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二十三章 放弃(加更贺盟主冰川王子)
    “不公平?”李永生呲牙一笑,很阳光的笑容,“为什么不公平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卡捷琳娜犹豫一下,还是果断回答,“我一个人,为什么要对你们两个人……不,是一个人和一只初代血魔?”

    “血魔是我的宠物,”李永生淡淡地回答,“难道修者不能带宠物作战吗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卡捷琳娜的情绪,有点失控了,她大声喊着,“它明明是你的奴仆!”

    “根本是不同物种好不好?”李永生冷笑一声,比狡辩,他还真不怕任何人,“起码也是我的战斗伙伴……你听说过战场上打仗的时候,有步兵抱怨骑兵骑着马吗?”

    我真没有听说过这么混蛋的解释,卡捷琳娜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。

    不过,显然她没有意识到对方这番谬论的核心,所以只能下意识地大声辩驳,“如果是这样,刚才你跟科罗廖夫斗的时候,怎么不用血魔?”

    “你可能搞错了,”李永生怪怪地看着她,一脸“你智商堪忧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使用血奴,而是科罗廖夫先说了,不希望我使用,既然他先提出来,显然他是很害怕,为了体谅他,我也愿意放弃这一优势。”

    科罗廖夫正在运功疗伤,闻言好悬又一口血喷了出来:玛德,我什么时候需要你体谅了?

    不过,他疗伤正到了紧要关头,而且他已经输了,再说什么不介意加上那只血魔,那最终还是个输不是?

    所以,他终于是没有开口,只是心里暗自腹诽:赢一次就牛成这样?真是小人!

    卡捷琳娜听到这话,却是这下被动了,她不想承认自己很害怕,但还真是没信心打过对方,无奈之下,她只得坚持强调,“一只初代血魔,战力可以媲美真君……这不公平!”

    “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公平的事,”李永生冷笑一声,阴森森地发问,“刚才科罗廖夫拿出来的那个银色十字架……就很公平吗?”

    是你们不要脸在先,就别指责我不讲究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科罗廖夫自己收藏的,”卡捷琳娜无法压抑心中的怒火,她大声叫着,“虽然确实罕见,但那是他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还是怪怪地看着她,慢吞吞地发话,“这血魔也是我的,不是借来的……合着他能用十字架,我就不能用血魔?”

    卡捷琳娜还待继续吵闹,三宫主果断地发话了,“战斗比的就是底蕴,你揶教能做初一,我中土就能做十五……你这小丫头,是想不认账吗?中土可不是伊万,由不得你放肆!”

    “三宫主息怒,”穆桐大主教沉着脸发话了,“这使用血魔参战,确实不合适,血魔应该归入奴仆里……真要比奴仆,我主麾下的奴仆可是无数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真君就是真君,他才是把握到了有争议的节点。

    但是三宫主又哪里是白给的?她冷笑一声,“奴仆?笑话,你揶教找个初代血魔的奴仆出来,给我们看一看?”

    血魔是揶教无法奴役的尤其是初代血魔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这难不住穆桐大主教,他振振有词地回答,“我们跟血魔势不两立,怎么可能去奴役?”

    三宫主又冷笑一声,“那你的意思是说,血魔也是人族了?奴仆总该是同一族的……你有胆子跟伊万人这么说吗?”

    她的口舌实在太便给了,穆桐大主教张口结舌半天,最后才发话,“总之,两打一是不公平的,我不认可。”

    “在中土的土地上,我们做什么,需要你认可吗?”三宫主终于发飙了,她面无表情,说话却是霸气侧漏,“现在就给你们两个选择……是战还是降?”

    “战了!”卡捷琳娜不愧是高阶真人,她直接掣出了一根法杖,一脸的决绝之色,“大不了就是个死!”

    血奴兴奋地尖叫一声,扑扇着双翼,就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穆桐大主教大喊一声,脸上也现出了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好半天之后,他才叹口气,“卡捷琳娜一时冲动,言语无状,还望三宫主海涵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必须服软了,因为他非常清楚,单对单的话,卡捷琳娜有七成的胜算,但是一个对两个,她的胜算不到一成。

    尤为关键的是,如果她的底牌不奏效,或者对方跟血魔配合得很好的话,她一旦输了,基本上也就意味着身陨了面对那恐怖的三刀,不胜则死。

    三宫主当然感受到他的退意了,于是冷冷地发话,“这一场到底做不做?高阶真人连中阶都不敢斗……也很是让我大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穆桐大主教并不说话,而是看向卡捷琳娜:你想好了吗?一旦输就是死!

