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九五章 离火燎天
    齐宁只觉得此事当真是匪夷所思,心想自己身为侯爵,即使自己愿意按照向百影的吩咐去抢那丐帮帮主之位,但朝廷和丐帮两面都不可能答应。?

    当年八帮十六派与神侯府签订铁血文,看似是让朝廷插手了江湖事务,但细细一品,这其实反倒是江湖势力不愿意让朝廷过多插手江湖事务的铁证。

    神侯府与江湖势力打交道,虽然实际上是官府衙门,但却从不以官府身份与江湖势力处理事务,反倒是处处遵循着江湖规矩,如此一来,江湖势力只需要与神侯府一个衙门接触,其他朝廷势力反而无权过问江湖事务。

    江湖势力从来都是反感朝廷势力插手其中,锦衣候作为帝国四大世袭候之一,名动天下,如此人物去抢夺丐帮帮主之位,丐帮自然是大为反感,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齐宁夺得其位。

    反观朝廷,自然也不可能放任堂堂侯爵去做叫花子的头儿,即使丐帮是天下第一帮,但侯爷去做丐帮帮主,那也是有辱朝廷威严和脸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若是换作进京之前,能够成为丐帮帮主,麾下数十万之众,齐宁自然是求之不得,但如今他既然成了锦衣候,这丐帮帮主的位置是万万不能触碰,除非自己舍了侯爵之位,丢下整个锦衣侯府,投身丐帮。

    “向叔叔,我知道你的担心。”齐宁轻声道:“你是担心白虎控制丐帮之后,兴风作浪,江湖上诸多势力都是看着丐帮行事,一旦丐帮闹起来,整个江湖也就乱了,如此一来,天下不宁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正是如此。江湖动荡,朝廷不稳,受苦的只能是天下百姓。”

    齐宁肃然道:“向叔叔,阻止白虎阴谋得逞,我义不容辞,可是这帮主之位,我不是其他意思,但我确实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凝视齐宁,片刻之后,微低下头,若有所思,终是叹道:“这本就是难为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向叔叔,其实你恢复过后,这帮主之位依然该由你继承。”齐宁道:“我有一个主意,不知道合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向百影问道:“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齐宁坐在向百影身边,轻声道:“我当不当帮主,并不重要,咱们只要阻止白虎阴谋得逞,然后找一个人暂代帮主之位,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“暂代帮主之位?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向叔叔器重玄武长老,玄武长老登上帮主之位的障碍,是他的资历比不得白虎等人,但他的才干自然是公认的。既然如此,我们大可以在青木大会之上,极力促成玄武长老暂代帮主之位。在向叔叔疗伤期间,丐帮的事务暂且由玄武长老处理,等向叔叔恢复之后,玄武长老再交还大权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若有所思,轻声道:“暂代帮主,却非正式帮主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齐宁道:“只要不是正式帮主,其他人也就无法反对,而玄武长老如果真的能够暂代帮主之位,向叔叔也大可以借此考验一番,果真能够担当大任,向叔叔到时候将帮主之位传给他,也无不可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想了一想,终于道:“好孩子,你给我叩三个头吧!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不知道向百影为何突然提出如此条件,可是见他神情肃然,犹豫一下,还是跪在向百影面前,叩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向百影不能动弹,脸上却是带着淡淡笑容,道:“好,起来,起来。”又道:“你这几日就留在这里,我有几招自创的功夫想要传授给你,此门功夫是我苦心钻研出来,本想找个合适的徒弟传承下去,却始终没有找到合适人选。若是再不将之传承下去,这门功夫只怕从此断绝。”

    齐宁这时候才恍然明白,向百影让自己跪下叩三个头,确实确立了师徒名分,如此才能将那门功夫传授给自己。

    凭心而论,齐宁对向百影的武功自然是羡慕至极,他知道技多不压身,虽然自己杂七杂八如今也有了些功夫在身,但却一直没有真正得到名师指点。这向百影如今虽然是废人一个,但此前除了五大宗师之外,那可是数一数二的人物,他能亲授武功,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成都府那头,虽然与神侯府轩辕破等人说好在那边碰头,但向百影既然传授武功,就只能让他们多等几日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,巴耶力送了被褥和一些食物以及饮水过来,他身强体壮,一次带来的东西着实不少。

    哲戈老爹又向巴耶力说了几味药材的名字,巴耶力答应回头便即送过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日,齐宁除了和依芙偶尔耳鬓厮磨之外,白天便即睡觉,晚上等到夜深人静,则是偷偷来到丧洞。

