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四十七章 惊动真君
    中阶真人的自爆……中土国极少见到。

    只这一幕,就可以证明,丁青瑶他们遭遇了多大的危机。

    栗化主对此人的自爆,倒是有了一定的防范,那些血肉,甚至没有溅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但是她回转的时候,面色也是极为难看,“漆老三呢……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漆老三是十八头里的寮头,玄女宫极为少见的男性高阶真人,就是他连夜赶来,护送丁青瑶和离火扇回宫。

    一名真人艰涩地回答,“漆寮头……那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的方向,根本没有人,只有两个大坑,而大坑的周边,有零散的血肉跌落,东一块西一块,还有衣衫的碎片。

    栗化主脸一沉,就想骂人,不过说话的真人,是她化主院的,昨天陪着她迎了丁经主,今天则是陪着漆寮头,护送离火扇回宫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说话的真人,左半个身子都被炸得稀烂,左半边脸也是血肉模糊,兀自护卫着丁经主,挡在那女性司修前方。

    栗娘叹口气,终于发话,“我是得了玄后的神念,才赶过来的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合着她根本不是被那些示警的焰火惊醒的,而是得了真君神念的通知。

    玄后是玄女宫的历代当家人的尊称,货真价实的真君。

    玄女宫已知的真君有三位,玄后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像离火扇这种宫中重器,是逃脱不了真君的关注的,事实上,自打丁青瑶进入博灵南部,玄后就在关注此事了。

    今天丁青瑶等人,护送离火扇回宫,玄后当然要时不时地关注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袭击来得太过突然,真君神念虽然无所不能,但是袭击的四人都是真人,她就算出手救护,也不能发挥全部的实力。

    事实上,栗娘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她接到真君神念之后,就仓促赶了过来,见到有一名真人想要遁走,上前捉拿,不成想人家自爆了。

    抱着丁经主的女司修嘴巴颤动两下,哇地哭出了声,“我们……遭遇了埋伏!”

    按说护送离火扇的,足有三十余名弟子,其中还有四名真人,而且此地距离玄女宫实在太近了,一般人根本没胆子下手。

    可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,在他们路过此地的时候,猛然间有人激发了禁空大阵。

    丁经主和寮头虽然也有戒心,但是真没想到,居然有人敢如此胆大妄为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对方的悍然攻击了,埋伏的人一共有十二名,八名司修和四名真人。

    十二人全部都是死士,八名司修组成一个八卦大阵,直截了当地透支精血激发,然后就是三名真人组成三才杀阵,直取丁青瑶。

    三才阵的三名真人里,居然还有一名高阶真人。

    玄女宫的寮头见势不妙,挡在了丁经主的前方,而那三名真人见状,直接自爆了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不给丁青瑶拿出离火扇的机会——丁经主若是有离火扇在手,接下这三才阵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寮头和寮房的一名真人,被这十一人拼掉了,就连化主院的真人也重伤,而丁青瑶身受重伤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埋伏的人里,就只活着那名中阶真人了,他冲上前抢夺离火扇。

    玄女宫的人拼命抵挡,可是此人身上的符箓极多,不要钱一般地撒了出来,阻止玄女宫的司修组成阵势,而除了这些司修,现场只有一个重伤的真人。

    他们正抵挡得辛苦,栗化主电射而至,那名真人见状想跑路,已经是来不及了,眼见雷谷方向援兵大举而至,于是果断自爆。

    这司修正解释的过程中,空气中一阵波动,一名宫装丽人凭空出现。

    “见过玄后,”栗化主等人齐齐施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,”玄后淡淡地发话,一抬手,一道红光打向昏迷不醒的丁青瑶,“青瑶……醒来!”

    丁经主身子一震,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紧接着一张嘴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,她才发现空中的宫装丽人,忙不迭挣扎着起身,“见过玄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安心调息,”玄后一摆手,然后抬手一摄,七八样物品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——都是禁空大阵的阵基。

    她略略感受一下,一抬眼看向李永生,于是抬手一招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便是号称阵法无双的那名小辈?本后今日考你一考,可是能看出这阵法的根脚?”

    玄女宫的经主和化主,见状齐齐耷拉下了眼皮,心里暗自紧张——玄后,您有点托大了啊,这哪里是求人的态度?

