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六肆章 控鹤九式
    徐长峰双手十指微曲,只是微一点头,已经欺步上前,齐宁知道这一阵比之上一阵全然不同,龙阁主对自己的功夫一无所知,有轻敌之心,这才被自己趁势得手,有前车之鉴,徐长峰绝不会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他打定主意,与高手相斗,正面硬拼绝无胜面,只能以逍遥行与之纠缠。

    逍遥行虽然玄妙,但江湖上的人对这门功夫显然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鬼使洛无影乃是顶尖的轻功高手,浸轻功多年,却也无法辨识出逍遥行,那么其他人自然更无可能知晓这套步法。

    徐长峰双手变幻自若,忽拳忽掌,忽指忽抓,只是片刻间,已经变了十来种招数,齐宁被他陡然间一阵急攻,毫无反击之力,只能凭借着逍遥行勉力守御,只是徐长峰的出手速度极快,身法飘逸,齐宁一时间倒是颇为狼狈。

    齐宁心中知晓,他虽然身负神功,但是在这种场合,神功实在是不便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八帮十六派都自诩为江湖正道,那神功虽然厉害,但却是以吸取他人内力为目的,多少还是显得有些阴邪,在场群豪若是瞧见自己使出神功吸人内力,即使真的败了徐长峰,也定然难得群豪认同。

    最要紧的却是这神功本就是出其不意,乃是一门极为特别的功夫,今日数百江湖人物俱在此处,一旦自己施展神功,那么这门功夫转瞬之间便会传遍天下,所有人都有了戒备之心,神功日后的威力自然也是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群豪看在眼里,见到齐宁左躲右闪,徐长峰打出了数十招,齐宁却是一招也不曾攻出,有人忍不住叫道:“这是比武较量吗?我瞧这小侯爷是在施展逃命的功夫吧。”

    四下里顿时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先前齐宁一招之内便击败了龙阁主,虽然有些莫名其妙,但群豪心下却也都是一凛,心想难不成大伙儿都看走眼了,这位小侯爷果真是深藏不露?

    毕竟龙阁主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,即使再是轻敌,齐宁能在一招便即偷袭得手,那也实在不简单。

    可是此际见到齐宁与徐长峰交手,众人这才觉着方才确实是一次偶然,眼见得徐长峰出手如风,小侯爷左晃右闪,毫无还手之力,心想这便是齐宁的真实水平,那龙阁主败在此人手下,还真是大大的窝囊。

    齐宁倒也想过在闪动之间,找寻机会出手,但是徐长峰既然有所防备,自然不会给齐宁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徐长峰速度极快,动作轻盈,他连续出招,虽然一时间也无力立刻击中齐宁,但齐宁却也根本近不得徐长峰身畔,好在场地空阔,逍遥行施展开来,徐长峰一时间倒也奈何不了齐宁。

    群豪神情各异,有人瞧见齐宁一位闪躲,宛若被猫追赶的耗子般,不禁摇头,心想堂堂锦衣候,临阵对敌,却是如此狼狈,实在是折损了锦衣候的名头。

    有人倒是一副得意洋洋之态,心想我早就猜到这位小侯爷会当众出丑,现在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忽听得徐长峰低喝一声,右手斜抓,这一抓自腕至指,伸得笔直,劲道凌厉至极,已经有人轻呼道:“控鹤九式!”

    许多人本来看到这样一场力量悬殊的比试,有些百无聊懒,提不起精神,此时却也都是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洞庭观能够位列八帮十六派之中,自然有其独到之处,而控鹤九式便是洞庭观的拿手绝技。

    江湖传闻,控鹤九式素来一脉单传,只有洞庭观观主才有资格修习,历任观主在选定继承人之后,才会将控鹤九式传给下一任观主,是以在洞庭观,传授控鹤九式之前,便要举行一场仪式,名义上是授技仪式,但实际上就等若是确定继承人的仪式,这一日也往往会邀请江湖上一些威望极高的前辈高人前往参加,做个见证。

    只是铁血文签订之后,多年以来江湖上没有太大的动荡,各门各派的绝技也没有亮相的机会,洞庭观的控鹤九式,多年来也一直不曾显露江湖。

    徐长峰连续攻出十数招,始终无法碰上齐宁,心下多少还是有些急躁。

    齐宁若是武功与他相若,并无太大差距,徐长峰自然能耐住性子,徐而图之,但这位小侯爷虽然有着锦衣候的名头,可是在江湖上却属于籍籍无名之辈,徐长峰好歹也是一派宗主,若是始终无法取胜,这面子上自然是不好看。

