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五零八章 水鬼
    齐峰虽然被严凌岘伤了一刀,好在并无伤到要害,而且涂抹了伤药,很快就止住血,到黄昏时分,脸色已经恢复了一些血色。

    严凌岘被齐宁两拳打中,特别是胸口那一圈,伤了他胸口,独自坐在船头,休息静养,众人瞧见严凌岘如此,知道是齐宁出手,心中的怒气也微微消减,只是到了饭口的时候,也无人去给理会他,周顺更是嘱咐船上的厨子,不必去给严凌岘送饭。

    西门战樱也知道严凌岘这一次闯了大祸,只怕齐宁盛怒之下,真的一刀砍了严凌岘。

    严凌岘毕竟从小和她一起长大,平日里对她也是十分的顺从,她自然不忍严凌岘死在齐宁的刀下,瞧见齐宁知是将他打伤,并无伤他性命,这已经是求之不得的结果,她担心自己若是给严凌岘送吃的,只怕会触怒齐宁和周顺那群人,也不好去送,心想严凌岘差点杀死齐峰,就算饿上几天,那也不算为过。

    天黑之后,齐宁正在屋内练功,听得敲门声响,周顺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:“侯爷,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齐宁收功开门,周顺低声道:“对面有两艘船正靠近过来。”

    齐宁皱起眉头,跟着周顺到了船头,李堂此时正站在船头,见到齐宁国过来,抬手往前指了指,齐宁借着月光望过去,只见到对面有两艘小船逆流而上,李堂已经低声道:“侯爷,刚才我瞧见那小船上有反光,船上的人可能携带有兵器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船上点了灯,应该很远就能瞧见。”周顺轻声道:“按理来说,小船遇上大船,应该往边上让一让,可是你看这两艘小船,占在江面中央,直向我们过来,定是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李堂冷笑道:“听说长江水面时不时地有江匪出没,劫掠单独过往船只,侯爷,咱们可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周顺道:“若是寻常江匪,倒是不足为惧,就只怕这帮人不是普通的江匪。”

    齐宁颔首道:“周顺说的不错,李堂,周顺,吩咐下去,让船夫们不要轻举妄动,令赵权保护好齐峰,是了,去通知西门姑娘,就说遇到了小麻烦,让她小心戒备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在这里。”后面传来西门战樱声音,整整一天,因为齐峰被伤,西门战樱都不好主动与齐宁说话,此时听齐宁提到自己,立刻上前来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齐宁也不解释,努了努嘴,西门战樱瞧过去,见到两艘小船正逆流迎上,蹙眉道:“他们不怕被大船撞翻?”

    周顺已经去通知船上的人,齐宁站在船头,借着月光自己瞧了瞧,见到两艘小船上人影闪动,每艘船上竟也有七八人之多,挤得满满的,皱起眉头,大船并不停歇,继续前行,只是片刻间两艘小船已经到了大船的近前,眼见快要撞上,那两艘小船却是颇为灵动,鱼儿一样的一摆,已经一左一右绕过了船头,行到了大船的两侧。

    “周顺去守左侧,李堂去守右侧。”齐宁低声喝道:“战樱随周顺去左舷,务必小心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知道果真是有人来袭击,知道事情紧急,也不犹豫,拔出佩刀,与周顺往左舷快步过去。

    严凌岘本来是靠在船头角落处,此时也知道有人来袭,他胸口虽然还隐隐作疼,但却并未伤筋动骨,撑着起身来,也不多言,径自去找寻自己的那把刀,齐宁则是迅速到了右舷,瞧见李堂手持大刀正冷冷盯着船底,齐宁也是探头望过去,见到小船已经靠近到大船的船舷边,这时候看得分明,见到船上有七八人,都是蒙着脸孔,一人拿着挠钩已经套住了大船的船舷,让小船紧贴着大船。

    大船的船夫们按照周顺的吩咐,依然向前,所以大船并未停下,那小船上的人要上来,就必须贴近船舷,而他们显然早就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小船上已经蹿上数人,手持套索,腰带钢刀,只是一挥,套住了大船的栏杆,随即便顺着绳索,极为轻灵地向大船上攀来。

    “侯爷,砍了绳索!”李堂神情冷峻,握紧手中刀,便要砍断绳索,齐宁低声道:“等一下!”已经是握住了寒刃在手,等到一人攀上船舷,齐宁陡然出刀,斩向那人的手腕,那人吃了一惊,慌忙缩手,齐宁这一招却是虚势,寒刃一转,血光飞舞,已经是削了那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李堂这时候瞧见一人快要攀上船舷,也不犹豫,一刀砍在绳索上,绳索立时被斩断,攀在绳索上的那人连着绳索一起落下去,“噗通”一声,落入水中,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李堂一招得手,便要去砍另一人绳索,陡然感觉寒风忽至,却是那小船上有人冲着李堂打出暗器来,对方显然是暗器好手,李堂只能后退闪躲,便是这一下,已经有两人翻上了船舷,挥刀便往李堂砍过来。

    双方都是一言不发,一遇上便短兵相接。

    齐宁一刀砍了一人的脑袋,旁边一人大吃一惊,想不到齐宁出手如此凶狠,见到同伴无头尸首落水,忍不住往下瞧了一眼,心中冰寒,也便在此时,却听到头顶生风,一道寒光照着自己脑袋扎下来,这人反应倒也快,双手一松,已经直往水中落去。

