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六九章 一身系一国
    齐宁知道以向百影的武功修为,既说寒冰真气并无太大弊端,那就不会有太大问题,心下微宽,问道:“向帮主,修炼纯阴真气会被至阴真气吞噬,那若是不小心修炼了纯阳真气,又会如何?”

    齐宁其实心里已经打定主意,既然有至阴真气护体,以后类似大光明寺的纯阳内功也就没有必要去修炼。

    只是他心里却是想到了神功。

    神功一旦催动,那可不管敌手的内力是纯阳还是纯阴,尽皆吸取过来。

    若是日后不小心吸取了敌手的纯阳真气,却不知又是怎样一番结果。

    向百影解释道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如果真的有纯阳真气在经脉之内,至阴真气自然容不得它,只是阴阳相克,所谓杀敌一万自损八千,至阴真气要清理纯阳真气,其自身多少还是要受些折损,纯阳真气在体内,不但对修炼至阴真气毫无益处,反倒是自耗真气,所以日后你可要小心谨慎,普通的内功倒也罢了,这江湖之上,多有修炼纯阳真气的高手,一旦内力深厚,与你对敌,必须小心提防。”

    齐宁此时已经明白了大概,微微颔首道:“多谢向帮主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无人之处,你倒也不必称呼我为向帮主。”向百影面带慈和之色:“你叫向叔叔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向叔叔?”齐宁一怔。

    向百影微笑道:“你要记着,炎阳神掌毕竟是阴邪功夫,日后尽量不要使用这门功夫。江湖人士在面子上对这类功夫还是十分的排斥,自诩正道,近日已经有人看出端倪,对你的声明颇有损伤。”

    齐宁听向百影语重心长,循循善导,心下颇为感激,忍不住问道:“向......向叔叔,你为何......为何要对我这样好?”

    向百影一怔,随即笑道:“你是侯爷,叫花子乞讨为食,总不能得罪你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知他这是调笑之言,却见的向百影眼眸之中的眼神柔和起来,温言道:“再有不到半年,你便年满十八了吧?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还没说话,却听得向百影颇有感慨道:“转眼变快二十年了,时光如逝......1”轻叹一口气,摇了摇头,满是唏嘘。

    齐宁不知向百影为何有此感慨,向百影也不过四十出头年纪,二十年前,正是年少气盛之时,莫非是瞧见自己,忆及到他自己的往昔,但齐宁却隐隐觉得向百影这句感慨非比寻常,小心翼翼问道:“向叔叔知道我的年纪?”

    向白影凝视着齐宁,并没有说话,片刻之后,轻叹道:“你的事情,我知道的不算太多,却也不算太少.......。”微一沉吟,终于道:“今日你主动挑战群雄,应该不是真的为了化干戈为玉帛吧?”

    齐宁顿时有些不好意思,心想在这位丐帮帮主面前,自己还是老实一些的好,道:“我误入黑石殿,只能找寻机会出来,秋千易老奸巨猾,给我服下了毒药,若是八帮十六派不撤走,秋千易断然不会给我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了。”向百影笑道:“小小年纪,竟敢视天下英雄如无物,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原来你这是要救自己性命,不过你这性子,倒是与那人一般无二,胆大包天,不知畏惧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?”齐宁一愣,忙问道:“向叔叔,你说的是谁?”

    向百影立刻笑道:“没什么。不过你这样一来,也算是及时,八帮十六派终究是撤了。”

    “向叔叔也希望八帮十六派撤走?”齐宁问道:“莫非你也以为黑莲教是被冤屈的?”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京中疫毒,疑点重重,秋千易虽然用毒之术出神入化,但此人并不是疯子,不至于做出那般事情来。不过这件事情,多少与秋千易扯上一些关系,要追寻真相,还真要秋千易帮忙找到线索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丐帮帮主就是不同一般,点头道:“其实皇上和我也都怀疑此事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丐帮消息灵通,但是此番事件,却还真是没有找到什么线索。”微一沉吟,若有所思,喃喃自语道:“只是那位大宗师迟迟不曾出现,倒是让人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向叔叔说的是黑莲教主?”齐宁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向百影微微颔首:“黑莲教是黑莲教主一手创建起来,今次八帮十六派都已经攻到了黑石殿,生死一线,他却迟迟没有露面,于理不合。”

    齐宁想了一想,想着如果从京城疫毒开始到如今的围剿黑莲教,从头至尾都是有人设下的阴谋,那么对方必然是势力庞大才会有如此布局,只靠自己断然不可能查出幕后真凶,丐帮乃是天下第一大帮,而向百影更是当今之世屈指可数的顶尖高手,如果他愿意出手调查,显然比自己更有把握查出幕后的真相。

    齐宁微一沉吟,终是将上山之后被人偷袭昏迷,继而误入迷花谷之事一一说了,便是冰棺之事也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向百影越听越是吃惊,问道:“你是说黑莲教主已经受伤?”

