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四十一章 南下
    白虎将消息说完之后,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离开了,只留下昏迷不醒的方真人,以及九尾狐幡。

    是夜,这个山头上,传出了低微的呜咽声,一直持续到天亮。

    神鹿山上的真人实在太多了,而且这隐约的哀鸣声,就连制修都觉察得到。

    也亏得是白天的时候,丁青瑶将那块地方划为玄女宫临时驻地,否则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前往,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就算是这样,都有人找到了丁经主,侧面打听一下,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不过,也有人猜出了一二,公孙不器很确定地发话,“那是狐鸣,既然方真人留在那里,想必是九尾狐幡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丁青瑶很感激三长老的解围,为了讨好仙君,她毫不犹豫地歪解真相,“方真人有此际遇,也是他的机缘到了,我玄女宫不敢居功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听李永生说了那么多之后,她几乎能猜得到,九尾狐幡因何而鸣——肯定跟白虎要做的事情有关。

    当然,她不能让别人怀疑到仙君身上,这不仅仅是泄密的问题,也会影响到她独占资源——最好你们谁都别联想到李永生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时分,天上又飘起了雪花,方真人也在这个时候,从那个山头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一脸的平静,不悲不喜,不过很多人还是觉察到了,他的情绪有些低落。

    不过怎么说呢?方真人在李永生这一行人里,知交并不多——其他人不是来自道宫,就是来自隐世家族,只有他一个人,是天机殿的。

    若是想再找一个有官府身份的,就是博灵教化房言德室的某个小吏了。

    所以很多人虽然心里奇怪,但还真的没人上前去问他:你昨天得了什么机缘,怎么一脸不高兴的样子?

    眼见雪花飘落,李永生出声道别,他这次来神鹿山,不过是随便走一走,不成想不但见到了白虎,还阴差阳错地解决了狐幡的问题,也算是收获不小。

    再次来到二郎庙,方真人明显不着急赶路了,再催下去,狐幡上的老祖宗会更快地离开方家,此刻的他,恨不得有什么能令时间停止的手段。

    等到丁青莲三人将捉住的真人炼化,让朱尔寰帮助激活之后,李永生他们就该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外面已经隐隐有消息说,有人前往新月国捉拿真人去了,还有人说,新月国最近,已经有十余名真人不知了去向……

    传话的人也都不会明白说什么,只是挤眉弄眼地做些表情:你懂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听说这传言之后,甚至有点担忧朱尔寰,他特意找到朱主持:你这出入的时候,可是要小心了——不少人知道,你掌握了激活手段。

    他甚至有点后悔,将这个手段,教给了二郎庙。

    朱主持对此,却是不怎么在意,他很干脆地表示:子孙庙跟真神教,原本就是势不两立的,而真神教敢在二郎庙的地盘上,袭击即将证真的公孙不器,这是二郎庙洗刷不去的耻辱!

    更何况朱尔寰本人,也差点死于那一战。

    所以说,真神教那一场偷袭,不但令公孙家将其恨之入骨,二郎庙也是跟他们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撕破脸了,二郎庙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

    当然,这是主观上的因素,客观因素也有。

    陇右丁家的人已经关注到,丁青莲弄到了一具真人傀儡,而丁家其他的人见状,也有点跃跃欲试,紧接着,丁家的真君丁相实就表示了:丁家要做好二郎庙的护法。

    真君的表态,那可不是随便说一说,相实真君神念如海,平日里分出来一点,多关注一下二郎庙,其他人想对这里动手,那真是要掂量了。

    说句属于马后炮的话,当初公孙不器借地证真,是要瞒着丁家,才导致了悲剧,如果当时通知了丁家,相实真君也放下这话,真神教信徒真的未必敢出手。

    跟丁家反应不同的是,呼延家没打算再抓真人了,呼延书生将自家新晋的真人,引到李永生面前引见一番。

    新的真人名唤呼延玉珠,相貌跟她的名字一样,个头不高长得珠圆玉润,但是说话做事也有一番豪气,跟西疆汉子们差不多。

    呼延书生这番引见,当然是让自家真人混个脸熟,然后他就表示:我呼延家接下来,就是埋头发展,我闲着也没事,跟李永生你一起东去,长一长见识吧。

    李永生不太希望他跟着,说实话,呼延家虽然有呼延书生这么一个怪胎,但是整个家族的战力,还是差了一些,接下来中土动荡,西疆肯定也要面临新月国的压力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呼延家的定海神针,怎么能离开?

