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二十八章 前倨后恭
    李永生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耐烦,反而是饶有兴致地跟大家论道。 .

    就在天机殿方真人实在忍不住,打算问他一下何时南下的时候,军营里终于有反应了。

    第十天中午,那名见过李永生一次的真人,来到了这几排房子前。

    见到刚起的三十多间房子,这位心里也暗暗咋舌:竟然用道术修建了这么多房屋,这些人还真是大手笔啊。

    道术盖房子,其实也不算太奢侈的事,但是很明显,人家这次来,只是临时性质的,离开之后,肯定就不要这房子了,这才叫奢侈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些房子,五里之外关卡上的卫兵认为,这些人看起来,是不见王爷不走了。

    这名真人得知之后,有点坐卧不宁,这么多大人物一直在军营外等着,实在不合适。

    没错,英王是表示,不用管他们,但是王爷可以不在乎这些人的压力,他不行啊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去找王爷,说咱们这么一直不闻不问,似乎也不妥当。

    英王一想,也是这个道理,尤其对方的队伍里,不但有北极宫的人,还有公孙家的人,将来他一旦跟伊万交战,还指望对方援手呢。

    于是他派出此人,带着三十坛酒和二十只肥羊,前来慰问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这边的真人,早就被英王的不礼貌气到了,面对这位,也不会有什么好声气,公孙未明更是直接表示,“想见英王一面,还真是不容易,希望他能一直顺风顺水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公孙家愿意给英王面子,也打算配合英王作战,这都是看了李永生的面子没有李永生,谁认识英王算那颗葱?

    丁青瑶也发话了,“我们这种世外闲人,当不得你们这些馈赠。”

    这名真人心里发苦,脸上却还得赔着笑,“诸位真人,我们真的没有怠慢之意,最近军务繁忙,忽略了诸位,还请海涵……这不是赔罪来了吗?”

    张木子冷冷地发话,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买不起这点酒肉?”

    她出声发话,是来人最受不了的她可是北极宫的,一旦回去之后歪嘴,这后果是英王也承受不起的。

    然而,话音未落,旁边蹿出一个小女孩,直接按倒一只活羊,拖着近百斤重的肥羊,就走进了另一个房间里。

    这位真人直接愣在了那里,我去,这是谁家孩子,这么厉害?

    羊这东西看起来温顺,但是挣动起来,力量也不小,一只近百斤的大羊,被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制服并且拖走,真的是很吓人。

    张木子见状,也有点尴尬这血魔也真是的,能不要这么贪嘴吗?

    这名真人终于回过神来,讪讪地干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最近王爷多次巡视各个军队,有伊万人想要刺杀王爷,所以我们不得不小心……李真人跟李部长交好,想必也知道,李部长昔年坐镇东北时,也遭遇刺杀无数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确实是实情,李清明最后离开东北,都是因为遭遇刺杀时中毒,没错,那纠缠了他近二十年的毒,都不是战场上受到的伤害,而是遇刺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这些我们都知道,你不用解释了,你就告诉我,英王什么时候能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还真是无法回答,”这名真人苦笑一声,硬着头皮发话,“李真人能否透露一二,您此来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你不要打问,”李永生淡淡地回答,想一想之后,他又补充一句,“对英王来说是好事,你们若是信不过,我也没辙……我最多再等五天。”

    公孙未明不满意地一哼,“我觉得再等三天,就足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名真人见到群情激愤,心里暗暗侥幸:这还亏得是我今天来了,要不然麻烦就大多了。

    他既然是来送慰问品的,少不得要留下来,陪大家吃喝,与此同时,他又派遣心腹军校,去大营飞报这帮贵客,都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,英王派了侍卫过来,着他们来大营觐见。

    李永生性格再好,也终于忍不住了,他直接表示,“明天我们要启程了,英王愿意来的话,那就请过来见我们,不愿意来……那就后会有期了。”

    他对英王的忍让,全是看在永馨的份儿上,可是,我给你面子,你也得知道珍惜才行。

    他若是亮出观风使的身份,就算当今天家,也得赶紧收拾车马,第一时间来拜见。

    你这小小的亲王,架子端得倒是十足。

    李永生现在的身份,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,不定哪一天就身份曝光了,人家要是说起,他曾经主动去觐见英王,英王的行情,岂不是会水涨船高?

