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七九章 艰难抉择
    向百影娓娓道来,齐宁脑中却已经想到了当年的画面,陆夫人夙影幼年寄人篱下,心中害怕,而向百影却是在那时候担起了保护神的角‘色’,说这两人是青梅竹马,还真是没有丝毫差错。。

    “向叔叔,你在白马山突然离去,是因为......这幅图案?”齐宁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离庄去往白马山的时候,夙影趁你们没有注意,将这张纸条塞到了我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齐宁这时候才明白,为何早餐时候,陆夫人出人意料的留下来,却原来是要给向白影塞张纸条。

    他倒是回忆起,早上时候,还真有一个极短的空隙,陆商鹤与自己说话,却没有注意这两人。

    “陆夫人给你这张纸条,难道是她有什么为难不好当着陆商鹤的面对你直言?”齐宁皱眉道:“她与陆商鹤是夫妻,陆商鹤与你是结义兄弟,又有什么话不方便说?”顿了一下,问道:“你下山之后,就返回了影鹤山庄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向百影摇头道:“她说在影鹤山庄东边十里地的桃林等我,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何事,但是她若有难,我必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说以你去了桃林。”齐宁明白过来:“那你可见到陆夫人?”

    向百影点头道:“我找到了那片桃林,夙影并不在那里,我等了不到一个时辰,夙影才匆匆赶到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她一人去见你?”

    向百影微微点头:“只有一人,而且她迟迟未到,就是避开耳目,以免被影鹤山庄的其他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庄主夫人,害怕什么?”齐宁一怔,随即心中明白,陆夫人与向百影当年毕竟也是有过一段情,两人单独相见,若是被人晓得,对向百影的声誉固然有损,便是陆夫人的名节也是受到极大的损害,转问道:“陆夫人见到你,自然告诉她遇到了什么困难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摇头道:“她没有遇到困难,而是我遇到了困难。”

    齐宁一愣,有些不解,向百影道:“夙影让我赶紧离开影鹤山庄,从此之后,再不要回来西川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是为何?”齐宁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我也想问明原因,但夙影并不解释,只是催我赶紧离开,越快越好。”说到这里,向百影淡淡一笑:“向某行走天下多年,还从没有因为害怕而逃之夭夭,更何况夙影这般说,其中定有隐情,只怕连她自己也是身遭困境,所以我不得不问明白。”

    齐宁点头道:“不错,她让你赶紧离开,其中当然有极大的原因。向叔叔,你后来可问清楚?”

    向百影却并无立刻回答,只是仰望天上明月,许久之后,才道:“有人要杀我!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这个我倒是知道,先前那帮黑衣人便是要置你于死地,问道:“你知道那帮人是从何而人来?陆夫人事先已经知道这帮人要杀你?”

    “夙影告诉我,陆大哥请我到影鹤山庄,并不是为了叙旧。”向百影缓缓道:“他是受人胁迫,要带我进入陷阱之中,其实在影鹤山庄,早就布下了陷阱。”

    齐宁骇然道:“你是说陆商鹤想要谋害你‘性’命?”心下大是吃惊,暗想这两人是结义兄弟,陆商鹤竟然如此卑鄙无耻,要谋害自己的结义兄弟。

    向百影摇头道:“夙影告诉我,陆大哥已经服了毒‘药’,再有几天,毒‘性’就要发作,如果我不取我的‘性’命,陆大哥自己就要死。”

    齐宁一愣,只觉得这其中竟是变得十分复杂,皱眉道:“是谁让陆商鹤服下毒‘药’?”

    “就在陆大哥出发前往千雾岭之前,有人潜入了影鹤山庄,挟持了夙影。”向百影神情凝重,“他们以夙影为要挟,‘逼’迫陆大哥找机会取走我的‘性’命,否则就要取夙影的‘性’命,而且‘逼’迫夙影服下毒‘药’,用以威胁陆大哥。”

    齐宁皱眉道:“如此说来,陆夫人她.......!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向百影知道齐宁要问什么,摇头道:“陆大哥并没有让素英受到伤害,他主动要求服下毒‘药’,而且在对方的威胁下,答应了你们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齐宁这才明白,为何陆商鹤那般热情让向百影必须往影鹤山庄走一趟。

    “向叔叔,你是丐帮帮主,谁会在背后想要谋害你?”齐宁皱眉道:“与丐帮做对,那些人都不想活了吗?还有,以你的武功,就算陆庄主‘精’心谋划,也未必能伤到你分毫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摇摇头,苦笑道:“陆大哥大仁大义,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齐宁一怔。

