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七一章 影鹤山庄
    第四七一章 影鹤山庄

    陆商鹤此时也是看向齐宁,拱手笑道:“小侯爷,莲花峰巅你技惊四座,从此名震天下,当真是可喜可贺。 ”

    齐宁淡淡一笑,道:“让诸位见笑了。陆庄主,神侯府召集诸帮派议事,你为何不参加?”

    “诸帮派无非是要找神侯府论功行赏而已。”陆商鹤笑道:“我们封剑山庄参与攻打黑莲教,倒还真不是为了别的,毕竟我等也是在西川地面讨生活,黑莲教和我们近在咫尺,而且行事阴毒,若是能趁此机会将之铲除,西川武林也算是太平许多。西门神候素来公正廉明,此番西川同道出了多少气力,神候总会是只晓得,我相信即使不参加议事,神候也不会亏待我们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倒也是率直坦诚。

    齐宁微微颔首,陆商鹤已经笑道:“小侯爷,陆某是要拉着逍遥兄弟去我宅子里盘恒几日,不知侯爷可有雅兴?若是侯爷不急着返京,还请光临寒舍,让陆某略尽地主之谊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这对结义兄弟相聚叙旧情,自己倒还真没有必要掺和进去,再加上他心里也十分挂念依芙的伤势,想着尽快往黑岩寨去一趟,正想婉言谢绝,却听到陆商鹤身后一人笑道:“小侯爷要押送秋千易那个老毒物返京论罪,立下如此功劳,朝廷定然要对小侯爷大加封赏,说不定过得一阵子,小侯爷这个侯爵就能加封为公爵,只怕也没有心思在西川逗留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瞧那人面容,记得此人似乎姓冯。

    这姓冯的虽然脸上带笑,但这番话却明显带着讽刺之意。

    齐宁心里也清楚,自己在莲花峰巅三阵皆胜,让八帮十六派撤走,许多人心里肯定是大为不满。

    只是这姓冯的说话怪里怪气,倒是让齐宁心里有些不痛快,淡淡笑道:“陆庄主盛情相邀,本侯若是拒绝,倒想是瞧不起你们这几个人,让人失面子的事情,本侯很少去做的,陆庄主,上次在封剑山庄还未尽兴,此番前去叨扰,还真是要玩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误会了。”陆商鹤立刻道:“此番邀请侯爷前往的并不是封剑山庄,而是影鹤山庄。”

    “影鹤山庄?”齐宁一怔。

    陆商鹤笑道:“内子闺名夙影,陆某商鹤,各取一字,所以取名为影鹤山庄。那是陆某十年前特地为内子购置的一处庄园,图的是个清静。内子当年可是西川第一美人,能够下嫁给陆某这样的草莽汉子,那是我陆家积了几辈子的德行,所以只要陆某能做到,必定给内子最好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身后几人都是附和笑道:“陆庄主宽厚仁义,却又才干出众,江湖同道那是有口皆碑。可是却并无几人知道,陆庄主对陆夫人那可是关怀备至,只怕天底下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好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那冯门主笑道:“陆庄主都说了,陆夫人当年是西川第一美人,陆庄主能够抱得美人归,那确实是令人羡慕,有此佳偶,陆庄主当然是将夫人捧在手心之中,倍加爱护,哈哈哈.......!”其他人也都是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齐宁却是瞥了向百影一眼,只见到向百影神情淡定,可是眼眸之中却划过一抹失落,微笑道:“大哥对大嫂关怀备至,确实是少有人及。”

    “逍遥,你可别这样说,我是个粗人,只知道让她吃好穿好住好。”陆商鹤肃然道:“日后逍遥若是娶了妻室,也定是个好男人。想当年逍遥你琴棋书画样样皆通,哪一样都是为兄拍马也赶不上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只是笑着摇头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荒郊野外,咱们也不必在这里多言。”陆商鹤笑道:“等到了影鹤山庄,咱们再边喝酒边叙旧。逍遥,上次在封剑山庄,你匆匆而去,为兄可还有好些话没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继续向东赶路,往成都府方向而行,走了两天,一路上陆商鹤倒是安排的异常周到,每到一处,事先就派人在前面安排好饭食住宿,一日三餐,都是丰盛有加,跟随他的那几人虽然在西川也都是一方豪强,可是对路上和确实唯命是从。

    齐宁要往黑岩寨去,本也要经过成都府一带,所以也算是顺路,既然陆商鹤一路上安排周到,他倒也是落个现成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日上,陆商鹤却是带着折而向南,原来那影鹤山庄却是在成都西南一带。

