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七三章 国色天香
    冯门主笑道:“向帮主这就是明知故问了。试问在江湖上略有走动之人,又有几人不知此事?”

    “哦?”向百影神情淡然:“丐帮自从立帮以来,虽然偶有挫折,但却并无像冯门主所言,丐帮弟子互相之间水火不容。今日冯门主说到这里,叫花子倒要查明真相,究竟此言是从何人之嘴说出来?”盯着冯门主,淡淡道:“这是冯门主自己在这里信口开河,还是果真有人在背后造谣生事?”

    冯门主一怔,向百影虽然神情平和,但那双眼睛里射出的目光却是极其犀利,他顿时有些不安,勉强笑道:“向帮主,就当我多嘴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中暗想这冯门主胆子还真是不小,小小七青门门主,竟敢在向百影面前胡言乱语,心里也明白,这几人无非是仗着陆商鹤与向百影乃是义兄弟,自觉就算言语冒犯,向百影也不会对他们如何。

    向百影拿起一片瓜片,缓缓道:“丐帮虽然只是一群叫花子,但是有人想要在背后中伤丐帮,向某是绝不会答应。”他声音平和,但自有一股逼人的威势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就听到陆商鹤爽朗笑声在屏风后面响起:“夫人,我可从来不曾对你说过一句谎话,今日你见到来人,一定会大大惊喜,无论如何你也猜不到是谁。”

    冯门主和何大侠听到声音,已经站起身来,向百影身体微微一颤,却并无起身。

    齐宁扭头瞧过去,只见从向百影身后的屏风后面,陆商鹤率先走出来,手牵一人,那人缓步从屏风之后走出,却正是一名妇人。

    妇人淡浅的橙红颜色长袭纱裙纬地,外套玫红锦缎小褂,边角缝制着雪白色的兔子绒毛,一条橙红色缎带围在腰间,中间镶嵌着一块上号的和田美玉,一头锦缎般的长发用一支红玉珊瑚簪子挽成了坠月髻,在发髻下斜插着一排坠琉璃帘,更显妩媚雍容,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淡妆,原本殊璃清美的脸蛋因为岁月的消逝,褪去了稚嫩的青涩,显现出成性的丝丝妩媚,但最让人难以忘却的却是那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。

    齐宁见到这妇人,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所见美貌妇人也不在少数,无论是顾清菡还是田夫人,那容貌都是千里挑一,便是苍溪大巫,也是美貌非常。

    可是比及眼前这名妇人,那几名女性却显然逊色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妇人从鼻梁之下,掩着一层薄薄轻纱,似乎不想在外人面前完全显露面容,但是轻纱难掩那精美轮廓,当真是风姿绰约倾国倾城。

    齐宁心想之前冯门主夸赞陆夫人乃是西川第一美人,自己当时还不以为然,现在看来,冯门主并无夸大,这陆夫人的容貌身段,莫说是西川,放眼天下,只怕也找不出几个来。

    冯门主和何大侠见到陆夫人进来,都是深深一礼,道:“见过夫人!”

    陆夫人盈盈一礼,姿势优美,声音轻柔:“冯门主,何大侠!”显然这两人乃是影鹤山庄的常客,陆夫人俱都认得。

    陆商鹤抬手笑道:“夫人,这位是锦衣侯爷!”

    陆夫人那双水眸微微亮了一些,行礼道:“见过侯爷!”

    “不敢!”齐宁忙拱手还礼道:“齐宁见过夫人!”见到陆商鹤与陆夫人站在一起,陆商鹤相貌周正,仪表堂堂,气质也算是出类拔萃,只是齐宁看在眼中,却总觉得这一对夫妻有些不协调,陆商鹤似乎远配不上陆夫人。

    “老爷是要让我来见侯爷吗?”陆夫人轻柔一笑:“锦衣老侯爷当年征伐西川,威名远扬,妾身也是听说过的。”

    陆商鹤哈哈笑道:“小侯爷自然是要见的,可是夫人最想见的不是小侯爷。”向并未起身的向百影道:“逍遥,还不见过你大嫂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陆夫人娇躯一颤,水眸立时瞧向向百影。

    向百影终是缓缓起身来,转过身去,脸上带着一丝浅笑,明显有了一下犹豫,却还是道:“大嫂!”

    陆夫人娇躯又是一颤,星光水眸盯着向百影,向百影却是微低下头,不敢与陆夫人对视。

    齐宁站在一旁,他先前还只是有些猜测,但见到这一幕,终于明白其中的隐情。

    向百影堂堂男儿,斜睨江湖,风云一时,莫说一介女流,便是江湖上那些雄霸一方的枭雄豪强,又有谁敢在向百影面前放肆?向百影又何惧任何人?

