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二十五章 入世准证(三更求月票)
    李永生这无所谓的样子,让年轻的牧师越地生气了。?

    “好了,收敛心神,”倒是卡捷琳娜看不下去了,悄声传音给年轻牧师,“好好感受一下中土的气运和道韵,这种机会,可是非常难得的。”

    中土官府的运修,在整个玄青位面也是独一份儿,而他们还能力扛道宫,将整个中土,跟道宫分而治之,这是相当了不得的成就。

    对其他国家的人来说,你可以怀疑运修的统治手段,但是运修对气运的感知、控制和运用,是谁都想学习的。

    能大明大方地在中土上空飞翔,并且尽情地观察中土的风貌和气运,更是难得的机会。

    年轻牧师这才反应过来,忙不迭收摄心神,平复一下气血,也尝试感知一二。

    不过他已经心浮气躁了,哪里能那么容易静下心来?

    事实上,三宫主能带着他们俯瞰中土大地,也不惧对方能从里面偷学到多少东西。

    说到底,气运这一套理论,还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吃得透的。

    在中土国外,也有少量运修,但那无一不是中土苗裔,而这些运修想要获得大的成就,最终还要回中土这里才有最合适他们生存的土壤。

    关于气运的理论,国外也有不少研究,但终归是浅显的,也没有足够的空间,能让他们去效仿和试验。

    运修一旦崛起,起码就要夺一国的气运谁敢让他们效仿?

    相较懵懂的年轻牧师,揶教一行人里,对气运了解最多,感知最深刻的,还是穆桐大主教。

    此刻的青云纱上,他的心里是满满的惊讶对中土了解得越多,他的敬畏越深。

    但是他还必须端着架子,脸上不能露出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一天的时间,很快就过去了,在天色微黑之际,青云纱返回了依云岭。

    他们在天上也没飞了多长时间,不过是三个时辰左右,再加上要有来有回,其实整个东北,都没转完,也就是五分之一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三宫主不打算再这么下去了真君之间的接待,也就这么一天。

    接下来,她会着人安排,让穆桐真君在四周走一走,切身感受一下中土的风土人情白天争吵得再厉害,地主之谊总是要尽到的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她打算离开的时候,穆桐大主教出声了,“三宫主,我观这李真人道法精妙,北极宫可否遣此人前往我伏尔加讲道?”

    揶教邀请中土人去讲道,也不是第一次了,而道宫也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尝试,将自家的势力展到中土之外,他这个邀请略显突兀,但也不算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三宫主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你付得起他的酬劳?还是能保证他的安全?”

    “酬劳好说,我伏尔加大区别的没有,灵石还是很多的,”穆桐大主教笑着话,“至于说安全,那当然也没问题……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他对李永生的所学,是相当地好奇,真的很想知道,这家伙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的保证……不值钱,”三宫主的脸一沉,淡淡地话,“我六师叔的尸骨未寒,你让我相信揶教的保证?”

    她的六师叔唤作朱乐府,高阶真人,弹得一手好乐器,是应了伏尔加主教的邀请,前去传道,结果莫名其妙地死在了伊万。

    朱乐府去的时候,多少人就劝他不要去,但是他觉得自己年事已高,能将道宫的影响扩散到伊万,也是这一生最后的追求了,些许风险,那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六师叔去了伊万之后,就传来了死讯,天机推测不出什么,后来伊万将尸体送回来,可以看出,他的尸体是被人拼凑起来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朱乐府绝对不是正常死亡,甚至可能是选择了自爆只是自爆得不够全面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北极宫对揶教就极为不满,二十年之间小摩擦不断,死了起码两位数的真人。

    此刻三宫主旧话重提,穆桐大主教也是有点尴尬,只能低声回答,“那都是过去很久的事情了,现在的主教是我……能给我个面子吗?”

