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九三章 丧洞
    齐宁与依芙单独相处,柔情蜜意,齐宁又大致将刺杀李源的过程说与依芙知道,这时间竟似乎过得特别快,两人正自说的兴起,听到外面传来巴耶力声音:“侯爷,时辰到了。”

    依芙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和你阿哥还有事情要谈。”齐宁握着依芙小手儿,“等我办完事情,再好好陪你。”他暂时到不想让依芙知道太多,倒不是担心依芙会走漏风声,而是依芙一旦晓得,必定要追问,反倒是要耽搁。

    依芙也不知道究竟何事,但想到齐宁毕竟是锦衣候,巴耶力是黑岩洞主,这两人有事情商量,倒也正常,拉着齐宁手臂,轻声道:“那那你早些回来,我等着你。”满是不舍。

    齐宁心想这女人一旦陷入情网,还真是温顺如水,换作从前,依芙可没这般好脾气,在依芙额头亲了一下,这才出了门,下了楼来。

    黑岩岭万籁俱静,寨子内的人们习惯了早睡早起,除了夜里安排巡夜的人之外,大部分人都已经睡下,居高俯瞰,也看不到几处亮着灯火的地方。

    齐宁和巴耶力回到吊脚楼,见到一名五十余岁的苗家老汉背着一只箩筐正在外面等候,见到巴耶力,那老汉上前来行礼,巴耶力介绍道:“侯爷,这是我们寨子里医术最高明的哲戈老爹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知巴耶力是方才派人找来,上前一步,行礼道:“哲戈老爹!”

    那哲戈老爹听巴耶力称呼齐宁为侯爷,如何不知齐宁身份,立刻行礼道:“侯爷是我们黑岩洞的大恩人,我们都念侯爷的恩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一笑,三人进了屋里,巴耶力低声向哲戈老爹说明了一番,哲戈老爹立刻道:“洞主放心,哲戈明白,从今日开始,我寸步不离。”走近过去,掀开黑袍,瞧了瞧向百影,瞧了瞧向百影面色,皱起眉头,打开向百影嘴巴,从箩筐里拿了一个竹镊子,夹住向百影舌头,拉出一些瞧了瞧,神情凝重,低声道:“他伤势很重,经脉伤损十分严重,我治不了他经脉,不过能保证他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齐宁其实也知道,这哲戈老爹医术高明,也绝无可能让向百影恢复如常,但是能够保证向百影活下去,已经很是了得,再次拱手道:“有劳哲戈老爹了。”

    巴耶力道:“不要耽搁,咱们现在就去丧洞。”进到内屋拿了一捆藤绳在手中,齐宁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哲戈老爹起身收好箩筐,齐宁背起向百影,巴耶力在前带路,出了门来,齐宁吩咐道:“齐峰,你们几个就在这里等着,不要乱跑。”也不多解释,丢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齐峰几人,随着巴耶力往山里去。

    巴耶力在前领路,齐宁背着向百影跟在后面,哲戈老爹居后,一开始还能有道路,但是走了小半个时辰,道路崎岖,一直往山岭上去,到后来根本寻不见道路,又走了小半个时辰,才到了一处人迹全无的悬崖边上。

    齐宁四下里看了看,有些奇怪,巴耶力却走到了崖边,看出齐宁疑惑,解释道:“侯爷,丧洞是在崖壁开凿出了山洞,需要顺着藤绳下去。”将藤绳一端系在崖边的一块奇形怪石上,用力扯了扯,确定系好,这才转身道:“我先下去,侯爷将这位朋友系好放下,我在下面接应。”

    齐宁这才释然,心想原来丧洞如此隐秘。

    巴耶力顺着藤绳下了去,片刻之后只见到藤绳晃动,齐宁知道巴耶力已经到了丧洞,拉起藤绳,绑好向百影,轻轻放了下去,没过多久,感觉下面一紧,知道是巴耶力接应住,片刻之后,藤绳再次晃了晃,齐宁请了哲戈老爹先下去。

    哲戈老爹虽然年过半百,但身子骨却硬朗,动作也灵活,也下了去,到最后,齐宁抓着藤绳,也顺着山壁往下去,距离崖顶约莫三四米处,果然现山壁上开了一个山洞,巴耶力在里面拉住齐宁,齐宁进了洞内,便感觉一股寒气逼来。

    巴耶力亲自背起向百影,哲戈老爹手中亮起了火折子,三人往洞里面兴行去,只见这丧洞弯弯曲曲,只走了二十来步,回头已经看不见洞口。

    又走了十来步,齐宁便看见两边的山壁中豁然出现了棺材,知道是在山壁凿洞,然后将棺材放入其中。

    走出一段路,棺材连着棺材,竟有数十具之多,身在这丧洞之中,阴气森森,寒气逼人。

    齐宁知道若非巴耶力的好意,根本不可能进入者丧洞之内,往里又走了一小段路,终是到了一个比较空阔的石室里,正中间摆放着一具大棺材,巴耶力小心翼翼将向百影放下,向那大棺材跪拜下去,哲戈老爹也是放下箩筐跪下去,齐宁知道这大棺材里比非普通人,入乡随俗,也跪下去拜了几拜。