    他可以帮着永馨偿还一些因果,但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踩着自己刷声望。

    英王以前的表现,还入得了他的眼,但是这一次的傲慢,是他不能接受的世袭亲王了,架子就大了?

    你可知道,在我眼里,你也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?

    那名真人听说这话,马上飞身而起,直奔大营而去。

    还是在那张熊皮椅子上,英王会见了他,开口就问,“他们可愿意来?”

    这真人也为难,组织了半天语言,才低声发话,“李永生说,他们明天启程,要您、要您去见他们,实在是……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小心翼翼地看着英王。

    英王的脸上,有异样的神色,他沉吟良久,才叹一口气,拿起一封密信,丢给了对方,“唉……原来道宫开始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这位一看密信,才知道北极宫有准证出手,去燕王的练兵场,捉走了三人,又去纳贤馆抓了两人,给燕王府造成了极大的困惑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他倒吸一口凉气,骇然发话,“这是道宫要插手红尘事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是插手,”英王黑着脸,阴森森地发话,“不过是在两可之间,稍微做一点手脚,我奇怪的是……他们这么做,想要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这位的脸色也变得铁青,不敢接任何话。

    英王又沉默一阵,才出声发问,“以你之见,这可能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我哪里想得到意味着什么?这真人低下头来,良久才出声,“也许,是不忍见生灵涂炭?我记得……九公主是一向比较关怀黎庶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英王轻哼一声,然后轻出一口气,声音也变得飘渺了起来,“昔日给她一碗红糖水的稳婆,也能安度晚年,唉,这丫头,真不知道人心险恶啊。”

    这真人福至心灵,赶紧奉承一声,“这也是王爷在为她挡风遮雨,是九公主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“唉,”英王又叹口气,“既然是这样,李永生此来,估计也不会为朝廷的调粮关说。”

    他担心的无非是两件事,一件是不想打燕王,一件就是不想调粮。

    燕王现在已经被北极宫盯上了,无须他出手,而九公主那么看重黎庶,未必会喜欢抽调东北之粮接济顺天此刻的顺天,该努力劝农才对。

    “王爷英明,”这真人一躬身,恭恭敬敬地发话,“既然是这样,还望王爷拨冗一见他们,也是礼贤下士之意。”

    “礼贤下士?怕是谈不上啦,”英王苦笑一声,他也喜欢被人奉承,但是很显然,他这几日的反应,算是将一手不错的牌,彻底打臭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是多么要紧的事,李永生终究还没有走不是?

    总之,下属建议他去见一见,他就要从善如流地采纳意见。

    英王抵达这些房屋,就是两个时辰之后了,没办法,他一旦出行,身边最少要跟上一千人,哪怕是李永生等人的驻地,距离外围哨所只有五里地。

    到了房屋百丈之外,有凛冽的寒风吹来,就在这寒风中,有人高声大喊,“英王驾到,所有人等,速速来接驾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是他的司礼官看到无人出迎,心中不高兴,要执行礼仪程序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哪怕是刺骨的寒风,也影响不了他的嗓门。

    哪曾想,英王冷哼一声,这一声也是运足了气力,“好了,都是贵客,说什么出迎?”

    在距离房屋十余丈远的时候,英王下了马,前行几步,正好此此时,房门大开。

    李永生走了出来,冲着对方一拱手,客客气气地发话,“见过王爷。”

    英王被众多人拱卫在中央,同样一拱手,爽朗地大笑,“大名府一别,已是经年……呵呵,小李你进境神速,我心甚慰。”

    你再晚来两天的话,我的进境更速,李永生的嘴角抖了两抖,终于没有说什么风凉话,“王爷终于回营了,也不枉我们等了这许久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呢,你要理解一下,”英王笑着发话,“既然管了东北的事务,总要保一方太平,若是天天迎来送往,搞这些虚应故事,那我什么也不用做了。”

    他紧走几步,排开众人,率先走进了最大的房子,一副坦坦荡荡的模样,并不怕里面出现刺客什么的这个行为,看似没有什么,但也表现出了充分的信任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行人,固然身份都不差,可是英王在自己家,都受到过贴身侍卫的刺杀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