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三十七章 女性专用
    四大家族对这个现象,颇有点手足无措,要知道,在西疆这个地方,女性的地位是很低的,哪怕是很有潜力的女子,也要将大多修炼资源让给兄弟。

    神鹿山大阵催生出的第三名真人,依旧是女性,这个原因,必须搞清楚。

    李永生有点哭笑不得:我怎么可能无聊到那种程度,搭建一个专门帮女修悟真的大阵?

    这消息一旦传到永馨耳朵里,还不知道她会怎么想。

    他很无奈地发话,“你们还真是想象力丰富,玄女宫也不会有这种区分男女的阵法,只是偶然情况罢了……悟真是那么容易的吗?”

    飞舟在庭院处停了下来——再往上,布置了禁空阵法,飞不上去了。

    庭院距离平台也不远,两里多地不到三里地,走路过去就行。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一出飞舟,眉头就是一皱,他愕然地发问,“这是……要建庙吗?”

    他上次离开的时候,这里大多是道术修建的,似乎是要建一个大院子,将整个大阵都围住,反正他走的时候,距离完工还很遥远。

    现在看起来,这里根本就不是普通庄园的结构,前面空出了大片的空地,还起了大殿,围墙外还有宽阔的广场,一看就是庙宇的结构。

    呼延书生沉声发话,“一开始没打算起庙,但是我们四家一商量,觉得大阵若是可靠,有此基础,也可以筹建一个子孙庙……别人做得,我们当然也做得。”

    丁青瑶闻言,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“子孙庙不难申请,只要身份和功法来历清白,愿意受道宫节制,就是正规子孙庙。”

    元家的族长无奈地翻一翻眼皮,“丁经主你觉得容易,那是因为你是道宫经主,我们就觉得十分不容易,反正先建个野庙也算,我们不起香火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未经道宫敕封的野庙,就是传说的野祀,不过不起香火的话,倒也未必会被针对性打击,很多子孙庙都是这么来的。

    先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修士,组建了一个组织,其中多半有一个高强之士,被奉为祖师,大家不起香火,师徒相传,还要集中修炼,然后向道宫申请,成立一个子孙庙。

    子孙庙没有挂单的权力,但也受道宫节制,久而久之,有些有志向的子孙庙,会向十方丛林发展,成为正式的道宫组织。

    子孙庙初建的时候,就能获得道宫的敕封,是最好的,不过先上车后补票的情况,也不鲜见。

    很明显,四大家族得了这个大阵,觉得能量产真人了,野心也就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,这庄园一旦成为子孙庙,官府系统就无权对它说三道四了。

    反正这种情况是常见的,在实施过程中,遭遇一些麻烦也正常。

    李永生不在意这些,出了飞舟之后,他健步如飞,来到了平台处。

    平台上的大阵,被打扫得干干净净,大阵没有被激发,有三四个修者在巡视。

    平台旁的山璧,一个个石窟里,有二十余人在打坐。

    因为大阵没有激发,就没有聚集灵气的功效,不过打坐的人都很专心,并不被外界干扰,李永生上来,也只有二三人抬起眼皮看一下。

    李永生围着大阵转了两圈,眉头逐渐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又转一圈,停了下来,侧头看向元家族长,似乎想说什么,最终还是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元家族长却是一直在观察他,见状马上出声发问,“李大师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李永生犹豫一下,方始发话,“大阵运转的时候,灵石消耗多吗?”

    元真人愣了一愣,才小心地回答,“不算……太多吧,不过一直使用的话,消耗也是惊人的,绳锯木断水滴石穿,还是节省着点用好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的脸色变得郑重了一些,“跟二郎庙的聚灵阵,消耗相差多少?”

    二郎庙的聚灵阵,一般是不对外的,但是子孙庙的护法想要暂时借用一下,庙里也不可能拒绝,这种秘密瞒不过元家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元真人苦笑一声,“就是感觉比二郎庙消耗大,大了起码三到四倍,才不常用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了,李永生微微憨头,又释放出了自己的神识,细细感知大阵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收起神识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这个阵法,可曾有人动过?”

