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二十章 势不可挡
    伊万人在使用万载幽水方面,手段要差一些,不如中土人这般看重——毕竟伊万别的不多,就是寒气多,搁在中土需要“冰炼”的东西,他们直接往冰原上一扔就是了。

    当然,既然中土看重,伊万人怎么也不会敞开了交易——我们宁可自己胡乱浪费着用,也不会贪图银钱,毫无保留地资助敌人。

    至于说一点不交易?那也不可能,中土的物产丰富,其中很多华美且精致的奢侈品,更是伊万人造不出来的,他们若是拒绝交易的话,自己也要遭受到报复,买不到很多好东西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科罗廖夫知道万载幽水,也知道这东西在中土有多么走俏,但是此物在伊万,还真放不到他眼里——只要他肯开口,这东西不难弄到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他对万载幽水关注程度不高,所以在一开始,他就没有意识到,对方打出来的是这东西,等到发现的时候,就已经有点晚了。

    大戟能挡住水滴,但完全挡住是不现实的,他的圣光护佑,也能防住外邪入侵,但是就算圣光,也不认为万载幽水是邪物——大不了就是有点阴寒。

    科罗廖夫还真没想到,对方会用万载幽水来对付自己,一时间,他生出些啼笑皆非的感觉:你觉得这东西对我有用吗?

    伊万人的耐寒能力,整个玄青位面都是数一数二,而揶教这些信徒的身上,多少也都有一些防寒的物品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对方能一次性使出这么多万载幽水,倒是令他有点意外——由于走私的存在,这么多万载幽水,搁在伊万国,也是很大一笔财富,就别说捉襟见肘的中土人了。

    总之,他是不怕万载幽水的,哪怕数量比较多,也仅仅能令他的手脚稍微僵硬一些,等到撑过一段不应期,也就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他心里一沉,若是对方借着我这个不应期,再撑过三十招,那才叫阴沟里翻船呢——中土人果然狡诈!

    于是他运足神力,舌尖绽出两个字,“驱散!”

    然而,李永生又岂会用如此无赖的手段,拖过这段时间?

    原本他是想撑过三十招,让对方输得稀里糊涂,继续扮猪吃老虎即可——观风使喜欢这种忽悠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这厮居然笑话他不敢硬战,他就有点不高兴了,我不躲不闪,你就能赢吗?

    倒要让你看一看,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!

    不过凭良心说,这个准圣骑士,还真的挺令他头疼。

    首先,李永生的修为,目前还限于中阶真人——对于他这个年纪,能有如此修为,已经是高到不能再高了,否则全中土都知道他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其次,揶教里牧武双修的修者,确实很难对付,自带奶妈,还免疫很多攻击,这些多重属性,一般人根本生不出多少单挑的信心。

    当然,最关键的还是,他仅仅是中阶真人,对方已经是高阶了。

    这种对阵情况下,他还不能显露出超出这个位面水平的手段,恶战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最让他头疼的,就是对方数不清的神术,他不想暴露观风使的身份,没有太多的办法。

    所以他索性心一横,打出了几十滴万载幽水。

    付出这种代价,还要有“吃软饭”的纠结,他怎么可能再没皮没脸地撑过三十招?

    所以他长笑一声,手中又多了一柄长刀,上面白芒大闪,他的气势也为之一变。

    “糟糕!”穆桐大主教的脸色一变,他发现情况不妙了。

    然而,李永生没有给任何人考虑的时间,他的身子凶猛地前欺,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,手中长刀霹雳一般地斩了下去,简直像要把空间斩为两段。

    这一刀,是如此地惊艳,如此地势不可挡,竟然让人生不出半点抵抗的心思。

    有来无回,有进无退,堂堂皇皇!

    然而,科罗廖夫岂是易与之辈?他身上的神力全开,尽可能地排除万载幽水的影响,是担心对方继续游斗,不小心大意翻船。

    眼见对方竟然放弃了游斗,选择正面攻击,哪怕他也感觉到了这一刀的不凡,但是他的心里不怒反喜,嘴里大喊一声,“来得好,果然有点血性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的大戟已经迎了上去——倒不信你真能在战斗上胜我!

    在别人嘴里,说他像牧师多过像骑士,他基本上没有听到,因为他要聚精会神地战斗,顾不得分心他顾,但是在他心里,这一仗打得也很憋屈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也不愿意没完没了地施展神术,这玩意儿有损他骑士的形象,这是原因之一,原因之二就是……揶教修者在中土施展神术,效果真的很坑的!