    “而且受伤不轻。”齐宁道:“那青铜将军趁他功力大打折扣之时出手,两人旗鼓相当,应该是两败俱伤。”

    “青铜将军?”向百影皱起眉头:“黑莲教主乃是天下五大宗师之一,武功已经超出武道巅峰,普天之下,除了另外几位大宗师,哪里还有人能伤得了他?除非那位青铜将军也是一位大宗师。”

    “向叔叔,你是说另有大宗师为了冰棺闯入迷花谷?”

    向百影摇摇头,又点点头,随即又摇摇头,神情变的迷惘起来:“大宗师都是不该存在于世的人物,一旦两大宗师对垒,绝不会有人能够取胜,必定是两败俱伤。”想了一想,才道:“他们虽然超然于武道巅峰之外,但却并非没有敌手,五大宗师互相之间都是对手,谁都不想屈居他人之下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向叔叔,你是说他们不到万不得已,不会轻易对决,以免给他人可趁之机?”

    向百影眸中显出一丝赞赏之色,显然是觉得齐宁的脑子反应极快,瞬间就明白了他意思,颔首道:“你试想一下,若是有两大宗师对决,两败俱伤,被其他几位大宗师知道,是否会错过这等机会?”

    “是了,都到了大宗师的份上,谁都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普天之下的第一人。”齐宁也是微微点头:“他们互相之间都不敢轻举妄动,可是一旦真有大宗师受伤,他们很可能就会趁虚而入,能少一位宗师,对其他宗师来说威胁就少了一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道理。”向百影道:“所以天下相安无事,也正是因为五大宗师互相之间的制衡。”淡淡一笑,道:“五大宗师,东齐一个,北汉一个,你们楚国也有一个,天下三国,各有一位大宗师,若是没有制衡,你觉着如今的天下还能三足鼎立?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骇然道:“向叔叔,难道东齐国夹缝生存,也是因为.......因为大宗师之故?”心中只觉得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他虽然知道大宗师的武道修为都已经是神鬼莫测,但想着这些人毕竟是血肉之躯,也不至于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宛若怪物。

    可是按照向百影这般说,这些大宗师的实力竟然已经牵涉到了国运。

    “虽然并非全部,但大宗师关乎国运,却也是不争的事实。”向百影神情肃然:“如果东齐国没有白云岛主莫澜沧镇护,只怕如今早已经不存在什么东齐。一人敌万军,自然是绝无可能,但是东齐没有莫澜沧,他国宗师要进入东齐皇宫杀死东齐帝君,那是易如反掌之事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中吃惊不已,心想原来大宗师的本事竟然是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诚如向百影所言,如果没有大宗师的镇护,本国帝君随时被杀,不但会让国家陷入动荡混乱,而且也会让国内士气衰弱,国破家亡,那也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几位大宗师的存在,才让国运延续。”向百影道:“这些年来,几位大宗师都不会轻易卷入国事之中,若是我没有猜错,这些人已经形成了默契,只要他国宗师不卷入是非,那么其他人也都将不会干涉国事,成败兴衰,由各国的皇帝臣子们折腾去就是。”神情凝重:“可是一旦哪国大宗师真的身死衰亡,你觉着这样的平衡还能保持下去?”

    齐宁此刻也是神情凝重,今日从向百影口中,才知道如此隐秘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到,此前不少人都在试探询问自己剑神北宫连城是否还活在世间,他一直好奇为何这些人对北宫连城的生死为何如此关心,此时却已经恍然大悟,北宫连城的生死关乎着楚国的国运,也难怪会有人费尽心思想要查清楚剑神的生死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这几位大宗师确实是宛若恐怖怪物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一身系国运,所以几位大宗师绝不会以身犯险,轻易与别的宗师对决。”向百影正色道:“与黑莲教主两败俱伤的那位青铜将军,我思来想去,也绝不可能是任何一位大宗师......!”微眯起眼睛,喃喃自语:“能够与黑莲教主这样的大宗师两败俱伤,这青铜将军到底是何来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