    “绝对没有,”元真人断然摇头,想一想之后,又怯生生地补充一句,“我们不少子弟曾经来此,但是肯定没有人动过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李永生点点头,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那我细细检查一下,出了什么纰漏。”

    他用了两天的时间,将大阵检查了一遍,还做出了适当的修改,最后才吩咐元家族长,将大阵重新开启,他要检验一下改进的力度。

    这一点倒是好说,甚至连进去修炼的人,都是现成的——就是那二十几个在石窟里打坐的修者,他们在此,原本就是等着聚灵阵再一次开启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忙着回二郎庙,那边三名真人尚未被炼化,而且神鹿山距离二郎庙,也不过三百多里,这点距离根本不算个事儿。

    观察了两天之后,元家族长兴奋地表示,“李大师果然神奇,这么一改,灵石的消耗大幅度减少,跟二郎庙差不多了……甚至比他们消耗的还少。”

    “唔,”李永生微微颔首,倒没显出多么惊喜来,只是淡淡地发话,“跟我想的差不多……元真人再观察一段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丁青瑶却是好奇地发问了,“此前……为什么会消耗那么大?”

    元家族长闻言,也好奇地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“大阵的匹配上,出了点问题,”李永生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或者是谁动过了,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元家族长闻言,顿时大怒,去找人核实情况去了,而丁青瑶却是捡个没人的时候,低声发话,“仙使应该发现蹊跷了吧?”

    说实话,李永生并不喜欢别人围着自己,一口一个“仙使”地叫着,可是看到丁经主小心翼翼的样子,他心里也实在生不起气来。

    于是他点点头,低声反问一句,“你有兴趣见一见动手的那厮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丁青瑶犹豫一下,果断地表示,“您让我见我就见,一切听从仙使分派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闻言笑了起来,“这家伙可未必是你愿意见到的呢。”

    丁经主很干脆地回答,“但凭仙使决定,我听您的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颔首,一指不远处另一个山头,“把那里开辟一下,说你临时借用……不用太大,一里方圆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丁青瑶二话不说,就去削平那个山头,同时插下玄女宫令旗,放出真人的威压来,“借用此地,推算一下天机。”

    整个神鹿山,都是元家的产业,她出声借用,根本没有人反对,倒是有元家的真人高声回答,“能被道宫借用,是我神鹿山的荣幸,敢问上宫真人还需要我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需要了,你们退得远点就是,”丁青瑶淡淡地回答,然后又略略提高一点声音,“有请李大师前来指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是他俩公然共处一个山头,就连同为玄女宫真人的杜晶晶,也不便踏足。

    李永生踏上山头之后,随手布下一个障目阵,同时又轻松地摆出了一个阵法。

    丁经主也是见多识广之辈,看着后面这个阵法,眉头微微一皱,“这似乎是……去秽阵?”

    去秽是小阵法,用来除尘去秽,红尘中有些高档场所,或者藏书馆之类的地方都有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”李永生淡淡地回答,其实这是去秽阵的主动阵法,观风使都要掌握的。

    然后他掣出仙使令牌,激发了阵法,一阵无形的波动,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仙使令牌加上去秽阵,其实就等于召唤阵——上界下来的家伙,给我过来,否则别怪本仙使辣手,要清除你们了!

    他只激发了两三息,就收起了令牌。

    不多时,空中显出一只硕大的白虎幻像,口出人言,“永生仙君相召,不知何事?”

    丁青瑶的眉头一皱,手就探向了储物袋,“白虎野祀?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看她,只是淡淡地发话,“既知本座是永生仙君,你还敢问我何事?”

    “仙君?”丁青瑶这时才反应过来,脑子里“嗡”地一声大响——这李永生竟然是仙君?

    她心里已经知道,这观风使的地位颇为不凡,修为超越了仙人。

    玄青位面的所谓仙人,就是真君之上的存在,本位面飞升到仙界的修者,被称为仙人——能下界当观风使的,起码得是仙人。

    而仙人之上,还有天仙和真仙,起码在真仙之上,才配称仙君,甚至还有典籍里记载,真仙之上是天君,天君之上才是仙君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白虎和朱雀是一个等级的,起码位列真仙,能被真仙恭敬地称为仙君,其地位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前文里有这么一个场景,朱雀第一次见到李永生的时候,根本不在乎观风使,反而还出声威胁——你小子要是不懂事的话,小心我找你师门麻烦。

    可见真仙在仙界,就已经是相当了不得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