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三十九章 九尾狐夙愿
    原来如此!丁青瑶总算是大致明白,自己面前的这名观风使,是多么威猛的存在了。|2

    朱雀在上界的本尊,见了永馨仙子都要躲着走,而仙君身为永馨仙子的伴侣,似乎修为要更高一些……

    永馨仙子遭逢仙厄,此刻名唤赵欣欣,永生仙君于是追下界来,做观风使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心里,竟然生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妒意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就将这妒意抛到了脑后——这种念头是要命的,不过,她猛地又想起一件事来,“怪不得仙君曾经找过任永馨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了啊,”李永生的脸黑了下来,他被自己的爱侣戏弄,属于伴侣间的闺房之乐,却不能容忍别人来嚼舌头,“那个,你心里有数就行了,以后不要一口一个仙君的。”

    “谨遵仙君……仙使谕令,”丁青瑶微微一笑,“最后一个问题,那我们以后跟朱雀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怎么做就怎么做,”李永生淡淡地话,“利益之争,当仁不让,哪怕是彻底抹杀朱雀分身,也不会有人找你们麻烦。”

    丁青瑶的眼珠一转,脸上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,“我的意思是说,我们未必要赶尽杀绝,就像辽西公孙家,还留了几股山匪没剿灭……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这就在你们考虑了,”李永生笑一笑,心说这丁经主果然是玲珑心肠,其实留下一些朱雀信徒,不但可以在关键的时候共御外侮,遇到一些麻烦事,也能拿野祀来顶缸。

    北极宫都知道留下几个佛修,以备不时之需,玄女宫当然也可以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话,就不是他该说的了,只能让对方自行去考虑。

    丁青瑶听到这话,就知道自己不能再问下去了——其实她今天知道的,已经够多了。

    接着,李永生就告辞离开了,只留下丁经主独自一人在山上。

    当天晚些时候,丁经主从山上飞了过来,眼见到了夜间,就说一句,“那个山头,李大师能帮我看顾一下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正在石窟里喝茶,闻言头也不抬地哼一声,“嗯,我等一下就去。”

    一起喝茶的还有公孙不器等人,公孙不器率先话了,“何须李大师去,我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去吧,”李永生笑着话,然后抬起头来,冲着远处的方真人一招手,“方真人,你那个狐幡,我能用一下吗?”

    方真人正坐在一边喝闷酒,听到这话抬起头来,讶异地看他一眼,“这可不太方便借,我跟你一起去吧?”

    “那行,就咱俩,”李永生站起身向外走去,“你跟上啊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真人,哪怕是黑夜,也直接飞到了不远的山头上。

    山头已经被丁青瑶削平了,还建了一座石屋在那里,用道术建的,不过丁经主不知道仙使再约白虎,有什么用意,也没有建得多么堂皇,就是简陋的石屋,墙壁倒是很厚,足有两尺。

    石屋不大,内里两丈方圆,搁在地球界,就是二十平米不到。

    石屋的顶端有一颗明珠,散放着柔和的光芒,里面摆着一张石桌,四个圆圆的石凳。

    地面上,则是嵌了四颗珠子,辐射出腾腾的热气,房间里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暖暖的空气中,还带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月桂香气——女修们都喜欢这个调调。

    两人在石凳上坐下,李永生冲着狐幡微微一笑,“好了,今天就要你如愿以偿。”

    空气中泛起一阵波动,九尾狐显出身形来,依旧是一个小小的美丽女子,她冲着李永生一拱手,“多谢李大师……不是要去南方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总不能说,去南方也无非是找朱雀,所以只是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此处就是正好,跟你的后辈说一声……狐幡可能马上就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美丽女子看方真人一眼,淡淡地话,“用得着说吗?”

    方真人却是愣住了,刚才喝的酒,全转成了冷汗,汩汩地从额头冒了出来,他呆了好一阵,才张口结舌地话,“老祖宗的意思是……您不再庇护我们了?”

    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,”九尾狐看着他,波澜不惊地话,“我已经庇护了你们多少年?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的关爱,我们都是知道的,”方真人苦笑一声,抬手抹一下额头的汗水,“但是……您不能就这么撇下我们不管啊。”

    空中的小巧女子看着他,良久,才轻轻一拂衣袖,轻叹一声,“且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一袖拂出,方真人的眼神顿时呆滞,未到三息,就伏到了石桌上,紧接着鼾声大起。

    九尾狐看一眼李永生,歉然话,“子孙不肖,舍不得先人余荫,倒是让仙使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默然,半天才说一句,“你一直着意看护,他们成长不起来,你也难辞其咎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甚是,”九尾狐叹口气,又点点头,“但总是舍不得,终究是自家后辈……今日就能做个了断吗?”

