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四十三章 太平和离乱
    爆料的这位一脸的气愤,而李永生等人的脸色,也越来越黑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只见一名温家的真人厉喝一声,“贼子敢败坏我温家名声,纳命来!”

    几乎在喊出话的一瞬间,他就抖手打出一道黑线,直奔那人而去,迅疾无比。

    此人出手非常突然,然而,这种情况下若是让他得手,李永生这方的真人们,也就可以回去闭死关了,不用再出来丢人现眼了。

    丁青瑶早就有出手的准备,见状一抬手,抖手一道白芒,打向了那真人,“找死!”

    而呼延书生的反应也不慢,瞬间释放出一个圆盾,挡在了爆料者的身前。

    两人出手的速度,并不逊色于那名真人,其他人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,那真人直接倒飞了出去,向地面堕去。

    温家堡的人见状,真是睚眦欲裂,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真人反应比较快,直接向下坠的那名真人一摆手,想要托住此人。

    杜晶晶见状冷哼一声,亮出一条长鞭,抖手抽了过去,“我家经主惩治之人,你也敢接?”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刻,公孙不器和、公孙未明和张老实身子一闪,就向温家堡来人的后方兜去,迅疾若闪电,就连佘供奉,也找了一个空挡补位。

    甚至马车的车帘一动,里面蹿出一条小小的人影,直接飞上了天空,仔细一看,竟然是一个七八岁的女娃娃,嬉皮笑脸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杜晶晶的一鞭,还是抽到了那名真人身上,那真人强行撑起护罩,终于将自家的真人牵引了一下,没有重重地跌在地上。

    但是杜晶晶的一鞭,又岂是那么好接下的?双方同为初阶真人,也都是仓促出手,可是四大宫的功法和道统,比一般的家族传承,高出不止一点半点!

    这位硬生生捱了一鞭,脸色一红,一口血都到嗓子眼了,又被他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感受着浑身不受控制的气血,他心里清楚,自己已经受了暗伤。

    如果不及时休养调息,很可能发展成为隐患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算好的,擅自出手的那名真人,被丁经主含恨一击,已经跌落到地面,虽然有了缓冲,却也是双目紧闭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温家堡最后来的中阶真人见状,简直是睚眦欲裂,他厉喝一声,“你们是要跟官府为敌吗?”

    丁青瑶眼皮微抬,看着他淡淡地发话,“有种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语气虽然淡,却掩不住她浓浓的杀意。

    这名真人见状,终于认清了现实,不敢再行挑衅。

    其实看一看对方的阵容,真的非常可怕,真人超过了十人,起码有一半是高阶真人。

    而且那空中的女娃娃,更是令他头皮发麻,中土什么时候出现七八岁的真人了?

    更为恐怖的是,他感受不到此女的修为——莫非是转世的大能?

    想到玄女宫去迎接转世大能,温家居然不知死活地强行拦住,他真是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当然,关键是现在,他必须马上给出一个交待来。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,“舍弟一时冲动,冒犯了上宫真人,还请恕罪,他是无心之失,主要是听到旁人诽谤温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”杜晶晶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,然后手一伸,“拿出来,官府允许你们设卡的公文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公文在族里放着,”中阶真人硬着头皮回答,“本府捕长可以为我们作证。”

    杜晶晶侧头看一眼丁青瑶,发现她没有说话的意思——这些人物,还真不配丁经主出声。

    少不得,她再次出声,“不要说那些没用的,我玄女宫从来不听借口,你们现在,派一个人去取公文……真人不许离开。”

    温家剩余的四名真人闻言,齐齐就是一愣,竟然不许真人离开?玄女宫真不是一般的霸道。

    然而,对方还就这么做了,他们虽然心有不甘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都说真人不好杀,更不好拦住,但是看着对方雄厚的实力,以及摆出的包圆架势,就可以知道——他们想冒险逃遁,还真的未必能如愿。

    这名真人轻咳一声,然后一拱手,“本人温家……”

    杜晶晶根本不等他说完,抖手又是一鞭抽了过去,“少废话,我们没兴趣知道你的身份!”

    为什么都说道宫咄咄逼人?他们真一向是这么做事——不亮字号的时候,可以自矜身份,无视很多事,一旦亮出字号,那就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。

    温家真人的身形迅疾一晃,躲过了这一鞭,却也不敢发作,只能低声解释,“我温家的公文,必须得我去取,其他人没有资格拿。”

    这道理听起来站得住脚,但是杜晶晶也不是雏儿,她冷哼一声,“你敢拦路设卡,居然不随身携带公文,真当我道宫的人,不懂官府的那一套?”

