一下,最终发话,“好吧,你的委屈我知道了,以我之见,你现在去金陵比较好一点……帮着宁王壮一壮声势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鸟头惊咦一声,然后沉默了下来,好半天之后,笑容慢慢地展现在它脸上,点头笑着发话,“观风使这建议,果然不俗。”

    它已经想出了这个建议的精妙之处。

    赵欣欣闻言忍不住了,“它去金陵,那岂不是助长反王的声势?”

    “宁王又没有公开反叛,”朱雀得意洋洋地发话,眼角眉梢都是笑意,“他跟荆王不同,是求自保和安民,我正好去大力发展信众……我也是要安民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你以为,区区一个宁王能拦住我玄女宫?”

    “拦玄女宫当然拦不住,”朱雀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但是玄女宫若是对付宁王,且不说是不是干涉皇族事务,只说此事是朝廷愿意见到的,玄女宫怕是就不可能去找宁王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玄女宫这次对付朱雀,其实心里也憋着火,她们不能跟幕后黑手计较,反倒要找上别人撒气,心中的不甘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也亏得朱雀是玄女宫的宿敌,他们这么做,是“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”,否则还不知道要憋屈到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朱雀一旦在金陵露出行藏,玄女宫肯定是要追索的,然而,只要她们在宁王的势力圈子里一动手,朝廷肯定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那么,玄女宫真的会做这种令仇人痛快的事吗?显然不可能。

    朱雀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分寸,事实上,它此前都想过,要不要去帮荆王或者襄王。

    但是帮荆王的话,简直是自己给自己扣屎盆子袭击丁青瑶等人一事,哪怕不是它做的,也必须是它做的了。

    帮襄王的话,那是整个中土皆知的反王,朱雀如此做,就算有了自己的立场,这跟它的初衷严重不符它在这个位面,就是想偷偷收集点香火,闷声发大财而已。

    一旦它深入介入皇位之争,不但会惹恼当今天家和道宫,更可能被上界追责你偷偷搜集香火也就算了,竟然敢涉入运修的内部事务?是不是你还打算把这个位面据为己有?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条路行不通,它就歇了这一番心思,哪曾想观风使直接指出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宁王好啊,真的好,跟朝廷不对付,却又没有举起反旗,朱雀前去发展信众,也不存在站位的问题,还有比这更好的选择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朱雀由衷地钦佩李永生:不愧是上界观风使,脑瓜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赵欣欣的脸却黑了下来这都是什么馊主意?

    事实上,她也能想得到玄女宫的反应肯定是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她有心劝阻朱雀吧,还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这个位面不该有野祀,但是不能拿这个理由,来强迫朱雀做什么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个馊点子是她的夫君提出来的,那就是说,连观风使都没兴趣惩罚朱雀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之后,她出声发话,“可是无论如何,你在这个位面是野祀,你觉得宁王可能接受你在金陵存在吗?他真的不怕激怒道宫?”

    你这个问题问得,实在太没水平了!朱雀原本打算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但是到最后,它硬生生地忍住了,只是干笑一声,“不用他接受我的存在,他当不知道就行了,大家都是这么做事的……堂堂的亲王,找个替死鬼很难吗?”

    跟野祀勾结,那是族诛的罪名,但是这种罪名吓得住黎庶,对皇族来说,真不难处理。

    赵欣欣顿时无语,良久,她才抬手,重重地一拍额头,“你这么做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r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