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三十二章 欲加之罪
    赤眉枭的名气,竟然可以媲美昔日的中土第一名捕,可见其猖獗程度。

    事实上,独狼成名的时候,也就是高阶司修,只有这样的修为,他才能跑到异国去抓人,若是他成就真人之后,还敢这么做,那风险就不是一般地大了。

    赤眉枭也是如此,他是鼎鼎有名的王牌斥候,横行东北大地,还兼职做杀手。

    两名准证出手,才将此人捉了回来,可见有多难缠。

    据说佘供奉的蜃蛇,还在其中发挥了作用——蜃蛇并不是只会制造幻境,它那成百上千的蛇信,捕捉气机也是一等一的好手。

    人被捉来之后,张老实还专程去看了一眼,然后摇摇头,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眼中,带着明显的不屑:就这厮……也配跟我比?

    听到高建德的问话,张木子笑着点点头,“不仅是有行踪,此人已经被我们捉来了。”

    捉来了?高建德的眼珠一转,试探着发问,“李大师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永生沉吟一下,缓缓回答,“我的意思是,这个……此人或者跟燕王府有勾结。”

    高建德眼睛一亮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又心领神会地一笑,“此事不难办。”

    其他真人的脸上,也露出了会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张木子看一看李永生,又看一看高建德,眼珠转了几转,“咱们……栽赃?但是那赤眉枭,已经被搜魂成白痴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说栽赃呢?”高建德看她一眼,自家这小师妹,用词有点欠妥当,不过他还是笑着解释,“白痴与否,这个无所谓……有他的尸身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眼珠又转一转,终于将一句话压在肚子里:咱堂堂道宫,怎么能做这种蝇营狗苟的小事?

    倒是杜晶晶一拍手,一脸崇拜地看着李永生,“我还奇怪,你跟英王要伊万探子做什么,原来,你早就想到这一点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早就想到了,”李永生笑一笑,“总是……有备无患吧。”

    “牛,太牛了!”公孙未明伸出一个大拇指来,“我当初还纳闷,你为什么强调,一定要伊万的司修探子,不要制修……制修探子根本引不起轰动,你这深谋远虑,实在令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就连不怎么说话的公孙不器,也长叹一口气——跟这种妖孽接触得久了,真的很打击人。

    解决难题,往往只是需要一个思路,既然有人破局,剩下的事情,就顺理成章了。

    高建德没想到破局点,但是他将这种思路,很好地发扬光大了。

    第三天凌晨,建德真人“偶然”路过燕王府外,发现有打斗的声音,赶过去一看,发现两人死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死者之一,就是赤眉枭,另一人却是一名小有名气的行商。

    这行商跟燕王府不打交道,却不知道为何来到了燕王府外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建德真人探查了一下,却愕然地发现:这行商竟然是佛修!

    佛修……问题有点复杂啊!于是高建德招来了同门师妹木子真人,然后才识出,原来那赤色眉毛的死者,竟然是伊万国军中大名鼎鼎的探子“赤眉枭”!

    这一下,问题再也遮盖不住了,北极宫的佘供奉赶到了,而渔阳郡的军役使也赶了来:这事必须查清楚才行。

    渔阳郡的郡守,深为燕王的异动苦恼,上一次李永生他们来,郡守大人就出城迎接,最终也没把客人接回去。

    渔阳郡的军役使,也一样头疼燕王,听说赤眉枭死在了燕王府外,他高度重视此事。

    而燕王府,则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了——佛修和伊万探子死在家门口,该怎么解释?

    要知道,佛修是道宫的大敌,而伊万探子,是中土的大敌。

    这两人在燕王府旁边同归于尽了,那么很明显,他们有必须拼命的理由。

    燕王府的大总管赶到了,他很无辜地表示,“王府不跟这两人打交道,看起来,王府的防御,真的是很差。”

    佘供奉根本不理他,而是很干脆地表示,“燕王府可能勾结佛修,这件事,北极宫会认真对待,若是确有其事,天机殿也保不住你们。”

    道宫对野祀的态度一向很明确,必须族诛,佛修也是野祀——哪怕他们对佛修比较宽容。

    当然,道宫族诛不了皇族,族诛燕王一脉,却也不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而渔阳郡的军役使,则是表示很纳闷:赤眉枭如何会出现在渔阳,还是在燕王府附近?

