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四十二章 趁火打劫
    李永生这一行人,一看就知道不好惹,但是丁壮们根本不在意,他们沉着脸大喊,“下来,骑马的都下来!马车里的人,都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,是呼延家两名司修,他们虽然不爽对方的口气,但是此处终究是中土腹地,他们这些来自西疆的汉子,也不愿意随便惹事。

    于是其中一名,就沉声发问,“你们检查路引,算是哪一家的?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们是哪一家的,”拦路的人身后,也走过来一名司修,他黑着脸发话,“下马,接受检查,要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!”

    呼延家的司修无奈地翻个白眼,拦路的人里,只有区区三个司修,还有近百丁壮——连个真人都没有,你们凭什么这么说话?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知道,李大师不愿意见到中土动荡,跟这种货色,真的不值得生气——中土有资格拦路检查的人,一般都是跟官府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于是呼延家的子弟又耐心发话,“你们不表明身份,凭什么检查我们的路引?”

    说实话,对西疆汉子来说,能做到这种程度,已经算很克制了。

    但是对方颇为不含糊,有几名制修已经走上前来,骂骂咧咧去拽对方,“麻痹的,让你下马呢,你耳朵里塞了鸡毛?”

    这一下,呼延家的子弟不能忍了,抬手一甩马鞭,发出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冷冷地发话,“你们是打算不敬上位者吗?”

    他的气势很足,对方也微微吃了一惊,然后就有人破口大骂,“麻痹的,不过就是个司修,小子你想死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,”对方的司修轻咳一声,淡淡地发话,“我们是地方丁壮,得了官府允许,帮助搜查襄王的奸细,你们如果不是,还请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得了官府允许的民壮!呼延家子弟表示理解,中土的宗族势力很强,官府在地方上的影响,很多时候真的赶不上地方豪强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没有下马,而是在马上递出了路引。

    对方的司修一看路引,脸色就是一沉,阴森森地发话,“来自西疆?下马……统统下马接受检查!”

    呼延家子弟并不下马,而是淡淡地发问,“我来自西疆不行吗?还是说……路引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下来吧!”对方司修脸一翻,空中出现一道白光,横扫向对方。

    呼延家的司修也大怒,拔出腰间的单锏,就迎向了白光,旋即,传来砰的一声大响。

    两人顿时就战做了一团。

    几个回合过后,拦路的司修有些不敌,旁边有人抖手打出了示警焰火,“点子扎手!”

    几名制修见状,也扑上来合围,呼延家的另一名司修见状,嘴里大喊一声,也加入了战团,“这是想以多欺少吗?”

    双方打得不可开交,但是李永生这一方没有人再出手——真人欺负司修,还真丢不起那人。

    紧接着,远处飞来一条人影,在空中大喊,“什么人瞎了眼,敢在温家堡捣乱?”

    来的赫然是一名中阶真人。

    他不管不顾,人还在空中,就幻化出一柄白色大锤,凌空砸向激斗中的呼延家子弟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一向好脾气的呼延书生见状,顿时怒了,一抖手,一根大锏迎了上去,“大欺小吗?冲我来!”

    “嗵”地一声大响,那赶来的真人顿时倒飞出去二十余丈。

    他的面孔一红,好悬一口血喷了出来,顿了一顿,调理一下气机之后,才大声发话,“来者何人,发紧急求助焰火……这定然是襄王的奸细!”

    呼延书生闻言,反倒是收起了大锏,冷笑一声,“大欺小不说,还敢血口喷人……我等你的紧急焰火!”

    见来人也有真人,温家堡这一方也不敢再继续缠斗下去,于是脱离了战斗,虎视眈眈地看着对方一行人。

    紧急焰火发出,不多时,又赶来七八个人,其中有两名真人,其他的都是司修。

    这两名真人都是初阶的,但是一点都不怕高阶的呼延书生,其中一人沉声发问,“你西疆人来我豫州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呼延书生看他一眼,冷哼一声,“你拿出来军役部或者刑捕部的公文,再来问我,凭你,还不配跟我说话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配不配的问题,”这名初阶真人冷笑一声,“你们若是说不出来历,那就只能全部留下了!”

    “咦?”公孙未明见状,直接腾空而起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哪个孙子打算留下我?”

