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四十章 等待千年的狐
    李永生根本不理会白虎,将洗茶的水倒掉,再次冲泡茶叶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白虎也不敢追问,又过一阵,看到他将茶壶里的水倒入杯中,它才壮起胆子发话,“您倒是指点一二啊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抬起头来,看着它轻叹一口气,“这个位面天道不全,你的本尊不能推算一下?”

    玄青位面的天道确实有缺陷,具体到眼下就是没有建立阴司,如此一来,查证轮回确实有难度,不过阴司又要涉及神道,四大宫不主张建立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反正玄青界欠缺的天道多了,不差多欠缺一点。

    但是下界天道不全,上界可以通过天机推演,来查找下界轮回中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白虎苦笑一声,“这可是隔着位面呢,中间是无尽虚空,我这消息想要传给本尊,难度不是一般的大,仙使您来的时候,也经历了无尽虚空,有多恐怖不用我说吧?”

    “少跟我扯这个淡,”李永生端起茶杯来,轻啜一口,慢吞吞地发话,“朱雀能降下分身,你能来到这个位面,还可以将这残魂送回仙界,你现在跟我说,传个消息很难?”

    白虎马上出声辩解,“我们这是通过香火接引,才建立的沟通,积攒够一定的香火数量,几年才能沟通一次,送残魂入仙界,也不是现在就能送的,得等时间到了,才能夹带一二。”

    它这话说得不假,天地之间自有其道,隔着无尽的虚空,本尊和分身之间,确实是无法实时沟通,几年沟通一次,传递一下消息,接引一下香火,是很正常的——这样做成本低。

    李永生冷笑一声,“我离开仙界的时候,神道的实时香火传送,已经研究出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白虎顿时语塞,好半天才干笑一声,“据说研究出来了,不过我也不是很知情,这种传送,怕是未必轮得到玄青界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永生的脸一黑,手中的茶杯往石桌上重重一放,冷冷地看着空中的迷你白虎,“有种的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知情,”白虎见他认真了,也不敢打马虎眼了,只能苦笑着发话,“但是实时传送,成本真的很高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成本高,”李永生微微颔首,嘴角泛起一丝微笑,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帮个忙,把你和朱雀的分身,直接传送回仙界好了……这样的话,沟通就顺利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,”白虎吓了一大跳,“我们离开玄青界,怎么收集这里的香火?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还知道要收集玄青界的香火?”李永生眼睛一瞪,重重地一拍桌子,厉声发话,“你们在这里收集香火,我不跟你们一般见识,这是人情……莫非你们觉得,是我本该做的?”

    “仙君息怒,息怒,”白虎吓得人立而起,不住地拱着两只前爪,面色惶恐,“这当然是仙君的体贴,这个我们懂,也非常感念仙君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实时香火传送的成本,真的很高,但那要看跟什么比,跟整个玄青位面的香火收获来比,这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一旦激怒了观风使,人家将神道都赶出玄青界,那大家就亏大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贱皮子,”李永生气得哼一声,“我来玄青是肉身过来的,没用你神道的传送,不代表我不知道,好好跟你说话,你还以为我孤陋寡闻?”

    他不走神道的传送,是立场问题,不是见识问题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知道白虎推三阻四的原因,“你要觉得这样推算,耗费本尊时间,那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香火传送是需要极高的代价,但是跟白虎分身在玄青位面的收获相比,并不算什么,说来说去,白虎本尊在上界推算下界的轮回,还是一千多年前的,这是要耗费些精力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”白虎也不敢说什么了,“马上,马上我就把念头传回去,仙君您大人大量,不要跟我这一具分身一般见识好吗?”

    白虎传送念头,其实还是走的实时香火传送,不过这时候,这点消耗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永生仙君已经知道里面的详情,它想要隐瞒,就会彻底地得罪仙君。

    唉,白虎心里暗叹一声:谁说仙君就是高高在上,不通世情呢?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理它,就是自顾自坐在那里喝茶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一壶茶喝得差不多没味儿了,白虎再次出声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就不是刚才那个声音了,而是带了一点沙哑,隐约还有金戈之声,“呵呵,见过永生仙君……原来您下界了?”

    李永生听出来了,这是白虎本尊的传声,他待理不待理地哼一声,“是,我下界了,没准就回不去了呢……是不是很开心?”

