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七八章 护月
    那身影一身灰色劲衣,面罩头套,正是后来与白猴子两人一起追赶上来的灰衣人。

    齐宁见得那人身形极快,眨眼间已经近在眼前,也不犹豫,挺刀刺过去,本以为这一刀刺去那人定会闪躲,孰知竟是双掌迎上来,左右分开,任由齐宁的长剑往他心口刺过去。

    齐宁大是吃惊,暗想这人难道是求死不成?生死攸关,也不客气,眼见得长刀便要刺入那人心口,却见到那人左右双掌猛地往内一交错,便听得“呛”一声响,齐宁手中的大刀竟是被那人双掌生生折断。

    齐宁心下骇然,那人眸中划过一丝异色,身形却依然前欺,一掌往齐宁面门拍过来,另一掌则是拍向齐宁的胸口,齐宁心知此人的武功了得,立刻后退两步,手中断刀向那人狠狠地掷过去。

    灰衣人掌力吐出,那断刀尚未接近他身体,便被掌力震开,随即身形继续前压。

    此人身法好快,齐宁动作虽然敏捷,但身上毕竟负着一人,速度便慢了半拍,想要闪躲,灰衣人手掌已经是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齐宁无可奈何,只能拍出一掌迎了过去,正抵上对方一掌,他这依然是炎阳神掌的招式,两人手掌相接,齐宁便感觉一股强横的掌力汹涌而来,他体内的真气自然而然地生出相应之力,护住了心脉内脏,不受损伤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掌对过,瞬时间全身剧震,身体连退数步,说不出的难受,他只怕那灰衣人再以掌力来击,大叫一声,放脚向马群跑过去。

    那灰衣人与齐宁对了一掌,却也是退了两步,眸中显出惊讶之色,显然是没有想到齐宁的内力却也是如此浑厚,正要追上,猛地身体一震,抬手看了自己掌心,眼中显出骇然之色,厉声道:“不要让他们逃了!”

    齐宁这时候已经是冲出圈子,身后众人立刻飞步赶上来,听的众人呼喝有声,齐宁双足一蹬,已经是腾身跃起,落到了一匹马背之上,他倒没有想到自己负人之后,还能如此轻松跃上马背,心知凶险时刻,潜力却是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他扯住马缰绳,兜过马头,众人身后呼喝追赶,马群顿时受惊,四处散开,一时间竟是将那帮人挡住,齐宁已经是催马便走,此时正值深夜,他记得来时之路,向那边飞驰过去,奔出一段,前面便是那片松树林,也不犹豫,催马进了松树林内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马嘶声声,回头看了一眼,只见到那群人却已经是骑马追赶过来。

    他听得身后向百影没有动静,问道:“向叔叔,你怎么样?能否挺得住?”却没听到向百影答应,回头看了一眼,只见到向百影脸色惨白,双目紧闭,牙关紧咬,身体摇摇晃晃,若非自己一只手在后环住,向百影早就落马。

    这时候已经没有时间停下来看向百影的情况,快马急催,身后众人距离也不算太远,能够清晰听到追赶之声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眼见得便要折到大路之上,齐宁却是转身抱住向百影,飞身从马背上跃下,那马却不停留,继续向前飞奔,齐宁抱着向百影落地之后,迅速往边上的草丛中过去,月光之下,瞧见后面那群人的身影,立时趴在草丛之中。

    十余骑飞驰而来,也没有注意齐宁抱着向百影躲在草丛中,都是从旁飞马掠过,等到这群人跑过,瞧不见身影,齐宁立时背起向百影,往南边飞奔过去,他生怕那帮人看到空马折返,一刻也不停歇,好在他真气淳厚,这一口气跑出了十数里地,脚下终是有些疲软,放缓了脚速,抬手拭去额头汗水,夜风吹过,四下里幽静异常,草木依依,山峦起伏,一时间却也不知到身处何方。

    向百影尚未苏醒,虽然已经跑出十数里路,齐宁却也不敢停步,只往那些崎岖难行之地过去。

    又走了十来里路,早已经是没了路径,到得一处山坳之中,忽听到轰轰之声响起,抬头望过去,借着月光,发现前面竟然出现一道瀑布,他正感口中干渴,背着向百影过去,将向百影小心翼翼放在一块岩石上,这才过去捧了水喝,瞧见那牛皮袋还挂在向百影腰间,走过去摘下牛皮酒袋,里面只剩下小半袋酒,拿着酒袋过去灌满,这才回到向百影身边,扶他坐起,喂他饮水。

