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三十八章 白虎的秘密
    丁青瑶已经很高估李永生了,但是目睹白虎毕恭毕敬的样子,心知自己还是小看了李大师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这样惊人的发现。,她甚至顾不得计较白虎是野祀了。

    白虎听到这话,却是做出一个很拟人化的苦笑,然后身形一变,幻化出一个人面来,额上抬头纹很多,中间一道竖纹,隐约是个“王”字。

    它叹一口气,“仙君见谅,西方庚金杀伐太重,阴阳严重失衡,我略略改变一些阵法,也是想培养一些女修出来。”

    丁青瑶听得大奇,忍不住出声发话,“庚金主肃杀,本来就是男性居多,你改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这水平,也能当经主?”白虎很不屑地看她一眼,“青龙主男修,白虎主女修……你连这都不知道?连凡人都知道,没毛的女人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丁青瑶听得嘴巴一张,“这样也行?”

    “不许再改了,”李永生冷哼一声,“你既然知道本仙君,难道不知道本仙君为何下界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也是才听那老鸦聒噪过,”白虎的脸上,泛起一丝讪讪的笑容,“永馨仙子遭逢仙厄,仙君下界也是正常了,我再不改了。”

    永馨仙子遭逢仙厄?丁青瑶只觉得耳朵嗡地一声响——赵欣欣是永馨仙子?

    在玄青位面的传说中,仙界里的称谓比较繁复,下界的称呼,未必适合于上界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这样,在仙界里,也不是谁都可以称为仙子的。

    比较靠谱的说法是,仙君的下一级,可以被称为仙子,也有人说,跟仙君同级才能被称为仙子,是跟仙后比肩的存在——仙后是有自己的势力,仙子没有势力。

    反正听说赵欣欣是仙子,还是被白虎恭恭敬敬地说出来,丁经主的脑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就忍不住咬咬牙:栗娘这小呆子,竟然收了一个仙子为徒?

    这友谊的小船,还能不能愉快地划了?

    而李永生却不为所动,他似笑非笑地看着白虎,“我该叫你白虎呢,还是朱雀?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白虎尴尬地咳嗽两声,人面背后,又冒出了一个鸟头。

    鸟头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白虎托我来这个位面,帮他搜集点香火……仙君你也知道,四神兽同气连枝,都是同事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这个,办公室政治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绝对是它的分身,我也控制不住的,您不信可以打听一下,白虎跟道宫的关系很好。”

    白虎……跟道宫的关系很好?李永生侧头看丁青瑶,

    丁经主还没从恍惚中清醒过来,好半天之后,她才回过神来,下意识地点点头,“白虎似乎不修香火,辅助白虎庙,杀戮为主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玄青位面的特色,朱雀跟玄女宫关系紧张得很,是玄女宫势不两立的野祀,但是白虎庙基本不计较白虎的存在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情势使然,白虎庙紧邻的就是新月国和高原,新月拜真神,高原重佛修,都是香火成神道的修者,白虎若是抢夺香火,直接面对的就是这两家的压力。

    而白虎在西方,发展得并不是很好,为了抢回地盘,它必须要跟道宫合作——连信徒都没有,说什么野祀?

    西方主庚金杀伐,白虎庙的战力极强,白虎的战力也不弱,两边合作,共同守护了中土西陲的安宁,这两者的关系,跟玄女宫和朱雀的关系,根本不一样。

    李永生闻言点点头,然后又看一眼白虎,“那你不打招呼,就改大阵,掠夺灵气也就罢了,还扶持女修,让我向永馨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这里面的蹊跷,他早就发现了,不过香火成神道在中土是禁忌,他不愿意声张就是了。

    白虎干笑一声,“我已经知道错了,都怪这老鸦……通知我晚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李永生冷哼一声,“老鸟儿你这是讨打吧?”

    “仙君饶我这一遭,”鸟头干笑一声,接着就凭空消失了,只留下一句话来,“我真的只是帮白虎看顾一二,事情是它做下的。”

    朱雀跑了,白虎却是不敢消失,它可怜兮兮地看着李永生,“仙君,我没有香火,也不敢去道宫的庙里捣乱,只能来此借用一点灵气,以后绝不做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借用”两字,李永生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白虎这纯粹是在偷取灵气,至于它说的什么灵气稀少,他是绝对不信的——别的不说,朱雀手里能有大把灵石,白虎少得了吗?

