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三十六章 不良之风
    合着呼延书生和丁青莲回了西疆之后,在家族里略略休息一番,并没有过多的停留,直接就带着族人和朋友,到新月国“狩猎”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知道,等朱尔寰学会地激活真人傀儡,大约也是几年之后的事情了,眼下动手,似乎是有点着急了。

    然而,隐世家族就是隐世家族,他们的着眼点,跟别人不一样——咱们几年之后再去新月国,那真神教肯定有了提防,难度会大增。

    所以,就在别人呼朋引伴,商量着去新月国发财的时候,邽水呼延和陇右丁家不声不响,直接带了族人潜入了新月国。

    这就是底蕴不同,带来的不同行事手段——你们在探讨的时候,我们已经开始动手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捉了真人回来,炼化了之后,一时半会儿无法激活,他们根本不在乎。

    不就是无法激活吗?大不了在库房里放些时日,等到二郎庙可以激活的时候,咱再把傀儡拿出去就是了,关键是,现在抓人,难度会低很多啊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都去新月国抓真人的时候,可以想像,消息一旦传开,新月国那边的真人,一旦遇到麻烦,就会想着自爆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抓人的成本就会大增,那么,何必跟他们凑那个热闹呢?

    严格来说,丁家是不太在乎真人傀儡的,毕竟他们的底蕴深厚。

    但是丁家不在乎,不代表丁青莲不在乎,他在丁家,也属于一方势力,丁家固然家大业大,但是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,族里扯皮的麻烦事也不少。

    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初阶真人到外面讨生活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丁青莲打算去新月国抓人,可是他在族里能调动的力量有限,很多族人不但跟他交好,跟别的势力也交好——都是一家人,分什么远近?

    可是他心里清楚,这事儿一旦跟别的丁家人沾染上,有了战利品,就不好分配了,谁多谁少,宗祠里有的是嘴皮子官司打了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事情一旦闹大,丁家之外的人听说了,没准也会插上一脚,那他这个时间差,打得就毫无意义了。

    中土国注重宗族,但那是在维护宗族共同利益的上面,一旦涉及到私人利益,跟族外人合作的情况,也不少见——只要没有破坏家族利益,那就不是大问题。

    丁青莲也知道真人难捉,自己不招呼太多族人,贸然出动,保不齐会遇到什么意外,他想一想之后……算了,我跟呼延书生碰一碰头吧。

    他是陇右丁家人,就算不打算跟族里其他势力合作,对外寻找合作对象,也不会找那些阿猫阿狗——与其找一些不靠谱的外人,还真不如找自家人合作,大不了让渡点利益出去。

    而他认为,呼延书生这个人,是值得合作的,大家在新月、柔然和伊万都合作过。

    尤其这次北上,两人一直在一起,呼延书生的表现也异常惊艳,战力超群不说,眼光也非同寻常,虽然此人不怎么说话,但是一旦开口,就必然言之有物甚至一语中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西疆其他三大家族,不客气地说,丁青莲还真看不上。

    他前去找呼延书生商量此事,殊不料,书生准证也有这个打算,他联系了令狐家族的一名高阶真人,打算偷偷前往新月国抓人。

    要不说英雄所见略同,这话一点都不假。

    于是三名高阶真人悄悄地进入新月,还安排了人在边界接应。

    三名准证出手偷袭,新月国在懵然不觉的情况下,就被抓走了三名真人。

    令狐家的准证还有点不甘心,想要趁着新月国没有察觉的时候,再捉几个真人,结果丁青莲和呼延书生齐齐反对——得意不可再往,要给别人也留条路,不能涸泽而渔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三个人,每人一个真人傀儡就够了。

    三人这一次动手,异常地隐秘,作案也是选了三个不相关的地点,回来之后,也没有对外宣传,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前几日,呼延家有人在神鹿山悟真,呼延书生专程前往,庆贺家族里终于又出了真人。

    哪怕是这种情况下,他也没说出自己抓了一名新月的真人——四家的联盟确实很紧密,但是另外三家真的没有顶级战力,不但配合起来困难,将来利益分配也会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人到了某个层次,与他为伍的,必然是类似层次的人,这跟关系好坏无关,纯粹是能力决定的。

    听说李永生来了二郎庙,这三人才带了擒获的三名真人前来,不过令狐家的真人跟李永生不熟,就很低调地看护自家的俘虏。

    李永生是很惊讶他们的效率,惊讶过后,他皱着眉头发话,“这就抓了三个真人回来,我是不是要把这个法子宣传出去?”