    向百影微微睁开眼睛,灌了几口水下去,齐宁又用水帮他洗了脸,向百影的脸色终于恢复了少许血色,微微一笑,道:“今天......今天可多谢你了.......!”他从前说话都是中气十足,声线浑厚,此刻却是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齐宁忙问道:“向叔叔,你.....你现在可好些了?也不知道是否甩开那帮家伙,他们到底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轻轻摇头,道:“我伤了内脉,一时难以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伤了内脉?”齐宁一怔,急问道:“是......是谁伤了你?也是那帮家伙?”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我中了毒,丹田的经脉被药性所封,无法.....无法运力,被这帮人追杀之时,只能......只能易经换脉,勉强催动内力,只是如此一来,自催内脉,内力也撑不了多久。”他虽然受伤不轻,却还是哈哈一笑,道:“若非如此,只怕等不到你过来,我就成了那帮人的刀下之鬼。”

    齐宁这才知道,向百影方才昏厥,可能是因为内脉受伤所致,问道:“我该如何帮你恢复?”

    “易经换脉,非比寻常,并非药物可以恢复。”向百影道:“我需要静养两三个月,或能恢复过来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下吃惊,以向百影这等高手的修为,要恢复元气需要两三个月时间,可见他受创之重。

    他此时倒也明白,那易经换脉之法固然让向百影拼死抵挡,但却是迫不得已的选择,想来向百影当时已经是做好了身死荒郊的打算。

    齐宁暗想若要静养两三个月时间,自然要找一个极其安全之所,而且向百影受伤的消息,还真不能传扬出去,人心险恶,江湖暗流涌动,方才那帮人被向百影逃脱,绝不会善罢甘休,一定会费尽心思找寻向百影,而江湖上别有居心之辈若是晓得向百影受伤,只怕又要掀起一场波澜。

    “向叔叔,你歇上一歇,我送你去丐帮。”齐宁道:“那帮人不会善罢甘休,只要咱们到了丐帮,有丐帮保护,那帮人就没了法子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哈哈一笑,却是感慨道:“当年那人救了我一命,想不到二十年后,你又救了我一命,嘿嘿,有意思,有意思......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齐宁一时没能明白,“那人?向叔叔,你说的是谁?”

    向百影摇摇头,微呼吸吐纳,忽地眉头一皱,“哇”地一声,已经是吐出一口鲜血来,齐宁大惊失色,急忙扶住,向百影苦笑摇头道:“看来是真的不成了,现在连一丝儿真气都不能提上来,嘿嘿,向某六岁学武,八岁修炼内力,到如今三十多年,还从无经受过此等状况,如今连个废人也算不上。”

    他言语之中,带着些许落寞,齐宁倒也能体谅他此时的心境,向百影毕竟是天下屈指可数的顶尖高手,纵横江湖半生,威风凛凛,可如今竟然连一个普通人的气力都及不上,心中自然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向叔叔,你也别着急,到了丐帮,休养几个月,你就能恢复如常。”齐宁道:“今晚那帮家伙,一个都逃不了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嘿嘿一笑,抬头望着天上明月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齐宁轻声问道:“向叔叔,你.......你怎么也会中毒?连九溪毒王也不敢对你下毒,这天下间,还能有谁给你下毒?”

    向百影眼角微微抽动,淡淡一笑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齐宁心下奇怪,见向百影似乎是不愿意多说,暗想这向帮主到底在寻思什么,正自奇怪,忽地瞧见向白影伸过一只手来,两根手指中间,竟然夹着一张纸条,齐宁一怔,见向百影对着自己微微点头,明白过来,接过纸条,打开来,借着月光,却发现纸条之上并无字迹,只画了一个半月,一条长线在那月形图案之上,图形古怪,齐宁一时看不出其中玄机,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和夙影小时候的约定。”向百影依然是仰首望月,轻声道:“当年她父亲过世,将她托付给向家,初到向家时候,夙影......夙影很是胆小,或许在她看来是寄人篱下,做什么都要看人脸色。”

    齐宁“哦”了一声,也不多言,心想原来这是陆夫人所画,又看了一眼,虽然只是一副极为奇怪的图形,但字迹娟秀,倒还真是出自女人的手笔。

    “那年春节,府里来了不少亲戚,有些孩童性格顽劣,瞧见夙影在画画,便过去招惹,还抢了她的画笔。”向百影回忆往事,唇边却是显出一丝淡淡笑意:“我在旁瞧见,便过去将那几个孩童打了一顿,见她在纸上画了一个月亮,便拿起笔加了这条线,告诉她说,以后要是有人欺负她,无论我在天涯海角,只要看到这幅图,我就会赶到她身边保护,那月亮是她,上面加上一笔,就等若是帮她撑起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