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九二章 柔情似水
    齐宁伸手拍了拍巴耶力强壮的手臂,这才轻声道:“巫医是否信得过?”

    巴耶力笑道:“侯爷放心,找到巫医之后,我会让他日夜陪在这位朋友身边,在这位朋友伤势恢复之前,巫医便不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齐宁点点头,巴耶力靠近过去,仔细瞧了瞧向百影,身体突然一震,随即伸手拿起向百影手臂,感觉软绵绵如同蛇一般,毫无气力,撸起向百影手臂上的衣袖,失声道:“他他的经脉!”

    向百影肌肤粗糙,但此时他的整条手臂上,却是经脉凸起,而且色泽泛红,巴耶力虽然武功不高,但毕竟也是有些底子,对于经脉也是熟悉,只瞧一眼,便知道向百影的经脉出了大问题。

    齐宁神情凝重,道:“他经脉受损,全身无法动弹,连一片叶子也是拿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巴耶力骇然道:“是何人如此狠毒?”并不知道向百影的伤势是逆筋经所致,话一出口,便知不该,这种事情,自然是不该多问,低声道:“侯爷,苗人擅长草药,你也不必担心,或许能想出法子来。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巴耶力这也是劝慰之言,勉强一笑,才道:“黑岩洞人多眼杂,此人的安危极其重要,洞主可有十分隐秘之处,绝不会为人所知?”

    向百影身受重伤,齐宁虽然想过将他带出西川,但是西川道路难行,崇山峻岭,舟马劳顿,以向百影目前的状况,根本不可能撑到离开西川,仅这两天赶到黑岩洞,向百影的伤势就已经恶化。

    若果是换作常人,身受此伤,只怕早已经撑不住,但向百影毕竟是习武多年,而且武功达到顶尖水平,其筋脉皮肉也不是普通人能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放眼西川,齐宁并无几个真正的朋友,反倒是对手诸多。

    6商鹤的影鹤山庄,白虎长老的西川丐帮,甚至是花想容背后的神秘组织,还有蜀王李弘信这一党,无一不是麻烦的对手,这些人在西川具有根基,而且耳目灵通,要想确保向百影的安全,着实不易。

    他将向百影秘密带来黑岩洞,也是无奈的选择,心中寻思那帮人未必不会渗透到黑岩岭来找寻,所以向百影即使留在黑岩岭养伤,也是必要找寻一个极其隐秘之处。

    巴耶力想了一想,才低声道:“侯爷,黑岩岭秘密藏身之处,其实并不算少,但要一个绝无人找到的地方,想来想去,也只有一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丧洞!”

    “丧洞?”齐宁一怔。

    巴耶力解释道:“苗家人的葬礼与你们汉人不同,便是苗家各部,也大为不同。我们花苗人是洞葬,将先人的遗体放入棺木之中,然后送入丧洞之内,每年都会在丧洞之外祭奠,但是不能靠近洞中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虽然那里阴气盛盛,让人听着都觉得瘆得慌,但若论隐秘,确实是一个极佳的隐蔽之处。

    “洞主,丧洞既然是苗家先人安息之所,咱们咱们进去打扰,是否?”齐宁听巴耶力语气,那丧洞在苗人心中是极为神圣之处,不得惊扰,暗想若是将向百影安排在那里,是否会让巴耶力为难。

    巴耶力摇头道:“侯爷救了黑岩洞六寨,先人们有知,也会感激侯爷。如今侯爷有吩咐,先人们也能尽一份力,他们若是知道,也一定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巴耶力这是打破了苗家惯例,心下感动,颔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客气了。”巴耶力起身来,走到门前,看了看天色,见到天色已晚,这才回来道:“再有一个时辰,寨子里的人就都会歇下,到时候我和侯爷两人带着这位朋友去丧洞,不要被别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齐宁点头,心想还有一个时辰,问道:“依芙现在在哪里,我想去看看她。”顺手用黑袍子将向百影重新卷好。

    巴耶力道:“侯爷随我来。”领着齐宁出门,齐宁吩咐齐峰等人守住房子,这才随着巴耶力到了距离不远的一处吊脚楼,巴耶力领着齐宁上了楼,屋内十分安静,门前一名苗家老妇正在守着,见到巴耶力,便要行礼,巴耶力示意苗家老妇先离开,这才轻声向齐宁道:“侯爷,阿妹就在里面,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,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齐宁这才宽心,巴耶力识趣地先退下,齐宁进了屋里,屋内一片幽静,他进到内屋,只见到依芙正平躺在地板上的棉被上,身上盖着一层薄被,这苗女似乎睡着,呼吸匀称,齐宁轻步走过去,在他身边双膝跪膝,盘坐在地。

    依芙脸上血色红润,显然是没有什么大碍,瞧着那张俏美秀气的脸庞,皮肤细腻如温玉,樱桃小嘴不点而赤,娇艳欲滴,腮边两绺丝贴在面庞,平添几分动人的风情。

    齐宁见她唇角微翘,似乎正在做着什么美梦,爱怜之心大生,禁不住伸出手去,想要抚摸依芙额头,还没触碰到,担心惊醒了依芙,犹豫了一下,收回手来,微微一笑,凝视着依芙,就坐在边上守候。

    忽见到依芙长长睫毛微动,随即看到依芙微微睁开眼睛来,屋里点着灯火,依芙轻眨了两下眼睛,猛地扭头看过来,见到边上有一人影,怔了一下,等看到一个男人带着笑脸正静静看着自己,脸色微变,可是瞧清楚那张脸,身体猛地震了一下,张了张樱红小-唇,却是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齐宁这才伸手过去,握住了依芙一只手,柔声道:“睡好了?是不是知道我来了,所以醒了?”