    “这我也不太确定,应该差不多吧,”李永生一摊双手,手里已经拿出了仙使令牌,低声喝一句,“白虎何在?”

    九尾狐已经看出了他的根脚,却是没有告知方真人,见状也不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这么一声之后,门口刮起一阵旋风,吹开了皮制的门帘,直接钻了进来,在空中幻化出一只小巧的白虎,跟空中小巧的妇人,倒是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白虎冲着李永生一拱前爪,恭敬地话,“见过永生仙君。”

    “仙君?”小妇人听到这两个字,也是一怔,她的血脉来自于上界,出身于九尾青丘狐,当然知道这称呼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一口一个仙君的,称呼仙使就是了,”李永生一摆手,不耐烦地话,然后又一指小巧的妇人,“你可是能看出她的根脚?”

    白虎看小妇人一眼,微微颔,“九尾青丘一族的,此界曾有青丘狐苗裔流入,后来被接引上界了……不想还有魂魄被炼为了尚存神通的器灵。”

    对它来说,小妇人能保持神智,这并不奇怪,大多数器灵都可以做到,但是能从狐幡上脱身,在人前显化,这不但是神通,也是有相当的自由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一般的器灵,”李永生笑着话,“这是她自愿留在本界,看护自家后辈……”

    白虎听了介绍之后,微微颔,“原来是那个狐幡,我大致听说过,就是记得不太清了。”

    九尾狐幡在中土大名鼎鼎,但是对于白虎来说,真是没必要关注,有点印象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正经是,它很好奇,李永生召唤自己来做什么,“她不想再做器灵,可是想要回上界?”

    “回上界?”九尾狐闻言,眼睛就是一亮,然而紧接着,她的情绪就平静了下来,冲着白虎一拱手,“前辈,我想寻找那轮回中的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神马?”白虎听得顿时就是一呆,好半天才一呲牙,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九尾狐也不多回答,只是不住地拱手,嘴里就是一句话,“还望前辈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尼玛,”白虎又一呲牙,直接脏话出口了。

    它异常愤怒地表示,“我还当你让我送你回上界呢,虽然有点难,但是看在仙使面子上,还能勉力一试,没想到,竟然是让我入轮回找人……尼玛,你能出个更难的题目吗?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李永生轻咳两声,“白虎,我有印象,九尾青丘狐似乎对你有恩?”

    “有恩,没错,”白虎很干脆地点点头,然后继续破口大骂,“它帮我诛杀了强敌,但是这点恩情……特么的我已经报了一万多次了,老狐狸也该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空中的小妇人有点受不了啦,她出声话,“请前辈留点口德,你上界的本尊,比之我家老祖,似乎还逊色一些吧?”

    “是逊色一些,但是那又如何?”白虎很不客气地话,“我报恩还能报出个仇家来?”

    它是惹不起九尾青丘狐的老祖,但那厮是精怪体系的,敢对自己大欺小的话,白虎也不是没有后盾的。

    它才不担心,老狐狸会为下界一个小苗裔的残魂,来跟自己找不自在——九尾青丘狐在上界的血脉,还有不少被人捉了去炼成器灵呢,老狐狸根本顾不过来。

    说白了,九尾青丘狐一脉,本身也是个体系,一级一级管理,这点小事,就传不到老狐狸耳朵里去。

    “咳,”李永生轻咳一声,这儿还有人呢,当我是假的?

    “呦,怠慢仙君……仙使了,”白虎侧过来小小的虎头,讪讪地一笑,“您召我来,不是也为了帮这小狐狸找伴侣吧?”

    李永生冷哼一声,淡淡地吐出三个字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啊,”白虎在空中,虚虚地刨一下前爪,很幽怨地话,“仙使你也知道,本位面天道不全,轮回因果不彰,真从一千多年前查起,这要累死个人……累死只虎呀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淡淡地看它一眼,也不说话,直接从储物袋里摸出茶具,又倒出点山泉来,竟然慢条斯理地开始烧水泡茶。

    待沸水冲入茶壶,茶香四溢之际,白虎才又怯生生出声话,“仙使大人,要不您给提个醒儿,我该怎么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