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八二章 生死两茫茫
    齐宁听到此处,心下一颤。

    他这具躯体,其实与锦衣齐家并无半点关系,但是想到那‘精’灵古怪的柳素衣竟然为了幼子不惜自己‘性’命,心下却是大为感触。

    随即却忽地想到,如果柳素衣是因为难产过世,为何锦衣侯府对此却并无丝毫风声。

    齐宁心知,这个时代的条件不似后世那般先进,因为难产而死的‘妇’人并不在少数,在这个时代来说,应该属于稀松平常的事情,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王公贵族,这样的事情随时都会降临到每一个家族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并非见不得人的事情,反倒是极其悲惨之事。

    柳素衣为了齐家的香火,舍去了自己的‘性’命,按理来说,齐家应该对这位将军夫人心存怜悯,哪怕是深宅大院的世家大族,即使对此并不在意,也绝不可能将这样的事情隐瞒下来,但锦衣齐家的表现,却是全府上下不许任何人提及柳素衣一句,如果柳素衣仅仅是因为难产而死,锦衣侯府为何会如此绝情?

    他只觉得其中大是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“向叔叔,那......那你可瞧见我娘的遗体?”齐宁立刻问道:“我娘若是过世,锦衣侯府定然会‘操’办丧事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想了一想,才摇头道:“这便是我一直耿耿于怀之处。其实......因为此事,我找过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传闻你娘是难产而死,我心中悲痛,也顾不得其他,便要去见她最后一面,可是锦衣侯府拒绝任何人见她。”向百影神情凝重:“你娘毕竟是将军夫人,我虽然与她结拜,但......齐家既然阻拦,我也不能硬闯,我倒是想过半夜三更潜入锦衣侯府,只是那时候的武功还比不得如今,而且那阵子锦衣侯府戒备森严,甚至调用了神侯府的人前往保护。”

    齐宁皱起眉头,愈发觉得其中事情古怪。

    如果柳素衣是难产而死,即使对外封闭消息,不想让人打扰,可是也没有必要调动神侯府的人前往守卫。

    神侯府乃是的衙‘门’,与各司衙‘门’毫无牵扯,只对皇帝负责,‘插’手的也从来都只是江湖事务,锦衣侯府是帝国的侯爵,若非特殊,根本不可能由神侯府的人前往护卫。

    “那几日我心中悲伤,若是不能送她最后一程,就负了和你娘的结义之情。”向百影眸中竟然有一丝湿润,“所以我便想等到她出殡之日,偷偷送她一程,可是......可是我在京城呆了半个月,锦衣侯府并无半点动静,也没有举办任何丧事.......!”皱起眉头,沉‘吟’片刻:“神侯府的人在锦衣侯府守了整整半个月,终于撤走。”

    齐宁神情也是异常凝重。

    十八年前,锦衣老侯爷尚在人世,齐景也还不是名震天下的楚国大将军,但作为锦衣侯府的长房长媳,难产过世,必然要风光大葬,哪怕锦衣侯府没有动静,柳素衣的娘家人也必然不会坐视不顾。

    “我心中奇怪,如果你娘过世之后,连一场丧事都不能为她好好办,如何对得住她。”向百影冷笑道:“我那时年轻气盛,便直接找上了锦衣侯府,要见齐景,你爹倒也让我进了府,我将我与你娘结拜之事告之于他,他竟是早就知晓,我质问他为何不给你娘办丧事,他却只说你娘是齐家的人,如何处理,是齐家的事情,与外人无关。”

    齐宁想不到当年还有这样一桩陈年往事,忍不住问道:“向叔叔,那后来如何?你可见到我娘的遗体?”

    “齐景只告诉我以后不要掺和齐家的事情,便不再与我多说一句。”向百影淡淡道:“我离开之后,当天夜里便潜入了锦衣侯府,府内安静如常,就似乎从没有你娘存在过,我在府中根本没有瞧见你娘的遗体,不过那时候倒是瞧见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见到我?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襁褓之中。”向百影目光柔和,凝视济宁:“那时候是锦衣侯府的太夫人在照顾你,我偷偷看了你,没能找到你娘,也就不好继续留在府里,此后两年,我潜入锦衣侯府两三次,一直想要找到你娘的线索,可是你娘从此就没有任何音讯,我还抓了侯府里的家仆询问,侯府的家仆竟然没有一人知道你娘究竟身在何方。”

    齐宁想不到锦衣侯府当年竟然有如此诡异的事情发生,皱眉道:“向叔叔,你确定我娘......她已经过世了?”