    卡捷琳娜咬一咬鲜红的嘴唇,迟疑一下,还是微微颔首:我不怕死!

    大主教又沉吟半天,最终还是一摆手,悻悻地发话,“算了,高阶欺负中阶,咱做不出来那种事……我不支持你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好听,其实还是认栽了比都不比,就认栽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穆桐大主教必须考虑己方输了的后果。

    他此番进入中土,血魔和拉斐尔的残肢没要回来,反倒要赔上离火扇,这已经很丢人了,再丢掉卡捷琳娜的性命的话,他回去之后,还有脸见人吗?

    而且卡捷琳娜是死在决斗中的,想报复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一件件事都坐实的话,他也只有夹起尾巴,灰溜溜地从伏尔加大区滚蛋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他索性心一横,不让卡捷琳娜比斗了。

    反正哪怕她赢了,己方也不过只是能离开中土,离火扇虽然可以拖着给道宫,但是理法上讲,已经是道宫之物了,他能做的,不过是给道宫增加点麻烦。

    赢了没啥收获,输了后果却严重,他觉得没必要强撑着面子。

    所以,他能做的,也不过是嘴皮子上占一占便宜了。

    可是就这,丁青瑶都不答应,她冷笑一声,“原来科罗廖夫不算高阶真人?”

    穆桐大主教直接无视了她,而是看向三宫主,“道宫和揶教,还是和为贵的好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轻声嘀咕一句,“能战始能言和。”

    尼玛!穆桐大主教恶狠狠地瞪他一眼:你小子不但能打,嘴皮子也很溜啊。

    “那这可是你们自愿待在中土的,”三宫主波澜不惊地回答,“不要说我们强行留客,中土人从来都是很守规矩的,谁不想留下的话,可以领教一下李真人的阳关三叠……嗯,还有他的血魔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顿时面面相觑,阳关三叠已经很恐怖了,再加上血魔,谁赢得了?

    在穆桐大主教的二十名随员中,战力最强的就是科罗廖夫和卡捷琳娜,科罗廖夫重伤,卡捷琳娜更是连出场的机会都被剥夺,谁还有胆子面对李真人?

    看到大家都不做声,穆桐大主教也只能强作欢颜,“此事,我还得回去商量,毕竟离火扇一事关系重大,那我这些随员,就麻烦三宫主多加看顾了。”

    三宫主淡淡地回答,“那你快去快回吧,我北极宫终究不能一直保护他们。”

    这话看似平淡,其实也夹杂着威胁:你若是想一去不回,那你这二十个随员,就可能因为我们保护不善,而遭遇不测。

    “三宫主你这是何必呢?”穆桐大主教无奈地苦笑一声,“我这人一向愿赌服输,你既然赢了,我当然会尽快带来离火扇……我已经说了,我跟拉图大主教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没看出你俩有什么不一样!三宫主淡淡地看他一眼,微微颔首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中土人终究是内敛的,君子绝交不出恶声,如果条件允许,她愿意给对方留一份脸面。

    穆桐大主教心里,是相当沮丧的,这一次中土之行,不但没有任何收获,还白白地搭进去了离火扇,甚至护教大骑士科罗廖夫也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如果说有收获的话,那就是对方承诺,不轻易使用血魔,可是这也算收获吗?

    想起临行之前的信心满满,他不得不承认:道宫不愧是揶教一等一的大敌。

    然而,他虽然心中沮丧,该撑的面子还是要撑的,于是他强作欢颜,“我既然来了,当然要看一看中土的大好河山,三宫主,可以升高一睹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”三宫主手一挥,青云纱凭空出现在平台上,她第一个向前走去,“都上来吧,你们好好看一看我中土的大好风物。”

    众人老老实实地登上青云纱,就连正在疗伤的科罗廖夫,也被人抱了上去,紧接着,青云纱急速地升空,直升到三千丈左右的高处,才开始缓慢的移动。

    说是缓慢移动,其实那是眼睛的错觉,青云纱移动起来,还是相当快的。

    此刻的东北大地,大部分还是被皑皑白雪覆盖的,不过时不时地掠过一座座村庄,下面有一团团的炊烟升起,在这一片寂静的冰天雪地中,显得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也是一幅难得的赏雪图了。

    这种景象,是伊万东部难得一见的,毕竟他们所处的位置,都是皑皑冰原,基本上没什么人烟,地广人稀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看了一阵之后,卡捷琳娜忍不住轻哼一声,“这大好土地,可惜生活在这里的,都是无信者!”

    (加更为盟主冰川王子贺,清明加更,这也是蛮拼了,召唤月票。)。

    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