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七二章 十步杀一人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本侯才疏学浅,哪里能在这里丢人现眼。 ”他对冯门主这几人并无太大好感,若是换了敬重之人,少不得会谦称晚辈,但是在这几人面前,齐宁倒是不客气。

    冯门主笑道:“小侯爷文采必然是有的,只是年纪尚轻,要写出磅礴气势,配得上向老庄主,那可是要极深的阅历才能作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却也是暗带讽刺之意,似乎是在讥嘲齐宁见识浅薄,并无多少阅历威望,无非是靠着锦衣候的招牌,外人不敢得罪而已。

    “川客漫雪缨,承影霜雪明。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。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痕,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!”冯门主话声刚落,齐宁便已经是朗声吟道。

    这首诗是李太白的《侠客行》,只是为了对景,齐宁没有照搬原诗,而是略作了几个字的改动。

    齐宁吟出第一句的时候,几人便都是一怔,一首诗吟完,几人一时间都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却见的向百影猛地一拍手,哈哈笑道:“好文采,好文采,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痕,哈哈哈.......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,小侯爷,好气魄!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这首诗传唱数百年,当然是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陆商鹤也是略带惊讶之色,道:“果然是好诗,逍遥,想不到侯爷不但武功了得,这文采更是令人赞叹。”

    “陆庄主过奖了。”齐宁脸不红心不跳,微笑道:“这首诗也不知道配不配得上向老庄主。向老庄主当年是西川第一剑客,一旦出剑,自然是十步杀人,而老庄主淡泊名利,晚年还封剑归隐,这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应该与老庄主颇为契合。”

    陆商鹤笑道:“不错,如此佳句,正配得上义父,明日我便派人找来妙手丹青,将这首诗词题上去。”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,庄内各处都已经点起灯火,早有人送了茶和点心上来,川中自有好茶,瓷杯之中,漂浮着嫩绿的茶叶,清香扑鼻,而点心也都是十分的精致,竟是不亚于锦衣侯府制作出来的糕点。

    “去告诉夫人,有贵客前来,让夫人一定要到大堂来见。”陆商鹤吩咐道:“你就告诉她,我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,对了,派人赶紧准备酒宴,就在花园里设宴。”

    家仆答应一声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堂之内点着灯火,十分明亮,无论桌椅摆设,也都是极为考究,也不知哪出燃着檀香,漂浮在空气中,闻在鼻中,让人心神幽静。

    各人分宾主落座,陆商鹤已经笑道:“逍遥可还记得当年我们一起狩猎?”

    “自然记得。”向百影放下茶杯,含笑道:“大哥的箭术了得,我还记得,你我同去狩猎,每一次你猎杀的猎物都比我多出许多。”

    陆商鹤端着茶杯,哈哈笑道:“你们可都别听他说。我是个粗人,当年狩猎为乐,可是我这兄弟虽然武功了得,但骨子里却是风雅得很,不喜欢杀生,我射出十箭,他才勉强射出一箭,猎物自然比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冯门主笑道:“冯某倒也听说过,当年的向少庄主,文采风流,只是万没有想到,少庄主竟然有朝一日会进入丐帮,而且成为丐帮帮主。”向身边那人道:“何大侠,你在丐帮也是有朋友的,可瞧见丐帮有文采斐然之辈?”

    那何大侠抚须笑道:“向帮主乃是丐帮之中的异数。我在丐帮确实也有些朋友,他们都是形势洒脱不拘小节的江湖汉子,没有什么讲究,扁担倒了,也不知道是个一字,哈哈哈,向帮主出自西川世家,能够入丐帮,这份魄力,那也是少有人及。”

    齐宁闻言,心想这几人话中带话,颇有些太岁头上动土的意思。

    向百影淡淡一笑,道:“何大侠在丐帮有朋友,那就算是我丐帮的朋友了。只是何大侠结识的丐帮弟子终归是少数几人,代表不了整个丐帮,若是多有接触,何大侠就会知道,丐帮人才辈出,无论是武人还是文人,都是如同过江之鲤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骨子里自然不是一个在意别人对自己看法之人,如果别人言辞是对他微有冒犯,他也不会有什么反应,最多一笑置之,但是这何大侠言语之中涉及到丐帮,他身为丐帮帮主,却是要时刻维护丐帮的声誉。

