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八七章 逆筋经
    向百影突然发难,齐宁大是吃惊,白虎长老竟没有吃惊之态,低吼一声,足下一点,整个人已经向后飘过去。

    向百影何其了得,如影随形,探手直往白虎长老抓过去,便在此时,却听得“噗噗”几声响,几支利箭已经是从白虎长老身后的窗户破窗而入,白虎长老似乎早有准备,身子一矮,如同蛤蟆般俯卧在地,那几支利箭却是朝着向百影射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变故十分突然,向百影右手一挥,掌力过处,几支利箭俱被扫开,也便在此处,就听到“啪啪啪”连声响,窗户破开,几条身影已经是破窗而入,手中俱都是拿着兵器,径自往向百影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齐宁看在眼中,立时明白,这白虎长老竟似乎是早就知道向百影会出手,在窗外早就设下了埋伏。

    破窗而入共有四人,四样兵器,一人手持镔铁双怀杖,一人手持双铁牌,另外两人手中都是握着大铜锤。

    齐宁心里也明白,这四人兵器特殊,那定然是在各自的兵器上都有着极高的造诣,四人都非善于之辈。

    向百影低吼一声,身影前欺,连闪两闪,竟是顺手已经夺下了一人手中铜锤,也不犹豫,挥动过去,已经砸在了那人的额头,那人顿时头骨裂开,脑浆迸出。

    其他三人也不畏惧,铜锤照着向百影猛砸,使铁牌的身法最是灵活,已经绕到向百影身后,双牌齐出,照着向百影背后打过去,向百影却是身形一晃,已经躲开,恰好另一名使锤的砸过来,眼见得便要砸在那使双牌的人身上,那使锤的见是同伴,便要收手,向百影却已经探手在那铁锤上顺手一带,使锤的竟是无法收住,铁锤砸下,狠狠砸在了那双牌人头上,又是脑袋碎裂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只是眨眼之间便即发生,向百影身法灵动,在那使锤的砸死同伴之时,手中的铜锤也已经狠狠地砸在了那使锤人的背脊上,后脊梁骨瞬间便被砸断,那人惨嚎一声,扑倒在地,却已经是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手持双怀杖那人见得眨眼间三名同伴俱都横尸当地,显然也是被惊住,不敢上前,王后要退,向百影手中铜锤已经如同流星般飞出,速度快极,砸向那人,那人想用双怀杖挡住,铜锤砸在双怀杖上,那人竟是被雄浑的力道砸的连人带杖飞出去,身体撞在墙上,那墙面竟是深陷下去,那人口吐鲜血,当即便趴倒在地死去。

    齐宁瞧在眼里,心下大是敬服,心想也难怪江湖上的人都敬畏向百影,不仅是因为他是丐帮帮主,更是因为他的武功确实了得,这四人都不是泛泛之辈,可是在眨眼之间,竟都是被向百影解决。

    他心下随即大是疑惑,暗想向百影既然能够出手击杀四名高手,显然是没有受伤,为何此前却一直装作受伤?

    正自奇怪,却陡然听到一阵放肆的笑声响起,笑声竟是白虎长老发出,四大高手破窗而入之时,他已经退到窗边,并不出手,此刻竟是放声大笑,笑声亦是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齐宁只觉得蹊跷,这时候再看向百影,却见向百影身形摇摇晃晃,似乎站立不稳,完全没有方才以一敌四的风采,猛然间,却见到向百影一口鲜血喷出,腿上一软,整个人竟已经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齐宁大吃一惊,他方才看得清楚,并无瞧见那四人伤及向百影分毫,怎地向百影却似乎是受了极重伤势。

    白虎长老背负双手,得意洋洋道:“向帮主的逆筋经,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。我丐帮两大镇帮神功,醉梦九式和逆筋经,那都是无上神功,醉梦九式我是见识过的,这逆筋经,倒是头一回见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喘着粗气道:“白虎,你!”

    白虎长老已经打断道:“你是想知道我为何猜到你还能奋力一击?向帮主,看来你的记性真是不好,我十七岁入丐帮,如今已经三十六年,你可知道,我是从小小一名丐帮弟子,一直熬到了今天。你入帮不到二十年,当真以为什么都胜过我吗?丐帮的事情,又有什么能瞒得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早就知道逆筋经。”向百影长叹道。

