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九零章 虎口脱险
    白虎长老感觉到锋刃的寒气直入骨髓,心知在这种时候,齐宁不可能开玩笑,脸色微白,看着陆商鹤。

    陆商鹤皱眉道:“小侯爷,我说过,向百影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敢放他走,可是你也该想想白虎长老的性命。”齐宁哈哈一笑,沉声道:“来人啊,白虎长老遇刺了。”

    陆商鹤和白虎长老都是微微变色,便听得脚步声响,随即房门被踢开,从外面冲进来五六名丐帮弟子,瞧见房中情景,都是大吃一惊,已经有人厉声道:“放开长老!”

    齐宁哈哈笑道:“陆庄主,你瞧,你不在乎白虎长老的性命,这帮兄弟可在乎的紧呢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里很清楚,白虎长老这条老狗在西川经营多年,多少还是培养了一些只忠于他个人的亲信,这帮人都是以白虎长老为靠山,指望着这条老狗提携他们,他们自然不可能眼睁睁地瞅着白虎长老被杀。

    齐宁虽然恨不得立时便将这条老狗斩杀在刀下,但心里也很清楚,以眼前的局面,要取白虎长老性命,时机还未成熟,眼下只能是以白虎长老为要挟,先救出向百影再说。

    他方才从天而降,突然出手,超过八成把握能够制住白虎长老,也有六成把握能够拿住陆商鹤,最终选择白虎长老为目标,倒并非是因为白虎长老更好对付,而是眼下的局面,白虎长老的利用价值比陆商鹤更高。

    无论是陆商鹤还是白虎长老,都是欲置向百影于死地而甘心,这两人心里都清楚,一旦今日向百影逃脱,那么必将是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若是控制住陆商鹤,白虎长老也绝不会因为陆商鹤的性命而放过向百影,这是白虎长老的地盘,真要是不顾陆商鹤的性命,齐宁也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反倒是白虎长老被控制,这里都是丐帮弟子,陆商鹤却不能不考虑白虎长老的性命。

    白虎长老终于道:“陆庄主,向百影使了经崩脉裂,已经是废人一个,绝不可能再恢复功力,就算放他离开,咱们也不会有什么事情。今次就看在小侯爷的面子上,让这废人离开。”

    陆商鹤从骨子里就忌惮向百影,又岂能相信白虎长老这话,可是身在丐帮地盘上,若是不顾白虎长老性命,自己今日都未必能够活着离开,若有所思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齐宁咳嗽一声,道:“我可没有耐心等太久,白虎长老,你再劝劝他。”刀子往前再送了送。

    白虎长老感觉脑后刺疼,立刻叫道:“陆庄主,你你还不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陆商鹤叹了口气,道:“白虎长老,向百影若走了,他朝再回来,你我可就性命难保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那么大的本事。”白虎长老见陆商鹤犹豫不决,心中颇有些愤怒,但向百影控制在陆商鹤手中,也不好斥责,勉强耐着性子道:“小侯爷毕竟是身份尊贵,咱们咱们不能不给他面子。”斜眼使了个眼色,几名丐帮弟子立刻散开围成圈,将陆商鹤也是围在了当中。

    陆商鹤左右瞧了瞧,忽然笑起来,道:“白虎长老所言极是,小侯爷既然开了口,我们也不好不给面子。”缓缓收回手,眼角抽动,低头瞧了向百影一眼,苦笑道:“逍遥,我本就不想杀你,我是害怕你从我身边夺走夙影,只要你不和我抢夺,自今而后,我依然将你视为兄弟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闭着眼睛,唇角微微泛笑,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齐宁也不去理会陆商鹤的假仁假义,吩咐道:“白虎长老,赶紧让人备一匹快马吧,难不成还要我亲自说话?对了,千万别在马身上做手脚,否则倒霉的只能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白虎长老为他所制,虽然恨的咬牙切齿,却也无可奈何,吩咐人备马。

    齐宁以刀制住白虎长老,又令丐帮弟子背起向百影,缓缓出了门,陆商鹤目光如刀,缓步跟上,直到了老宅门外,早有人备下了一匹骏马,齐宁令人将向百影先扶上马背,向百影趴在马背上,齐宁这才令人牵了马,自己也不上马,而是向镇子外去。

    此时夜深人静,镇子里的酒楼茶肆也早已经关门歇业,十多名丐帮弟子死死盯着,陆商鹤也是尾随而来,便听得一名弟子沉声道:“人你带走,长老必须留下,否则一个也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不用担心,我和白虎长老意气相投,我想他对我也是十分尊敬,送我出镇子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新平镇毕竟是在白虎长老控制之下,只要没能走出镇子,哪怕有快马在手,也不能确保绝对的安全。