    这真人闻言,心里暗叹糟糕,他们拦路设卡,固然是买通了官府中人,但是还真没有文书——他们也不需要文书。

    温家在这条路上设卡,也遇到过刺头,但是有官府这身皮,再刺头的家伙也得忍着——官府那是整整一个体系,你敢随便发作,要受到整个体系的报复。

    官府出错是难免的,你若受了委屈,可以通过正当途径反应上来,但是你不听调派甚至还要反抗的话,那性质就严重得多了——这是挑衅整个体系

    真正来头大的,温家的人遇到过也不止一次,但是对方一般都会报出字号,他们这边商量一下,能收点过路费就收一点,不能收就放行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他们是踢到铁板了,尤为糟糕的是,对方不打算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他只能再次耐心解释,“拦查襄王奸细,是郡守府定下来的,整个豫州郡都在这么做,实在没有拿公文的必要……要不,您跟我去一趟知府衙门?”

    知府是个滑头,只收钱不办事,但是证明一下温家是拦路协查,也不是多大事。

    没有这一面大旗撑着,温家也不敢肆无忌惮地这么搞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杜晶晶听说可以去找知府,忍不住沉吟一下,看向丁经主。

    丁青瑶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小小的知府,我不用任何理由,就能拎了他的脑袋走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吧?”杜晶晶沉着脸看向对方,“我就说你少废话,现在,带我们去你的矿山看一下……你可以反抗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何必呢?”这名真人的脸,是要多苦有多苦了,“我温家也是为国效力,只是无心之失,你们要什么赔偿,只管开口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废话,”丁青瑶忍不住了,不耐烦地发话,“束手就缚,还是要反抗?”

    反抗……谁敢反抗?温家的真人终于体会到,什么叫打落牙齿和血吞了。

    他们若是反抗,以玄女宫的霸道,真敢灭了温家一族。

    想来那些曾经被他们逼迫的人里,也有很多人有这种感觉吧?

    倒是有一个真人出声辩解,说他不是温家的人,只是临时被聘为客卿。

    回应他的,是那个小女孩轻飘飘的一个耳光,根本没有任何的解释——小女孩儿的手异常冰冷,也许是修炼了什么冰系功法。

    用了多半个时辰,大家终于赶到了一个矿场,距离这里并不远,也就五十里左右。

    这矿场还真是像爆料人所说的那样,寒冬腊月里,数百名衣不蔽体的矿工,在矿洞里挖矿,甚至在一处废弃的矿洞里,大家发现了十余具尸体。

    据说这是因为在冬天,矿上才不对尸体做处理,等到开春之后,温家会封闭这个矿坑,现在不封闭,不过是还想着可能继续丢弃尸体进去。

    就在藏尸体的矿洞被发现的时候,五名真人暴起反抗,不过他们的反抗注定是徒劳的,当场有两名真人被击杀,剩下的三人被擒获。

    通过对矿工的询问,大家彻底确定,这温家就是借机掳掠人口来开矿。

    事实上,除了流民之外,其他势力过这个关卡,也少不了被盘剥。

    就像那个被拦住的鲁姓小家族,温家表示,不缴纳一半财物,不要想过关。

    他们凭什么这么做?就是捡了动荡的时机,打着清理襄王奸细的幌子为所欲为,当私人利益跟公权力肆无忌惮地勾结,产生的后果相当地可怕。

    目睹那些矿工的惨样,丁青瑶都看不下去了,直接吩咐杜晶晶,“去将知府和捕长给我抓过来……抓不来活的,死的也算!”

    周边围观的人群中,顿时爆发出一片叫好声。

    尤其是爆料的那厮,趴在地上大哭大笑着,双手不住地捶打着地面。

    原来他的兄弟,就是被抓进来挖矿,前些日子抓个空子,跑了出来,但是因为身体实在太虚弱了,在挣扎着见到兄长之后,最终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李永生倒是没说什么,但是脸色异常难看:温家的手段,实在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宁做太平犬,不做离乱人,说的就是这个吧?

    不过,由于他们来矿上的反响太大——关键是围观的人太多了,杜晶晶去了府城之后,发现捕长在盏茶之前跑掉了,知府没来得及跑,却是躲进了军营里。

    杜晶晶做事,总还是有点束手束脚,于是告知军役使:我不闯军营,不过朝廷若不给个解释,玄女宫必杀此人!

    有种的,你就在军营里躲一辈子!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