    “您这是说的哪里话?”白虎干咳一声,“您和永馨仙子都是大能,怎么可能回不来?”

    李永生在仙界也是有仇家的,抽冷子陷害他一把,是有可能的,但是目前他和永馨都在玄青位面,同时算计他们俩,那难度就太大了,没谁有这个胆子——永馨身后的势力也不差。

    反正白虎是绝对没胆子害他的,它很干脆地表示,“你要推算的这个,我已经知道了,我也跟老狐狸说了,事关它的血脉,它也想跟仙君结个缘。”

    “结缘免了,”李永生淡淡地发话,在白虎和朱雀眼里,青丘老祖是很牛的,但是跟永生仙君相比,那还差一点,他并不稀罕这个结缘。

    “我帮它的后辈出力,它愿意不愿意出手,是它的事情,不要指望搭我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我就没办法传了,”白虎幽幽地叹口气,“等我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它的身形在空中一顿,蓦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良久,小妇人才从惊讶中清醒过来,见仙使稳稳地坐在那里喝茶,茶水已经淡了。

    她冲李永生深施一礼,“多谢仙使……您去歇息吧,我为您巡值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听得就是一愣,“我为何要歇息?”

    “咦?”小妇人眨巴一下眼睛,“白虎前辈不是要推算吗?怎么也得几日时光吧?”

    “嗐,”李永生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,“他们的时日,跟咱们现下的时日是不同的,如果愿意的话,甚至可以让时光倒流,稍等片刻,就应该有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小妇人脸一红,这就是身在下界的悲哀了,很多时候,根本无法想象上界的强大和神奇。

    她一弯腰,拎着茶壶飞了出去,“我去帮您把茶根倒掉,换一壶茶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看着一个小巧的妇人,拎着一个跟自己身体差不多大小的茶壶,向屋外飞去,还真是给人很怪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时辰,白虎的身形就再次显化了出来,它冲着李永生一拱手,笑嘻嘻地发话,“总算是不负仙使所托,此人已经查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唔,”李永生点点头,见它身形有些虚幻,摸出两块玉符来,放在桌上,“我也不让你白跑,收了这些吧。”

    白虎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,“这是……香火源力?仙使也收集这些?”

    这两块玉符里的香火愿力极为浓郁,是李永生在揶教收集的。

    斯木克城里揶教的教堂,是正儿八经官方收集香火的地方,教堂被毁之后,那些香火在原地盘旋不散,李永生顺手就收了——都已经打劫了,总不能留给揶教不是?

    当然,这种事情,他就没必要告诉别人了,而他的同伴里,没有人对这一套很了解。

    ——丁经主对香火愿力的感觉很敏感,但是她身在伊万国,对这种无处不在的香火,早就麻木了,而且当时的战斗,也太激烈和混乱了,她根本顾不得关注这些。

    现在李永生将此物送给白虎,也算是跑腿费。

    想当初朱雀帮他围杀真神教的时候,最在意的也就是那些信徒身上的香火。

    李永生淡淡地回答,“我去了趟伊万,从那里抢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仙使,”白虎喜眉笑眼地一拱前爪,两块玉符被它摄走,直接凭空消失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然后它看一眼小妇人,淡淡地发话,“你的运气也不算错,老狐狸说了,你想回上界,它愿意委托我们帮着接引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九尾狐闻言,顿时就愣住了,好半天才出声,“前辈是说……我家老祖也知道愿意帮我一把?”

    “你停留此界,青丘一族也算未尽全功,”白虎并不贪功,只是说明事实,“当然,你家老祖主要也是看仙君面子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正理,白虎友情通知一下老狐狸,青丘老祖还想跟仙君结缘呢,就算结缘不成,也要善始善终——不管怎么说,这也算是跟永生仙君接触了一下。

    小妇人犹豫一下,才支支吾吾地回答,“我还是想见一见那个我陷入轮回的伴侣。”

    “唉,”白虎叹口气,无奈地摇摇头,“痴儿……你已经错过了很多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小妇人低着头,只是不做声,显然还是坚持己见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白虎微微一笑,“两件事我都允你……见过人之后,你若是想回上界,也可以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,”小妇人又是深施一礼,声音也变得哽咽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她千年未见的爱侣啊……

    (更新到,大声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