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锦衣春秋 > 第四六零章 江湖事江湖了
    人群之中,便有不少人向前冲出几步,无数眼镜带着怨恨之色盯住秋千易。

    秋千易在众目睽睽之下,却是淡定自若,脸上满是不屑之色,背负双手,上前走到齐宁身侧,身后便听到嘎嘎声响,那石门却再次被关上。

    西门战樱瞧见秋千易,也是吃了一惊,情不自禁抓住齐宁手臂,失声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九溪毒王名声在外,一般人还真是不敢靠近他身侧,西门战樱上次也是见过秋千易,自然一眼便认出这是九溪毒王。

    齐宁摇摇头,示意西门战樱不必惊慌,此刻轩辕破却已经上前,齐宁瞧了他一眼,微笑点头,随即问道:“方才有人在外面叫喊要谈判,不知是谁在叫?”

    陆商鹤却已经上前两步,淡淡笑道:“小林子,原来是你,你可还记得我?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这不是陆世伯吗?我如何能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前次你突然消失不见,你师傅可曾找到你?”陆商鹤神情淡定,唇角带笑:“我也是好生担心,原来你也到了千雾岭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陆世伯,我师父确实是教过我武功,只是我性情顽劣,不守师规,倒教你们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诸人一时间都是疑惑不解,便是轩辕破也是皱起眉头,不知到底是个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“陆世伯,方才是你说要谈判?”齐宁凝视陆商鹤问道:“黑莲教毒使现在就在这里,你想如何谈判,大可以与他商量。”

    陆商鹤目光移到九溪毒王身上,九溪毒王秋千易却是微仰着头,看也不看他。

    群号见得到了这种时候,秋千易依旧如此傲慢,心下都是恼火,有人扣住暗器,直待有机会,立刻向秋千易招呼过去。

    “九溪毒王名动江湖,鄙人封剑山庄庄主陆商鹤,早闻大名。”陆商鹤倒也是颇有风度一拱手:“毒王是愿意和我们谈判?”

    秋千易依然不看他,只是淡淡道:“封剑山庄的向老庄主,剑术了得,老夫当年还真与他有过一面之缘,什么时候封剑山庄姓陆了?”

    陆商鹤眼角微微跳动,却依旧笑道:“毒王当然不是要与陆某说起封剑山庄的往事。你们黑莲教身处绝境,你总不想看到黑莲教就此覆灭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要谈判,也还轮不到你来和老夫谈。”秋千易冷声道:“黑莲教的谈判事宜,已经交托给小侯爷。”

    “小侯爷”三字一出,不少人都是一怔,并无几人明白意思,神侯府诸人自然是明白,轩辕破心下此时大惑不解,心想小侯爷是如何进了黑石殿,怎地又和九溪毒王一起出来?心下纳闷,但却也知道齐宁的身份已经暴露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?”陆商鹤也是有些惊讶,目光落在齐宁身上:“毒王所说的小侯爷,难道是指.......小林子?”

    秋千易不再理会他,只是背负双手仰着头,一副目中无人之态。

    齐宁咳嗽一声,笑道:“陆世伯,毒王没有说错,本侯姓齐,单名一个宁字,乃是大楚锦衣候!”

    四大世袭后之中,锦衣候两代都是军中柱梁,名声赫赫,此时齐宁自称身份,人群之中顿时便有惊呼声起。

    八帮十六派等江湖人物虽然对官府朝廷素来不感冒,但是对锦衣候的感觉却是颇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锦衣候卫戍边关,保境安民,战功赫赫,便是江湖人士,对锦衣齐家也是颇有几分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齐景过世,如今早已经是天下皆知,人们也都知道锦衣世子承袭了侯爵之位,只是万想不到,眼前这年轻人就是威名赫赫的锦衣候,更是想不到,这锦衣候竟然会从黑莲教圣殿之中冒出来。

    轩辕破见齐宁自亮身份,这才上前行礼道:“侯爷!”

    神侯府虽然管理江湖事务,但毕竟是朝廷的衙门,其他神侯府吏员也都是向齐宁齐齐行礼。

    “轩辕校尉,本侯已经与毒王谈好,他愿意随本侯进京。”齐宁道:“黑莲教也已经答应释放所有人质,不过八帮十六派必须先从千雾岭撤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人群之中立时便响起一阵骚动,有人大声道:“侯爷,黑莲教作恶多端,绝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此番攻打黑莲教的缘由,便是因为九溪毒王在京城下毒,造成许多百姓无辜惨死。如今九溪毒王愿意随本侯去往京城,解释清楚这其中的缘故,自然不必再让双方多流血。”神情肃然:“而且还有数十名人质在圣殿之内,诸位非要鱼死网破,难道不考虑他们的生死?”