    向百影虽然手足不能动,但却以口相授,齐宁按照他所说的招式习练,但凡有错处,向百影立刻指出来,齐宁听得这功夫的口诀便十分玄妙,而武功招式也是异常诡妙,心知定是极为高深的功夫。

    他记忆力极好,又甚是聪明,在武道方面,确实有出众的悟性,每次进到丧洞之内,半刻也不得停歇,向百影从头至尾细细传授,但凡齐宁有些错误之处,甚至出口呵斥,齐宁悟性虽高,但这套功夫确实玄妙,变幻莫测,向百影又不能亲自演示,只能口传,有时候一个招式便要耗去大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哲戈老爹的医术与不死圣手黎西公自然有着极大的差距,但是要提振向百影的精神,却并非难事,每次向百影传授武功,哲戈老爹都是远远离开到洞口那边去。

    这套功夫的名字也是十分古怪,每七招浑成一体,第一日学了七招唤作离火燎天,第二日唤作地水破军,到第三日却是乾坤巽风,第四日却又是泽地归元,等到第五日,却是地转星移。

    虽然每夜只有区区七招,可是学起来却实在不容易,不但是因为向百影无法演示,更是因为这些招式异常精妙,也幸亏齐宁悟性惊人,连续五夜,大致将这些招式俱都掌握。

    到第六日晚上,齐宁到得丧洞之内,本以为还要苦学一夜,向百影却是道:“连续五夜,你大致学会了我这套功夫。这五夜我都是教你招式,并无教你招式运气技巧,有招无力等若有躯无魂,自今夜起,我便教你这套功夫的运气法门。”

    这夜开始,向百影便详细传授每一招每一式的运气法门。

    这套功夫的每一式运气法门都是大不相同,甚至每一式之中的七招,运气法门也略有不同。

    齐宁本就内力充沛,根基颇厚,向百影口授一番,他便按照方法试练一番,如此连续三夜过去,才大致明白。

    “这套功夫绝非我所传授的这般简单。”向百影教导道:“同样一拳打出,有人可以碎岩裂石,有人却是软绵无力,同样一个招式,悟性极高便能打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威力,悟性极低的人只能是花拳绣腿。你平日里多加习练,但有空闲,多多钻悟,对你的武道修为定是大有裨益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身受重伤,却不辞辛苦,连续数夜强撑精神指点武学,齐宁心下大是感激,跪倒在地,道:“向叔叔,我定会时时钻研,绝不会辜负你的授艺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莫说恩情。”向百影笑道:“若非你母亲,我二十年前就已经不在人世,此番若不是你挺身相救,我也苟活不到现在。我只是怜惜这套功夫就此断绝,所以才传授于你,究竟有多大的修为,就看你自己的能耐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恭敬点头,向百影这才道:“你在这边已经耽搁多日,也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向叔叔!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担心我。”向百影含笑道:“我在这里,安全至极,你还有事在身,就不要在这边继续耽搁。”靠在被褥上,闭上眼睛:“你现在就去吧,我有些疲累,要睡上片刻。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此番离开,短时间内只怕不能相见,这些时日与向百影朝夕相处,一时间倒有些不舍,还想说话,却听到向百影呼噜声响起,他心知向百影是故意这样,不想说太多离别之语,当下默默叩了三个头,起身来,过去为向百影盖好,这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齐宁趁着寨子里的人们还没有起身,回到依芙的吊脚楼外,远远便瞧见依芙坐在吊脚楼的楼梯处,蜷着双腿,双手抱着膝盖,下巴搁在膝盖上,呆呆望着天边出神,轻步过去,依芙瞧见齐宁上楼来,立刻起身来,脸上现出笑容道:“你又一夜没睡?”

    依芙聪明的紧,齐宁头两夜去学武,她便觉得奇怪,到第三天,便已经死缠烂打问出了原因,齐宁虽然告知丧洞藏人,却并无说出向百影身份,依芙知道丧洞有人藏身,也是大吃一惊,心知此事事关重大,齐宁不多说,她也不多问。

    这一夜下来,耗费心神颇多,齐宁想到马上便要离开向百影,心下倒有些黯然,拉着依芙手,在楼梯坐下,柔声道:“你不会也是一晚上没睡吧?这样可不好,你伤势才刚刚痊愈,定要好好保重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是富家的千金小姐吗?”依芙轻笑道:“我出生在这山里,可不是娇生惯养,这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齐宁叹了口气,摇头笑笑,轻握依芙柔荑,轻声道:“依芙姐,我明天就要走了,准备回京城!”

    依芙本来带着微笑,听得此言,娇躯一颤,俏脸微微变色。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