    途中有三人却是告辞而去,径回自家,剩下冯门主和另外一人则是一同随着往影鹤山庄去。

    这日天黑之前,顺着一条青石板大道来到一所大庄院前,庄园后面是一座山,前面是一处清澈的湖泊,周围满是花圃绿柳,景色怡人,倒颇有些江南风韵,朱红色的大门之外,一左一右两头大石狮子,威武霸气,却也显出陆商鹤家财不菲。

    陆商鹤叫开了门,家仆见到庄主回来,大是欢喜,早有人过来牵了马匹下去,陆商鹤领着众人进了庄内,到了大堂,齐宁见到中堂却是挂着一幅画,上面画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,手提着一把剑,另一只手则是轻抚白须,双目斜视上方,气质超尘脱俗。

    齐宁正寻思为何影鹤山庄中堂竟然挂着这样一幅画,这画中老者会是何人,却见到向百影缓步上前,忽地双膝跪倒在地,对着那画像叩拜下去。

    齐宁一怔,陆商鹤轻叹道:“逍遥,我将山庄翻修之后,请了西川第一画师为义父画下了这幅像,义父没有画像留下,我只能靠记忆告诉画师义父的样容,或许还有些瑕疵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父亲。”向百影抬起头,凝视着画像,声音已经哽咽:“大哥,这......真是难为你了.......!”说完,恭恭敬敬地叩了九个头。

    齐宁这才明白,原来这幅画像竟然是承影山庄的向老庄主。

    这是武林前辈,又是向百影的父亲,齐宁不敢失礼,上前去,也是向着向老庄主的画像深深一礼。

    向百影九叩之后,陆商鹤已经伸手将其扶起,向百影眼中略微有些泛红,苦笑道:“逍遥愧为人子,这些年来,都是大哥........哎!”

    “逍遥,你这样说,为兄可要生气了。”陆商鹤正色道:“你我当年义结金兰,义父更是不嫌弃我出身贫贱,收我为义子,从那时候开始,我便视自己为向家的一部分。这些年你游历江湖,如今成了丐帮帮主,干出了如此一番大事业,义父若是泉下有知,可不知道有多欣慰。”背负双手,看着那幅画,缓缓道:“义父当年多我多有教诲,他虽然走了二十多年,但是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,我都是牢记心中,义父的画像在这里,我每日进出,都会想起义父当年的教诲,如果不是这些教诲,为兄今日只怕也成不了现在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勉强笑了笑,但齐宁可以看出,这位见多识广的丐帮帮主,此刻却是触动了内心最柔软之处。

    “逍遥,你看义父画像边上,留出了一大片空白。”陆商鹤含笑道:“你可知道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还请大哥赐教!”

    “义父纵横江湖,在西川立足,一手创建了封剑山庄。”陆商鹤感慨道:“他老人家英雄了得,只有一副画像,为兄总觉得缺少一些什么,所以当年绘像之时,就想过要给他老人家写上一首足以匹配的诗词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诗词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陆商鹤点头笑道:“你知道为兄只知道舞刀弄枪,实在写不了什么高明的词句,夙影虽然文采出众,但毕竟是女人,文采秀气了一些,不符义父的豪情,所以我一直等着你回来,将这首词补上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一怔,叹道:“大哥,你这......你这可真是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拉你回来,只是为了见你大嫂?”陆商鹤朗声笑道:“填词之事一日不了,我心里便觉得愧对义父,所以这次说什么也要拉你回来将这篇词填上。”轻拍向百影肩头:“当年你的文采就是斐然出众,十八年过去,见多识广,比及当年,如今自然更是不可同日而语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摇头道:“大哥,你如此费心,小弟心中感激,不过这首词,小弟以为谁都可以填上,唯独我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陆商鹤奇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父亲的遗愿,乃是想让我弃武从文。”向百影苦笑道:“大哥应该记得,父亲晚年封剑,本就是希望向家不再涉足江湖恩怨,只可惜小弟如今依然身在江湖,而且还.......!”摇了摇头:“父亲泉下有知,未必欣慰,只怕还在责怪小弟。所以这首词,小弟却是不敢填上。再说子不论父,父亲无论是什么样的人,我这个做儿子的,都不好评价。”

    陆商鹤抬手抚须道:“原来逍遥还有如此顾忌,这是为兄考虑不周,这.......!”

    那冯门主笑道:“陆庄主,向帮主填词有忌讳,倒也是实情。”瞥了齐宁一眼,道:“你莫忘了,小侯爷还在这里,这是平日里请都请不到的贵人,庄主何不请小侯爷填词?”

    另一人也立刻道:“冯门主所言极是,锦衣候名震天下,小侯爷出身锦衣齐家,定然是文韬武略,莲花峰巅,小侯爷的武功我们是见识过了,确实是让人赞叹。现在不如请小侯爷一显文采,也让我们见识见识锦衣齐家的文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