    齐宁也知道想要挟持走白虎长老是绝不可能,白虎长老手底下的亲信绝不可能答应,他现在的目的只是救出向百影,其他的事情,秋后算账再是。

    一行人亦步亦趋地跟着齐宁到了镇子外面,齐宁瞧见四下里一片空旷,并无其他埋伏,而且对方徒步而来,自己乘马而走,对方也不可能立刻找到马匹追赶,最为紧要的是,齐宁花了小半日时间出镇子,也是为了检查马匹是否被做手脚。

    若是这匹马被做了手脚,那么这么长时间,一定会起反应,他瞧见这匹马依然是神骏非常,并无任何异常,心知对方顾虑白虎长老性命,确实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别送了。”齐宁哈哈一笑,抬手吩咐众人不要再靠近,自己过去牵了马,控制白虎长老又走出一段路途,确定距离足够,猛地一掌拍在白虎长老的背后,这一掌力道十足,白虎长老往前腾腾窜出数步,一口鲜血喷出,此时一众丐帮弟子抢上前来,却听得马嘶声响,齐宁已经是翻身上马,催马而走,转眼间就没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众丐上前扶住白虎长老,白虎长老脸色惨白,目如刀锋,盯着齐宁远去的身影,咬牙切齿,抬手抹去嘴角血迹,恨声道:“姓齐的,这笔仇,咱们迟早要算。”

    陆商鹤却已经靠近过来,道:“白虎长老,只要我们所谋大事成功,锦衣齐家必然是鸡犬不留,到时候你就算要将他千刀万剐,那也是易如反掌之事。”

    白虎长老冷哼一声,陆商鹤才问道:“白虎长老,陆某不担心姓齐的,他是朝廷的人,一旦真要找我们寻仇,便是朝堂插手江湖,我们大可以以此挑动整个江湖对抗朝廷,只是!”顿了一顿,却没有说下去。

    白虎长老道:“你是担心向百影?”

    “白虎长老的性命自然是最为重要。”陆商鹤叹道:“今日为了白虎长老,放走向百影,我现在只担心他会东山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担心他回来杀你。”白虎长老没好气道:“比起我,他只怕心里对你的恨意更深。”

    陆商鹤背负双手,仪表堂堂,淡淡笑道:“白虎长老,咱们一直是捆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,谁也不用说谁。如果他真的回来,我固然要死,你也免不了。只是这次被他走了,你觉着丐帮帮主之位还能到手?”

    “青木指环在我手中,还有嘿嘿,青木大会之上,帮主之位必归我属。”白虎长老却是信心满满,沉声吩咐道:“来人,传我白虎令,搜找锦衣候齐宁,告知大家,齐宁劫走帮主,而且给帮主下了毒药,想挟持帮主控制丐帮,全力救援帮主。”

    手下诸丐齐声道:“是!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陆商鹤抬手道:“白虎长老,万不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白虎长老瞥了陆商鹤一眼,“陆庄主觉得我如此安排不妥?”

    陆商鹤道:“以白虎长老在西川的势力,要搜找他二人,自非难事,可是如此一来,向百影受人所制的消息很快便传遍开去。白虎长老,这向百影在江湖上纵横多年,也有不少江湖上的好朋友,若是知晓此事,只怕事情还会闹大。而且其他三位长老以及神侯府知晓此事,你觉得他们不会借故插手?”

    白虎长老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此事必须越少人知道越好。”陆商鹤若有所思,“搜找是必须的,但只能派出亲信弟子,你丐帮可以派人秘密搜寻,我影鹤山庄也会助一臂之力。”顿了一顿,才道:“白虎长老,你确定向百影的功力不能恢复?”

    “逆筋经是丐帮绝学。”白虎长老道:“易经换脉,确实了得,但是若在绝处使用逆筋经,特别是使出了经崩脉裂,向百影的经脉俱都残废,他就算能活下来,顶多也只是说说话而已,想抬起一只手或者走动一步,也无可能。”冷笑一声:“我在丐帮三十多年,对此已经一清二楚,向百影已经是废人一个,对我们没有什么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当真是这样,我倒有一计。”陆商鹤笑道:“此计一出,向百影便不可见之于世人,否则取他性命之人必将多如牛毛,便是丐帮其他三位长老,也会视他如死敌。”

    白虎长老一怔,随即惊喜道:“你此言当真?快说,是什么主意。”

    陆商鹤笑道:“不用着急,白虎长老,咱们先回去,我细细与你说,只要你我联手,以你我在江湖上的地位,定不会出纰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