    “可别,”呼延书生和丁青莲吓了一大跳,齐齐出声反对,“一旦宣传开,新月国那边的真人,是真的不好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你们爆发出来的热情,真的太令我吃惊了,”李永生笑着发话,“民间有这么大的潜力,为什么不大力挖掘一下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杜晶晶也有点跃跃欲试,“新月国真人不好抓,咱可以去柔然抓嘛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她出身的曲阿杜家,也是不缺真人的,有上四五个真人组队,去国外抓一两个真人回来,也能增加杜家的底蕴。

    “这么做不合适,”丁青瑶出声了,这是她第一次反驳观风使,“若是大肆捕捉真人,会引来纠纷,甚至可能把柔然的真人,推向真神教一方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都不做声了,过了一阵,呼延书生才发话,“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控制扩散吧,”李永生从善如流,并不觉得丁经主驳了自己的面子,观风使对位面的具体了解,肯定不如当地土著,这点小事都要计较,那才是有损身份。

    呼延书生、丁青莲和令狐家的准证,已经开始炼化三名真人了,接下来,就是等着炼化完毕之后,朱主持帮着激活了。

    二郎神眼尚未修复,不过李永生在场的话,不需要使用那些——当初大家炼化四名伊万真人的时候,也是这么激活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炼化真人之际,元家的家主也赶来了,盛情邀请李永生前往神鹿山——我们也不问你阵法的事了,纯粹请你过去看一看,神鹿山发展成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实在推脱不过,就答应了下来,结果丁青瑶表示,她也想去见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下,元家的族长有点为难了,你道宫的经主,来我们这里凑什么热闹?

    他们是真的担心,这大阵被道宫看上的话,别说自家挡不住,官府都未必挡得住。

    最后丁经主不高兴了,“李大师许了这大阵给你们,你们还担心什么?我四大宫执掌天下多少资源,还会觊觎你的东西不成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朱尔寰在一边笑着表示,“李大师在场,你们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话说完,不由自主地看一眼丁青瑶,就在此时,丁经主也正好若有所思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,又若无其事地转移开,不露任何的声色。

    他们要上神鹿山,张木子和杜晶晶自然也要跟着去,两人在此地悟真,这次来了,自然也要前来观瞻一下,顺便奉献上一些财物——结了跨境之缘,这都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神鹿山上,也是白茫茫的一片,不过四大家族对这个地方很重视,坐在飞舟上可以看到,上山的台阶,被人打扫得干干净净,一条黑线直达大阵前方的庄园。

    而周遭更有修者,在来回不住地巡逻,哪怕是这在这大冬天。

    “不容易啊,”杜晶晶在飞舟上看着这一幕,忍不住感叹一声,“此处虽然没有伊万那么冷,可是坚持巡逻,也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元真人得意洋洋地回答,“晶晶真人,这只是明哨,还有潜伏在雪地里的暗哨呢……你和木子真人的悟真之处,我们必须看护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,”杜晶晶笑着发话,“那是大阵珍贵,以后此地,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悟真……呼延家不就有人悟真了?”

    呼延书生很认真地发话,“那是受木子真人和晶晶真人的气息感化,才得以悟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杜晶晶笑得前仰后合,“书生准证,我就喜欢你这一本正经开玩笑的样子……感觉特别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开玩笑,”呼延书生的嘴角抖动一下,无可奈何地发话,“我呼延家三名高阶司修来感悟,就只有最后一名女修悟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女修?”公孙未明闻言,眼睛顿时一亮,“这地方只合适女修悟真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们就不清楚了,”元真人苦笑一声,看向李永生,“反正换了十几个高阶司修,只有唯一的女修悟真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们请李永生前来,除了想多了解大阵的奥秘,同时也是想打听一下,这大阵是不是只合适女修悟真。

    没办法,大阵一共催生了三名真人,全部都是女性,而大阵疗伤的效果,也像是婴孩在母体之内,受到无微不至的滋养和呵护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