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四十九章 谁是真凶
    “啊?”赵欣欣顿时傻眼,“谁说是你想窃取离火扇?”

    当天她可是听得真真切切,丁经主和玄后,都不认为此事是朱雀干的。

    而且李永生这两天,也将自己的经历讲得七七八八了,她当然不认为,朱雀有胆子动离火扇——这是永生仙君跟别人做了一场,赢回来的!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朱雀冷笑一声,“当然是玄女宫这么说的,最近玄女宫弟子大肆进入百粤,捕杀我信徒无数,摧毁了我大量香堂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先是一愣,然后回答,“这个……应该正常吧?你本是野祀,窃取的香火,玄女宫不当真也就罢了,当真了,那肯定要除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完全不正常,”朱雀气呼呼地回答,“周边几个郡里,百粤的追查力度最紧……我说,玄女宫这么针对我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朱雀虽然肆虐南方,但是它主要收集香火的地方,集中在海右和百粤两郡。

    这两郡都是沿海郡,有大量的渔民外出捕鱼,尤其是海右郡,郡里八分是山地,种的庄稼根本不够吃,必须要出海打渔才行。

    百粤郡粮食充裕,但是负担着粮米北运的责任,而且这里商业发达,海鲜产品能卖出高价,打渔的人一点都不比海右少。

    海右人打渔,是为了生存,没有玄女道庇护也得出海,没得选择,而百粤人打渔,是为了更好的生活,提升生活质量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百粤人里信奉玄女道的人更多,身娇肉贵就是这样——有朱雀保佑,大家能活着回来最好。

    至于海右人,那是不管你朱雀保佑不保佑我,我都得出海——不出海也是个死。

    当然,海右的朱雀信徒,其实数量也不少,只是绝对数量上差一点。

    所以玄女宫在百粤大肆追查野祀,朱雀是相当地不爽:你在动我命根子!

    “没有吧?大家都知道,这件事不是你所为,”赵欣欣绝对不相信这一点,“这肯定是你的错觉……玄女宫在三湘郡的追查力度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追查力度大不大,我不知道?”朱雀气得笑了,“我这么多信徒……真当我没耳目?”

    赵欣欣看李永生一眼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这就是你说的……禽流感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李永生摇摇头,他倒不认为朱雀是无事生非,“朱雀,你确定是针对着你去的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对着我来的,”朱雀都有点垂泪欲滴了,“离火扇我也喜欢,但是……我至于脑残到那种程度吗?”

    朱雀属于南明离火,喜欢离火扇是必然的,这是天赋属性,但是它真没那个胆子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奇怪了啊,”李永生的眼珠一转,“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呢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?”朱雀气呼呼地回答,“放着真凶不去管,反倒来找我的麻烦,这会让真凶笑掉大牙的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莫非你知道真凶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了,”朱雀冷笑一声,抬手一指李永生,“永生仙君怕是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侧头看向自家的夫君,沉声发问,“你知道真凶?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李永生干咳两声,支支吾吾地回答,“只是有所猜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扭扭捏捏的样子,我就看不惯,”朱雀这臭脾气,还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要不然,它当年也不会得罪永馨仙子了。

    它对着李永生,直着嗓子喊道,“要不是赵家人干的,我至于偷偷把你叫出来?”

    “赵家人干的?”赵欣欣闻言脸色一变,倒吸一口凉气,“真是荆王叔所为?”

    “赵家人,可不仅仅是三湘的小亲王,”朱雀不屑地撇一撇嘴。

    赵欣欣的眉头一皱,沉声发问,“那是何人所为?”

    “哼哼,”朱雀哼两声,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,“赵家最大的代表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赵欣欣闻言,骇然地倒吸一口凉气,她原本以为,做出这种事的就算不是荆王,也得是襄王等反王,但是她做梦也没想到,出手的竟然会是当今天家。

    她脸一沉,阴森森地发话,“老鸟儿,你知道胡说八道的后果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不会信,”朱雀无奈地一翻白眼,然后又冲着李永生一指,“永生仙君心里有数,他都不跟你说,我还说个什么?”

    赵欣欣扭头看向李永生,神色肃穆地发问,“永生,它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鸟,害人不浅,”李永生恶狠狠地瞪朱雀一眼,然后冲着九公主一摊双手,很无奈地发话,“永馨,这件事我也只是猜测,怎么好跟你讲?”