    三宫主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你的面子真不值钱……不好意思,我这人就喜欢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穆桐大主教无奈地一拍额头,低声话,“说句有点过分的话……他是官府的人,没错吧?三宫主你这又是何必?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也有他的缘故,揶教伏尔加大区,和伊万军方不是很融洽,所以他就认为,中土道宫和官府,应该也存在一些龃龉终究是两个体系,共同统治中土。

    他的推断确实没错,中土道宫和官府,是有一些罅隙,但是非常遗憾,他选错了人。

    三宫主微微摇头,波澜不惊地回答,“那你去跟官府商量,跟我商量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这话也只是说一说,搪塞之词罢了,她心里早就有主意了就算官府答应了,你也别指望我会点头,。

    “啧,”穆桐大主教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,只能放弃了这个奢求其实他想将李永生骗过去,只是希冀能挽回一点离火扇的损失罢了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不答应,他也只能作罢,毕竟跟中土官府交涉,是伊万国的国家事务,不是揶教的教务,而伏尔加大区的揶教,跟地方政府还很不对付。

    第二天,穆桐大主教又在四周游玩一圈,第三天一大早,就返回了伊万。

    三宫主亲自出行,将他送到了国境线上。

    按说她派几个人送过去,也就足够了,但是送真君离境,怎么还不得有几个真人?

    而北极宫扣下了伊万国二十个人,三宫主就要提防,自己派出去送人的人,不要被穆桐大主教直接裹胁到伊万去。

    既然有这样的担心,她就只能亲自走一趟,目送穆桐大主教出境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严防死守,穆桐大主教就算有想法,也是施展不得。

    这一次相送,用了三宫主两天时间,待她回来之时,李永生一行人面见真君辞别,而伊万国的二十人,则是被约束在依云岭上,不得随意离开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丁经主联系了玄女宫,当那边听说,离火扇被赢回来之后,马上欣喜地表示,希望她留在北极宫,好亲自保护离火扇回归……

    对真君恭敬一点,还是有好处的,李永生他们堪堪要出渔阳的时候,一名高阶真人主动寻找了过来,张木子一见,就恭恭敬敬地施礼,“见过建德师兄。”

    此人名唤高建德,个子不高身材偏瘦,古铜色的皮肤,饱经风霜的面孔,乍一看就像个中年农夫一般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在渔阳,扮演的就是一个普通农夫的角色,隐瞒身份不是为了别的,而是入世体察世情,做心境上的磨练。

    见到张木子施礼,他憨憨地一笑,“许久不见,木子师妹终于得列师尊门墙,真是可喜可贺,此番师尊着我前来,是要我问一下……要不要跟燕王打个招呼,不要加剧中土的乱局?”

    “咦?”张木子听得大奇,“咱们道宫不是不问红尘事的吗?师尊怎么会如此?”

    “中土若是过于动荡,也是在损害道宫的基础,”高建德闷声闷气地回答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心里也有点奇怪,像这种诸王争位的事情,道宫在历史上,真的很少过问,了不得就是增加一些庇护手段就像玄女宫目前在雷谷做的那样。

    像眼下这般,直接告诫当事的亲王,这手段就有点过了,不但插手了红尘事,还插手了皇族的内部事务,很犯忌讳。

    李永生听说,都忍不住侧头看一眼丁青瑶真的可以这么做?

    丁经主见好几个人看向自己,少不得微微颔,“可能损害道宫根基的话,是可以适当告诫的……关键是要注意方式方法。”

    公孙未明也点点头,“没错,道宫不可能完全不干涉红尘事,那纯粹是笑话,我隐世家族也一样,行事的时候注意分寸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”张木子点点头,她是新晋的真人,以往还不够资格接触类似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后她又出声问,“那这么一来,师兄你岂不是暴露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无妨,”高建德摇摇头,又是憨憨一笑,此刻他已经将气息收起,乍一看,就像是一个真正的中年农汉,“我已经想好了,此间事了正好南下,换个身份再逍遥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的眉头微微一扬,“师尊许了你交卸看护任务吗?”

    四大宫很多真人,一般都不呆在宫里,除了游历人间体会世情,还有就是肩负着各种任务打听消息、看护、掘好苗子。

    像高建德就是,在做个凡人品味世情的同时,还要看护北极宫的各种利益,在必要的时候,他甚至需要出手当然,这种可能并不大。

    哪怕看到北极宫的求助焰火,他都可以不理会除非是等级特别高的,一般的历练弟子遇到麻烦,那原本也是成长需要付出的代价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看护任务,通常只在四大宫自家的地盘上,要是北极宫跑到玄女宫地盘上看护,那就容易闹出误会。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