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四十八章 大索天下
    栗娘最担心此事是玄女道所为,那样的话,她真的难辞其咎.

    所以就算丁青瑶认定,此事不会是玄女道所为,她也不敢出声附和。

    待听说此事绝对不会是玄女道所为,她的底气一下就上来了——这事儿,我化主院必须要查清楚。

    “谁干的?”玄后冷哼一声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谁干的都有可能,荆王府、伊万国、真神教……甚至可能是佛修。”

    栗娘闻言,有点着急了,“宫主您不能推算一下吗?”

    玄后很无奈地看她一眼,“小迷糊,要是我能随便推算出来,他们敢在咱玄女宫门口动手吗?要知道,对方也有真君遮蔽天机!”

    栗化主嘿然不语,半天才出声发话,“那我现在就号召弟子,将整个三湘,细细过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早晚的事情,”玄后淡淡地发话,“不过目前要做的,是先将离火扇郑重其事地迎回去,待真器回归之后,其他事情……再慢慢计较不迟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她是杀气腾腾地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显然不能就这么算了,但是天大地大,离火扇回归的事情最大,先将场面上的事情做好,维护了道宫荣耀,再说其他。

    栗娘或者是真的有点小迷糊,但是执行宫里的任务,她一点都不含糊,马上就出声发话,“请玄后放心,化主院自会护送宝物回归。”

    玄后没有理会她,而是看向寮头葬身之地,轻叹一声,“唉,早就知道,你有此劫数,可是为何不携带替身偶?看来玄女宫……果真是没有男子真君的运数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重重的一叹,她的身形,在空中逐渐地消散。

    玄后走了,只剩下栗化主和丁经主面面相觑,良久,栗化主才出声发话,“多谢丁经主仗义执言……玄女道真的做不出来这种事,可惜我无法出声。”

    丁青瑶的气色非常差劲,不过她还是努力一整面容,“我只是实话实说,跟你我的私交无关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她一边有意无意地看一眼李永生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脸上,却是没有丝毫表情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雷谷方向又来了七八人,其中就有杜晶晶和张木子——佘供奉没有来。

    张木子做为北极宫的小辈,前来支援玄女宫责无旁贷,但是佘供奉来的话,未免有看热闹之嫌——他修为高,但身份只是北极宫的供奉,不能算正儿八经的道宫体系中人。

    反正李永生已经赶了过来,佘供奉非常清楚,若是李大师处理不了的事,他来也没用。

    接下来,大多数人护送着丁青瑶离开了,而远处的天空,出现了七彩云朵和氤氲之气,很显然,玄女宫也有仪仗出来迎接了。

    这战斗的现场,就只剩下十几名司修在清理,李永生和赵欣欣也留下了。

    看着玄女宫弟子打扫战场,赵欣欣忍不住叹口气,“啧,真是有点惨,真没想到,荆王府的人这么猖狂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怪怪地看她一眼,“你确定……是荆王的人干的?”

    “荆王府的人,跟香火成神道有勾结,”赵欣欣幽幽地发话,然后又斜睥他一眼,“莫非你以为,真的会是伊万人跑到这里了?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说不准,”李永生摇摇头,沉默半天才又问一句,“不能是伊万军方干的吗?”

    在伏尔加大区,伊万军方和揶教的关系并不好,他们有出手的动机。

    赵欣欣跟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,当然知道他的意思,“受益最大的,嫌疑最大,我看伊万军方,在此事上收不到多大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她一眼,一摊双手,“我也没说就一定是伊万军方,只是告诉你,这件事……其实还有可能是你想不到的人做的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也不做声了,又过一阵寮房的轩辕真人驾到,将打扫战场的弟子们集合起来,问他们有什么收获。

    众弟子当然没有收获,毕竟是真君检查过的地方,想要得到点意外收获,实在太难了。

    轩辕真人也没有多说什么,裹着十几名弟子腾空而去,临行之前,冲赵欣欣点点头,“此事还要调查,欣欣你招几个得力的修者,守住这一片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玄女宫是不缺人手的,但是宫里也知道,雷谷现在高手众多,距离此地又近,随便派出几名真人看护一下,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竟然已经有真君来过了,那就不用着意看护,否则玄女宫又何必假手于外人?