    这个局面,可就不是燕王府大总管能应付得了的。

    燕王听说此事之后,也在中午的时候,匆匆赶到了。

    燕王的相貌,跟英王有七分相似,而且看起来,比英王要亲切很多,一说话就笑。

    要不说是天生乐观的人呢?

    他跟在场的人打个招呼之后,笑眯眯地表示,“这个……可能我最近的动静有点大,我觉得,没准他们都是来刺探消息的?”

    事实上,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,他现在的笑容,非常地勉强。

    “这一点,我就不太明白了,”郡军役使很干脆地表态,“既然都是来刺探消息的,为何要死斗呢?”

    燕王看他一眼,脸上笑容依旧,“他们又不是一路,为何不能死斗?”

    佛修的大本营在柔然,柔然跟伊万,可是死敌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战场,”一个年轻人出声发话,“都是探子,相安无事就行了……这时候死斗,才是荒谬,不是提醒主人家警觉吗?”

    燕王死死地瞪此人一眼,笑容是再也挂不住了,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年轻人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燕王殿下还是想一想,该如何自处吧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他一句话,已经点开了这个局最大的卖点:燕王在跟哪一家勾结?

    死的两方,任何一方都可能是探子,唯一不可能的,就是双方都是探子。

    都是探子的话,就没这么大仇,更知道双方厮杀的后果——只会便宜了燕王,让他心生警觉。

    想一想李永生在天圣原遇到伊万人,双方在不摸底的时候,发现对方在刺探海东青的营地,都会默契地先退走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逻辑,燕王不是勾结了伊万人,就是勾结了佛修。

    他们的勾结被第三方撞到,才会死拼,以掩盖消息。

    高建德的安排,高明之处也在这里了:他不是单单地丢进去赤眉枭的尸体,弄什么栽赃,而是又弄了一具佛修的尸体,弄成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光是留下赤眉枭的尸体,燕王没准还要有什么说辞,比如说他征召丁壮,想要对抗伊万,所以伊万派人来刺探。

    虽然燕王府距离伊万边境,很是有些距离,但是这个说辞,是可以成立的。

    高建德直接弄两具尸体来:燕王你自己解释吧,到底是勾结了谁?

    这种局面,燕王根本没得选,他勾结谁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咬定,这是探子之间的搏杀——我谁也没有勾结。

    当然,别人也不能咬定,他就一定勾结了哪一方,因为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可是要说他是无辜的,也没谁会相信——别拿我们当傻子,这不符合逻辑。

    没有证据又不符合逻辑的时候,只能依靠自由心证了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大家都认为,燕王有问题了——还是无法光明正大讨论的问题。

    燕王就算心性再乐观,反应过来此事的味道之后,也是一脸的铁青,他忍不住跳着脚破口大骂,“谁这么缺德,竟然敢栽赃我?”

    众人都默不作声地看着他,北极宫的三名真人,脸上都有不善之色。

    燕王大喊大叫一阵,情绪宣泄了些许之后,才看向高建德,沉着脸发话,“建德真人,你要相信我是无辜的……我堂堂中土皇族,怎么可能跟外族勾连?”

    他并不在意郡军役使,反正是关系不好了,正经是不能激怒道宫。

    建德准证一扬下巴,淡淡地发话,“我正在等你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解释的?”燕王一摊双手,“有人栽赃陷害我。”

    高建德尚未说话,郡军役使在一边发话了,“燕王殿下若有委屈,还是要向朝廷解释一下才好,最能证明你清白的,就是前往顺天一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顺天做什么?”燕王狠狠地瞪他一眼,现在的形势下,敢主动进顺天的亲王,除了成王,也就只有英王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的歪理,也是张嘴就来,“我现在的任务,是协助英王防御好伊万,顺天府此刻事务繁杂,我怎么好去给他们增加事端?”

    郡军役使冷冷地发话,“燕王殿下若是能去顺天,也是为朝廷增加臂助,减少麻烦。”

    燕王的脸一沉,“减少麻烦……你这么说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郡军役使双眼看天,并不回答,不过那态度很明显——你自己难道不知道?

    说实话,他心里也很无奈,燕王府周围出了如此诡异的事情,他却不能妄加评论,只要没有拿住真实的把柄,皇族就不是他能得罪的,更别说是亲王了。

    燕王的仗恃,也就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旁人可以对他自由心证,但是想借此采取什么措施,那还真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然而,道宫是可以不吃这一套的,高建德淡淡地发话,“燕王若是不能自证,有什么人嫁祸与你,就莫要怪我北极宫追查了。”

    (三更了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