    陆商鹤显然是感觉气氛有些不对,皱眉道:“冯门主,何大侠,你们是陆某的朋友,逍遥是我陆商鹤的兄弟,进了影鹤山庄的大门,就是自家人。咱们虽然都是江湖莽汉,说话没有分寸,但若是有些话说的不对,也要适可而止,让我兄弟不痛快,就是让我陆商鹤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冯门主和和大侠对视一眼,略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却见一名家仆在外禀道:“庄主,夫人说身体稍有不适,稍歇片刻再过来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身体不适?”陆商鹤急道:“怎么了?出了何事?”便向大门走去几步,想到什么,转身道:“逍遥,你们先喝茶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也是微显担心之色,问道:“大哥,夙影.......大嫂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什么大事,不必担心,我去看看就好。”陆商鹤笑道:“我专门聘请了一名郎中,常年住在庄内,夫人若有不适,随时都可以诊断。”问那家仆道:“陆昇,酒宴可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那家仆陆昇立刻道:“庄主,酒宴已经在花园里准备妥当,随时可以上菜!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带几位客人去往花园里。”陆商鹤吩咐道:“我去看看夫人,马上就去花园。”向众人拱拱手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冯门主抚须叹道:“陆庄主重情重义,和我们在一起从来都是不拘小节豪迈大气,可是照顾陆夫人,却是细致入微。”

    陆昇却已经上前恭敬道:“几位大侠,请随小人去花园用宴。”

    齐宁上次在封剑山庄之时,便与封剑山庄那位青衣总管有过交手,虽然只是一名总管,武功却着实不赖,此时看到这陆昇,打量一番,见这陆昇平平无奇,毕恭毕敬,倒还真看不出武功如何。

    一行人跟随陆昇穿廊过院,来到了一座花园之中,园中山石古拙,溪池清澈,花卉不多,却甚是雅致,齐宁见到这花园内的格局十分的精巧,小桥石亭,点缀其间,陆商鹤为了这花园子,显然是费了一番心思。

    清池边上,建有一座水阁,陆昇迎了几人进到水阁里,里面灯火通明,亮如白昼,四面前后各有一面大大的屏风,中间便是一张极为考究的红木古桌,桌子上已经摆放好了瓜果甜品。

    几人落座之后,陆昇才问道:“几位大侠,是否现在就上菜?”

    冯门主向向百影问道:“向帮主,咱们是否先吃饭?”

    向百影却似乎没有听到,若有所思模样,冯门主微皱眉头,咳嗽一声,径自向陆昇道:“等陆庄主来了之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陆昇答应一声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齐宁靠在椅子上,百无聊懒,他若非是冲着向百影面子,还真没有心思与这冯门主坐在一个桌子上,他心里也清楚,如果向百影不是给陆商鹤面子,这冯门主二人也绝没有机会能与丐帮帮主坐在一个桌上喝酒。

    齐宁见得向百影心有所思,知道十有是因为那陆夫人之故,他其实已经隐隐猜到,向百影与陆商鹤这对结义兄弟,与那唤作夙影的陆夫人当年定然是有颇为复杂的感情,向百影本是个性情颇为洒脱之人,但是进到影鹤山庄之后,明显就显得十分拘束。

    冯门主和那何大侠凑在一起低声细语,齐宁也不管他们说什么,并不与他们说话,忽见到冯门主笑道:“向帮主,听说再有几个月,便是丐帮三年一度的青木大会,却不知今年这青木大会安排在何处举行?”

    向百影微抬眼,淡淡笑道:“冯门主是否也想加入我丐帮?”

    冯门主一怔,何大侠在旁已经道:“向帮主说笑了。冯门主的七青门虽然比不得丐帮弟子遍天下,但在西川那也是响当当的门派,堂堂七青门门主,又怎会加入你丐帮。”

    “冯门主既然不想加入丐帮,为何还要询问青木大会的举办地?”向百影微笑道:“冯门主既然在丐帮有朋友,应该知道,丐帮青木大会,只有丐帮弟子才能参加。”

    冯门主略有些尴尬道:“冯某只是随便打听一番。”

    齐宁本就看这冯门主有些不顺眼,故意道:“冯门主打听丐帮的,是否代表别人也可以打听七青门的事情?是了,冯门主,你们七青门现在有多少人,可选好了下一任的门主?你年纪这么大了,也该考虑一些继承人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冯门主脸色一沉,但毕竟是老江湖,很快就笑道:“多谢小侯爷关怀。其实丐帮青木大会,还真不是什么机密大事,用不了多久,便是天下皆知。这就像丐帮分为南派和北派,虽然同属丐帮,但南北两派素来是水火不容,此时也是天下皆知,并非什么秘密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本来对这两人爱理不理,听得此言,眸中寒光一闪,但神色却依旧平和,问道:“冯门主何出此言?叫花子走南行北,倒也没听人说丐帮南北两派水火不容,冯门主又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