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史上最强店主 > 第六百零六章 你打不死天帝
    鱼是活的,活蹦乱跳,翻仰跳跃,充满着活力,这是一条新鲜的活鱼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它的身上流淌着新鲜的汁液,散发着诱人的香味,无论外貌和形态,都和一条新出炉的红烧鱼,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这种奇怪的鱼,怎么可能存在世间?怎么允许存在世间?

    这个世界还有规则吗?这个世界还有道理吗?

    一条煮熟的鱼,一条活着的鱼,怎么可能有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的鱼存在?

    这违背了天地法则。

    “我可能有点头晕眼花,下面的鱼,一定是我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幻术,幻术,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怎么可能有活着的熟鱼?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天空上,一个个天神揉了揉双眼,目瞪口呆,这条鱼的存在打破了他们的世界观。

    他们是神仙,什么东西没见过,什么怪事没听过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所有人的眼神中,都充满了难以置信,眼前的这条鱼不仅违背了自然,更是违背了法则。

    “他是一条活着的红烧鱼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降临的天帝,目光也是直盯盯的望着下方的那条海地红烧鱼,眼神有些迷离。

    作为六界之主,奇闻异事,天地秘闻,他什么没见过,上至盘古开天,下至人间一草一木,他都了解一二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眼前这条海底红烧鱼后,天帝心中产生了动摇,天地间他还有很多事情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不可能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邪剑仙望着地上砰砰跳跳的海地红烧鱼,他离得最近,能够看出来眼前的海底红烧鱼是一条生命,这是一个物种,并不是幻觉,或者人为制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不时冲击过来的扑鼻香气,让邪剑仙久久失神。

    尼玛,你是一条被人煮熟的红烧鱼,你还蹦的那么欢快,是不是怕别人看不到你,急着被吃掉。

    “店主,这个可以吃吗?”

    就在邪剑仙心神震颤的时候,景天走到了那条活蹦乱跳的海地红烧鱼前蹲下,不停地擦掉嘴角低落的口水,眼神带着浓浓的火热。

    自从昨天把食物输掉以后,他已经一天多没吃饭了。

    这条海底红烧鱼散发的扑鼻香气,彻底引发了景天的食欲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吃。”

    周阳点了点头,道。

    这条海底红烧鱼身上的肉和红烧鱼的味道,没有什么区别,吃起来会更美味。

    见到周阳点头,景天再也忍不住,直接抱着地上的海地红烧鱼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咔嚓,咔嚓,咔嚓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景天咀嚼红烧海底鱼的声音,仿佛一声声嘲笑声,不断回荡在邪剑仙耳中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邪剑仙忍不住向景天大吼道,而后目光阴沉的打量着周阳,眼前的这个人做的事情,竟然接二连三超出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丝毫不畏惧他,看不透修为,现在又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条活着的红烧鱼。

    原本都在他掌控之中的六界,仿佛脱离了他的掌控。

    景天仿佛没有听到邪剑仙的大吼,继续拼命的撕啃着。

    这条鱼太美味了,比酒楼里的红烧鱼还美味十倍,唯一的缺点就是这条鱼一直在让的怀里挣扎,如果不用力抱着,就会被挣脱。

    “飞蓬将军实在是暴殄天物,这恐怕是世界上唯一一条活着的红烧鱼,就这么被吃了。”

    天空上,有神仙望着抱着海地红烧鱼撕咬的景天,嘴角狠狠抽搐,这是六界第一次出现的生物,怎么能就这么随随便便被吃掉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这鱼是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有天神偷偷地擦掉嘴角的口水,都说天神没有了食欲,怎么这次见到景天手中的那条活着的红烧鱼,只感觉口水不自觉的就涌出来了,控制都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“咕噜”

    这位天神不禁吞咽了一下口水,耳边却听见此起彼伏的吞咽口水的声音,不只一个天神被引动了食欲。

    “邪剑仙你服不服?”