    事实上,玄后并没有托大,原本她也想称对方为大师,可是撇开修为不谈,对方的年纪,也实在太年轻了——堂堂真君,称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为“大师”,那也未免太搞笑了。

    你起码到了阴九天那个岁数,我再称你一声大师也行。

    凭良心说,能被玄后称作小辈,那也不算是贬低,一般真人绝对能接受——不是随便什么人,都有资格跟真君论辈分的。

    真君跟你论辈分,才会称你为小辈,否则你就是蝼蚁。

    李永生却没有在意,他走上前,看一看禁空大阵的阵基,淡淡地发话,“有叠加和爆发的属性,一次性用品,造价不会太低。”

    禁空大阵不是主动攻击型阵法,它的作用,有点类似地球界的雷区——这里有禁空大阵,你们别在此处飞行。

    丁青瑶和寮头也不是雏儿,前方肯定有探路的,一旦发现有禁空大阵,来得及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这个禁空大阵的激活,需要一些时间——就像布设雷区,也需要时间一样。

    对方能埋伏成功,就是因为他们瞬间激活了大阵,能暴力激发,当然不会是普通的禁空大阵,而且对材料的损害也极大。

    玄后不动声色地看着李永生,“你可是能看出,是哪个流派的风格?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,”李永生摇摇头,“我就感受到了香火气息,而这阵法,似乎是军方标配。”

    玄后默然,半天才看向栗化主,“化主院有什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弟子无能,”栗娘一拱手,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最近周边毫无动向……这香火气息,会不会是野祀所为?”

    道宫也有情治机构,不过没那么专业,大部分的消息刺探,都集中在化主院,寮房为辅。

    丁青瑶又咳出一口血来,勉力发话,“弟子觉得,玄女道似乎还没这胆量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摸清了朱雀和玄女宫的关系,觉得玄女道做不出这种事来。

    当然,更关键的是,朱雀知道离火扇是观风使弄回来的,它怎么有胆子作梗?

    玄后看她一眼,又看一眼栗化主,“化主院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弟子就不是很清楚了,”栗娘心里非常奇怪,丁青瑶怎么敢为玄女道开脱,毕竟那是玄女宫的大敌,但是她也不好直接对此事表态。

    她只能硬着头皮回答,“我只是觉得,这些人在此处动手,哪怕得手,又该如何逃脱?”

    这十二人的埋伏,给玄女宫造成了沉重的打击,也差点抢夺离火扇成功,但是毫无疑问,距离玄女宫如此之近,他们就算得手,玄女宫的真君也不会忍他们逃脱。

    真君是不能随便出手,但是面对如此打脸的行为,玄女宫的真君做出什么事都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玄后听了之后,眉头微微一皱,“真想脱身的话,也不是不可能……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弟子是说……”栗娘犹豫一下,才又发话,“还请玄后感应一下,附近有没有接应的人或者接应的阵法。”

    玄后淡淡地看着她,良久才轻哼一口气,“你化主院的人,最近有点偷懒啊。”

    附近若是有接应的人或者阵法,这事儿该化主院第一时间发现,现在竟然劳动宫里的真君来感应,化主院的的作为,确实有点不合格。

    然而话说回来,道宫讲的就是不涉红尘,化主院固然有收集情报的责任,但也多是针对某些势力——尤其是野祀和官府的动向。

    道宫又不是官府,并不负责管理中土,没必要任何小事都关注。

    栗化主心里委屈,但是面对真君的指责,她也不敢辩解,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弟子知错了,但是……时间紧迫,还请玄后真君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没出手?”玄后很无奈地看她一眼,又叹一口气,“算了,此事也怨不得你,与你们商量一二,不过是想验证一下某些猜测。”

    栗化主闻言,终于长出一口气,心说此事总算不是我的责任了。

    不过丁青瑶却咬牙切齿地发问,“敢问宫主,此事是谁家所为?”

    “谁家所为?呵呵,”玄后面无表情地干笑一声,良久才很干脆地回答,“你的猜测是正确的,绝对不是玄女道干的。”

    栗化主一听这答案,顿时眼睛一瞪,“那会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她最担心的,就是此事是朱雀干的,要知道目前玄女宫最大的敌人,就是玄女道。

    而对付玄女道,玄女宫的两个机构冲在最前面——化主院和寮房!

    寮房主要负责战斗,而化主院不但要收集玄女道的情报,还要在舆论方面压制对手——玄女宫之所以多出那么多未入制修的准弟子,就是化主院的权宜之计。

    栗娘最怕今天的事是朱雀干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