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四十四章 震慑
    丁青瑶接到杜晶晶的回报,也没有嫌她优柔寡断——道宫和官府之间,总要保持个度。.|2

    她只是点头表示,“暂时不要跟军营生冲突,不过这个温家……是留不得了!”

    既然玄女宫经主话了,两个时辰之后,温家就成了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温家上下有近两万人,被杀掉的足有一千人,其他全被额头刻字,沦入了贱籍。

    温家的财宝,也被掠夺一空,就连地契,都被玄女宫拿走了——这些土地,将来就任由玄女宫落了。

    其实此刻的中土,还是地广人稀,土地不算什么,只要能豁出去垦荒,胼手胝足照样能打拼出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不过久经耕种的熟地,终究要比生地强出很多,开垦生地的话,肥力倒还是小事,关键是那些深藏在地下的草根,以及散落在地面的草籽,就要让人多费三五年功夫来清除。

    有人觉得,这么处分温家有点过了,常言道祸不及妻儿。

    然而,不光丁青瑶认为,有必要严惩温家,以为冒犯道宫者戒,那些被解救的奴隶和围观者,更是愤怒到要求诛绝对方全族。

    温家的妻儿老小,或者是没有参与此事,但是温家丧心病狂地疯狂掠夺人口,并且视黎庶的死伤于不顾,创造出的财富,却是整个温家人都享受得到的。

    对这些受害人来说,仅凭他们是受益者,是吸人血的家伙,就死有余辜。

    不过道宫做事,还是比较有章法的,丁青瑶只诛杀了温家司修以上的修者,以及六十岁以下的制修。

    诛杀这么多人,不是区区几个道宫中人做得到的,事实上,温家大部分的死者,都死在了愤怒的“围观群众”的手上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过程中,也有不少漏网之鱼,起码八名有名有姓的温家司修,躲过了这一劫——其中五名是在外公干的,还有三人是侥幸逃脱了。

    唯一没有被抓到的真人,也遁逃了,还带走了他的妻子和长子。

    逃掉了一名真人,丁青瑶并不在意,她也不怕对方的后辈卷土重来,温家已经被道宫钉在了耻辱柱上,躲在军营里的知府也表示,温家罪该万死,他是受蒙蔽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件事的性质就定了下来,那逃脱的温家真人,自己能活命,就算是侥幸了,他也只能选择改名换姓,若是走漏半点风声,官府和道宫都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毕竟温家做的这些事情,实在太残忍了。

    称霸豫州中部的温家,一夜之间就灰飞烟灭,道宫的雷霆之怒,也着实怕人。

    至于说被擒获的三名真人,丁青瑶等人一致认为,炼化为真人傀儡最好。

    而杜晶晶则建议,通缉逃走的那名真人,咱玄女宫也可以允诺,谁若擒获那厮,咱们的奖励就是,免费将那厮炼制为真人傀儡。

    这建议真的相当歹毒,要不说最毒女人心呢?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中土对于真人的通缉,效果不是特别好。

    毕竟想拿下真人,起码也得真人出手,而且被通缉的真人,也确实不好杀。

    所以通缉真人的话,除非提供极为高额的悬赏,否则根本打动不了太多的高手。

    对手难杀不说,自家还要冒险,撇开战斗中受伤的可能不提,万一被对方记恨上了,那也是麻烦——万一家族被一个真人盯上,那就太令人头疼了。

    不过真人傀儡这个要求提出,想必不少人都要蠢蠢欲动了——真正顶尖的好手,那真不是钱财能吸引到的,这种能增强家族底蕴的东西,才能引得他们动手。

    真人傀儡的诱惑,那真的是不用说的,能让丁青莲和呼延书生联手。

    而且玄女宫如此允诺,可谓惠而不费,自家并不需要拿出太高的悬赏,只是稍微做一做来料加工,就可以满足猎赏人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麻烦就在于,公开宣布,将中土真人炼化为傀儡,传出去是不是合适?

    李永生很干脆地表示,似此罪大恶极之辈,我认为可以炼化为傀儡,不过玄女宫也该说清楚:只此一例,下不为例!

