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八零章 斗酒
    第四八零章 斗酒

    锦衣候是大楚四大世袭候之一,无论朝中是否有对头,始终代表的是朝廷,如果堂堂锦衣候被害,就等若是大楚帝国被重重甩了一耳光,帝国也必将不惜一切代价查获真凶,以维护帝国的尊严和威势。

    齐宁心中一寻思,便知道向百影所言不差。

    控制影鹤山庄的那伙人,虽然设下陷阱,要对丐帮帮主下死手,但却显然不想与锦衣侯府结下仇怨,更不想与大楚朝廷为敌。

    他们显然也清楚,一旦被告知向百影离开了影鹤山庄,齐宁当然也不会在影鹤山庄继续逗留下去。

    他们故意安排人冒充丐帮弟子,告知齐宁虚假消息,目的当然就是引开齐宁,不想让他掺和其中。

    如果事情是这样,吴毅中途溜走,自然也就解释得通,齐宁要让吴毅带着去往丐帮,而吴毅并非丐帮弟子,即使知道奎木狼分舵所在,也绝不敢真的领着齐宁前往奎木狼分舵,否则一到分舵立时就要被揭穿,如此情况下,就只能是中途溜走。

    那帮人处心积虑,显然并没有将齐宁算进去,不知道齐宁竟然跟随着向百影一同到了影鹤山庄,为此多费周折。

    或许这是陆商鹤故意所为,当时邀请齐宁前往,就是希望因此而让事情另有转机。

    “向叔叔,那时候你又在何处?”齐宁问道。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我答应夙影立刻离开,如此才能让她心中安生,我当她面离开桃林,她只以为我真的离开,但是我走到半道,便即躲藏了起来,准备偷偷返回山庄。”冷冷一笑:“那帮人既然在山庄布有耳目,哪怕夙影再是小心,也必会被他们察觉夙影偷偷约我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自然也知道,陆夫人约你相见,一定是将真相告知于你。”齐宁道。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所以他们也一定知道我定会返回山庄,只要我回到山庄,一定可以遇上他们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点头,心知那帮人既然利用陆商鹤夫妇设下圈套,那就是对向百影的弱点了若指掌,也定然对向百影的性格十分了解,向百影义薄云天,如果知道真相,当然不可能丢下自己的义兄不管。

    明知是陷阱,却定然要前往,这便是向百影的性格,而那伙人却也是算准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们会布下陷阱,只要我出面,将他们引开,他们就不会为难大哥和夙影。”向百影道:“我天黑时候回到山庄,山庄之内寂然无声,可是大哥和夙影被绑在了院子的大树之上........!”

    “好阴险的手段。”齐宁冷笑道:“若是查出这帮人是谁,定让他们生不如死。”叹道:“陆庄主夫妇被绑,大哥当然只能是出面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我进到院子里,便冒出了一伙人来,二话不说,向我围攻过来,我不和他们在山庄纠缠,以免伤及大哥和夙影,将他们引出了山庄,他们知道我已经中了毒,尾随追杀..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这才恍然大悟,为何向百影竟是被那群人追到了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哥和夙影现在情况不知如何。”向百影苦笑道:“只盼不要因为我而牵累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齐宁也是轻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向百影身受重创,落到现在这个境况,多少与陆商鹤夫妇也有关系,如果不是陆夫人在五宝粥中下毒,向百影内力运转自如,就算那帮人人多势众,也未必能耐向百影如何,但向百影此时对陆商鹤夫妇毫无丝毫的责怪,反倒是牵挂无比。

    齐宁心中感慨向百影重情重义,轻声道:“向叔叔,他们若是没能害死你,就绝不敢对陆庄主夫妇下手。你若真的被害,那帮人只怕要杀人灭口,陆庄主夫妇反而活不了。可是只要你活着,他们心中对你忌惮,如果真要害了庄主夫妇,必然与你结下生死大仇,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,既然他们能策划出如此阴毒的圈套,自然不是愚蠢之辈,所以陆庄主夫妇姓名绝对无虞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自然知道齐宁所言属实,淡淡一笑,齐宁又道:“当下最要紧的是护住你的安全。咱们需得避过他们的追杀,安全回到丐帮,只要到了丐帮,他们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也不敢与丐帮正面交锋。”

    “奎木狼分舵设在新平镇,离成都不远。”向百影说了半天话,体力损耗颇大,气息也是颇为虚弱:“只要能赶到新平镇,就可以找到奎木狼分舵。”

    齐宁点头道:“咱们暂时还不能过去,那帮人此时正在追寻我们,他们一定也猜想到,下一步我们一定会赶到新平镇与奎木狼分舵会合,所以去往新平镇的道路上,他们很有可能设下埋伏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眼眸中显出赞赏之色,笑道:“你聪明伶俐,和那人倒是一般无二。”

    齐宁几次听到提起“那人”,心中一直都很奇怪,此时听他再次提起,忍不住问道:“向叔叔,你......你说的那人到底是谁?他是不是.....是不是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向百影欲言又止,沉吟片刻,终于问道:“你可想念你的娘亲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齐宁一怔,诧异道:“向叔叔,难道你也认识柳......认识我娘?”心下很是惊奇。

    柳素衣乃是将军夫人,而向百影乃是丐帮中人,这两人的地位悬殊极大,又怎可能认识?

