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六七章 毒王之忧
    群豪就这般下山,颇感脸上无光心中不甘,但有言在先,自然不会违背,忽听得人群中有人冷笑道:“还留在这里做什么?等着黑莲教请咱们吃晚饭吗?”话声之中,见到有人率先离开,身后跟着一群门人。

    其他各派眼见如此,索然无味,俱都纷纷离去。

    八龙铁锁悬于半空之中,功夫好些的踏着铁链过去,若些的则是拽在铁链上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小半个时辰,莲花峰巅已经是没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陆商鹤却是走到向百影面前,微显激动之色,笑道:“逍遥,多年不见,原来你竟成了丐帮帮主,做兄弟的真是为你高兴。其实大哥晓得,以你的本事和性情,无论走到哪里,都能干出一番事业来。只是大哥惭愧,这么多年来,竟然不知道该帮的帮主就是我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在陆商鹤面前倒是显得颇为恭敬,微笑道:“大哥不要怪我隐瞒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。”陆商鹤哈哈笑道:“我知道你的心思,你若是说出自己的身份,担心大哥不似以前那般与你亲近,你这可是多想了,莫说你是丐帮帮主,就算是你是武林盟主,你也依然是我的弟兄。”

    轩辕破却是走到齐宁身边,拱手轻声道:“侯爷,防人之心不可无,秋千易答应随你进京,我神侯府愿意在你左右保护,以防此人有诈。”

    “秋千易如今最想洗脱身上的冤屈。”齐宁微笑道:“他要是真的害了我,黑莲教那可就真是自找死路了。”

    轩辕破微微颔首,心中也知道既然天下皆知秋千易要随同齐宁进京,秋千易除非是鱼死网破什么都不顾忌,否则绝不敢动齐宁一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西门战樱靠近过来,轻声道:“侯爷,你不和我们一起回京吗?”

    “一起回京自然是更好。”齐宁微笑道:“只是我还要往黑岩洞去一趟,只怕要耽搁几天时间。”

    齐宁自然没有忘记与依芙的约定,依芙已经与他有了夫妻之实,他自然要前往安排,若是依芙愿意与自己进京自然是更好。

    轩辕破想了一下,才道:“侯爷,为以防万一,我们在成都等候几天并无不可。神候派我等前来,本就是为了给朝廷一个交代,若是我等空手而归,这..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明白轩辕破的意思。

    神侯府大动干戈,本是想彻底剿灭黑莲教,但因为自己出现,神侯府的目的可算是半途而废,但是调动众多帮派,若是轩辕破就此返京,终究是脸上无光,虽然秋千易答应进京,却并不随同神侯府一道,神侯府若是跟随自己,也可说是一路押送着秋千易返京,面子上也会好看一些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下山之后,你们可以先在成都等候几日,我办完事情,立刻与你们会合。”齐宁点头道。

    轩辕破这才拱手道:“如此我等就在成都等候侯爷!”瞥了秋千易一眼,也不多言,示意神侯府众人随同自己下山。

    韩天啸和严凌岘等人脸色都是颇为不好看,勉强向齐宁行了礼,轩辕破又过去与向百影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西门战樱跟在最后,步子迟缓,走在齐宁身边,微咬着嘴唇,似乎有话要说,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齐宁见神侯府其他人走过去,这才凑近一些,轻笑道:“怎么,舍不得我了?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脸上顿时泛红,秀眉蹙起,低声道:“你胡说什么,你......你要是再胡言乱语,我.......!”

    “你就一刀砍了我是吧,西门女侠?”齐宁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西门战樱又羞又恼,心想凶险时刻,这齐宁正儿八经还算让人喜欢,可是平时油腔滑调,根本说不在一起,瞪了齐宁一眼,一跺脚,屁股一扭,加快步子跟了上去,只是走出几步,忍不住回头瞧了一眼,见得齐宁正似笑非笑瞅着自己身上某一处,顺他目光微低头,便发现此人竟是盯着自己屁股看,又窘又怒,低声骂了一句“无耻”。

    齐宁带着欣赏目光瞧着西门战樱扭着丰满大屁股离开,忽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冷哼,扭头过去,只见到秋千易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“毒王,我和你的约定,幸不辱命。”齐宁微笑道:“接下来就要看毒王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秋千易却是盯着齐宁眼睛,低声问道:“小侯爷,老夫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你击败徐长峰的功夫,是何人所授?”秋千易目光深邃,“你是何时遇见那人?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见秋千易神情凝重,眼眸深处竟是微显紧张之色,心下立时觉得有些蹊跷,晓得秋千易只怕已经认出了自己所使的是炎阳神掌。

    他虽然有神功与逍遥行这般世间罕见的奇功,便是内力也颇为深厚,可是真正的拳脚功夫,此前也只有一套向百影传授的推山手。

    推山手乃是一套搏击功夫,对付江湖上一般的人物,勉强能够用上,可是要遇上真正的高手,推山手便毫无优势。

    徐长峰的控鹤九式非同一般,齐宁也是万般无奈之下,才下意识使出了炎阳神掌,此时听得秋千易动问,心下一紧,暗想炎阳神掌是在石室之中练得,应该就是黑莲教内的功夫,这秋千易身为黑莲圣使,自然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只是秋千易这问题十分奇怪,他既然认得这炎阳神掌,为何还要问自己是何人所授?

