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八三章 青木飘上头
    向百影神色凝重,若有所思,想了一想,才道:“这帮人的武功路数并不特别,但是所学极杂,每个人至少都有五六门功夫,而且每一门功夫都是颇有造诣,今夜围追我的这群人,任何一人放在江湖上,都能闯出一番名堂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......那你能知道他们的来路吗?”

    向百影摇头道:“他们是早有准备,虽然那些武功路数我都能看出来,但却不能确定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。”冷冷一笑:“他们精心谋划,只怕早就想过万一围杀我不成,也不能让我看出他们的来路。”

    齐宁眉头微紧,心想以向百影的武功之渊博,竟然也不能猜出他们的来路,看来这帮人还真是计划周密。

    “是了,最后那人的武功倒是颇为奇特。”向百影想到什么:“那灰衣人出掌之时,倒像是阴阳掌!”

    “阴阳掌?”齐宁忙问道:“那是何门何派的武功?”

    “三十多年前,江湖上有一支门派,属于道家玄门,叫做水火阴阳道,在江湖上威风一时。”向百影缓缓道:“水火阴阳道虽然是打着道家玄门旗号,却是为非作歹,阴阳掌便是他们的镇门绝学,只是这门武学练起来颇为阴毒,需要童男童女的精血作为修炼之用,一开始并无人知道,后来被人查知,江湖正道联手起来,将水火阴阳道从江湖上彻底铲除。水火阴阳道满门被杀,一个不留,阴阳掌也从那以后绝迹于江湖,我听武林前辈说起过这门功夫,今日那人的路数和掌力,似乎就是绝迹于江湖多年的阴阳掌。”

    “水火阴阳道既然早就被铲除,阴阳掌失传,那人怎地还能练成阴阳掌?”齐宁奇道:“难道他是水火阴阳道的余孽?”

    向百影微微摇头,道:“是否是水火阴阳道的余孽,我也是无法确定。”

    齐宁见他神色疲惫,心知说了半天话,向百影定是疲乏,轻声道:“向叔叔,咱们找一处隐秘地方先歇一歇。这里有瀑布,说不准那帮人会追到这里来,此地还是不宜久留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微微颔首,齐宁这才负起向百影,往山林深处去,转悠了一个多时辰,终是寻到了一处山洞,齐宁放下向百影,收拾一番,这才扶着向白影进去休息,向百影内力消失,疲乏不堪,进洞之后,没过多久便即睡着。

    齐宁担心夜里会有人寻摸过来,守在洞口警戒,直到天明,已经是颇为疲惫,回转洞里,见到向百影不知何时已经起来,盘膝坐在洞内,正在调匀呼吸,齐宁凝神看他脸色,见到他脸上一阵红潮涌上,便即退去,又成灰白,这般红变白,百变红转了数次,不久头顶上竟然冒出热气来,额头汗如雨下,全身颤动,忽见得向百影身体往前伏倒,“哇”地一口鲜血喷出,齐宁大吃一惊,急道:“向叔叔,你......!”

    向百影微微抬起手,示意齐宁不必担心,抬手抹去嘴角血迹,苦笑道:“这毒药果然厉害,半丝内力都无法调动,只怕三两个月都未必能恢复。”见得齐宁神色憔悴,晓得他在洞外守了一晚,温言道:“难为你了!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一笑,道:“向叔叔,你可饿了,我去给你找些吃的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知道齐宁如今武功虽然不弱,但是江湖经验毕竟欠缺,临阵对敌也还浅陋,担心他孤身出去会碰到追兵,摇头道:“不妨事。你守了一夜,也是倦了,先好好歇息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我不妨事。”

    “向叔叔如今已经是手无缚鸡之力,若真是被追兵赶来,全都要靠你顶着。”向百影笑道:“你好好养精蓄锐,若是体力不济,到时候咱们可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向百影这话倒是不差,也不多言,靠在山洞内的石壁上闭目歇息,这几日辛苦非常,他闭上眼睛,不知不觉竟是沉睡过去,等醒过来,已经是到了黄昏时分,倒是吓了一跳,暗想自己怎地睡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他瞧见向百影靠坐在洞口那边,手中竟是拿着陆夫人给他的那张纸条,一双眼睛盯着上面的图案,怔怔出神,似乎没有察觉到自己醒来。

    齐宁心中暗叹,知道陆夫人虽然已经嫁为人妇,但向百影对陆夫人的感情却并没有减弱,这一次陆夫人对他下毒,虽然是迫不得已,但陆夫人在危难时刻,却还是选择保住陆商鹤,人心都是肉长的,向百影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问世间情为何物,若是没有身陷那刻骨的感情之中,很难体会那种感受。