    忽地想到,之前向白影提过一嘴,说是二十年前有人救了他一条性命,难道救他之人就是柳素衣?又想到向百影是十八年前才离家出走,将封剑山庄交给了陆商鹤,也就是说,二十多年前,向百影依然是向逍遥,是封剑山庄的少庄主,属于世家子弟,还真与丐帮并无多少关系。

    向百影含笑道:“你不似齐大将军那样人高马大,那是受了你娘亲的影响。你不但外形像你娘,这性子和聪明,与你娘也是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柳素衣在齐宁的心中,一直都是谜一样的存在,锦衣侯府对柳素衣的过往只字不提,这位将军夫人成了锦衣侯府的禁忌,这本就让齐宁觉得匪夷所思,此后从琼林书院院长卓青阳的口中更是得知,当年柳素衣便是琼林书院最早的学生之一,这就让齐宁对那位将军夫人的过往更是充满了兴趣。

    让她意想不到的是,苗家大巫显然对柳素衣也是十分了解,却偏偏半遮半掩,并不对自己说清楚,如今这位丐帮帮主竟然也与柳素衣有交集,这让齐宁感到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他知道柳素衣出身于官家,也算是富贵人家的子女,这种官家子女,比之民家姑娘更是要受到诸多约束。

    可是一位官家小姐,竟然结识了这么多江湖上有头有脸的厉害人物,实在让人感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其实本该你叫我向伯伯才是。”向百影道:“我比你娘亲要大上几岁,她该叫我哥哥,只可惜.......!”摇了摇头,道:“你娘狡猾多端,我上了她的当,不过我向百影言出如山,说过的话从来都是算话的,所以......那个......嘿嘿.......!”他虽然体力虚弱,身受重创,但是一提到柳素衣,脸上竟是情不自禁露出笑意来。

    齐宁对柳素衣的过往充满了好奇,对他来说,哪怕是多了解一分也是好的,只怕向百影又是欲言又止,忙问道:“向叔叔,你聪明绝顶,怎地会上她的当?”

    向百影微一沉吟,会心一笑,问道:“小宁子,你可知道,当年我每天要饮多少酒?”

    齐宁摇摇头,向百影哈哈一笑,道:“我从十三岁开始,直到遇见你娘亲之前,每天至少一坛子酒。嘿嘿,当年与陆大哥结识,也都是因酒而起,那时候我就是一个大大的酒鬼,一天喝不下一大坛子酒,浑身就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他说的一坛酒定是指那种大坛,用向百影这酒袋子,至少能装上七八袋,心想这向百影如果所言不假,那年轻时候还真是一个大酒缸,不过那时候的酒量也确实是惊人。

    “我年轻时候放-荡不羁,喜欢到处乱窜。”向百影哈哈笑道:“那时候我自诩为酒量无人能敌,后来听人说丐帮朱雀长老酒量了得,我心中不服,就想瞧瞧那朱雀长老到底有多大的酒量,便独自一人去了京城,找上了丐帮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知向百影所说的朱雀长老,并非如今坐镇京城的那位朱雀长老。

    丐帮一直都是设有四大长老协助帮主统管二十八分舵,朱雀长老乃是丐帮的职位,并非单指某一人。

    “那朱雀长老也是个痛快豪迈之人,听说我要与他拼酒,竟是答应。”向百影笑道:“叫花子没有闲钱买酒,所以我掏银子让他们搬了二十坛酒过来..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睁大眼睛,心想二十坛酒都够好几个人痛痛快快洗澡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言在先,约定不以内力逼出酒水。”向百影脸上显出光彩来:“当时边上围了好几十名丐帮弟子,就瞧着我和朱雀长老拼酒,嘿嘿,那朱雀长老果然如传言中的一般,酒量了得,我与他拼了两个时辰.......!”瞧着齐宁,含笑问道:“你可知道最后谁赢了?”

    齐宁见他眉宇间带着得意之色,心想这还用猜,笑道:“自然是向叔叔赢了!”

    向百影哈哈一笑,却自谦道:“惨胜,惨胜,朱雀长老比我先倒下,我......我胜他一分,只是当时也是昏昏欲倒,不过男子汉大丈夫,可不能当着那些丐帮弟子丢了面子,所以我强撑着离开了分舵,也不知道走进哪条巷子,然后.......然后就倒在那里。”叹了口气,道:“那可是寒冬腊月,而且那天晚上恰好下了大雪,我醉得不省人事,如果无人过问,那可就要活活被冻死。”露出一丝温和笑容,道:“是你娘亲,那次救了我性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