    此外这些年洞庭观在八帮十六派之中的发展偏缓,不及其他帮派势力扩张剧烈,所以洞庭观的威名多少也有些减弱。

    徐长峰此番出阵千雾岭,本就存了扬名立万重振声名的心思,只是此前一直不曾有机会,此时久攻不下,心念所致,便即施展出控鹤九式,也是存了在众人面前亮亮身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齐宁感觉到犀利劲风忽至,又听到人群之中发出惊叹之声,心知这徐观主是动了真功夫,身形一侧,闪了开去,孰知这控鹤九式连成一片,一击不中,次招便至,这第二招来势更是迅捷猛烈,齐宁勉强躲过,却感觉眼前一花,第三招近在眼前,接下来第四招第五招纷沓而来,都是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徐长峰就宛若化成了一道青影,始终在齐宁身侧,青影飞舞,竟是一时间将齐宁逼的无处躲闪,人群之中一片惊呼声,便是一直站在高台上的秋千易,也忍不住瞧过来,眼眸之中显出一丝赞叹之色。

    齐宁无法向前,只能向后连退,眼瞅见徐长峰一手化爪,向自己面门抓过来,速度快极,耳畔听到西门战樱的惊呼声:“侯爷小心!”齐宁足尖一点,身体后飘,徐长峰见得自己已经打乱齐宁的步子,心下大喜,低喝一声,如影随形,连招再至。

    齐宁只见到面前爪影飞舞,似乎无论如何闪避也摆脱不了,他心中清楚,这徐长峰的手上功夫比自己所想还要了得,控鹤九式源源而来,一招接一招,自己若是一味闪躲,根本坚持不了多久,很可能就要被徐长峰所伤。

    控鹤九式,顾名思义,实际上就是将敌手完全控制在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,不但要有极高明的轻身功夫作为配合,而且招式却也是从八卦之中演化而来。

    洞庭观隶属道门,钻研八卦之学,开宗祖师就是从八卦之中,钻悟一套这门控鹤九式。

    若是其他功夫,齐宁这逍遥行足以闪避,可是控鹤九式与逍遥行一般,都是从八卦之中钻悟出来,许多门路便即有暗合之意。

    往往齐宁踏出的步子,恰好对上了徐观主的出招,如此一来,便是凶险万分。

    齐宁此时也时暗暗心惊,他与秋千易在圣殿之内交手之时,便是连秋千易也奈何不了逍遥行,此时与这徐观主交手,一开始倒也是轻松闪躲,可是等到对方施展出控鹤九式,齐宁便感觉闪躲起来异常吃力,总感觉这徐长峰随时都要击中自己。

    也幸好这逍遥行虽然出含有八卦之意,但创下这套步法之人却是性情洒脱,有许多地方并不循规蹈矩,否则齐宁只怕早就被徐长峰所伤,饶是如此,但万变不离其宗,逍遥行毕竟是八卦所演,无法抛开,徐长峰却也已经隐隐感觉出齐宁步法的路数与八卦相仿,他乃一派宗主,目光敏锐,既然看出端倪,出手便更是凌厉。

    此时无数双眼睛都盯在二人身上,其中少不了看出端倪的高手,已经隐隐看出齐宁形势凶险,随时都有可能败在徐长峰的手底之下。

    徐长峰瞧见齐宁的步伐已经不似先前那般诡异,知道确实是控鹤九式威力所致,心中自是欢喜,又是源源不断打出十余招,将齐宁逼得连连后退,九溪毒王秋千易看在眼中,不禁微微摇头,心知齐宁断然没有取胜的道理。

    忽见得徐长峰双臂齐出,左拳右爪,气势凌厉打向齐宁,齐宁后退之际,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跌倒,西门战樱轻呼一声,严凌岘一直站在西门战樱身侧,瞧见西门战樱自始至终一直盯着齐宁,一双粉拳握住,显然是在担心齐宁,心中颇有些不舒服,瞧向齐宁,暗想齐宁自不量力,真要败在徐长峰手底下,让所有人都瞧见,那才过瘾。

    齐宁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,虽然勉强站稳,但这身形这般一滞,徐长峰的手爪已经近在齐宁胸前,五指成钩,便要抓住齐宁胸前衣襟,齐宁心知这一爪要是被抓中,自己定然要输,条件反射般,脑中灵光一闪,右臂陡然探出,右手成掌,竟是迎上了徐长峰的手爪。

    徐长峰见得齐宁好不容易出手,看样子是山穷水尽任意出招,心下好笑,五指顺扣,指尖已经搭在齐宁的手掌上,便要将滑过去扣住齐宁手腕子,手腕乃是重脉所在,江湖比试,但凡被对手扣住了手腕子,就等若性命也被对方所掌握。

    徐长峰心知这齐宁毕竟是楚国侯爵,真要是伤了他或是让他太下不来台,对洞庭观也未必有什么好处,自己若是扣住他手脉,也不必多言,胜负便已经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