    白虎长老冷笑道:“醉梦九式和逆筋经,都是丐帮历代帮主绝学。醉梦九式天下皆知,都知道是丐帮镇帮绝学,可是知道逆筋经的人却并无几个,知道逆筋经威力的,更是寥寥无几!”一阵得意笑声之后,才冷冷道:“好在多年前我就知道逆筋经的厉害,否则今日只怕还要栽在你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原来丐帮有两大绝学,这醉梦九式他并无听过,不过听到“逆筋经”,便即想起向百影之前说过,他中毒之后,无法运力,只能易经换脉,与那帮刺客厮杀,不过易经换脉对人体的伤害极大,是不得己而为之的法子,支撑的时间也不会太长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猜错,易经换脉,应该就是逆筋经之中的功夫。

    他脑中思索,很快便隐隐明白,此前向百影却是已经受了重伤,方才突然发难,很可能还是逆筋经之中的功夫,联想到之前所言,心中猜到,向百影这最后一搏,虽然顷刻间击杀四大高手,但自身所受的创伤亦是极重。

    果然,白虎长老得意道:“你想出手杀我,只可惜我早就料到你有此一手,逆筋经最后一招,唤作经崩脉裂,固然可以催发出惊人的威力,但是只要一击不中,你就无可奈何。”此时他竟是背负双手走到向百影身前,微弯下身子,居高临下看着跪倒在地的向百影:“向帮主,你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废人,丢在大街上,三岁孩童都可以一刀杀了你,哈哈哈当年你继任帮主之位,可曾想过今日下场?”

    向百影低吼一声,抬手去抓白虎长老,白虎长老却是抬起一脚,踢在向百影肩头,向百影被踢得向后翻了个跟斗,白虎长老欺身上前,探手入向百影怀中,很快便收回手,后退两步,灯火之下,只见他手中拿的赫然便是青木指环。

    白虎长老拿着青木指环,大是激动,放声笑道:“这就是青木指环,哈哈哈青木指环是我的了,哈哈哈我是帮主,我是丐帮帮主!”他笑声得意,似乎并不在意外面有人听见。

    齐宁心下怒火中烧,这白虎长老为人阴险卑鄙,此时恨不得立时冲进去斩杀。

    “白虎,你你得意太早了。”向百影拼了力气坐在地上,“只有青木指环,你也当不了帮主,三大长老岂能由你兴风作浪?”

    白虎长老将那青木指环套在手指上,得意洋洋道:“这就不劳你费心了,有了青木指环在手,帮主之位,唾手可得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冷笑道:“如此说来,影鹤山庄影鹤山庄之事,都是你在幕后指使?”

    “影鹤山庄?”白虎长老哈哈笑道:“我的向大帮主,当年钱老贼将帮主之位交给你,称赞你是大智慧,现在看来,你当真是愚不可及。”凑近一些,俯身道:“你是否觉得你的好兄弟陆庄主真的将你当成兄弟?”

    向百影冷声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当真愚蠢,还是心里明明知道,却不敢承认?”白虎长老嘲讽道:“你将陆庄主当做兄弟,他可从没有将你当成兄弟。”带着青木指环,绕着向百影转了一圈,摇头道:“陆商鹤的老婆,与你青梅竹马,可是你当年知道陆商鹤对陆夫人有意,为了所谓的兄弟情义,竟然将自己喜欢的女人白白让出去,非但如此,还将封剑山庄当作嫁妆送了出去,哈哈哈向百影,不对,应该是向逍遥,你这到底是重情重义,还是愚蠢透顶呢?”

    向百影挣扎着要起身,可惜是在没了气力,只能坐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陆商鹤不知道你是丐帮帮主?”白虎长老冷笑道:“实话告诉你,早在你当上帮主的那一天,陆商鹤就已经一清二楚。他得了本该是你的女人,而且借着封剑山庄在西川江湖的地位,这才有了后来的发展,他当初不过是江湖上一介无名无姓的游子,因为结识了你,不单从你手里夺走了西川第一美人,更是从此平步青云,成为西川江湖赫赫有名的领袖人物,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,你觉得他此生最害怕的人又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向百影怒不可遏,气急攻心,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白虎长老叹道:“其实以你的精明,影鹤山庄发生的那一切,你不可能猜不到一丝端倪,只是你不敢相信这一切是你的结义兄弟在背后安排,你害怕这是真相,所以你一直在自欺欺人。”走到一张椅子边上,一屁股坐下去,嘿嘿笑道:“陆商鹤最害怕他拥有的一切忽然消失,害怕有朝一日你回去拿回属于你的一切,所以你当年离开西川,他就一直打听你的下落,为此付出了大量的财力和人力,终于知道你投入丐帮,此后多年,你的许多事情,他都是了若指掌,十一年前,你继任帮主之位,我心里固然憎恨,可是比起陆商鹤对你的憎恨,我是拍马也赶不上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