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八一章 比画
    月明如水,瀑布之声不绝,虽然齐宁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但听到向百影这般说,心内还是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陡然之间,齐宁心中不少疑问瞬间便即清楚起来。

    向百影身为丐帮帮主,齐宁也没听说此人与锦衣候有什么交集,可是这向帮主前番不但出手相救,而且还传授调息运气之法,甚至传授功夫,这一直都让齐宁有些想不通,此时听得向百影与柳素衣有过渊源,心中顿时便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娘亲那时还不到二十岁。”向百影含笑道:“我还记得,她当时在琼林书院卓青阳门下,那天刚好从书院回家,路上就瞧见了我这个躺在雪地中的醉汉,嘿嘿,我那时候可是不修边幅,倒在街头,也像叫花子一般,其实每年冬天,冻死在大街上的人并不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她见你躺在雪地上,所以救了你?”

    “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躺在一家客栈之内。”向百影回忆道:“醒来之后,便询问客栈中的掌柜到底是怎么回事,掌柜便告诉我,是柳侍郎家的小姐送我到了客栈。”微笑道:“欠了这样大的恩惠,我向百影有恩必报,自然要找她道谢。”

    “那后来如何?”齐宁忙问道:“你见到她了?”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自然是见到了。她毕竟是闺阁小姐,我不好当面去找她,所以托了人给她送了厚礼,嘿嘿,你娘亲非但一件礼品没有收下,还送了一副她自己的画回来。你可知道画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齐宁摇摇头,向百影笑道:“画中是一个大雪天气,一头猪躺在雪地上,那头猪旁边,还画了一个大大的酒缸。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随即哑然失笑,心想柳素衣那副画当然是讥嘲向百影不但是酒鬼,而且醉得就像一头死猪一般,当真是调皮得很。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你娘亲画功了得,可惜了那般画功,因为我画出那幅图来,哈哈哈,我当年对琴棋书画也都是略有所通,便也画了一幅画送还回去,画中解释我与丐帮中人拼酒,所以才会醉倒在大街上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这有才之人还真是不同,交流起来竟然是以画传话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几天,你娘亲就是这般与我说话,她既然救了我性命,我自然要将事情始末和她说清楚。”向百影笑道:“我记得那天下午,我正在一家小酒馆饮酒,忽地瞧见一个青年公子到我对面坐下,那时候我喜欢独来独往,而且不修边幅,突然有这样衣衫得体细皮嫩肉的俊秀公子坐在我对面,你说古怪不怪?”

    “向叔叔,那俊秀公子该不会是.....不会是我娘女扮男装吧?”齐宁笑问道。

    他见向百影提起从前往事的时候,脸上一直带笑,看起来心情似乎很不错,心想向百影受了伤,如果能保持愉悦的心情,对他的伤势只能是有好处,再加上齐宁对柳素衣的事情极其好奇,好不容易能从向百影口中得到一些讯息,自然是想知道的更多。

    向百影笑道:“不错,她女扮男装,我一眼就知道,而且我当时就知道她是你娘亲。”微想了一想,才缓缓道:“我虽然一眼就知道是她,可是她一个管家大小姐,跑到街边的小酒谱见我,还是让我十分吃惊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总不会要与你拼酒吧?”

    向百影摇头道:“你娘可不喜欢酗酒之人,她找上我,是想劝我从此以后戒酒。”

    “向叔叔如今还在饮酒,我娘自然是没有劝说成功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摇头道:“你错了。你娘确实让我不要再饮酒,但我肚中有酒虫,哪里能够答应,不过你娘聪明善良,我当时就想与她结拜为兄妹,你娘也爽快,没有瞧不上我,答应与我结拜,只是她要做姐姐,我需做他弟弟才成。”说到此处,哈哈一笑,道:“我比她大上好些岁,他竟想着做我姐姐,真是岂有此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后来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娘亲是我救命恩人,我也不好直接拒绝。”向百影道:“你娘却是出了一个主意,让我与她比试画技,谁的画技高明,谁就居长。她还加了个条件,如果她胜了,从此以后,我就不能饮酒。”摇头道:“若是滴酒不沾,我当然不能答应,你娘亲却早有准备,她知道让我彻底戒酒绝无可能,所以准备了一直酒袋子,让我答应,如果她胜了,从今以后,每天最多只能一袋子酒,若是多饮一滴,就不是英雄好汉,不是男子汉大丈夫。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拿过酒袋子,见到这只酒袋子牛皮所制,虽然还很结实,但十分成旧,明显是用了许多年头,还没动问,向百影已经道:“你手里的这只酒袋子,便是当年她送给我的,也是我一直保留在身边的物事。”说到这里,神情竟是现出黯然之色。

    齐宁微微颔首,问道:“向叔叔的画技比不上我娘?”

