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九六章 惊天噩闻
    依芙听得齐宁要离开西川返京,脸色微变,但立刻便挤出笑容,轻声道:“你到西川已经很长时间了,这边的事情已经办好,也也该回去了,京城里的家人一定很牵挂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只有我回去。”齐宁握紧依芙柔荑,柔声道:“我准备今日就和你阿兄说,让他将你下嫁于我。你随我进京,见过侯府家人,我向太夫人禀明,然后开始筹备婚事,等那边准备好,再派人过来请你阿兄和族中的长老们过去。是了,还有大苗王,这次没有时间过去与他相见,只能等到我们大婚之时,请他去京城为我们主持大婚了。”

    依芙一怔,眸中已经泛出一丝泪光:“你你真的要娶我这样的野女子?”

    “野女子?”齐宁笑道:“野女子又如何?我的依芙姐心地善良坚强,貌美如花,能娶到你,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,我只怕你嫌弃我,不肯下嫁。”

    依芙咬着红唇,侧身偎依到齐宁怀中,声音颤抖:“你这样说,我我心里好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等天一亮,咱们就去找你阿兄。”齐宁道:“你也不必准备什么,到了京城,都能置办。”

    依芙轻声道:“可是可是我现在不能和你走。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皱眉道:“你不想嫁给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依芙幽幽道:“我们苗家女子从一而终,我我既然成了你的人,今生今世,自然只有你一个男人,你便是想跑,那也跑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齐宁哈哈一笑,道:“那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依芙轻声道:“可是之前黑岩岭被官兵围困,寨子里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安心下来,而且而且背后陷害我们黑岩洞的幕后真凶还没有找到,你这次破解了他们的轨迹,难道他们不会卷土重来。阿兄阿兄性情耿直,身边有没有得力帮手,我!”

    “你是担心若是再有意外,巴耶力洞主一个人无法应对?”齐宁皱眉道:“那帮贼人还敢对黑岩洞不利?”

    依芙轻叹道:“我只怕他们不会再陷害黑岩洞,可是如果不找出真正的凶手,我就算和你去了京城,心里也不会踏实。这些年来,我跟在阿兄身边,一起打理黑岩洞六寨,阿兄也习惯有我在他旁边帮他料理!”见齐宁脸色有些不好看,反手握住他的大手,柔声道:“你不要着急,依芙既然做了你的女人,这颗心就只在你这里,就算是到了死的那一天,心里也只有你一人。”

    齐宁立刻打断道:“不许胡说。”

    依芙浅浅一笑,道:“我也想和你一起去京城,可是黑岩洞-眼下离不开阿兄,阿兄也离不开我,我这时候离开,阿兄不会阻拦,可是!”幽幽叹了口气,只是轻声道:“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齐宁皱眉道:“你是说,只有找到陷害黑岩洞的幕后真凶,你才能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依芙道:“至少眼下不是离开的时候。我也想和你在一起,但是我不能丢下阿兄和黑岩洞六寨不管。”

    齐宁叹了口气,随即握起拳头,神情坚定,道:“依芙姐,你放心,这事儿就算那帮贼人想就此停手,朝廷也不会放过他们。我回京之后,面见皇上,不但要让皇上免去你们的税负,而且定会让朝廷派人彻查此事,不找到幕后真凶,我绝不罢手。”

    依芙眸中显出感激之色,齐宁轻轻将依芙拢在怀里,柔声道:“我知道你的性情,你是个有担当的女子,如今你既然是我的女人,我自然要帮你分担你的担子,给我一点时间,我会将幕后真凶揪出来。”

    依芙轻嗯一声,道:“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做到的。等到真凶被找出来,绳之以法,我定会陪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齐宁抱紧依芙,吻了吻她额头。

    等到天亮,齐宁去见了巴耶力,交代一番,便即让齐峰等人准备离开黑岩岭,先往成都去。

    巴耶力和依芙带人将齐宁等人一直送出黑岩岭,齐宁和依芙都是心中不舍,离开黑岩岭之际,齐峰身上背着一件东西,用黑袍子裹着,众人也不知是什么,下了山后,一行人骑马径自往成都去。

    途中不止一日,者日黄昏时分赶到成都,进了城后,齐宁吩咐齐峰等人径自去官驿,自己则是直往刺史府去。

    韦书同听得禀报,立时迎出来,拱手笑道:“侯爷辛苦,快进内堂用茶!”

    两人进到正堂,落座之后,韦书同遣退下人,过来在齐宁边上的椅子坐下,低声道:“侯爷安然无恙,下官就安心了,这几日派人打听侯爷下落,一直没有音讯,实在叫人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韦大人挂念。”齐宁笑道:“千雾岭之役,多亏韦大人后勤保障。”

    韦书同端起茶杯,笑道:“下官到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结束。听说那位九溪毒王秋千易已经甘愿伏法,这都是侯爷之功,此番虽然没有剿灭黑莲教,但是能将秋千易带回京城,也算是能向朝廷交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韦大人,李弘信这些时日可有什么动静?”齐宁端杯问道。

    一提到李弘信,韦书同脸色就不好看,放下茶杯,冷笑道:“此人也不知道搞什么鬼,李源死后,蜀王府到处白布白幡,下官还以为他是要办丧事,派人前去祭奠,谁知道蜀王府大门紧闭,大小官员和成都的士绅豪强全都被挡在了大门之外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齐宁皱眉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韦书同冷哼一声,道:“我派人打听,才知道李弘信并没有准备将李源下葬。李弘信派人打造了一副铜棺,将李源尸放入铜棺,还找了用药的高手,在李源尸上放上了药水,防止他尸身腐坏,如今那具棺材据说就摆在蜀王府的后堂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铜棺?”