    李堂此时以一敌二,却不落下风,反倒是将那两人逼得连连后退,齐宁皱起眉头,这时候已经听到左舷那边传来厮杀,知道西门战樱已经与来敌交上手,他沉声道:“李堂守住这里。”竟是迅速往船尾跑过去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是来袭击,自然对自己这边的情况十分了解,也应该了解自己这边的战斗力,可是瞧这些人的武功,虽然不至于太差劲,但却形不成太大的威胁,齐宁心知事情绝不简单,快步到了船尾,便瞧见有几人已经从船尾偷偷摸摸翻上来,身上都是穿着水靠,显然是潜水而来。

    水靠是用鱼皮、海蛟皮或者鲨鱼破制作的连体潜水服,表面光滑,内力保暖,能在水下游的更快而且时间更长,这些人俱都水靠在身,明显是早就尾随在后方。

    齐宁这时候自然明白这是声东击西的鬼把戏,那两艘小船虚张声势,故意被人瞧见,无非是吸引船上的注意力,而这帮水鬼则是想要趁那帮人拖住齐宁等人之时,偷偷上船。

    连续四五人从船尾翻上来,瞧见月光下的齐宁,都是有些吃惊,几人都是双手拿着水刺,呈环形散开,却并不立刻上前,只听一人低着嗓子道:“我知道你是锦衣候,咱们兄弟不要你性命,只要交出那个人,我们立刻离开,绝不伤及你们分毫。”

    齐宁冷冷一笑,问道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锦衣候,你也不必装糊涂。”那人也是冷冷一笑:“咱们人多势众,就算拼上死伤,你们也讨不了什么好。既然找上来,就请锦衣候给个面子,把人交给我们,大家免得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倒是慷慨。”齐宁笑道:“我已经亲手杀了你们一人,莫非你们根本不在乎他的性命,不想为他报仇?”便在此时,听得脚步声响,齐宁用眼角余光瞧过去,却发现严凌岘已经找到了刀,正站在自己身侧。

    “只要交出人来,那条人命就当做是送给侯爷。”一众水鬼瞧了严凌岘一眼,只听那人阴阴-道:“可是侯爷如果执迷不悟,我只担心你连自己的性命也难保。”

    齐宁淡淡道:“我知道你们要找上门,可是想从我手里抢人,就要问问我的刀答不答应。”手中寒刃光芒闪烁,齐宁身形一晃,已经欺身上前,手中寒刃照着那说话之人直刺过去。

    那人竟不纠缠,立时后退,冷笑道:“锦衣候可别后悔。”转身跑到船头,竟是跳了下去,人群之中一声清脆的口哨声响起,其他人也早已经纷纷跳下船尾,只听得“噗通噗通”连续响声,那几人瞬间都没入水中。

    齐宁快步到船头,低头瞧过去,水面波光粼粼,一众水鬼都是潜入到了水下,便在此时,听得脚步声响,身后传来西门战樱声音:“他们都跳下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战樱,你可识水性?”齐宁也不回头。

    西门战樱上前来,蹙眉道:“问这个做什么?”摇摇头:“我我不懂水性。”

    又听脚步声响,李堂声音传来:“侯爷,他们都跳下船。见到船头甲板上都是水迹,立刻明白:“这帮家伙是要声东击西。”

    齐宁却是抬起手,示意他们不要说话,眯起眼睛,侧耳聆听,片刻之后,脸色一沉,道:“他们要凿船!”

    “凿船?”西门战樱微吃一惊,李堂窜到船头:“侯爷,我下水!”

    “不要妄动!”齐宁沉声道:“李堂,周顺,你们随我立刻到船舱底部,战樱,你去守住我房间。”瞥了严凌岘一眼,见他正瞧着自己,吩咐道:“严凌岘,你守在船舱门前,防止有人进去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不啰嗦,纷纷行动。

    齐宁领着李堂和周顺到了底舱,舱底那六七名船夫已经知道有敌来袭,正自慌张,拼命摇撸,见到齐宁令人下来,早有人迎上来道:“侯爷,船底船底有动静!”

    李堂已经是伏身趴在船板上,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变清晰听到船底传来“咚咚”之声,明显是有人在船底凿船。

    “都听好了,拿起鱼叉,一旦船底凿开,不必多管,鱼叉刺下去。”齐宁吩咐几名船夫道:“这帮人来势汹汹,大伙儿要齐心协力。”

    以齐宁如今的武功,若是正面相斗,齐宁还真不在乎这帮水鬼,可是这帮水鬼却是在水下活动,那就十分麻烦,众船夫听得齐宁吩咐,立时去找鱼叉,这船舱下面还真是备有不少鱼叉,人手一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“不好,船橹被他们砍断了。”一名船夫叫道。

    这类大船,有风的时候可以扬帆顺风,无风之时便要靠船夫摇橹前行,若是想要加速,顺风加摇橹,速度更是飞快。

    如今船橹被对方破坏,显然是不想让船上的人操纵大船的走向——

    ps:连更三章,万字更新,求月票,拜托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