    可是这一刻,素来坦然洒脱的向百影,在这国色天香的陆夫人面前,竟然是不敢正视。

    齐宁当然知道何等样的情况,向百影这样的男人才不敢在女人面前抬头,只能是向百影心里觉得愧对眼前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水阁之内一时间寂静无声,齐宁只觉得气氛异常的压抑尴尬,片刻之后,才听到陆夫人柔声问道:“这些年......你过得可好?我.....你大哥一直都在记挂着你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终于抬起头,微笑道:“我一切都好,多谢......多谢大嫂挂念。”

    陆商鹤却已经哈哈笑道:“夫人,我便说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,没有说错吧。逍遥这些年可是干出了一番大事业,他如今是丐帮帮主,丐帮乃是天下第一大帮,咱们的逍遥,那也算是江湖第一人了,哈哈哈.......!”他笑得异常爽朗,似乎也在为自己的这位结义兄弟由衷的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陆夫人轻柔一笑,道:“向伯伯泉下有知,一定会为你高兴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落落大方,但是齐宁却听得出来,她所言无非是一些客套话,而这样的客套话,反倒是让距离拉得更远。

    齐宁知道向百影现在的心情必然是复杂至极,有心要缓解尴尬气氛,笑道:“陆庄主,我肚子可有些饿了,咱们是否可以开饭了?”

    陆商鹤哈哈笑道:“该死该死,小侯爷,真是怠慢了。陆昇,赶紧安排上菜,夫人,以前来了客人,你从不在一起用饭,今日是逍遥和小侯爷在此,逍遥不是外人,这么多年没见,你也在这里一起用饭如何?”

    陆夫人摇头笑道:“我身子这两日有些倦怠,今日就不在这里相陪了,冯门主,你们路途劳顿,多喝两杯。”盈盈一礼,竟是就此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向百影呆呆看着陆夫人离开的背影,片刻之后,终是缓缓转身坐下,脸上难以掩饰失落之色。

    陆商鹤送了陆夫人出水阁,很快便返回来,落座之后,才道:“逍遥,你大嫂多年没有见你,一时间可能有些激动,等她缓上一缓,反正你要在这里多住几日,我还记得你最喜欢夙影做的五宝粥,回头让你大嫂做给你尝一尝。”

    “不.....不用了。”向百影道:“今日见到,也就好了。大哥,小弟还有不少事情在身,小侯爷也是要急着赶回京城,不便耽搁太长时间,我们明日动身离开,以后有时间,总是要回来看看大哥的。”

    陆商鹤皱眉道:“兄弟,可是大哥有什么做的不周之处?你知道我是个粗人,若有不周的地方,你尽管说出来。我和你大嫂住在这里,这里就是你的家,回到家中,只住一晚便走,若是传扬出去,外人还说我陆商鹤不重兄弟情义,早早就将兄弟赶出门去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千万不要这么说。”向百影立刻道:“大哥待我如同骨肉,哪里有不周之处,我......!”

    “向帮主,陆庄主盛意拳拳,你可不要伤了陆庄主的心。”冯门主在旁笑道:“你们兄弟相聚,自然是要多叙叙旧。小侯爷公务繁忙,倒也不耽搁你们兄弟相聚,若是小侯爷急着赶路,明日我和何大侠护送小侯爷去往成都,此地距离成都快马加鞭也不过一天多的路途而已。”

    陆商鹤立刻道:“逍遥,你要多留几天,小侯爷也要在这里多住几天,小侯爷难得来一次西川,光临寒舍,定要让陆某略尽地主之谊。是了,逍遥,据此不远的白马山你可还记得?咱们明日就去白马山打猎,侯爷身在京城,也难得见一见着乡下地方,一起去乐一乐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只是笑了一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酒桌之上,倒也是觥筹交错,向百影本就好酒,再加上心情失落,酒桌上倒也是饮了不少,齐宁并不贪杯,喝到午夜时分,向百影固然醉了,便是那冯门主和何大侠也是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酒席散后,陆商鹤令人带着向百影和齐宁下去休息,这影鹤山庄面积甚大,宅院不少,陆昇领着两人到了客院,两人的房间一墙之隔,齐宁亲自扶了向百影进屋,扶他躺下,本想去隔壁屋里,又想到向百影醉醺醺的,还是留在这边略作照顾。

    他就靠坐在房内的大椅子上小憩,迷迷糊糊之中,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睁开眼睛来,发现屋内依然点着油灯,向床上瞧去,只见到床上空空如也,向百影竟已经不在床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