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二十二章 这不公平
    穆桐大主教不用回头,就知道说话的是谁——这样的声音,只可能是卡捷琳娜。

    众人侧头看去,果不其然,美艳的女性高阶真人,正气呼呼地看着李永生。

    李永生刚刚降落到地面,见她看向自己,嘴角抖动一下,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,“我怎么会留人?三宫主说得明白,要提防宵小。”

    他会信口开河,卡捷琳娜也不傻,她冷笑一声,“就算我们留下,在中土国游玩,谁能保护我们呢?毕竟,你们中土的宵小……是那么地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保护你,”丁青瑶发话了,她一脸的平静,“你这是……想置疑我保护你的能力?”

    她的眼中,有挑衅的火光在跳动——离火扇已经被赢了回来,那是离火扇啊!

    虽然她知道,观风使出手,不可能令自己失望,但是战斗的结果,是玄女宫丢失多年的离火扇,终于要回家了,这还是让她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当然,想要回离火扇,还要经历一些麻烦,可是对她来说,这些麻烦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凭良心说,对丁青瑶而言,观风使虽然强大,但那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概念——她知道他强大,但是在玄青位面,能接触到观风使的人,实在太少太少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恐惧观风使,但那是因为,她知道自己应该恐惧和敬畏。

    但是离火扇,离她就很近了,玄女宫里关于离火扇的描述,真的不要太多,虽然已经遗失千年以上了,可她真的知道,离火扇的威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观风使距离很近,但其实很远,离火扇虽然遥远,却是最贴近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丁青瑶的感觉。

    对方的女性真人,似乎有点不甘心,丁经主见状,马上就跳了出来——你不服气不是?那我打得你服气好了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了,对方还能再出现一个准圣骑士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讲,她就算打败了,这也不涉及离火扇的赌局,最多无非是留客未果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对方跳出来表示不甘心,她马上就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卡捷琳娜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,只是盯着李永生,微笑着发问,“刚才那三刀,果然惊艳无比,不知是个什么招数?”

    “客气了,有真君在,怎敢称惊艳二字?”李永生懒洋洋地回答,“招式唤作‘阳关三叠’,不登大雅之堂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卡捷琳娜微微颔首,不无遗憾地发话,“原来只有三招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白她一眼,似笑非笑地回答,“就算有第四招,你觉得以我的修为……使得出来吗?”

    事实上,就刚才那三刀,已经超出了真人该有的战力,别人看到的是气势,但是他心里最清楚,他胜在了对道意的把握上。

    没错,他的胜利,在于他的眼界和境界,跟实力没有太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刚才若不是他及时转移攻击方向,就连穆桐大主教,都得吃点亏,正是因为担心太过惊世骇俗,他才及时改为横斩。

    “这三刀很令我心痒,”卡捷琳娜微笑着发话,“用中土话怎么说来着,见到猎物心里高兴?”

    “嗤,”丁青瑶毫不犹豫地耻笑她,“见到猎物……你搞清楚谁是猎物了吗?”

    敢这么跟观风的仙使说话,你还真是花样找死!

    “这样吧,”卡捷琳娜也不理她,而是看向了上首位的两名真君,抬手一拱,恭恭敬敬地发话,“我愿与李真人再做一场,如果输了……我们心甘情愿地留在中土,等待离火扇。”

    咦?三宫主心里暗暗吃惊,都见到了第三刀,你还敢这么说话?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她没有回答,这不仅仅是她怀疑对方另有底牌,还有一点影响因素,那就是——我都要你们留下了,你还敢讨价还价?

    若是同意了你这个要求,那我这个真君,岂不是有说话不顶用的嫌疑?

    卡捷琳娜却是认为,对方怀疑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,见三宫主没有反应,她等了一会儿,又补充一句,“我的承诺,可以代表其他十九个同伴,穆桐大主教,还请您作证。”

    穆桐大主教的眼中,闪过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他知道卡捷琳娜的底牌是什么,虽然那底牌用了,有点可惜,不过若是能令对方放行己方一行人,倒也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关键是,他们一旦离开,归还离火扇一事,就可以无限期地拖延下去了,而且借口都是现成的——我们本来打算完成承诺的,但是你们信不过我们,这很伤人自尊的。

    所以,不是我们不还,而是我们感觉受到了侮辱,你们得先给个说法才行……

    这种事一旦扯皮下去,又要有很久的嘴皮子官司要打了,反正他们已经回国,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

    没错,伊万人做事,不但冲动暴力,不想认账的时候,也是很会耍赖的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三宫主对他们评价不高——这种事她见过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    从心里讲,穆桐大主教也愿意做一个诚信的人,但是他很悲哀地发现,诚信二字,那不是随口说一说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    眼下他要付出的代价,就相当惨重:不但要不回使徒残肢,还要赔付给对方离火扇!

