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二十一章 我没带
    事实上,在见到这一刀之后,穆桐大主教心里生出难言的好奇。

    这家伙虽然能使出这一招,但是,真的能彻底发挥这一刀的威力吗?

    凭良心说,他真是有点不相信,所以才想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中阶真人有其实力上限,能将这一刀使得有模有样,就已经是难得的妖孽了。

    令大主教感到遗憾的是,那个家伙也不傻,眼见自己插手,直接就转移了攻击。

    这就是不让我感受他的真实实力了!穆桐大主教非常明白其中的味道——就算我猜到他是虚张声势,可终归是没有亲自验证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己方的修者再次跟对方交手的话,难免还要心怀忐忑,担心这一刀的威力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结果,他不能不遗憾。

    不过,想是这么想,穆桐大主教手上的动作不慢,那道黄光直接将科罗廖夫卷了起来,缓缓地放到地上。

    科罗廖夫落地之后,眼睛兀自不可置信地看着空中的李永生,目光迷茫而呆滞——不是吧,你这区区的中阶真人,竟然能将我伤到这样的地步?

    尤其是这第三刀,竟然带给了他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,那是遭遇毁灭的威胁——是毁灭,不是死亡!

    “好了,你安心养伤,”穆桐大主教轻咳一声——你这被吓傻的样子,很丢人的知道不?

    然后他侧头看向三宫主,淡淡地发话,“这一场赌斗,却是我们输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话说不说都无所谓,不过他这么承认下来,三宫主倒是不好计较第一道黄芒了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在大主教第一次出手的时候,揶教就已经是宣布输了——真君出手,不输也输了,他若敢强词夺理,三宫主分分钟就教他学做人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讲,不能不称赞大主教的眼力和决断力,双方已经过了二十几招,第二刀他就算不出手,李永生也必定能撑过三十招,所以他果断出手——何必让科罗廖夫受伤呢?

    事实上,他若是得手,没准还能略略胡搅蛮缠一下——起码没到三十招不是?

    至于说第三刀,那就不得不出手了,要不然科罗廖夫有八成的可能丧命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知道,这一次出手,就不能冲着李永生去了,只能选择救护自己人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三宫主没准会暴走——犯一次错不打紧,屡屡犯错,那就是公然挑衅了。

    他此刻可是在北极宫的地盘上,真敢这么招摇,北极宫就没有责任保证他的安全了。

    一旦打起来,他没准还走得了,但是跟着他的这些人,全部都得留下,想跑都跑不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果断地认输,原本不需要亲自开口,现在还真得明说了。

    饶是这样,三宫主还有点愤愤不平,她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第二刀的时候,你们就输了!”

    穆桐大主教轻咳一声,“我当时就是想认输,李真人第三刀……其实没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反正谈判嘛,总要捡自己无辜的一面来说,哪怕是真君之间的交谈,也要斤斤计较——第二刀我们都认输了,你们中土人居然使出了第三刀,是不是有点过分啊?

    三宫主不屑地一笑,“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我跟揶教打交道,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可能打着临时中断比斗的主意……你敢说没有这个想法?”

    穆桐大主教一伸手,一脸的无辜,“我真没这个想法,是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,”三宫主不屑地一哼,也懒得跟这厮打嘴皮子官司,“我敬你远来是客,不跟你追究了……交出离火扇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”穆桐大主教苦笑一声,对方不计较他在第二刀的出手,他是求之不得,但是他现在哪里交得出离火扇?“我怎么可能随身携带这东西呢?”

    “那穆桐真君是怎么个意思?”三宫主有意无意扫一眼丁青瑶,“我已经给玄女宫作保了,你是想让我在小辈面前失言吗?”

    她的话说到后面,已经有一些阴森森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之前,哪里想得到有玄女宫的人?”穆桐大主教很无辜地一摊双手,“离火扇可是非同小可的宝物……其实不瞒你说,此物就不在伏尔加教区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实话,离火扇对其他人来说是鸡肋,但是对玄女宫实在太重要了,而伏尔加教区毗邻中土,揶教中人也不放心将这样的宝物,放在中土国左近。

    所以此物,是放在大彼得堡教区的,若不是伊万揶教坚持,没准就被教皇收走了呢。

    三宫主看着他,半天才说一句,“着他们送来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似乎没必要吧?”穆桐大主教的眉头微微一扬,“愿赌服输,我允诺了给你,还能出尔反尔不成?”