    张木子自告奋勇地发话,“我来看守好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栗化主离开的时候,她也没有跟着走,因为不合适。

    四大宫同气连枝,相互支援是必须的,但是人家迎宝物回宫,她就没必要跟着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看她一眼,还是摇摇头,“你看也不合适,还是麻烦你回去一趟,将天姥双杀招来。”

    天姥双杀很快赶了过来,而赵欣欣在此处转了好几圈,才不甘心地叹口气,放弃了用“天眼通”查证的打算——玄后虽然已经离开了,但是她的意念,一直关注着这里。

    事实上,赵欣欣心里清楚,她就算不怕被发现,施展出天眼通,也未必能窥破虚实。

    安排天姥双杀在此地守候,其他雷谷的人,也跟着回去了。

    谷中的气氛倒还不错,有公孙未明等人在,就算有些人已经猜到,玄女宫出了大事,也没人趁机捣乱。

    赵欣欣做出了安排,要大家重点加强遇袭方向的侦查,并且发布了几个任务,都是关于调查这一拨神秘势力的。

    当然,发布这样的任务,也是聊胜于无罢了,她也没打算指望,能有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回到后方的竹林之后,赵欣欣再次问计于李永生,“你说,朱雀会不会知道内情?”

    朱雀的神念,比玄后还要牛,它的香火信众也多,绝对算得上消息灵通。

    李永生沉声发问,“你觉得,玄女宫猜不出是谁干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肯定啊,”赵欣欣讶异地看他一眼,皱一皱眉头,“宫主都没感应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她没感应出来?”李永生摇摇头,“她最后一句话,你没有听到吗?她已经算出寮头有这么一劫了,所以才要他带上替身偶,只不过……这寮头太不当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摇摇头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论劫数的话,也是寮头近期有劫数,谁能算那么准?劫数这东西,不能随便说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点都不假,劫数是涉及天道和因果,谁都不可能精算,有个概算就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劫数当然不能随便说,”李永生一摊双手,无奈地发话,“但是应劫总有因果,我就不信,那玄后半点因果没推算出来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顿时就愣在了那里,良久才叹口气,“哎呀,这些人做事,怎么都这么复杂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不用操心这些了,”李永生一摆手,“下界道宫,自有他们的生存手段,你我还是想一想,如何能将毁灭道意萃取一下,多做点有益中土修者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玄女宫迎接离火扇的回归,足足摆了三天的排场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虽然离火扇在玄后嘴里,被称作真器,但是不能掩饰其准真器的性质,当不起这么隆重的迎接——哪怕这离火扇,高阶真人就可以催动,还能诛杀真君。

    但离火扇是失落在异国了,这次被玄女宫取回,意义非同一般,隆重一点也正常。

    事实上,对于四大宫来说,准真器的意义,并不比真器小多少,一个是真君才能用的,另一个是高阶真人就能使用,门槛就低了很多,实用性极强。

    总之,三天之后,离火扇纳入玄女宫,宫中的弟子大举出动,发誓要找出偷袭者来。

    做为道宫系统四大宫之一,弟子大举出动,整个南方都陷入了一片恐慌。

    不仅是三湘,淮庆、会稽、海右、以及云、蜀、黔等郡,都有道宫弟子在四下盘问和打听,当然,紧邻着玄女山的百粤郡,也没逃脱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的夜里,李永生正在山坡上推算毁灭道意,猛地心神一动,站起身来,想也不想就直接电射而去。

    赵欣欣正好在他旁边,见到他的动作之后,站起身衔尾直追,速度一点都不逊色于他。

    两炷香之后,他俩就来到西边两百余里的一座大山处。

    李永生直接降下身形,然后丢出了一个阵盘,就在白雾升腾的时候,他不耐烦地发话,“老鸟儿,你这大半夜扰人清梦,得给我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“是朱雀?”赵欣欣紧接着就降了下来,闻言眉头一皱,“大半夜的,你给我男人发信息……有什么不能跟我说吗?”

    她并不怀疑自家夫君,而且朱雀的形貌、修为和素质,全方面地差于她,她也不信自家的夫君能跟对方有什么私情——这得是眼瞎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但她心里还是不爽,大半夜的,我男人一声招呼都不打,就被你勾走了,你得给我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不好看,但是空中蓦地出现一个鸟头,脸色也极为难看,“永馨仙子,我并不敢冒犯你,但是你所在的玄女宫咬定是我偷袭,想窃取离火扇……我敢找你商量吗?”

    (后台卡,更得晚了,抱歉,不过还是要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