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三十章 瞻前顾后
    见到此人,房间中的人齐齐就是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公孙未明更是骇得连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“不是吧,永生,你打算送出去他?”

    跟此人一起进来的,还有此前出去的两名英王随员,他俩不好拦着此人,但是还心系大帅的安危,索性就借机跟着进来了。

    英王看一看此人,有点不解别人这种反应,于是眉头微微一皱,“此人……可是戴了面具?”

    “嗯,戴了面具,”李永生点点头,“不但戴了面具,他本身就是个傀儡。”

    “傀儡?”英王再次上下打量对方一番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真人傀儡?那真要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公孙未明冷笑一声,“真人傀儡?我拿俩真人傀儡跟你换,你换不换?还都是高阶真人傀儡!”

    “咝,”英王又倒吸一口冷气,因为今天吸的冷气格外多了一点,他竟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,“咳咳……不是真人傀儡……咳咳,难道是……咳咳。”

    “真君傀儡,”方真人淡淡地发话了,“显达真君,英王当有所耳闻。”

    英王当然有所耳闻,敌国真君,差不多每一个他都记得,可是,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跟着进来的两名随员,也吓傻了,那个真人稍微机灵一点,愣了一愣之后,才不可置信地发话,“柔然显达真君……似乎前年还在人前显圣。”

    “去年在柔然,被我们捉了,”公孙未明大喇喇地发话,“我公孙家略尽绵薄之力,然后……就被我们炼化了。”

    这厮实在太爱显摆了,不过,在重创显达真君的时候,公孙家的定靖拂尘,确实也是发挥了关键作用,这一点不能否认。

    至于说共同炼化,公孙家四长老的话……打着折扣听就好了。

    英王愣了好一阵,才不可置信地发话,“真的是显达真君?”

    矮壮的中年人一抬手,摘下了脸上的面具,不是显达真君又是何人?

    英王不认识显达真君,但是那名真人认识。

    “嗷儿”地一声,他重重地吸了一口气,竟然……就直接背过气去了!

    这不是他心理承受能力差,而是实在太恐怖了——中土多久没出现过真君傀儡了?

    英王抬起双手,使劲搓一搓面颊,良久才放下来,算是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李永生,沉声发问,“你决定……把他送给我?”

    李永生点点头,“英王镇边,劳苦功高,这……姑且算九公主的一片孝心吧。”

    说良心话,他来英王这里,就是为了送真君傀儡,原本他打算送十个真人傀儡过来,但是在柔然和伊万连番苦战,十个真人傀儡,现在就剩下两个残缺的了。

    用掉的真人傀儡,他并不后悔,送出这个真君傀儡,他也不后悔。

    可是英王兀自不敢相信,他看一眼四周,锁定了张木子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为熟悉的真人,还是北极宫的,至于说玄女宫丁经主之流,修为虽然高,跟他却没太大关系,“木子真人,我接受这真君傀儡……你们没意见吧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时,他还是不能相信,这真君傀儡,李永生就能做主送人——你们一起抓的吧?

    张木子心里也有点咋舌,想不到李永生竟然如此重视英王,肯舍出这么大的本钱。

    但是要说这真君傀儡的来历,那真的无可置疑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不想说什么,这真君傀儡是李永生炼化了——她也有点反感这个英王,于是淡淡地回答,“这一屋子都是真人,谁反对了吗?”

    英王自然知道,她这冷漠的态度从何而来,不过他还是爽朗地一笑,“本王还真没想到,永生能送我如此大礼,好吧,我之所以怠慢,最担心的就是……朝廷下一步的国内战略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遮遮掩掩的,不肯说粮食问题,因为这是朝廷定下的方略,外人并不知情,而道宫和隐世家族,显然也不会关心这些。

    一旦说明白,他不但是泄露了朝廷的计划,对朝廷的名声也不好。

    更何况,眼前这拨人能去柔然和伊万,翻天覆地地折腾,显然是对黎庶比较上心的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木子不屑地一笑,“不就是粮食吗?”

    英王愕然地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这个你们也知道?”

    张木子都懒得回答他,而是冲着李永生一努嘴,“他都给你处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处理好了?”英王的嘴巴,张得越发地大了,他愕然地看着李永生,“你是如何说动那帮家伙的,有几成把握?”