    张木子见状,也腾空而起,“我北极宫一向少在红尘行走,还真不知道这温家堡,有多么大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丁经主则是直接亮出了玄女宫令旗,冷冷地发话,“让温家堡负责的人,给我滚出来,否则的话,本宫不介意血洗一个小小的家族!”

    对方的三名真人见状,直接就傻眼了:这一行人,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有这么多的真人?

    尤其令他们恐慌的是,里面还有北极宫和玄女宫的人,玄女宫的人,更是号称要血洗。

    那名中阶真人见状,忙不迭一拱手,“见过上宫真人,我们拦路检查,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”丁青瑶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你是温家堡主事的?”

    “启禀真人,我不是主事的,”这名真人惶恐地回答,“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丁青瑶凌空一掌,直接将此人打飞,“什么阿猫阿狗,也敢跟本经主说话?”

    这名中阶真人直接被打飞出百丈外,人尚在空中,鲜血就不住地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温家堡的人见状大哗,有人愤愤不平,也有人向后避让。

    不多时,又是一名真人带了四五名司修赶来,人尚未到,嘴里已经在高喊,“何方高人,竟然敢强行闯卡?”

    “本座玄女宫经主,”丁青瑶冷冷地发话,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查我?”

    道宫在红尘并不张扬,但是一旦亮出字号,那就不是一般的张扬。

    来人闻言,顿时就是一愣,“居然……是玄女宫?你们为何不表露身份?”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杜晶晶闻言大怒,“自家不表明身份,也配让我们先开口?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……”来的真人苦笑一声,忙不迭地拱手,“我们是奉了豫州军役房的嘱托,拦截流民,顺便探查襄王府的探子,军国大事不得不小心,不小心开罪了上宫,还望原谅则个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人高声大喊,“你放屁,分明是想打劫我等路人,说得比唱的还好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,”公孙不器一抬手,就将一人卷了起来,沉声发话,“好好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被卷起的这位,正是在人群里大喊的。

    此人是个中阶司修,大约四十岁左右,被卷起来的时候,一脸的惶恐,身子都在不住地颤抖——他见过真人,但是真的没见过这么多真人。

    他哆里哆嗦地解释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此人来自豫州和海岱边界,是一个小家族鲁家的长子,因为襄王攻击豫州,他带了族人走避,他的父亲则是在家族故地带人死守。

    哪曾想走到此处,温家堡的人拦住了去路,说你们想通过可以,将随身携带的财货留下一半来,否则定然是襄王的探子。

    何谓乱世景象?这就是了,这温家其实也就六名真人,实力约等于百粤那个林家,勉强算得上个半隐世家族,但是事实上,温家连一名高阶真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然而,温家堡的六名真人,都正值当打之年,他们拦路设卡,一些老牌家族都要避让一二——不是打不过,而是划不来。

    至于说温家是不是奉了豫州军役房的指示,那真的只有天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,冒名的可能性更大一点,否则的话,起码会有一些军校参与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这就是一帮发国难财的家伙,趁着局势混乱,浑水摸鱼打劫财货。

    鲁家的小族长话还没说完,马上就有人嚎啕大哭,“没错,他们扣下流民,都去挖矿了……上宫要给我们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温家拦路设卡,起因就是想留下流民挖矿——流民没有路引,他们打着军役房的名义扣下这些人,不会引起任何的麻烦。

    至于说他们有没有得到军役房的授权,那只有天知道了,一般人哪里查证得到?

    眼下的中土虽然只是温饱型社会,但是国内的土地很多,大家只要肯下辛苦,养活自己一家人,不是大问题,而挖矿这种活儿,却实在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中土国早就废除了奴隶,所以温家堡的矿上,严重缺乏矿工。

    对于温家来说,挖矿肯定比种田赚得多,他们缺乏人手,就将主意打到了流民身上。

    这事儿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,但还真是这么回事,温家人拦住流民,就是欺他们没有人做主,要将他们当奴隶来用——不明白的,参看一下地球界的黑砖窑,就可以理解了。

    路过的很多流民,都被他们扣下了,甚至他们还将流民转卖给其他的矿主。

    至于说流民们能不能收到薪水?那想都别想,奴隶是什么?连人身自由都没有!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