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六六章 不战而胜
    向百影说的淡定,但是听在众人耳中,却是石破天惊,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,便是秋千易也是身形一震。

    东海岛主乃是天下五大宗师之一,江湖上流传这东海岛主乃是东齐国过的国师,其武功之高,自然已经是凡人所能揣测。

    据闻东海岛主居住于东海白云岛,虽然是东齐国师,但却并不参与东齐国事,这些年来,也不曾听闻此人进入世俗,便是其门下弟子,也是难得一见。

    白云岛主三大弟子之中,江湖上稍微了解一些的便是白羽鹤。

    白羽鹤近些年在江湖上名头极盛,此人自白云岛而来,寻遍天下剑术高手,传说短短数年之内,便已经找上了江湖上最负盛名的一干剑客,被白羽鹤找上之人,在剑术上自然有着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白羽鹤所交手的剑客,无一例外,俱都没能在白羽鹤手中挺过三招,也正因如此,白羽鹤的剑术实际上已经得到江湖公认,除了剑神北宫连城与天诛客,众人很难想到在剑术上比他名头更大的剑客。

    白羽鹤登门造访,不论对手是何身份,只求比剑,并不伤人性命,颇有君子之风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到了后来,江湖上的剑客听得白羽鹤造访,不惧反喜,能被白羽鹤看上并选为对手,实际上就等若是承认了其在剑术上的造诣,若是没能被白羽鹤登门,反倒是很没面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短短数年之内,白羽鹤连败十六位剑客,便即销声匿迹,这两年却再无其踪迹,而白羽鹤却也是凭借于此,成为江湖上诸多剑手膜拜的对象。

    金剑盟乃是江湖第一剑派,白羽鹤登门造访自然是必不可少,只是众人都知道,当年白羽鹤前往金剑盟挑战的对手,却并非金剑盟主诸葛长亭,反倒是诸葛长亭的叔父诸葛川,诸葛长亭虽然贵为金剑盟主,但是在白羽鹤的眼中,诸葛川的剑术显然比诸葛长亭还要高明。

    白羽鹤两招击败诸葛川,飘然而去,也是从那一天开始,诸葛川正式封剑退隐,贵为金剑盟主的诸葛长亭,却并无机会与白羽鹤交手。

    此时向百影声称齐宁一招之内便即击败了白羽鹤,无疑是石破天惊的一句话,所有人都觉得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这话要是出自别人之口,群豪或许还会将信将疑,可是出自丐帮帮主向百影之后,谁又敢不相信?

    以向百影的江湖地位,当然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偌大的莲花绝巅,一时间悄然无声,死一般寂静。

    有人心里已经寻思,诸葛长亭的剑术比不过其叔父诸葛川,而诸葛川在两招之内便即败在白羽鹤的手中,白羽鹤却又在一招之内败在齐宁之手,如此算下来,诸葛长亭在剑术上还差着齐宁一大截子,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。

    此时群豪心中彻底明白,眼前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小侯爷,原来却是一个极其恐怖的高手。

    本来许多人一开始还在心里讥嘲齐宁,觉着此人自不量力,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这时候心中总算明白,为和这位小侯爷胆敢挑战群豪,看来果真是艺高人胆大,也难怪小侯爷会有如此底气。

    诸葛长亭眉角微微抽动,他眼瞧见齐宁击败徐长峰,知道此人绝非泛泛之辈,这时候向百影再这般说,他却是再无怀疑,心下大是懊悔,心想在场数百英豪,可选之人多如牛毛,自己方才就不该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他根本没有想到齐宁会撑到第三阵,更没有想到竟真的要轮到自己亲自出战,本是想着自己身为金剑盟主,主动出阵,也是为了显示金剑盟的存在感,此刻却是弄巧成拙,这小侯爷既然连白羽鹤都不是对手,自己又如何能够与他对阵?

    白羽鹤一招之内便即败在齐宁手下,自己的剑术远不如白羽鹤,自然更不可能撑过一招,众目睽睽之下,若是当真还没出手就被齐宁所败,金剑盟自此之后便是颜面无存,恐怕自己也将成为天下人的笑柄。

    他心内犹豫不决,可是脸上却还显得淡定,故作淡然道:“向帮主,小侯爷的武功,大家都看在眼里,确实是深藏不露。小侯爷能够击败白羽鹤,我自问及不上白羽鹤的剑术,可是行走江湖,明知不敌,逢敌也必亮剑,若是比都没比过,我就此认输,岂不是让天下人取笑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在场不少人都是微微颔首,心想明知不敌,这诸葛长亭却毫无畏惧,倒也算得上是一条汉子。

    向百影何其精明,哪里不明白诸葛长亭心思,含笑道:“诸葛盟主,小侯爷并非敌人,自然也说不上什么逢敌必亮剑。”