    丁青瑶现在对李永生的话,简直是言听计从,闻言马上就表示,玄女宫支持这个决定,如此伤天害理的行为,应当受到严惩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让李永生等人在当地多逗留了三天。

    当他们离开的时候,周遭又赶来了近万的修者。

    这温家在当地就名声不好,欺男霸女的事情做得多了,而且前一阵被他们勒索过的小势力,也太多了,那时候大家忍气吞声不敢声张,现在摊上大事,大家终于可以有仇报仇了。

    在南下的路上,公孙未明忍不住幸灾乐祸地表示,“我看这幸存的温家人,日子也好过不了……真是活该。”

    杜晶晶对此,没有什么幸灾乐祸的感觉,但是她也表示,“这种伤天害理的事,底蕴深厚的家族肯定不会去做,天狂有雨人狂有祸,太自以为是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反正她出身的曲阿杜家,是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的。

    公孙未明点点头,他也有资格代表辽西公孙说话,“有底蕴的家族,谁会做这种事?又没几个钱,有伤天和不说,还丢人现眼……是吧永生?”

    李永生闷闷地哼一声,“这不仅仅是温家的问题,中土动荡,也给了这些丑恶现象滋生的土壤,太平年间,这种事情就会少很多……起码不敢这么明目张胆。”

    见他意兴索然,大家也都不说话了,过了一阵之后,公孙未明才开口问,“永生,这三个真人傀儡,你打算送给九公主吗?”

    这三个真人,可不光是李永生抓的,大家都出手了——李大师甚至出的力最小。

    “九公主不需要这个,”李永生淡淡地表示,“你们商量着分吧……我的一份,算到书生准证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旁人闻言齐齐愕然,公孙未明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话,“九公主不要,你那一份,可以拿出来交易啊,为什么就给了书生?”

    呼延书生也一摆手,“李大师开玩笑,使不得……是丁经主出面揽下了此事,你要给,也是给丁经主,我可没多少功劳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,此番跟温家对上,出力最大的就是丁青瑶,不但亮出了玄女宫的字号,还亲自出手,可谓是从头到尾大包大揽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说话,只是淡淡地看一眼丁青瑶。

    丁经主见状,微微一笑,“就听李大师的好的,黎庶本是道宫的基石,我过问此事,本就是应当的,就算我不出手,佘供奉也不会视而不见。”

    佘供奉不是个话多的,闻言也忍不住干咳一声,“我只是一个小小供奉,来南方也是收集点五行宝物,比不得丁经主是五主之一……你们说你们的,别扯上我。”

    呼延书生还待谦虚,公孙未明不耐烦了,“书生你要是再谦让,就让给我公孙家好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呼延书生不再说话,倒是丁青瑶的脑子不住地转:为何李永生要将他的一份让给呼延书生?

    然后,她就想起了一个细节:那日跟温家对垒的时候,自己是出手,直接取温家真人的性命,而呼延书生做了什么?他出手保护证人!

    这就是我俩的差距,丁经主心里忍不住感叹:这一任的观风使,高高在上的永生仙君,原来是真的在乎黎庶、

    不过她也不懊恼,知道了仙使的喜好,以后对症下药便是了。

    而且自己这次出力,仙使眼下没有表示,未必就没有记在心上,若是日后能在证真的时候,得到一些指点,这区区的真人傀儡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算了,这些事多想无益,反正仙使心里肯定有数,丁青瑶暗暗安慰自己——若是这次仙使将功劳记在我身上,以后我反倒不好开口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就变得波澜不惊,众人在豫州没有受到什么阻隔,直接进入了博灵郡。

    后来大家才知道,温家堡以南,还是有几家势力,跟温家做着同样的勾当,但是温家堡的迅覆灭,将所有大大小小的势力,都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因为李永生他们在温家呆了三天,消息传得又飞快,其他所有的势力,做出了共同的选择——遣散奴隶,并且给出了足够的补偿。

    也不是没有人想过,咱们将奴隶们灭口,就死无对证了,何必花钱去遣散?

    但是这也存在相当的风险,灭口倒是容易……万一被查出来呢?

    一旦查出来,不但是死无葬身之地,全族都要受到连累——道宫可不跟你讲理的!

    严苛的律法,固然不近人情,但是用来震慑犯罪,效果却非常好。

    李永生他们也没有想到,他们的一番杀戮,反倒是令豫州南部的秩序变得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温家堡的事,他们起码要多过四五个关卡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些势力搞事,也没有温家堡那么狠,温家太猖獗了一点,不但掳掠流民,还勒索大户,所以,后来李永生知道这里的情况之后,也没有再返回来找这些势力的麻烦。

    能扭转社会风气的话,他也不想多杀生。

    (虽然大家都知道我是九零后,但这月票,不能也掉到九零后吧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