    巴耶力起身来,解释道:“这是黑岩洞老仙人,是他带着部族在黑岩岭落脚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颔,巴耶力这才道:“这里隐秘至极,不会有任何人现,哲戈老爹从今日开始,便会守在这里,我会亲自将所需的物品和药材都送过来,侯爷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这丧洞之内虽然寒气逼人,但齐宁却感觉心中暖洋洋的,感激道:“洞主,此番真是多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不要说这话。”巴耶力转视哲戈老爹,问道:“哲戈老爹,这里比较阴冷,是否对这位朋友有伤害?”

    哲戈老爹摇头道:“他身上的伤势,寒气对他反倒有力。他经脉受损,寒气越浓,气血流淌就会缓慢,对他修养有好处。不过需要不少药材,要在这里慢慢调养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哲戈老爹了。”齐宁感谢道,心想向百影安顿在这里,确实是最为安全的地方,6商鹤那帮人就算阴险狡诈,也绝不可能想到向百影会藏身黑岩洞丧洞之内。

    “侯爷,我去取被褥和食物过来。”巴耶力道:“你可在这里待一会儿,有什么嘱咐,尽管告诉哲戈老爹。”行了一礼,径自离去。

    齐宁知道这巴耶力恩怨分明,做事爽快,并不废话。

    等巴耶力离开,哲戈老爹从箩筐取了草药,拿了石杵杵出药草里的汁水,然后倒入到向百影口中,连续三次,哲戈老爹这才收手,齐宁知道这药草必然对向白影有意,向哲戈老爹微笑点头,便在此时,却听得向百影一阵咳嗽,咳嗽声音也是颇为无力,哲戈老爹轻声道:“不要和他说太多话。”却是走开出去。

    齐宁这才过去扶住向百影坐好,轻拍向百影背部为他顺气。

    向百影咳嗽片刻,终于歇止,微睁开眼睛,瞧见齐宁,勉强一笑,有气无力道:“好孩子,你你又救了我一遭!”

    “向叔叔,你少说话,我已经找了大夫,他可以为你疗伤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微微摇头,却是微笑道:“我本想使用逆筋经除掉白虎白虎那个逆贼,却还是被他算计,嘿嘿,白虎效命丐帮三十多年,他对我不满,我心里有数,只是只是没有想到他真的敢谋逆背叛!”又是轻声咳嗽。

    “向叔叔,白虎没有那么大的胆子,这背后必定还有黑手。”齐宁道:“他定是有了靠山,才敢对你下手,至若那个6商鹤,也还不够格做他的靠山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微微颔,轻声道:“丐帮传续数百年,只是为了让穷苦的乞儿们不受人欺负,一直以来,也也从不欺辱他人。如今丐帮已经是天下第一大帮,帮众数十万,高手云集,我只担心担心如果真的被白虎篡位,他利用丐帮兴风作浪,不但天下不得安宁,便是便是丐帮也会深受其害!”

    齐宁皱眉道:“向叔叔,你是说白虎想要用丐帮兴风作浪?”

    “白虎没有那个能耐和心机。”向百影冷笑一声:“他才干平庸,只是靠他自己,也也掀不起大风浪,丐帮四大长老,青龙有才干,但性情太过暴躁耿直,朱雀老成谋事,但但魄力太小,难成大事,只有只有玄武文武双全,心思慎密,本是最为合适的继承人!”

    “相熟苏,玄武长老对你是否忠诚?”齐宁问道:“若是值得信任,我去找他,告诉他真相,让他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微微摇头,道:“玄武与白虎素来不和,他他二人手下都是有十余万帮众,一旦告知真相,丐帮从此便会彻底决裂,内乱四起!”

    齐宁苦笑道:“向叔叔,丐帮事务,我并不清楚,接下来该怎么办,我也不知如何是好。”顿了一下,才道:“只能先让你养好伤,元气恢复之后,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性情不羁,凡事看得很开,但是但是这一次只怕是没有机会了。”向百影气息微弱,苦笑道:“叫花子总以为看透人心,凡事都在掌握之中,对人也素来以诚相待,谁知道嘿嘿,最后却是死在这上面,好孩子,以后你可要记着,人心难测,切不可轻信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知此番6商鹤背后捅刀,确实让向百影万念俱灰绝望至极,劝慰道:“向叔叔,6商鹤那等卑鄙小人,不用去管他,我定会找机会将他碎尸万段,让他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轻叹一声,道:“网,背后有一张网,用心险恶白虎没能耐,可是那只黑手想要利用白虎掌控丐帮,让丐帮为其所用,这才是这才是最危险之事,若是得逞,后果后果不堪设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