    “向帮主所言极是。”诸葛长亭就是希望向百影能给自己台阶下,故意沉吟了一下,才道:“既然向帮主都这般说,我倒也不必自不量力,小侯爷,你的意思如何?”他这般说,倒显得自己十分坦然。

    齐宁自然也看出其中的蹊跷,凭心而论,若当真与诸葛长亭一较高下,他倒也不畏惧,毕竟他自己也知道那无名剑图的威力。

    当初在大光明寺一招击败白羽鹤,那次才是真正的偶然,若是与白羽鹤再比试一次,齐宁即使有无名剑图在手,心中也清楚胜面极小,今日与这诸葛长亭真要比剑,自己也绝无必胜把握,胜负也就五五开而已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本就是达成八帮十六派撤退的目的,比剑自然不是他的本愿,此时诸葛长亭既然有不战而自动认输的意思,自然是求之不得,立刻拱手道:“诸葛盟主,当初在大光明寺击败白羽鹤,也是运气缘故,我的剑法稀松平常,未必能胜过诸葛盟主。诸葛盟主以和为贵,正合我愿,你我并非敌手,若非要比剑切磋,等到你我另觅时间,切磋一番也无不可。”

    诸葛长亭等的就是这句话,而且齐宁言辞之中多少对他还是颇为客气,心想这小侯爷也算是明事理的人,故意豪爽一笑,道:“小侯爷所言极是,向帮主既然这般说,小侯爷的剑法当然是了不起的。我金剑盟多有剑术好手,改日请小侯爷莅临金剑盟,多多指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群豪自然听得明白,心知这最后一阵齐宁是不战而胜,但诸葛长亭倒也不算太过折损颜面,倒似乎这最后一阵,还给了向百影一些面子。

    秋千易见齐宁竟是出人意料地赢了三阵,黑莲教也算是转危为安,眉宇间的阴鸷之色微微和缓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虽然与齐宁个人有些嫌隙,但今日齐宁所为,确实是救了黑莲教上百条人命,他心下多少还是有些感激,见得群豪窃窃私语议论纷纷,冷笑一声,道:“小侯爷三阵皆胜,不知道你们又是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秋千易孤傲冷淡,言语无礼,不少人心下恼恨,恨不得立时便将此人千刀万剐,可是有言在先,只能冷目而视。

    一直没有吭声的轩辕破终于上前几步,沉声道:“江湖中人,一言九鼎,自然不会反悔,小侯爷既然胜了,八帮十六派当然会撤走,秋千易,我们下山之后,你们必须将人质立刻放了。”

    秋千易淡淡道:“你们守不守信诺老夫不知道,但是黑莲教的人素来言出如山,决不食言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也该和我们一起下山。”轩辕破沉声道:“你答应进京,我们自然要将你押解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押解?”秋千易发出一阵狂傲笑声,“老夫确实答应进京,却并非和你们进京,神侯府也想押解老夫,党真是天大的笑话。”看向齐宁,道:“老夫与小侯爷商谈妥当,只会随他一起进京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心想秋千易乃是巴蜀第一毒王,用毒的手段变幻莫测,如果他要跟随齐宁进京,势必要跟在齐宁身边,下毒的机会多得是,上前两步,向齐宁提醒道:“侯爷,你不能和他待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齐宁当然知道西门战樱担心什么,含笑道:“他若要害我,我便出不了黑石殿。我既然说过要带他进京,自然要信守承诺,你们不必担心。毒王虽然毒术高明,但好歹也是毒王宗师,我相信他对自己的诺言必定遵守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心想九溪毒王阴毒凶狠,又能是什么好货色,黑莲教的人未必遵守什么承诺,但齐宁既这般说,她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秋千易听齐宁这般说,眼眸深处露出一丝赞赏之色,声音却依旧冷淡,道:“秋千易言出如山,老夫自会跟小侯爷进京解释清楚,此番究竟是谁在背后嫁祸老夫,陷害黑莲教,老夫也自然要查个水落石出。若进京之后,你们当真有确凿证据证明京中疫毒的是老夫所为,也用不着你们动手,老夫自己一掌便劈死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他神情肃然,倒也是由不得人不信。

    向百影微微颔首道:“毒王,你既这般说,八帮十六派也就不多说什么。今日之事,是叫花子提议比试三阵,也算是老叫花子自己主动卷入进来,希望凡事以和为贵,如果赌王遵守信诺,那自然是再好不过,但是毒王若是违背承诺,叫花子也不会置身事外。”

    他一番话掷地有声,众人心下都是一凛,心知这位丐帮帮主是在偏护齐宁,一旦秋千易当真不守诺言,伤了齐宁,那么丐帮便要与黑莲教成为生死之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