    “凭心而论,你娘的画技虽然了得,但是与我相比,还是稍逊一筹。”向百影轻叹道:“我年轻气盛,心想与你娘一个丫头片子比试画技,自然是必胜无疑,所以便答应了她条件。她提出有她出考题,我看她比我年幼,让着她就是,而且以为最终比的是画技,无论她玩出什么花样,我总不会输了给她。”

    齐宁其实已经知道这场比试的结果当然是柳素衣取胜,只是向百影既然比柳素衣的画技要高,又是如何被柳素衣取胜?

    向百影努了努嘴,示意齐宁喂他些水喝,喝了一口水,才继续道:“当时那小酒铺也有七八个人,都过来看热闹,你娘亲提出,我和她同时作画,画一幅肖像图,看看谁画得更像,由在场的那几人评论,谁画的更像一些,谁就是赢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画谁?”齐宁问道。

    向百影瞪着眼睛道:“你说是谁?她......她竟然要以我的样容作画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齐宁一怔,随即禁不住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那小丫头片子还定下古怪规矩,什么要与她面对面坐着,除了一张纸和一支笔,不得借助其他任何物事,你想想,她坐在我对面,看我的样容一清二楚,我......我又不能用镜子,如何.....如何知道自己长得如何?”向百影没好气道:“从一开始你娘亲就设好了圈套,让我钻了进去,我......我竟然上了她的当。”

    齐宁哈哈大笑,心想那柳素衣还真是机敏调皮,他知道一个人或许对自己的相貌有个大致的印象,可是徒笔作画,想要凭空想象画出自己的样容来,那可是极其困难之事,往往越是身边之物,就往往让人越容易忽视。

    “所以向叔叔从那时候开始,就成了我娘的结拜弟弟。”齐宁笑道:“从那天开始,你就......你就用这酒袋子饮酒?”

    向百影叹道:“谁说不是。一开始每天只有一袋子酒,还真是不大习惯,不过男子汉大丈夫,一言九鼎言出如山,自然不能反悔。”顿了顿,才笑道:“要是那场我赢了,你可得叫我向伯伯,而不是向叔叔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没有想到柳素衣竟然与向白影有如此渊源,他最奇怪的便是柳素衣为何后来会成为锦衣侯府的禁忌,不失时机问道:“向叔叔,那我娘亲大婚的时候,你是否也参加了?”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我与你娘是结拜姐弟,本来她大婚,我自然是要参加,可是......嘿嘿,那次我恰好要除掉一个大恶人,没能赶上婚礼,只能派人送了一份厚礼,倒是有些对不住你娘。不过......不过我对你娘承诺,等她生下第一个孩子的时候,我定会赶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......那你后来赶到了?”齐宁忙问道。

    向百影申请却是黯然下来,苦笑道:“你娘有孕之时,一直在锦衣侯府之内,锦衣侯府不许任何人见她,我虽然想进府瞧一瞧,但一直也没有与锦衣侯府有什么交情。”顿了顿,才道:“你娘是大家闺秀,我向百影当时在江湖上名声不好,所以我与她是结义姐弟,并无几人知道,我总不能坏了她名声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颔首,问道:“向叔叔,除此之外,你还知道我娘多少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那时候在江湖上到处漂流,头两年,每年都去找你娘一两次,和她谈论琴棋书画,后来......后来我将封剑山庄交给了陆大哥,又稀里糊涂混进了丐帮,事情繁忙,也就见得少了。”向百影缓缓道:“我记得我离开封剑山庄那年,正是你娘怀上你的时候,所以特地去了一趟京城,只是没有见着你娘。本来我想等你出生之后再去瞧瞧,可是.....!”说到这里,苦笑摇头道:“红颜薄命,锦衣侯府传出的消息,你娘因为身体孱弱,生下你之后,便即......!”声音哽咽,却已经无法说下去。

    齐宁骇然道:“你是说......你是说我娘已经......?”

    向百影眼圈泛红,微微点头:“据说你娘生你的时候难产,母子不能全部保下来,虽然后来保住了你,可是你娘却......却因难产而过世。”凝视着齐宁,肃然道:“所以你娘为了让你安然无事,送了自己的性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