    韦书同点头道:“下官听说,李弘信要将李源尸保存下来,声称一日不找到杀人真凶,李源的棺材就一日不下葬。”抬手抚须,冷笑道:“他这明摆着就是冲着下官而来,什么不找到真凶就不下葬,那是要取了下官的性命,给他儿子陪葬。”

    齐宁淡淡道:“他有这个胆子,胆敢砰韦大人一根毫毛,朝廷便要让他李家鸡犬不留。”

    韦书同听得齐宁这般说,心下大是欢喜,立刻道:“侯爷放心,李弘信想要谋害下官,他还没那个本事。”目光锐利,道:“既然是撕破了脸,下官和他也没什么好客气的,最近下官已经下令,检查西川官兵,借此机会,定要将混杂在西川官兵之中的李家党羽全都摘除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韦大人要肃清混在西川官兵中的沙子,自然是没错,不过不要操之过急,免得李弘信狗急跳墙。”齐宁低声道:“软刀子慢慢来,不必心急,只要盯死了他,让他无法动弹,他也不能掀起什么风浪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也已经向皇上上了折子,奏明了黑岩洞事件的真相。”韦书同道:“下官在折子里说的很清楚,黑岩洞是被人所陷害,李弘信却再三催促下官出兵,下官为了维护朝廷纲纪,派兵围困,但是察觉其中有异,并未轻易攻打。小侯爷来到西川,明察秋毫,查出黑岩洞是被人所陷害,而且查出李源在黑岩洞作威作福,盘剥黑岩洞百姓,导致黑岩洞无力缴赋,下官在折子里恳请皇上免去黑岩洞五年赋税。”顿了一下,才小心翼翼道:“下官本是想等侯爷回来之后,先给侯爷过目,但侯爷迟迟未归,下官担心皇上着急,所以!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韦书同这道折子及时为他自己开脱,也是为了卖自己一个好,含笑道:“韦大人折子里的话,句句属实,我回京面见圣上之后,定当如实奏明,而且这次韦大人行事谨慎,三思后行,才没有误杀无辜百姓,功劳卓著,这也是要向皇上奏明的。”

    韦书同立刻起身,拱手道:“下官在此谢过侯爷。”

    齐宁摆摆手,笑道:“韦大人,咱们是自家人,就不用如此客气。西川关乎我大楚的安危,我回京之后,这里就要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效忠朝廷,效忠皇上,下官万死不辞。”韦书同肃然道,随即坐下,压低声音道:“侯爷,下官秘密派人搜寻了李弘信捐建的那些寺庙,现果然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齐宁精神一振,问道:“有什么现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现。”韦书同低声道:“可恰恰如此,反倒是最大的现。下官得到禀报,李弘信捐建的那些寺庙,本来都有僧人在其中,可是一夜之间,那些寺庙都变的空空荡荡,竟是连一个人也不见,搜找其中,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有找到,但是却现了车辙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车辙?”

    韦书同点头道:“不错,找寻的那些寺庙,全都有车辙痕迹出现,也就是说,在下官派人搜找之前,有东西从那些寺庙之中运走,但是车辙的痕迹到半道上便突然消失,不知去向。”

    齐宁抿了一口茶水,若有所思,片刻之后才轻声道:“此事不能放过,还要细查,定要查清楚运走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,又运到哪里去。韦大人,寺庙的东西早不运走晚不运走,恰好在我们起疑心的时候转移,这李弘信果然是狡诈,你要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韦书同立刻道:“侯爷放心,下官豢养了一批门客,不少都是擅长跟踪搜查,此事下官不会放过。”顿了一顿,才道:“只是最近西川只怕有些麻烦,丐帮恐怕要闹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丐帮?”齐宁皱眉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黑莲教主杀了丐帮帮主,丐帮岂能善罢甘休。”韦书同端起茶杯,“最近大街小巷丐帮弟子活动频繁,下官派了人严密监视丐帮的动静,免得这帮叫花子闹出波澜来。”

    齐宁骇然道:“黑莲教主杀了丐帮帮主?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——

    ps:感谢大风车转啊转好朋友的舵主捧场,感谢貝大大老兄弟的破费,感谢灵与祖、风中求静dyd、滚烫的手指、暮宇晨风、山哥威武霸气、潇潇销、书友4487o111、菜农一号、腚眼看世界、紫宇1、我的爱妃fi、erup、外姓成妖、书友46462768、a3664769、猫sty1e、小棒子1o5、卡卡要罗特、水贴名家、爱笑的景哥哟、愿风裁尘ho、青春依旧燕子、给我一支烟、自愈系、易水86、书友41279428、书友44856157、瑜伽行者2o15、侯嘟嘟她爸、书友358o6789、书友2599o533、柳方妖无、书友22o97287等诸多兄弟的捧场打赏,让你们破费了,感谢你们对沙漠的支持和鼓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