    李永生可不想让他知道,自己跟李清明的约定,所以他直接回避了过程,只是含糊地回答,“大概,也就是五五之数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才意识到一个问题,“殿下是担心,东北的粮食被调进幽州?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,”英王一摊双手,“东北要应对伊万人的威胁,战事一起,粮食产量肯定要下降,偏偏朝廷希望调粮,我是坚决不肯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这才反应过来,为何英王一直躲着不见自己,他心里的火气,也就去了七七八八,只能无奈地苦笑一声,“殿下觉得,我会做这种事……哪怕是试应手?”

    我只是担心你被利用了!英王很想这么回答一句,但是李永生今天表现出了足够的智商,又带给他这么多好消息,他倒是不好意思这么说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侧头看向显达真君,真是越看越喜欢,忍不住出声问一句,“这个真君傀儡……我能自如地掌握吗?”

    真君真的不是那么好炼化的呀,不会有什么纰漏吧?

    丁青瑶闻言不高兴了,她冷哼一声,“李大师出手,当然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你叫他李大师?英王愕然地看着她—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是玄女宫经主院的经主吧?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冲破边境回归,全靠了这个傀儡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他一边摸出一块玉符,放在桌上,淡淡地发话,“殿下将此物贴在眉心,自会领悟驱策此傀儡的法门。”

    一名随员想要上前去取玉符,哪曾想英王的速度更快,他站起身走到李永生面前,直接将玉符抓了起来,笑得合不拢嘴,“这礼物实在……实在太合我心意了。”

    两名随员无奈地交换个眼神——王爷对此人,还真不是一般的信任。

    李永生则是淡淡地表示,“王爷身系东北安危,希望您随时带在身边,若是再遇到寿宴那种行刺,起码一个肉盾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这不但是要增强英王侍卫的战斗力,还要增强防御能力——真君做肉盾,效果还用问吗?

    英王开心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不过紧接着,他就意识到一个问题:我只是个亲王,随身携带真君傀儡出行,会不会太高调了?

    李永生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一般,轻哼一声,“这是我送给殿下的,谁能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唉,”英王苦笑一声,“天家都没有这种防护,我这么做,岂不是有僭越之嫌?”

    李永生听得一翻眼睛,“殿下你对天家周边的防护……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“这当然不是了,”英王闻言,狠狠地瞪他一眼,你小子说的什么浑话?

    当然,他也知道,这是李永生在帮自己找借口,但他还是为难地叹口气,“可是我得了如此宝物,不献给天家,似乎……似乎也有不敬之嫌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是嫡亲皇叔,又有军务在身,但是有好东西,不想着那个侄儿天家,也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当然,好东西未必一定要上交天家,自己藏起来也行,但是这真君傀儡随身携带的话,怎么可能不被别人看到?

    关键时刻,还是丁青瑶出声了,她冷冷地表示,“此物我玄女宫也有份,若是归你,那也就算了,可你要是想送给当今天家,我玄女宫还是要争一争的。”

    英王闻言,先是一愣,然后笑嘻嘻地点头,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多谢丁经主相让了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个理由,他真的是可以大明大方地将真君傀儡收入囊中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还是有一丝疑惑,升上了他的心头:到底是什么缘故,让丁经主都这么给自己面子?

    若说是因为九女欣欣,他心里是有点不信的——除了雷谷一事,欣欣此前在玄女宫,真的是没多少存在感。

    他若有所思地看一眼李永生:十有,是因为这小子。

    但是他年纪轻轻,又能是什么大师了?

    李永生却不管他的眼神,只是一拱手,“既然殿下已经收下此人,我们也就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英王的城府再深,闻言也不禁脸一红,他干笑一声,理直气壮地发话,“既然来了,就多待几日,我的回避,也是为了黎庶不受冻饿啊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做得很错了,不过扯上黎庶的话,李永生应该还算满意吧?

    事实上,不止李永生满意,其他人听到这个解释,也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英王此前的态度虽然不好,可是这理由,还真的让人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不过,方真人还是出声了,因为九尾狐幡的催促,他是最着急离开的,“真不能多待了,我们已经耽搁很多时日了。”

    (为盟主heheo30加更,顺便求月票。)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