    “你并不是猜测,只是没有证据罢了,”朱雀冷冷地补刀,“但是你堂堂的仙君做事,何时需要证据了?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我收拾你?”李永生狠狠地瞪它一眼,“当今天子只是嫌疑最大而已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听得却是已经呆了,好半天才出声发问,“可是……可是朝廷为什么会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朝廷有很多理由这么做,”朱雀张嘴回答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赵欣欣就摸出一件物事来,冷冷地发话,“有种你再插一句嘴试试?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朱雀顿时就认栽了,永馨仙子拿出的,正是它吃过大亏的万冰之祖。

    就算不用观风使的令牌,她也能让它吃尽苦头。

    但是它还是忍不住嘀咕一句,“我就知道你不信,所以才不会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无意跟这个碎嘴的家伙计较,而是看着李永生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她的眼神,已经表现得相当清楚了:我需要你的解释。

    李永生无奈地叹口气,“永馨你知道的,玄女宫遇袭,第一假设就是荆王,这个没错吧?”

    赵欣欣并不回答,而是微微扬一下下巴:你继续!

    李永生只能继续解释,“玄女宫跟荆王交恶的话,最开心的会是谁?”

    最开心的当然会是朝廷,这一点不用多说,赵欣欣自己都清楚:受益最大者,嫌疑最大。

    但是她并不认为,这一个解释就够了,于是她又扬一下下巴:你继续。

    李永生摇摇头,“我没话说了,你自己体会吧。”

    他还有话,但是不合适此刻再刺激她。

    赵欣欣知道他说话不尽不实,也不生气,而是侧头看向朱雀,“现在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怀疑,朝廷如何嫁祸给荆王?”朱雀歪着头看着她,略带一点挑衅地回答,“动手的人,身上还有香火气息,这明明是为荆王脱罪,你是这么认为的吧?”

    赵欣欣黑着脸,并不回答它的话,顿了一顿之后,发现对方不说话了,她的手向储物袋探去:老鸟你这是找死吧?

    朱雀见状,顿时吓了一大跳,也不敢再吊对方胃口了,忙不迭开口,“但是永馨仙子你也应该清楚,‘虚则实之实则虚之’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能接受这个解释,事实上,她都清楚,荆王府跟香火成神道有勾结——远的不说,荆王曾经派人,试图拿下胡畏族的一个公主,还引了真神教徒埋伏自家夫君。

    反正,玄女宫若是想出手对付荆王的话,她会绝对支持的。

    而且在她的心里,荆王也是最大的嫌疑人,。

    然而,朱雀的解释,依旧不能令她信服,所以她继续冷冷发问,“这就是你的全部原因?”

    朱雀苦笑一声,无奈地回答,“最大的原因,你都已经知道了……这明明不是我做的,玄女宫心里也都清楚,他们为何要栽赃我?”

    赵欣欣嘿然无语,半天才出声发话,“我需要更多的理由,更靠谱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朱雀还有些理由,但那涉及到它的一些隐私,能不说还是不说的好。

    于是它一抬手,指向李永生,“那你不如问他,探查袭击者的气息,为何不派遣血魔前往?”

    赵欣欣此前,还真没想到这一点,但是朱雀一提示,她就反应过来了,血魔对鲜血的气息,最为敏感,尤其是初代血魔,感知能力未必弱于真君。

    袭击玄女宫的修者,虽然都自爆了,但总还是有些血肉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那个个时候,血奴正好能排上用场。

    这个理由,真的是说服她了。

    于是赵欣欣侧头看向李永生,淡淡地发话,“永生,你不会告诉我说,你忘记了吧?莫非……这才是你对此事漠不关心的理由?”

    李永生无奈地叹口气,“这件事原本就透着古怪,你不觉得,玄后的态度都很古怪吗?”

    赵欣欣急眼了,“那你也该派血奴去查一查呀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查出真相,你岂不是更受不了?”李永生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既然真相可能很残忍,我为什么要去查?”

    赵欣欣眉头一皱,“你可知道,对我来说,查不出真相……是更加残忍的事?”

    “现在真相已经出来了,”李永生淡淡地回答,“就是朝廷干的,是你堂兄干的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又急眼了,“你怎么如此信口开河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信口开河了?”李永生看她一眼,“玄女宫都栽赃到老鸟头上了……你总不会认为,事出无因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