    事实上,他非常怀疑,这只白虎,其实是朱雀操控的,从气息上他感应得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无意深究此事,让对方知道,自己不好糊弄就行了,搞那么明白做什么?

    他沉吟一下,才缓缓点头,“饶你这一遭,不过这两天,我可能还有其他事情召唤你,记得随时赶来。”

    白虎点点头,恭敬地发话,“谨遵仙君谕令,那我先退避一二。”

    虎头消散好一阵,丁经主才恢复了清醒,她愕然地看向李永生,“你竟然认识朱雀……以前见过?”

    玄女宫是朱雀的死敌,她对白虎不是特别反感,但是对朱雀真的很难释怀。

    李永生闻言,眉头微微一皱,沉声发话,“你这是在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丁青瑶不知道他身份的时候,他并不计较对方的态度,但是既然知道了他的身份,这个态度,他就不能接受了。

    丁经主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在跟什么样的存在说话,浑身忍不住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内心的恐惧,冲着李永生一拱手,“仙君恕罪,我……我是无意的,实在是宫中跟朱雀的仇怨,有点久远了,愤怒之下一时忘形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李永生很随意地点点头,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我这人不喜欢摆架子,但是无人的时候,你跟我说话,注意点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谨遵仙君谕令,”丁青瑶又是一拱手,顿了一顿之后,她才又出声发话,“仙君赎罪,小女还有一事不明,想请仙君点拨。”

    能让堂堂的丁经主自称小女,这个位面,估计也只有李永生一人了。

    换个观风使来,她也未必会这么自称,说来说去,还是“仙君”二字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”李永生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按上界分派,这个位面是运修和灵修共存,不许香火成神道进入的,但是世间事,总难免意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朱雀信徒,从无尽虚空误入此处,召唤下了朱雀分身,朱雀不是主动进入这个位面的,我也不好出手惩治它,关键是它也没有跟道宫分庭抗礼的野心,不过是偷点香火而已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的?丁青瑶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好半天才出声发话,“您的意思是说,香火成神道,跟道宫不是对立的?”

    “香火成神道、运修和灵修,都是道宫体系的,侧重点不同罢了,”李永生淡淡地回答,“玄青位面的道宫,只是灵修心中狭义的道宫。”

    丁青瑶的嘴巴,半天都没有合拢,她的三观都被颠覆了,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,良久,才不可置信地发话,“香火成神道,竟然也属于道宫?”

    我可能遇到了一个假的观风使!

    “属于道宫体系,其间还有些分别,你没必要知道得太详细,”李永生含含糊糊地回答,他已经泄露了不少信息,不合适再多说了,“中土一旦遇敌,朱雀肯定会跟你们共御外侮。”

    丁青瑶一想,还真是这个道理,朱雀虽然跟道宫作对,在黎庶中抢夺功德,但是遇到西南佛修的时候,朱雀也从来不手软。

    以前她一直以为,朱雀和佛修的争斗,是在争夺香火信徒,现在看来,合着人家也是在帮着中土抵御外敌——就像白虎在西疆做的那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玄女宫地处南方,外敌弱小,就显不出朱雀的倾向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一点,丁青瑶黯然地叹口气,心灰意冷地发话,“那我玄女宫跟朱雀死战,岂不是……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玄女宫的行为像个小丑,她的情绪真的非常低落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岂不是,该战当然要战了,”李永生奇怪地看她一眼,“原本就是运修和灵修共治中土,香火成神道来凑热闹,肯定不行嘛,利益所在,你不争没人同情你……就像中土现在乱成这样,其实也都是姓赵的在争。”

    这个例子举得太恰当了,丁青瑶的心里,顿时就好受了不少,她想一想之后,才出声发话,“不知仙君……仙君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灵修,”李永生看她一眼,“玄青位面,不可能来神道修者的观风使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,丁青瑶点点头,大致理解了这个逻辑,她顿一顿之后,又支支吾吾地发话,“仙君,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请教……朱雀信徒曾说,他们的神主不怕观风使。”

    “这老鸟儿有狂妄的资本,一般观风使吃不住它,要不然它敢公然在玄女宫地盘上发展?”李永生笑着点点头,然后又不屑地一哼,“不过,它在我面前么……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它的本尊在永馨面前,也不敢说句硬话,永馨在上界就收拾过它。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