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八百一十九章 骑士像牧师
    科罗廖夫以为,神术在中土受到了极大的压制,但是穆桐大主教见状,脸色微微一沉——以他真君的眼光,当然看得出来,不是科罗廖夫的守护太差,而是对方的神识攻击太强!

    奇怪了,中土什么时候出现这种诡异的神识攻击之术了,还是如此地强大?

    科罗廖夫挡住神识攻击的同时,下意识地又打出一片净化的白光——这种诡异的手段,准备迎接我主的净化吧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手上的大戟,重重地迎向了对方的长刀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两人就战做了一处,科罗廖夫长在神术多多,大戟使得相当不错,但是李永生身法诡异,手中长刀也是势大力沉,还能使出威力奇大的刀芒。

    两人叮叮当当打成一片,身形在空中狂舞,疯狂地闪动,划出一道道的残影。

    下方的众人也看得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双方就过了十七八招,李永生身法轻盈,不见落入下风,而科罗廖夫大开大合,手中的大戟精妙无比,同时更是频频施展神术。

    “牧武双修果然不凡,”三宫主赞叹一声,“都看好了,这是难得的学习机会。”

    大家岂止在专心地看?还有人忙着用留影石留影呢。

    不过倒是有个北极宫真人嘀咕一句,“这牧武双修……看起来更像是牧师呀。”

    揶教众人听到这话,心里都是说不出的不舒服:说一个骑士像牧师,你这是在骂人吧?

    在伊万人来看,牧师再怎么受人尊重,本质上还是护士和奶妈的属性,战斗是骑士的特长,跟牧师无关。

    然而,大家也看得出来,科罗廖夫虽然为自己加持了“敏捷”,但是他的身法依旧不能跟对方相比,而他手中的大戟,虽然威力十足,但是对方不采用硬拼的手段,那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护教大骑士选择频繁使用神术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。

    于是,就出现了眼前这一幕,一个类似于战斗牧师的角色,在跟中土修者作战。

    这看起来有点可笑,但是真的也很无奈,中土人的身法太灵活了。

    然而,只有身在局中的科罗廖夫才明白,自己的对手,不仅仅是身法灵活,自己引以为傲的大戟,其实也奈何不了对方轻灵的长刀。

    他的大戟势大力沉,但是对方手里单薄的长刀,带着奇大的力道,再加上那吞吐的刀芒,硬撼之下,竟然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只不过对方善于游斗,所以外人看起来,长刀是被厚重的大戟一次次逼退,但是科罗廖夫心里才清楚,人家的长刀,不管是力道还是杀伤力,一点都不差于大戟。

    怪不得那玄女宫的丁经主,敢下重注——这一仗,真的不好打!

    二十几招转瞬即逝,科罗廖夫眼见形势不妙,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,左手一抖,手中凭空多出一个银色的十字架来,“审判之光!”

    审判之光,可不是牧师能出的,灵修的骑士更不出来,这得是真真正正的信徒,纯粹香火成神道的修者,才能请出来这光芒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银色的十字架,是揶教的护教重器,里面凝聚了审判的神念,还有难以计数的香火信念,能出是实实在在的审判之光。

    但是同时,这十字架并不是谁都能激的,除了诸多信徒长时间的祈愿之外,只有修炼有成的香火成神道的修者,才能激此重器。

    科罗廖夫牧武双修,用牧师的属性,能激银色十字架。

    “切,”三宫主看到这里,忍不住轻哼一声——就知道你们手上握有底牌。

    她很是不耻这种做法,但是人家这么做,也没什么错的,战斗双方既然选择了做一场,除了拼修为,还要拼底牌,谁的底蕴不行,那是活该——毕竟,底蕴也是实力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她看不惯的是,对方都已经是高阶真人了,对上中阶真人,居然还要使用这样的手段,真是令人齿冷。

    审判之光是范围杀伤,一使用出来,大家还没看到李永生受到什么损伤,就听到有“吱吱”的尖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的眼角一扫,却现一个小女孩在地上,不住地蹦跳着,尖叫着。

    原来这审判之光的余波,扫到了场外的它,而血魔是最受不了这玩意儿的——血魔怕光,什么样的光都怕,就别说这审判之光了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它的处境,大家都选择了无视,而是集中注意力,看李永生受到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非常不幸的是,李永生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,审判之光出的时候,他的身形一闪,不见了踪迹,等审判之光过后,他又出现在了科罗廖夫的身后,似乎没有受到丝毫影响。

    科罗廖夫的战斗经验,也是异常丰富,他出审判之光之后,直接向侧后方退去,以防万一被对方偷袭。

    于是这一记审判之光,算是彻底地白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穆桐大主教忍不住出一声轻咦,这厮……居然能扛得住审判之光?