    这尼玛实在太坑了好不好?

    他此来的目的是什么?是血魔和使徒残肢!

    就算得不到血魔,也要对方承诺不随便使用,而要回拉斐尔的腿,更是力争的重点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两个目的全部落空,还要赔付一件要紧的准真器出去!

    为了自己在国内的名声着想,穆桐大主教都想耍赖了,眼见卡捷琳娜主动请战,他略略思索一下,就点点头,“你既然坚持,那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侧头看向三宫主,很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真君想要留客,总得让我的人心服口服才行,要不然我也无以服众……再来一场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三宫主默然,停了几息之后,她看向李永生,“李真人怎么说?此战获胜,你是功臣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也很矛盾,真君的威严固然很重要,但是处理国家和教派之间的事务时,有理有据也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她可以强行留客,但是传出去,总是难逃欺压客人的嫌疑,仿佛她只会门里横一般,若是能再胜一场,那就是揶教连法理都失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叫做卡捷琳娜的女子敢如此挑战,应该是有仗恃的手段,但是同时,三宫主也很期待看到,李永生能显示出更多的神奇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更多的神奇,再见识一下那三刀,也是好的啊。

    她不好决断,又要维护真君的面皮,索性将决定权交给了李永生。

    李永生是什么人?听到这话,他不忙着表态,而是看向了丁青瑶——离火扇是你玄女宫的,你这个经主来做主好了。

    丁青瑶一时间,也难免有点犹豫,她是信得过观风使的,但是对方明显有倚仗——很有可能是针对性很强的措施,毕竟这女人看到了阳关三叠,还敢挑衅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讲究人!三宫主见状,暗暗点头,她身为真君,做出决定的时候,直接就忽略了丁经主,直到现在,她才意识到:我好像没有顾及玄女宫的感受!

    虽然她是真君,这么做也无可厚非,但是四大宫之间,还是多一点体谅的好。

    于是她又补充一句,“李真人若是不喜,那就不用答应了,为玄女宫出头,我还办得到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听得嘴角扯动一下:你都这么说了,我再退缩,那成什么了?

    不过好在,他对揶教的手段,也了解得不少,卡捷琳娜可能有些什么底牌,他也有猜测。

    于是他轻咳一声,冲三宫主一拱手,“再战一场,也是无妨,好教揶教知道……中土之大,奇人异士辈出,我虽然不敢位列其中,但是维护中土荣誉,也责无旁贷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这么说定了,”卡捷琳娜马上敲定了他的话,竟然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她又展示一下她的气度,“我给你一昼夜的时间休养,可够?”

    “我休息片刻就够了,”李永生冲着她微微一笑,“不过这一场争斗不比上一场,我会跟血奴一起参战的。”

    卡捷琳娜的娥眉一蹙,讶异地发问,“血奴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家伙了,”李永生笑着一指二十多丈之外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三宫主的配合也相当到位,她抬手一指点去,小女孩就地一滚,又化作了半人高的青灰色人面大蝙蝠。

    这大蝙蝠先是一愣,然后扑扇着双翼抖两下,紧接着,它的一只翼尖,竟然很诡异地在胯下划了几次,人脸上的表情,也变得很诡异。

    下一刻,没有任何的征兆,它就直接蹦起来,足有十几丈,没命地尖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算再不懂的人,也听得出它叫声中传出的欣喜。

    穆桐大主教见状,脸色就是一黑,他对卡捷琳娜要施展的底牌,相当清楚——单独对付这李真人,成功的可能性极大,但如果再加上一只初代血魔,她毫无胜算。

    卡捷琳娜对自己的底牌,更加自信一点,但是再加一只血魔,她觉得自己的胜算,也不会超过三成。

    尤其糟糕的是,看这血魔欣喜若狂的样子,显然是……期待了很久?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中了算计,一颗心不住地下沉,忍不住高喊一声,“这不公平!”

    (更新到,继续召唤保底月票,起码要冲进前五十吧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