    三宫主不屑地一笑,“你揶教如何行事,不需要我说,远的不说,二十年前,你们这种小手段……用得还少吗?”

    二十年前,正是李清明打的那一仗,他生擒回来伊万国王弟,道宫在其中支持了不少,尤其是他擒回来人之后,伊万国还派了大批高手来捣乱,试图救走王弟。

    这些情况,就不是外人能知道的了,在此期间,北极宫和揶教的高手多次碰撞,双方的损失,也没有宣传出去。

    总之,揶教是吃了不小的亏,所以他们跟北极宫交换俘虏或者尸骸的时候,动了不少小手腕,能拖就拖能赖就赖,实在扛不住的时候,才会老实践诺。

    三宫主这么说,就是摆明了不信任穆桐大主教的说辞。

    大主教也明白这些因果,只能苦笑着一摊手,“二十年前是拉图大主教负责,跟我无关的,现在换我负责了,你相信我一次,给我个面子行吗?”

    这话的逻辑,非常符合中土人的思维——当时我不负责这一块,你不能拿我跟他比,现在咱们初次交涉,留一份情面行不行?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”三宫主摇摇头,断然回答,“若是我北极宫的事儿,我给你这个面子也无妨,但现在是玄女宫的事情,不是我信不过你,而是我要给玄女宫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话说得很漂亮,但是最终逃不过四个字——信不过你。

    穆桐大主教闻言,脸也拉了下来,“那按三宫主的意思是……不愿意相信我了?”

    “不存在相信与否的问题,”三宫主也是快人快语,“此刻的伊万,冰封雪冻,我觉得大主教你们,也不着急回去吧?正好在中土好好地游玩一番,见识一下风土人情——这是你第一次来中土吧?我总要做好这个地主。”

    穆桐大主教闻言,脸黑得不能再黑了,“我若是不肯在中土游玩的话,你就要强行留下我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怎么说的?”三宫主端起茶杯来,轻啜一口,然后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穆桐真君想回国,我怎么会拦着?不过真君这些随从,修为都不是很高……怕是不耐伊万国的风雪。”

    穆桐大主教顿时就无语了,他身为真君,哪怕是在异国他乡,哪怕是在北极宫门口,真要决意逃亡的话,北极宫还真的未必拦得住他。

    可是再带上二十个人,他真没把握能走得了。

    如果刻意回护这二十个人,没准会连累到他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,若是扔下这二十个人,他一个人回国的话,回去怎么交差,真君的体面何在?

    良久,他才冷哼一声,“真没想到,原来北极宫,也是恃强凌弱之辈。”

    “真君这说的是哪里话?”三宫主淡淡地发话,“愿赌服输概不赊欠而已,你还不了赌债,总得放一点抵押才好……这道理,不用我教你吧?”

    穆桐真君脸一沉,“三宫主这么不给我面子……若是我执意不肯抵押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以试一试,”三宫主微微一笑,然后双手一拍,“护法何在?”

    平台周边,蓦地冒出七八股气息来,全是高阶真人,巍巍峨峨浩浩荡荡,有人大声发话,“敢问真君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穆桐真君的脸,越发地阴沉了,“三宫主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据说附近有宵小作祟,”三宫主并不看他,而是若无其事地发话,“众护法听令,务必维护好周边秩序,不要让伊万的贵客被宵小所乘……到头来却是北极宫落了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谨遵真君仙谕,”刚才发话的那厮大声回答,然后,七八股气息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“穆桐真君你也看到了,”三宫主面无表情地看一眼大主教,“最近中土不是很太平,我们做主人的,不得不费力维护秩序。”

    维护秩序什么的,那纯粹是扯淡!穆桐大主教看得格外明白,对方分明是在说——你们若是敢乱走,一旦丢了性命,那就是被中土的“宵小所乘”,须怪不得北极宫!

    你们不听话,就不要怪我们不保障你们的安全。

    穆桐真君气得笑了,做婊子还要立牌坊,敢更不要脸一点吗?

    然而,他此来虽然带的人不多,却都是伏尔加教区的精华,一旦失了,别说有没有脸回去,就算回去了,手下也没有得力的人了。

    见过无耻的,真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,宵小所乘——谁家的宵小,能困得住揶教一个大区的精锐?

    就在他气愤填膺的时候,有人出声发话,“要我们留下也好说,不过,谁留得下我们呢?是李真人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