    然而呼延书生很苦恼地表示:动荡什么的,那都是以后的事儿了,现在已经有人知道,我去新月国抓了真人回来,其他三大家族嫌我撇下他们,都说我不够意思呢。

    接下来,西疆群雄肯定会惦记着去抓真人,而这又不是容易的事,相互呼朋引伴很正常。

    呼延书生在短期内,已经不打算再去西疆了,目前的呼延家,有一个真人傀儡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战力,又是众所周知的,正经呼延家除了他,就是两个初阶真人,这种修为去新月国捉真人,不但不保险,万一抓到真人,还得分一份出去,分多分少也容易起龃龉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如暂时离开,省去很多麻烦事,而且他个人表示,愿意跟着李永生闯荡一番。

    只有跟李大师呆得久了,才知道此人的学识是如何惊人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李永生也不好推辞,就带着人直奔东方而去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来到云中郡,才得知十天之前,穆桐大主教已经将离火扇送到了北极宫,带着他的一干随员北返归国了。

    离火扇的交接,就在依云岭,这都是些小事,回来的路上,大家路过燕王府的时候,又了解一番,得知燕王有退位的意思,但是希望自己的世子,能继承亲王的王位,而不是郡王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在这一点上,英王开了一个不好的头。

    虽然燕王求的是世子任亲王,并没有要求世袭亲王,只求亲王能传一代。

    但是谁也看得出来,他瞄准的是英王那个能世袭的亲王王位。

    当然,燕王的要求有些无礼,可是他已经打算闭门思过了,在此之前借机退位,为儿子争一争未来,也不能说就是错了。

    反正赵家这些子孙,个顶个都特别能折腾,大棋下不成,小算盘珠子也要动一动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没管那么多,他保了英王,又洗刷了晋王的冤屈,这就足够了,对永馨有了交待——她最放不下的,也就是这两个亲王,加上燕王不再折腾起兵,他做得已经超额了。

    燕王瞄上了世袭位子,真的不该是他操心的。

    一行人开始南下回归,大家甚至没有经过幽州,而是绕道云中郡,经过并州郡,直入豫州郡。

    进入豫州之后,几场大雪的影响,就几乎小到无关大局了,不过李永生还是敏锐地发现,豫州郡里,出现了大批逃亡的流民,这真是个糟糕的现象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此刻已经接近年关了,中土黎庶的年节观念,一向非常强,回乡祭祖亲人团聚,都是每年一等一的大事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竟然有人扶老携幼地逃荒,可见情势之不妙了。

    尤其糟糕的是,豫州郡的黎庶数量还多,他们这么一转移,不但抛下了自家的田土,他们自己也要吃饭穿衣,会给社会带来沉重的供应压力。

    小农经济又是温饱型社会,这样的人口流动,足以引发局面动荡。

    现在的流民还少,大多来自于海岱和豫州边界————襄王的军队已经攻入了豫州,这动荡目前还没形成,但是可以说,情势已经岌岌可危了。

    不过,李永生也不可能做得更多,他只是观风使,不是消防队长。

    在进入豫州一段时间后,他见方真人跟着众人赶路,很是少言寡语,于是逮个空子问一声,“你怎么不去海岱?”

    方采臣的第十七世轮回,就在海岱郡内,而且他积攒功德甚多,每一世都是投胎成了人。

    方真人勉力笑一笑,“海岱早晚要去,不过当务之急,是先把李大师送到三湘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没有多想,只当对方是一片感激之心了,心说我们这一行人,还能出了什么纰漏不成?

    然而这世间事,还真就这么邪乎,他们在走到豫州中部的时候,竟然被人拦住了。

    拦住车队的不是军队,也不是官府,看起来像是地方丁壮,他们在检查路引。

    年终了,赶着回家的人极多,豫州郡终究大部分地方是太平的,而这些拦路的丁壮,对豫州当地人也还算客气,几句豫州话说出来,他们就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不过那些流民想要路过,那就不可能了,直接被丁壮赶到了一边,不知道打算做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丁壮们对那些有身份的行商,也不会轻易放过,不但检查路引,还要详细询问好半天。

    李永生他们排了差不多半天的队,才轮到检查路引,而且一查就惹出了麻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