    “陆大哥带我到影鹤山庄,是要将夙影‘交’给我带走。”向百影道:“从一开始,他就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。只是他放心不下夙影,所以我到影鹤山庄,他已经准备找机会让我带着夙影逃离,影鹤山庄之内有那帮‘奸’人的耳目,所以他必须要小心提防,找寻合适的机会让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齐宁有些吃惊,万没有想到陆商鹤竟是如此仁义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去往白马山狩猎的随从之中,也有那帮贼人的耳目?”齐宁神情变冷。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夙影告诉我,陆大哥带我去白马山狩猎,故意让那帮人以为陆大哥是要找寻机会对我下手,其实陆大哥是想在临死之前,和我最后再聚一聚。”他眼圈有些泛红,“只可惜我对这一切一无所知,并不知道陆大哥的一片苦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......那向叔叔又是如何中毒?”齐宁疑‘惑’道。

    向百影微一沉‘吟’,才道:“是陆夫人在五宝粥中方了毒‘药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齐宁全身一震,几乎要蹦起来。

    向百影摇头道:“我不怪她,她.....哎,她与陆大哥结婚多年,陆大哥对她疼爱有加,其实夙影的身子一直很弱,为了不伤到夙影的身子,陆大哥甚至没有让她生下一儿半‘女’。陆大哥重情重义,为了保护夙影,并不在乎传续香火,他对夙影的体贴与爱护,我是及不上一丝半点的。”

    齐宁已经明白过来,道:“如此说来,陆夫人是为了.....是为了保护陆庄主,才在.......!”并没有说下去。

    向百影微微颔首,道:“那帮贼人从一开始就设好了圈套,嘿嘿,要想害死我,他们也知道不容易,所以动手之前,必须先要废我武功。他们给了夙影一种特制的毒‘药’,中毒之后,丹田的经脉便被封堵起来,无法使用内力,此事连陆大哥也不知晓。”

    齐宁叹道:“他们既然知道大哥与陆庄主的‘交’情,自然对你的身世调查的很清楚,知道普天之下,如果有一人你不提防,就只能是陆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虽然身受重创,却还是哈哈一笑,道:“这对头还真是厉害,对叫‘花’子的弱点清楚得很。”顿了一顿,叹道:“夙影与陆大哥夫妻多年,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陆大哥中毒而亡,所以在那五宝粥之中方了毒‘药’,也是迫于无奈,我并不怪她。”

    齐宁也是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陆夫人夹在中间,既不想看到向百影被害,又不想眼睁睁看着陆商鹤毒发身亡,心情之纠结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此种情况下,无论她做出什么选择,都不是错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夙影天‘性’善良,下毒之后,却又不忍心看我被害,所以......给了我纸条,找到了机会,与我在桃林相见。”向百影苦笑道:“她让我赶紧离开,就是怕我被害,可是当时我已经服下毒‘药’,虽然此毒要在体内潜伏一段时间才会发作,可我又如何能够就此离去。”

    齐宁问道:“那.....那后来你留下了?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要留下,但夙影却是以命威胁。”向百影苦笑道:“她迫于无奈给我下了毒,但心内却是后悔不已,只担心因此而害了我‘性’命,所以非要我立刻离开,我若不走,她便要当着我面自尽,我......我自是不能看她如此,所以装作答应她。”

    齐宁立刻问道:“我和陆庄主回到山庄,瞧见白虎长老派来的弟子送信,说是丐帮发生大事,要你迅速赶去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皱眉道:“还有此事?”

    齐宁从怀里取出一张便笺,向百影接过看了一眼,齐宁道:“这是你留下的便笺,我与陆庄主一人一张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摇头道:“这不是我的字迹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影鹤山庄那个叫做陆昇的拿出来的。”齐宁皱眉道:“这既不是向叔叔所留,自然是陆昇在撒谎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冷笑道:“如此看来,陆昇就是那帮贼人的同党。”眸中寒光闪过:“那名送信的丐帮弟子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叫做吴毅。”齐宁答道,当下又将无疑中途失踪的事情说了,向百影微微点头道:“那就是了,吴毅不是丐帮弟子,也是他们的人,他们布下这个局,就是为了引你离开影鹤山庄。”

    “引我离开山庄?”齐宁一愣。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这帮人的目标是我,冲着丐帮而来,你是锦衣候,他们并不想将你也牵连其中。你是锦衣齐家的人,又是楚国的锦衣候,代表着朝廷,这帮人担心将你牵连进入,会带来后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