    便有几人上前去,问道:“侯爷,我们宗主如今是否安好?我们是铁骨宗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罗战罗宗主吗?”齐宁道:“你们放心,他们目前还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铁骨宗众人闻言,俱都显出欢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被俘虏的人质,目前都无大碍。”齐宁道:“黑莲教已经答应等到诸位下山之后,立刻释放人质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,黑莲教狡诈多端,一旦我们下山,他们必会东山再起。”人群中有人叫道:“他们这是在耍诡计,万不能被他们所骗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下恼火,暗想老子已经服下蝠血丹,你们这帮家伙要是不下山,非要铲平黑莲教,秋千易这老毒物就绝不可能给自己解药,难不成还要让老子给黑莲教陪葬?他服下蝠血丹,也是迫不得已,虽然锦衣侯府还有唐诺,但九溪毒王毕竟不是善于之辈,唐诺能否解毒,还真是未知之数。

    此时人群之中嘈杂一片,铁骨宗等被黑莲教挟有人质的帮派导师愿意接受条件,只怕本派宗主能够平安无事,但这毕竟是少数帮派,大部分帮派已经是杀到黑莲教总坛,这时候要让撤走,那是万万不不甘心。

    群豪攻山,死伤数百人,许多帮派都有门人弟子死伤,只盼将黑莲教杀个鸡犬不留,这时候让他们撤走,那却是绝不可能答应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一阵叫嚷争论,陆商鹤却已经抬起手,众人的声息这才渐渐静下来,齐宁见状,心想这陆商鹤在群豪之中倒颇有威望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,你也瞧见了,就这般让大家下山,只怕大家难以接受。”陆商鹤道:“我们确实想救出人质,为此也愿意和黑莲教谈判,可是仅仅一个九溪毒王,那可是万万不能。”

    齐宁“哦”了一声,问道:“陆庄主是准备拿出什么条件?”他此时不称世伯,却称庄主,显是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陆商鹤道:“以命换命。我们被抓了三十余人,可以放了同样数目的黑莲教众性命,但却不包含黑莲教的那些重要人物,这位九溪毒王,自然也是在不能放过之列。”

    秋千易冷哼一声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齐宁叹道:“你觉得这样的条件他们会答应?”

    这时候从人群之中走出一人,道:“小侯爷,你是朝廷的侯爵,恕我直言,本该是要为朝廷铲除黑莲教,为何还要在这里为黑莲教说话?人言可畏,小侯爷这般做法,只怕会惹来闲言闲语。”

    齐宁瞧过去,倒是认得,正是金剑盟盟主诸葛长亭。

    诸葛长亭手持金凤剑,神情冷然。

    此番攻山,金剑盟乃是主力之一,死伤了近二十人,其中有两人乃是诸葛长亭的得意弟子,心下正是恼恨不已。

    齐宁淡然道:“九溪毒王愿意进京领罪,他们也答应释放人质,你们又何必赶尽杀绝?如果本侯执意要你们下山,你们是不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,江湖是江湖了,有些事情,朝廷还是不要过多插手。”人群之中又走出来一人,青衫青帽,看上去倒有几分儒雅气息:“此次攻打千雾岭,是神侯府发出铁血文召集八帮十六派等各帮各派聚集于此,大家也都是挑选精锐,遵从吩咐,门人弟子多有损伤,这才将黑莲教逼入绝境。如今小侯爷不为江湖正派考虑,仅凭一句话,便要让我们撤走,是不是有些过分?”

    人群之中,许多人便认出这是洞庭观观主徐长峰,洞庭观也是八帮十六派之一,徐长峰在江湖上亦是赫赫有名之辈,此时他出来言语,便有不少人附和出声。

    “神侯府当年与各帮派定下铁血文,就是为了让江湖少生事端,免去流血牺牲。”齐宁冷下脸来:“今日之事,既然能够和平解决,为何还要多造杀戮?”

    诸葛长亭道:“小侯爷,徐观主所言极是,江湖事江湖了,侯爷虽然是身份尊贵,但是在这里,还是要以江湖规矩来解决。”看向轩辕破,道:“轩辕校尉,小侯爷要让我们撤走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轩辕破神情肃然,道:“不瞒诸位,此番攻打千雾岭的统帅,乃是小侯爷,我只是在旁听从侯爷吩咐而已,侯爷如何决断,神侯府自当是听命行事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顿时发出一阵怪笑,只见一人踏步而出,齐宁扫了一眼,立刻认出,正是焦阳阁的龙阁主,他知道此人性情颇有些急躁耿直,微皱眉头,只听龙阁主已经朗声道:“轩辕校尉,八帮十六派遵守当年与神侯府的约定,尽心尽力,你们可不要在这时候不顾我们的死伤,只凭小侯爷一句话,便要让我们撤走。”往前又踏出两步,“我焦阳阁死了六人,伤了五个,除非现在拉出来十一个黑莲妖人,由我亲手斩杀,否则我焦阳阁绝不撤走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ps:感谢投下月票和红票的每一位好兄弟好姐妹,三月第一天,沙漠继续努力,大伙儿给点鼓励,投下月票,拜谢!