    丁青瑶却是一点都不担心,区区下界的审判之光,够资格审判仙界的观风使吗?

    且不说仙使大人手上有令牌,拿出来之后,可以无视这种攻击,只说仙使本身,若是决定硬扛的话,下界的审判,恐怕也奈何不了上界仙使。

    她想的没错,李永生还真是硬扛过来的,他可以使出仙使令牌,但是现场有两名真君在观战,何必招摇呢?

    反正这一记,他没有选择中土位面现有的手段来迎接,就是硬扛了,至于别人会怎么想——那你们猜去呗。

    事实上,有时候故作神秘,是一种很好的装逼手段。

    对于未知的事情,有的人会惊讶,但是有的人,会刻意无视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科罗廖夫就无视了对方的反应——中土的秘术很多,这可能是我所不知道的一种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招,他忍不住气得大喊,“李真人,有种你硬碰硬地接我的招,如此躲躲闪闪,不算好汉……你这么做,就算赢了,不觉得羞愧吗?”

    “咦,我为什么要羞愧?”李永生身形一闪,又是一刀斩去,“难道是因为,我身上没有香火重器吗?”

    趁着他说话的时候,科罗廖夫手向前一指,又是一道淡淡的白光打出,“禁锢!”

    这货也不是什么善碴,根本无所谓对方的语言反击,而是借着对方分心回答的时候,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只从这一手就可以看出,此人那一脸络腮胡的粗犷样子,都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李永生岂是容易被骗的?他将手中的长刀直接扔了出去,身形却又是一闪。

    躲过这一记之后,他一抖手,数十个黑点打向了对方,“看打!”

    三宫主和丁经主见状,眉头齐齐一扬——竟然是如此多的万载幽水?

    三宫主是北极宫的真君,对此物的气息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而丁经主却是因为自己曾经“强买”万载幽水,已经无数次自责,也能第一时间现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次她是再不敢有觊觎之心了,只能暗暗伤感:唉,你老人家手上这么多万载幽水,匀我一点又何妨呢?

    科罗廖夫也没有想到,对方为了躲避禁锢神术,竟然弃了长刀——你大可以放弃这一击,带着刀闪开的嘛。

    不过对方兵刃脱手,对他来说,也是件好事,此刀乍看其貌不扬,但是能硬撼他的大戟,显然也是难得的珍品,这种兵器在中土也不会太多。

    所以他大戟一抖,直接将对方的刀挑飞,因为没有人执掌长刀,这刀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麻烦,直接被他挑到了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然而,也正是因为他故意挑飞长刀,所以他的动作,有个极其短暂的延误。

    这延误是如此地短暂,用刹那都不足以形容,可以说是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刹那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么百分之一的刹那耽搁,李永生抓住机会,打出了数十滴万载幽水。

    科罗廖夫一看,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路数,不过他也不怕对方弄什么幺蛾子,而是抖手打出一片白光,“净化!”

    出净化之后,他的大戟也横了过来,迎向这数十个黑点。

    净化可以破除一切阴邪,再加上大戟,他还真不怕对方能玩出什么花招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不幸的是,净化神术,对万载幽水的影响,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万载幽水只是水的一种形态,物质的一种存在方式,绝对跟阴邪什么的挂不上钩,哪怕有阴寒之意,想要将这寒意净化掉,不使出水磨工夫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数十滴万载幽水,直接穿过了净化之光,同时齐齐炸开,化作万千根细微的水滴,密密麻麻地刺向科罗廖夫。

    “会炸?”护教大骑士略略有点意外,不过也仅仅是那么一点点意外,他除了大戟迎敌,身上还有圣光护佑,怕得什么?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一股刺骨的凉意袭来,他才猛地一怔,“我去,这么多万载幽水?”

    对万载幽水,科罗廖夫是相当熟悉,伊万位于极北之地,就盛产万载幽水,比北极宫的产量要高很多,每年还会跟中土交易一部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