    质量不足,就要用数量来补,他的郁闷,谁能体会得到?

    该死的中土人,这身法实在太过分了!

    当然,对方的战力,也是相当不俗,但是真的对面硬撼的话,他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,对方又要拖延时间的时候,小家伙竟然直接冲过来,他心里真的想放声大笑,这可是求之不得的好机会——嘴上没毛,果然办事不牢!

    长刀和大戟相撞,暴乱的灵气荡漾了开来,这一击的余威,让下方的三宫主和穆桐大主教,都忍不住撑起了防御罩——现场还有几个司修呢,可是吃不住这余波的冲击。

    而且,北极宫在这半山腰修起平台,也是耗费了功夫的,最好还是不要轻易毁坏。

    接下这一刀,科罗廖夫心里大定,虽然他的手臂有点发麻,但是万载幽水的影响,也在迅速地从他身体中消退——不过区区的一刀而已。

    有点可惜的是,为了驱逐这些万载幽水,他没有多少神力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打算出手反击的时候,李永生手上被弹开的长刀,发出了更耀眼的白芒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斩下了第二刀。

    这一刀,跟第一刀根本不可同日而语!威势起码大了十倍!

    若是说第一刀,带给人能斩开空间的感觉,那么这一刀,给人的感觉是能斩开时间!

    若是说第一刀堂堂皇皇不可阻挡,那第二刀就是浩浩荡荡,有若巍巍然的天威一般,竟然让人生不出阻挡的心思。

    就连下方旁观的三宫主,都被这一刀的威势惊到了,情不自禁地吐出四个字,“几近于道!”

    没错,就是几近于道的一招,这一刀的刀势,隐含天地中的至理。

    科罗廖夫的思维,在这一刻几乎凝固了:这是什么人,竟然能发出如此一刀?

    他手中的大戟,艰难地迎了上去,但是他心里很清楚:这一刀,我恐怕挡不住!

    他身上的圣光护佑还在,对方的修为,也不过才仅仅是中阶真人,但他就是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刻,无数的念头在他脑中升起:不可置信、惊骇、震撼、无力……甚至是懊悔。

    你怎么能使出这么一招来?

    就在这时,穆桐大主教一抬手,一道黄色的光芒,打向了那一刀。

    但是三宫主坐在这里,那不是为了单纯地喝茶的,她一抬手,凭空生出漫天的黑雾,嘴上也也冷哼一声,“这是怎么个意思……在我北极宫门口大欺小吗?”

    黑雾漫天,却凝而不散,那黄色的光芒,就像冲入了一团泥淖之中,瞬间就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她说话的时候,长刀和大戟相撞,科罗廖夫的身体,倒飞出去三十多丈,口中也是一口鲜血喷出,“噗!”

    “接我第三刀,”李永生的声音,有若从天际传来,雄浑厚重,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长刀在他的手上,再次挥动了起来,不过这一次,刀芒反倒没有那么亮了,气势也不是很惊人,就像随手挥出一般。

    三宫主的眼睛,却是难得地亮了起来,“这便是传说中的……返璞归真?”

    站在她的角度上讲,第二刀的精妙,她能看清楚,身为证真的修者,看得出几近于道——或者,那死瘸子也能斩出这么一刀。

    但是第三刀,她只能感受到,其中蕴含无数的大道至理,甚至在一时半会儿里,她都讲不出里面的精妙——能感受到其中精妙,可是真的口拙到无法描述。

    所谓大道,本来就不好用语言来描述,可以体验和领悟,但是难以明言。

    这一刀,虽然貌似不起眼,但是比第二刀要可怕无数倍。

    她有这样的感受,同为真君,穆桐大主教也不差多少,他脸色一变,抖手又是一道黄芒,却是打向正在喷血的科罗廖夫。

    而此刻,方才那一道黄芒,还艰难地在黑雾中前行,尚未消散。

    三宫主见他的出手方向,这一次却是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李永生眼见黄芒打向科罗廖夫,他手中的长刀在斩到一半的时候,硬生生地拐个方向,由竖劈改成了横斩。

    这一刀的气势太足了,他的身体忍不住转了两个圈,最后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穆桐大主教眼中异光一闪,泛起一丝极为隐秘的遗憾——他原本是想借此机会,体会一下对方这一刀的威力。

    这是能令真君都见猎心喜的一刀,上面蕴含的大道真意,他很想感受一下,万一能够有所得,这一次中土就算没有白来。

    当然,能顺便借此伸量一下此人的实力和根脚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保底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