    周阳迎着邪剑仙阴冷的目光,没有丝毫在意,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局我输了,我们再来一局,我要加大赌注,赌天下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邪剑仙双目寒光闪烁,心中有些拿不定注意,除了上次他还没有成为完全态,看不透景天的装腔作势,被欺骗了一次。

    现在他实力已经步入巅峰,天下舍我其谁,唯我独尊,现在竟然出现了一个他完全捉摸不透的人,这如何不让他惊疑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一局该轮到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已经把手里海地红烧鱼啃了一半的景天,听到邪剑仙要再赌,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提出赌斗方式的人,太占优势。

    “天下人的命运,都掌握在我的手中,赌斗的方式,当然由我决定。”

    邪剑仙毫不犹豫拒绝道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和景天赌斗,他或许会考虑一番,把机会让给景天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的周阳,他看不透,摸不准,怎么可能把优势让给周阳。

    “景天不必在意,只要赌斗是公平的,我是可以接受的。”

    周阳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邪剑仙超出六界之内,但是他超不出仙剑三世界,他只要还是仙剑三世界的生灵,他就有绝对的信心掌控邪剑仙。

    邪剑仙目光微闪,心中升起一丝疑虑,周阳怎么会这么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他邪剑仙才是六界之内最强大的,没有人可以匹敌。

    怎么不畏惧他?他怎么会输?他怎么担心赢不了?

    “我们赌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邪剑仙眉头紧皱,一个看起来公平,对他又有优势的赌斗,是什么赌斗,民间的那些赌斗,他占不了优势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不出来,就由我们提出赌斗方式了。”

    景天见到邪剑仙皱眉不语,一脸得意,道。

    昨天邪剑仙还嚣张的牛气哄哄,居高临下的俯视他,现在连想一个赌斗的方式,都要再三思考,说明他无敌的心,动摇了,他怕了,失去了赢的信心。

    “邪剑仙竟然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,你也怕,你要是能钓出一条活着的西红柿炒鸡蛋,我天天烧香供奉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下好了,如果这个神秘人再赢,我们就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了,他可是赌所有人的性命,自然也包括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想的这么好,说不定邪剑仙会反悔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天空上的那些神仙从震惊中回过神,脸上都带着浓浓的笑意,这个能够赌斗赢得了邪剑仙的神秘人,说不定真的可以解决掉邪剑仙,议论之间,语气都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“是你吗?”

    天帝轻声呢喃,他的目光也是紧紧的盯在周阳的身上,他很疑惑飞蓬的神力,是不是被周阳取走。

    可是,景天的身上并没有飞蓬的神力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······我赌你一拳杀不死景天。”

    邪剑仙目露精光,脸上挂着冷酷的笑容,猖狂大笑道。

    景天和周阳一同前来,关系非同一般,他不信周阳会杀了景天。

    “这个赌注太简单了,我要求加大赌注。”

    周阳眼神中带着一丝戏谑的打量着邪剑仙,说道。

    “店主,你不···会真打算一拳把···我轰杀掉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周阳的话语,景天结结巴巴道,眼神中带着一丝畏惧。

    周阳一拳下去,他连渣滓都不剩了,他还不想死啊。

    “加大赌注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邪剑仙嘴角微微抽搐,难道景天和周阳的关系只是一般,周本不在乎景天的死活。

    “这个赌斗不算,我要求重新换一个赌斗方式。”

    邪剑仙目光不停回荡在周阳和景天两人的身上,他也拿不定注意,周阳会不会一拳杀死景天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我,我一定会杀了景天。”

    邪剑仙心中思虑道。

    杀一人救天下人,是正道之人最喜欢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阳的实力,虽然他不清楚,但是一拳杀死孱弱不堪的景天,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他不是输定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邪剑仙再次陷入了人纠结的状态。

    周阳在他眼里,仿佛就是一个没有破绽的对手,没有可以利用的缺点,实在太难对付。

    “邪剑仙你要是怕输,就早点认输,别在这里磨磨唧唧。”

    见到邪剑仙放弃了比赛,景天顿时满心欢喜,还不忘继续讽刺邪剑仙,他的心里恨死这个玩弄他人性命的魔头。

    “不如这样,我赌你十招杀不死天帝。”

    周阳见到陷入纠结的邪剑仙,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无极阁外,苍穹之上。

    天帝,“·······”。

    众神,“········”。

    景天,“·······”。

    天帝,“我招你惹你了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行的话,那就三十招。”

    周阳见到愣神的邪剑仙,再次放宽赌斗限制,脸上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天帝,满目惊悸的望着周阳,久久无语,“·······”。

   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

    我可是六界之主,竟然被你当成赌斗的道具,为了天下苍生,我就不和你计较了。

    你生怕邪剑仙十招打不死我,你还要他三十招。

    邪剑仙为了赢,还不拼了命出手,真以为天帝就不会死。

    我们之间到底有多少愁,多少怨?

    你要这么害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