    “其实到今时今日,我也不知道你娘是生是死。”向百影苦笑道:“这些年,我一直暗中打听你娘的消息,杳无音讯,后来我继任丐帮帮主,也暗中令人找寻你娘,也是没有半点消息。”沉‘吟’片刻,才道:“你娘的‘性’子活泼机灵,如果她还活在世上,不可能不留下半点音讯,而且你外公外婆当时还在世上,你娘不可能不去探望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了,我......我外公如今在哪里?还在京城吗?”齐宁忽然想到柳素衣母系一族不可能消失,只是此前他却从没有与柳家接触过。

    向百影皱眉道:“你没有见过你外公外婆?”想到什么,叹道:“是了,你从前.......唔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他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真正的锦衣世子,被人称为锦衣傻子,脑袋不灵光,向百影既然对锦衣齐家一直颇为关注,对此事自然也知道。

    是人都只知道,锦衣世子是被人劫持离京,再次回京之后,脑子才灵光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却并无几人知道,如今的锦衣候齐宁,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位锦衣世子。

    那位锦衣世子脑子不灵光,自然也不知道人情世故,向百影自然是想到这一点,微一沉‘吟’,才道:“你外公当时是礼部‘侍’郎,你娘生下你不到半年之后,你外公突然向朝廷上了辞官的折子,朝廷也应允,我记得那时候你外公不过四十出头年纪,还不到五十岁,却早早地返回了岳阳老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外公是岳阳人?”

    向百影微微点头,低声道:“我不好直接去见你外公,所以一直派人暗中盯着,只希望能找到一丝你娘的线索。”向百影叹了口气:“可是你娘这些年来,从没有在岳阳出现过,头些年我还心存侥幸,盼着你娘还活着,可是.......现在看来,你娘或许真的早就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本想从向百影口中知道柳素衣的状况,孰知今日听过之后,心中的疑‘惑’反而更甚。

    世家大族,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隐秘之事,但是如柳素衣这般诡异的状况,却还是极其少见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年向百影一直都在挂念着柳素衣,也一直在找寻,齐宁心中对他更是心存好感,轻声道:“向叔叔教我武功,原来都是因为我娘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轻叹道:“你小的时候,我偷偷见过几次,其实当时也存了教你武功防身的心思。不过锦衣侯乃是朝廷柱梁,若是教你武功,被齐家的人发现,反倒会惹出风‘波’来。我是丐帮中人,与朝廷素来没有过多的接触,当年丐帮与神侯府签过铁血文,江湖中人也是不要与朝廷官员扯在一起,所以如果被人知道我传你武功,对丐帮是大大不利。”

    齐宁明白过来,笑道:“那时候我脑子没开窍,就算向叔叔教我武功,我也是学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.!”向百影笑道:“那时候我也好生奇怪,心想你娘聪明绝顶,怎地却生下你这样一个糊涂小子。好在你如今的聪明伶俐不在你娘之下,你娘若是知道你现在的样子,也必定欣慰。”顿了顿,才道:“去年你被人劫持出京,我当时并不在京城,赶到京城之时,你已经转危为安,这才放下心来。后来京城疫毒,你帮着丐帮躲过大劫,丐帮算是欠了你大大的恩情,我也一直在找寻疫毒背后的真相,恰好发现了秋千易在京城出现,他将你劫持出京,我便一路尾随,瞧瞧他到底要耍什么‘花’样。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原来我被劫持出京之后,向叔叔一路跟随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如此,我又不是神仙,怎能出现的那么及时。”向百影含笑道:“当日也倒不全是因为你娘才出手,你对我丐帮有恩,丐帮恩怨分明,你若有难,自然是鼎力相助。”问道:“朱雀长老给了你朱雀令,你可保存好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齐宁立时想起,当初朱雀长老确实给了自己一直令符,还说有了朱雀令,可以差遣丐帮南方七宿的丐帮弟子,当时只以为是朱雀长老感念自己对他们的恩惠,所以慷慨相赠,此时听得向百影这一问,瞬间明白:“向叔叔,那.....那朱雀令是你让他‘交’给我?”

    向百影嘿嘿一笑,道:“没有帮主的应允,你当朱雀长老真敢将如此重要的物事轻易送人?朱雀令可以调动南方七宿的丐帮弟子,若是所赠非人,利用朱雀令调动丐帮弟子为非作歹,那可是不堪设想。”说到这里,向百影‘胸’口一滞,剧烈咳嗽起来,齐宁忙扶住他,轻拍他背,担心道:“向叔叔,你的伤势是不是很重,实在不成,咱们现在就出发往奎木狼分舵过去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咳嗽一阵,才摇头道:“不急,现在出去,很容易被他们碰上,稍安勿躁,我.....我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向叔叔,先前你教我对付他们的法子,自然是对他们的武功路数很了解。”齐宁道:“你是不是已经看出他们的来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