    “毒王这话是何意?”齐宁心中寻思,口中却是淡淡问道:“毒王认出了那功夫?”

    秋千易目光如刀,逼近一步,低声道:“小侯爷,此事事关重大,不可儿戏,你这门功夫,究竟从何得来?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这帮人并不知道黑石殿下有通道,自然不知道炎阳神掌出自石室之内,齐宁心里也一直好奇究竟是谁当初在石室之中刻下了这门阴邪功夫,有心想要从秋千易口中套出端倪,故作神秘道:“我也是机缘巧合得到,让毒王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机缘巧合?”秋千易神情冷峻:“那人如今到底身在何处?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老子是从石室之中机缘巧合得到,却不是有人传授,我倒也想知道那人究竟身在何方,但神情淡定,笑道:“毒王很想知道那人下落?”

    “老夫.......!”秋千易顿了顿,便在此时,却听到黑石殿莲花门发出嘎嘎之声,打开一道缝隙,向百影与陆商鹤两人尚在不远处说话,白虎长老则是带着几十名丐帮弟子站在附近并无离开,倒是神侯府众人已经到得悬崖边上,听到动静,立时回转身来。

    只瞧见一人从莲花门内出来,先是扫了一眼,这才快步过来,脚步轻盈,齐宁见那人脸庞陌生,可身上的衣衫却明显是鬼使洛无影。

    齐宁一怔,但瞬间明白,洛无影素来不以真面目示人,此刻定然是易换了面容。

    秋千易见得洛无影过来,立刻迎上去,示意到了一旁,低语几句,齐宁分明瞧见洛无影身体一震,随即向自己看过来,洛无影虽然面孔易换,但是眼睛却换不了,那眼眸之中,竟也是显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两人低语几句,秋千易再次走过来,轻声道:“小侯爷,那人究竟在何处,还请你告之。”伸出手,掌心多出一枚丹丸,道:“这是蝠血丹的解药,只要小侯爷告之,这枚解药可以立刻送上。”

    九溪毒王行走江湖,便是在群豪面前,也是淡定自若,但此际声音之中却明显带着焦急。

    齐宁已经明白此事对九溪毒王异常重要,目下他最担心的其实也就是自己体内的蝠血丹之毒,见得九溪毒王将解药都已经拿出来,看来是极想知道真相,轻声道:“毒王,我若告知那套掌法从何而来,你这解药便立刻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言出如山,绝不食言。”

    齐宁想了一下,才道:“黑石殿内,有一处闺房,似乎是女人的居处,不知毒王可知晓?”

    秋千易一怔,皱眉道:“你......你进了那房间?”

    “房间之内,有一个石头雕成的梳妆台,你让人将梳妆台移开,下面便是一条通道,实不相瞒,你说的那人是谁,我一无所知,不过山腹之中,有一处石室,我这套掌法,就是从石室之中得来。”齐宁叹了口气:“这套掌法刻在石壁之上,害人不浅,我差点死在这上面,所以石壁上的武功口诀,我已经毁去,不过所毁之处,你们还能见到。”

    秋千易惊讶道:“通道?你是说.......?”眸中满是匪夷所思之色。

    “是了,你徒弟还在地道之内。”齐宁道:“她也学了这套掌法,反受其害,如今受伤在里面,现在派人去救应该还来得及。”伸手过去:“实言相告,毒王自然不会反悔。”

    秋千易倒也痛快,将解药丢在齐宁掌心,眉头微微舒展:“你是说,所学的掌法并非有人传授,是你机缘巧合从山洞习得?”

    齐宁心知秋千易虽然阴毒,但说话做事倒也有些高人风范,这丹丸不会有假,服了下去,入喉清凉,点头道:“你派人一看就知,那山洞荒废多年,应该是许多年前有人在里面待过,究竟是谁,我却是不知了,毒王,那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秋千易也不回答,走过去向洛无影低语几句,洛无影微微颔首,又向秋千易低语几句,随即向齐宁这边拱了拱手,转身径自返回黑石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