    依芙死死盯着齐宁,此时完全看清楚,眼圈却是一红,咬着嘴唇,眼泪已经流下来,齐宁伸指拭去她眼角泪水,柔声道:“怎地见到我就哭了?我的依芙姐可是一个坚强的姑娘,没这么容易落泪吧?”

    依芙猛地坐起身来,一把抱住齐宁,眼泪已经直流下来,抽泣道:“你怎么现在才来,你怎么现在才来!”

    齐宁一手环抱她腰肢,一手轻轻拍她玉背,柔声道:“你的小弟弟有点大事要做,做完大事之后,本来也想长着翅膀飞过来,可是那对翅膀就是生不出来,没有办法,只能用一双腿跑过来,依芙姐,你看,我现在都累得没力气,抱都抱不起来你。”

    依芙不由破涕为笑,嗔道:“你尽瞎说,我才不信你是跑来的。”却还是关心道:“那你是不是很累了?吃东西没有?”

    “先前还真是又累又饿,可是看到依芙姐,现在神清气爽,也不觉得饿了。”齐宁双手抱住依芙,身体后仰,打量依芙,灯火之下,佳人垂泪,更是娇美不可方物,依芙见他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看,倒有些不好意思,脸颊微晕,道:“你你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日夜赶路过来,不就是为了看我的依芙姐。”齐宁委屈道:“怎么我到了,反而不让人看了?依芙姐,你实话实说,这些日子是不是每天都在想我?”

    依芙脸上更是烫,低头道:“没有,谁谁会想你,你自己你自作多情!”

    “哎1”齐宁叹了口气,道:“可是我每天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我的依芙姐,原来我是一厢情愿,唔,我心里好疼,这!”故意做出疼楚模样。

    依芙知道他是在装腔作势,心下好笑,可是见到他,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欢喜,伸出一只手,抚在齐宁脸庞,一双水汪汪迷人的眼眸瞧着齐宁,柔声道:“我我是每天都在想你,就怕你就怕你说话不算话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下一暖,抱紧依芙,依芙将螓搭在齐宁肩头,轻声道:“瞧见你安然无恙回来,我我心里好欢喜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安然无恙,心里也欢喜。”齐宁柔声道:“你伤口如何,还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依芙轻声道:“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依芙姐,我们在成都分别的时候,我对你许过承诺,你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“自然记得。”两人抱在一起,感受着对方的体温,都不忍分开,依芙轻声道:“你说在见到我时,我会给我一个大大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我是诚实可靠小郎君,说话算话,给你带了个大大的礼物,你一定欢喜。”

    依芙奇道:“是什么礼物?”并无见到齐宁带有礼物在身边。

    齐宁贴在她耳边,轻声道:“李弘信害你受伤,我自然不会放过他,只是还没有机会除掉他,所以先拿了他儿子开刀,一直残害你们黑岩洞,还欠下你们许多条人命的李源,已经被我亲手斩杀,以后再也做不得恶了。”

    依芙娇躯一颤,急道:“那那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样子,像是有事?”齐宁松开依芙,展开双手,生龙活虎,嘿嘿笑道:“依芙姐,这礼物你可还欢喜?”

    苗人敢爱敢恨,恩怨分明,蜀王世子李源在西川为非作歹,黑岩洞更是多受其害,而且黑岩洞有数条人命断送在李源手中,整个黑岩洞对李源可说是恨之入骨,虽然都想食其肉吞其骨,但蜀王人多势众,在西川势力庞大,小小的黑岩洞当然不可能有机会除掉李源。

    依芙听说齐宁斩杀李源,心中自然也是欢喜无比,只觉得大大出了一口恶气,却又担心齐宁因此事被牵连,压低声音道:“那那会不会连累到你?”

    依芙心知肚明,齐家虽然和李家素有仇隙,但以齐宁的性情,还没有到在西川杀死李源的地步,齐宁出手,完全都是为了自己,又是欢喜又是感激。

    齐宁轻笑道:“我做事滴水不漏,他们就算怀疑,也没有证据。”目光划过一道厉色,道:“李弘信伤了你,这次就用他的儿子为代价,若有机会,我迟早都会亲手斩杀李弘信。”随即一笑,轻声道:“依芙姐,我送你一个大大礼物,你是不是也该回礼,表示表示?”

    依芙如何不晓得齐宁话中意思,咬了一下嘴唇,忽地双手捧住齐宁脸,樱桃小嘴凑上前去,吻在了齐宁的嘴唇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