    齐宁轻步靠近过去,向百影终于发现,立时将那纸条收起,含笑道:“醒了?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向叔叔,我都睡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休息,才能养足精神。”向百影笑道:“你呼吸均匀,气息极强,这内力修为确实不弱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连丐帮帮主都这样夸赞,看来自己的内力倒还真是说得过去,瞧见外面已是黄昏,道:“向叔叔,今晚我们是否可以出发了?”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虽然还有些凶险,却也不能再耽搁下去。陆大哥还在他们手中,他们很可能利用陆大哥夫妇作为要挟,向我提出条件,他们寻我不着可能就要找到丐帮,我倒想瞧瞧这帮人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。”

    齐宁“嗯”了一声,心想你都成这个样子,却还是在担心陆商鹤夫妇,当真是重情重义。

    天黑之后,齐宁也不耽搁,负着向百影循着来路往回走,他记忆力极好,倒也记得自己先前走过的方向,一路上倒也是小心谨慎,以免有人在这附近搜寻,好在四下里荒凉无比,倒是一直没有碰上对头。

    齐宁知晓离奎木狼分舵还很有些路途,一直这样背着向百影,途中实在太过显眼,必须想其他法子。

    走到黎明时分,竟是碰到了一处村落,齐宁进了村,农人早起,见到齐宁背着人进村,很是奇怪,齐宁只说向百影是他叔叔,患了重病,要往城里去看大夫,询问者附近是否有马车可雇。

    村民倒是十分热情,齐宁身上倒不缺碎银子,请村民去雇了一辆车来,又在村里吃饱了独自,不到正午时分,赶车的过来,齐宁重谢了村民,这才扶着向百影上了马车,吩咐车夫往新平镇去。

    因为向百影伤势不轻,齐宁吩咐不要走的太快,到了傍晚时分,这才进了新平镇。

    新平镇距离成都府不过二十多里地,位于成都府正南边,是川南通往成都的必经之路,镇子虽然不大,但往来行人客商每日里可是不少,傍晚时分,新平镇依然是颇为热闹,小小镇子,自然比不上成都的车水马龙,但酒肆客栈却也是不少。

    奎木狼分舵位于新平镇北边的一处老宅,马车顺着指点到了老宅之时,天色已经暗下来,齐宁先跳下车,就瞧见三四名乞丐靠坐在老宅的墙根下,瞧见有马车过来,几名乞丐都是十分警觉地盯着马车。

    齐宁拱手道:“游儿走四海,八方守阴阳!”

    这是丐帮对头的切语暗号,马车之上,向百影已经教过他暗号,果然那几名乞丐都起身来,一人拿着手里的棒子在地上敲打了三下,齐宁才道:“莫问五湖路,天下任我翔!”

    一名乞丐上前来,拱手道:“敢问兄弟是头上挂着什么云?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他定会这样问,对方询问头上挂着什么云,其实就是询问属于哪处分舵,就好比齐宁若是井木轩分舵的弟子,只要答一句“井字飘上头”,不过如今是丐帮帮主驾到,齐宁按照向百影吩咐,低声道:“青木飘上头!”

    丐帮帮主以青木指环为信物,在丐帮之中,“青木”二字便是指丐帮帮主,果然,几名乞丐听得齐宁切口,都是吃了一惊,面面相觑,这时候只听到马车内一阵咳嗽,随即一只手臂伸出来,几名乞丐瞧过去,见到一根手指上戴着青木指环,更是吃惊,早有一人转身进去老宅,其他几人则是恭敬站在马车边上,那车夫尚在,几人不好立时参拜,齐宁却是过去扶着向百影下了马车,又谢了那车夫,那车夫看着古怪,不敢多留,以免惹祸伤身,赶着马车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马车刚走,只听得脚步声响,从老宅之内涌出五六个人来,当先一人身形矮胖,脑袋秃顶,正是白虎长老。

    瞧见齐宁扶着向百影,白虎长老二话不说,已经跪倒在地,恭敬道:“拜见帮主!”其他丐帮弟子再不犹豫,纷纷跪倒,齐称“拜见帮主”。

    向百影淡淡道:“都起来吧。”示意齐宁扶自己进老宅,齐宁扶着向百影进了老宅,四名乞丐依然在外守护,白虎长老等人则是簇拥着齐宁二人进去,进门之后,早有人立时将大门关上,白虎长老微躬着身子,领着齐宁二人进了老宅的大堂。

    大堂颇为空阔,虽然摆设都颇成旧,但却还干净,与丐帮邋里邋遢的形象不是十分吻合,齐宁扶着向百影在一张椅子上坐下,白虎长老已经看出向百影脸色不对,失声道:“帮主,您......您受伤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